笔趣阁 > 无尽丹田 > 第二章 子午磨骨劲
    在房间的时聂云就知道外面来的是谁了,正是五天前将自己打成重伤的聂超!
  
      聂超是内支子弟,虽只开启了一个血统因子,但拥有族内提供的丹药和功法,修炼速度不比前世的自己慢甚至还要超过,现在已经达到气海第三重养气境巅峰,比只有养气境初期的自己高了好几个层次!
  
      不过,现在聂云融合了两世的记忆,战斗经验比聂府族长都要强上数百倍,别说只是个养气境巅峰,就算四重真气境的人过来,一样打的满地找牙!
  
      前世的时候,没有现在的战斗经验,这家伙将自己打成重伤却在族内倒打一耙,诬告自己侵袭内支子弟,结果自己分支遭到了族内一万两白银赔偿金的惩罚!
  
      聂天分支贫穷落魄,无力偿还,最后只能在逼迫下交出代表分支、代表父亲最高荣誉的洛水金盾!
  
      保护不了自己家族的荣誉,对任何人来说都是奇耻大辱!
  
      因为这件事,父亲大病了一场,差点死掉!
  
      也因为这件事,大伯的女儿,也就是自己的堂姐,为了缓解分支危急,甘愿嫁给冯家的一个纨绔二少,最后被逼的自杀身亡!
  
      可以说,这个聂超虽不是自己分支落魄的罪魁祸首,却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死一百次也不足以化解仇恨!
  
      前世,我身受重伤,实力暴跌,不是你的对手,最终忍了,今生,老天让我重生,又怎么可能让历史重蹈覆辙!
  
      心中怒火燃烧,聂云看向院中这个嚣张跋扈的堂兄,眼神冰冷。
  
      “我以为是谁敢和我这么说话,原来是聂云堂弟啊,怎么,伤好了?伤好了是不是想让我再揍你一顿?”听到话语聂超脸色变得阴冷,不过当看到是聂云所说,立刻笑了起来。
  
      聂云敢和自己这样说话,绝对是皮痒痒又想挨揍了!
  
      “云儿,你怎么出来了,伤还没彻底好,快些回去休息!”看到儿子突然走出来,并惹怒了聂超,母亲聂玲脸色一下变得苍白,连忙走过来拉住聂云的手臂。
  
      “聂玲,你这是亲眼看到了,你的好儿子聂云,以外支子弟的身份对内支子弟聂超出言不逊,族内的处罚公平公正,没有任何偏袒,这次你还有什么话说!”
  
      母亲的话还没说完,聂超身后就响起一个阴阳怪气的冷哼,只见一个灰衣青年正一脸坏笑的看过来,手中拿着一张写有家族处罚命令的纸张。
  
      纸张上白纸黑字,写着处罚聂天分支一万两白银。
  
      这个青年叫聂朝星,是家族执法队的成员,养气境中期实力,和聂超一向狼狈为奸,这次就是由他过来颁布家族处罚令的。
  
      家族执法队是聂府为了统筹管理诸多分支特地成立的,负责颁布、执行各种处罚,拥有极大的威势和权利,是诸多分支最为害怕、最为讨厌的存在。
  
      “我儿子的伤没好,随口乱说,不要当真……”
  
      母亲连忙摆手,使劲拉聂云的手臂,却发现以前听话的儿子,现在却稳稳站在原地,脚下生了根一般。
  
      “母亲,没事,两个不知死活的小丑而已,我有分寸的!”拍了拍母亲的手臂,聂云淡淡一笑。
  
      “云儿……”看到儿子洋溢出来的自信,聂玲一呆。
  
      自己这个儿子受家庭影响,虽然修炼很努力,但做任何事都显得有些自卑,不自信,怎么今天敢对聂超、聂朝星二人说出这话?尤其是眼神冷静沉稳,不时闪烁出一道难以遮掩的锋芒……
  
      而这种锋芒,自己也只在当年的聂啸天眼中看到过!
  
      难道……儿子变了?变得和以前的啸天一样,自信骄傲,锋芒毕露?
  
      “不知死活的小丑?好,好,这是你逼我出手的,马上跪在我面前自己说自己是个畜生,是个贱种,或许我还可以饶你,否则……啊!”
  
      嘭!
  
      嚣张的话语还没结束,聂朝星就觉得脸上一疼,眼前立刻开了七彩染坊,红的、黑的、黄的、蓝的全有,惨呼一声,倒飞了七、八米远,嘴角鲜血喷出。
  
      “你敢打我执法子弟……你的胆子好大,我会禀报族内……”
  
      聂朝星一声咆哮,不过还没吼完,就看到一个巨大的脚掌对自己的脸庞,狠狠踩了过来!
  
      咔嚓!
  
      牙齿被一脚全部踢掉,嘴巴也变成了肥厚的香肠。
  
      “快住手!聂云,你不但公然违背家族的处罚令,还殴打执法子弟,你完了,你们分支都完了,我会禀报族里,将你们分支男的乱棍打死,女的卖去做妓……”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当聂超看到躺在地上已经没有人形的聂朝星时,顿时怒发冲冠,发出长长的咆哮。
  
      “男的乱棍打死?女的卖去做妓?”眼睛一下眯了起来,聂云两世为人,重生前更是达到丹田穴桥境巅峰,怎么可能接受这种威胁,脚下一晃,化作一道幻影,出现在聂超面前。
  
      “想偷袭我?做梦,我可不是聂朝星,我有练过防偷袭……啊!”
  
      聂超刚刚自信的喊出自己不是聂朝星,就眼前一黑,重蹈了他的覆辙,飞了出去,落在地上,脸扭曲的和麻花一样,浑身颤抖,不停抽搐。
  
      “不错,你不是聂朝星,你将比聂朝星受到更残酷的惩罚!”冷哼声中,聂云走了上来,咔嚓!咔嚓!一连串脆响,聂超就气海破碎,手臂、腿骨全部碎裂。
  
      “啊……”
  
      没想到前几天在自己面前还被任意欺负的少年今天却如此狠辣,聂超惨呼一声就昏了过去,看这副模样,就算救回去恐怕也活不成了!
  
      不理会生死不知的聂超,聂云再次来到执法子弟聂朝星跟前。
  
      “聂朝星堂兄,你和聂超前来处罚,我们分支乖乖交上了一万两白银,谁知聂超见财起意,对你痛下杀手,结果被你使出绝招,打成重伤不治……不知我说的有没有错!”
  
      “你……”聂朝星本想呵斥对方胡说八道,但看到少年眼中冷漠阴寒的目光,只好将话咽下去。
  
      这种目光就好像洪荒猛兽,随时都会将人撕裂,聂朝星只是个狐假虎威的弟子而已,哪经历过这种阵仗,心里早就虚了下来。
  
      “识时务者为俊杰,我相信聂朝星堂兄会这样说的!”聂云淡淡一笑,手掌轻轻在对方身上的关节处,挨着捏了一遍。
  
      “啊……你……对我……做了什么……”
  
      正在疑惑聂云为何这样做,聂朝星突然一声惨呼,额头上一个个豆大的汗珠不停流了下来。
  
      全身关节处,好像有人拿铁锯在狠狠的锯,一股股钻心的疼痛,让他随时都会崩溃。
  
      “哦,忘了告诉你,这是我曾经和一个高人学的,叫【子午磨骨劲】,中了这招的人,每天子时、午时全身关节都会像石磨磨了一般的疼痛,不救治的话,七七四十九天全身关节就会化成脓水,彻底变成废人!”
  
      聂云搓着手指,好像在说一件和自己无关痛痒的事情。
  
      “还有一点事要告诉你,这个【子午磨骨劲】是我种下的,只有我自己能解,别说洛水城,就算整个神风帝国,你也别想找到第二个!友情提醒一句,找不到正确方法,强行解除的话,会让你的痛苦翻倍,原本只有子午发作,强行解除的话会再加上辛卯……”
  
      聂云的声音不大,听在聂朝星的耳中却觉得毛骨悚然,脊背生出一股冰冷的寒意。
  
      “放心……聂超……丧心病狂……我……一定会把他的罪行上报……还你清白……”
  
      挣扎着站了起来了,聂朝星用自己都听不清楚的话语,连忙喊道,没办法,【子午磨骨劲】带来的痛苦实在太狠了,不得不屈服。
  
      “聂朝星堂兄真是英明,这么快就明白了事情的经过,那就请堂兄带聂超离开我们分支吧!我可不管饭!”
  
      摆了摆手,聂云嘴角扬起。
  
      “是……”
  
      挣扎着将聂超背起,聂朝星缓缓向外走了出去,不一会就离开了院子。
  
      “上辈子做错的,我会全部改正,失去的,我会全部夺回,欺负过我的,我会让你们一个个后悔为什么活在世上,绝不手软!”
  
      见二人走远,聂云拳头捏紧,发下了浓重的誓言。
  
      生死两重经历,聂云和前世单纯的性格不同,心智早已有了破茧化蝶的蜕变!
  
      ps:新书推荐和收藏非常重要,多谢各位了!
  
      ♂♂.cishuge.com热门小说最快更新,欢迎收藏.
  
      www.cishuge.com提供无弹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和TXT电子书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