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尽丹田 > 第十七章 聂宇

  
      “哈哈,聂云,你这招太牛了,四辆马车装满石头都差不多重,而且外表都一样,向四个方向逃走,实际上里面都没有黄金,鱼目混珠,就算李福追上也没用,恐怕他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
  
      一个饭馆的包间里,杨彦看着福运钱庄的人四处乱窜,似乎在寻找什么人兴奋地压低了声音看着眼前的少年笑道。
  
      此时的杨彦已经洗掉了伪装,换上了自己的衣服,从外表看得话,任何人都想不到这个青年就是刚才那个看起来凶神恶煞,却又有些“憨厚”的童子。
  
      聂云正坐在他的对面,此时也恢复了原来的容貌,既不帅也不张扬,走在人群中不显山不露水。
  
      “呵呵,这种‘人奸’罪有应得!没杀他就算不错了!”轻轻转着掌心的酒杯,聂云笑了一声。
  
      “‘人奸’?那是什么?哎,对了,我真的很奇怪,你没用马车又没背着,那些黄金到底弄到哪里去了?这些黄金加起来可有八千多斤啊!”
  
      杨彦在聂云身上看了好几遍,似乎都没看出来他的黄金藏在哪里,忍不住说出了心中的疑惑。
  
      之前在福运钱庄院子里的时候,自己以为聂云弄来马车是为了运走黄金,现在看来,根本不是,只是障眼法而已,待自己回到院子的时候,八千多斤黄金居然全部不翼而飞,不知去了哪里!
  
      “这件事回头再和你说,折腾了一下午,天也快黑了,随便吃点东西就去拍卖场吧,否则,就算有了钱,也买不到战斧了!”没有过多解释,聂云笑着说道。
  
      “好吧!”见他不说,杨彦也不在多问,大口吃着面前的饭菜。
  
      其实如何将这么多黄金藏得看不出来,并不是聂云不告诉他,而是真不知道怎么说!因为这些黄金全被他放在了丹田里!
  
      “丹田纳物”是一种特殊天赋,顾名思义,将丹田开辟成容纳万物的空间,然后再将东西放进去!
  
      自己前世的丹田就拥有这种特殊能力,所以昨天血统因子衍生,开启孕育丹火丹田的时候,就顺便将“纳物丹田”也开启了!
  
      有些人一出生平庸至极,而有些人一出生就拥有特殊天赋,例如,有人一出生就特别擅长唱歌,而有些人天生嗓子就有问题,有些人擅长经营管理,而有些人看到这些就头疼。
  
      大陆上的特殊天赋分为许多种,一般这种人都被冠名错xx师,像天眼师,拥有天眼天赋,能透视、远视,看到普通人看不到的东西;追踪师擅长追踪,拥有追踪天赋,只要被他看到任何人都逃不掉;地行师,拥有地形天赋,在地下可以自由行走……
  
      当年的神偷千幻,就是拥有神偷天赋,偷取东西,神不知鬼不觉!
  
      纳物丹田正是这种特殊天赋的一种,只有拥有这种天赋了,才能开启纳物丹田,成为所谓的纳物师,否则,就算你实力再强,也无法完成。
  
      这些东西牵扯太多,就算详细解释,杨彦恐怕也弄不清楚,所以,聂云也就不再多说。
  
      吃完饭,二人没做停留,很快向洛水拍卖行走了过去。
  
      洛水拍卖行在整个洛水城的最中心,是一个高达七、八十米的雄伟建筑,还没来到跟前,就看到几十个身穿盔甲的士兵站在门口,检查着什么。
  
      “看来咱们过去还是要化妆一下,并且弄个身份!”看着前方的景象,聂云眉头皱起。
  
      前世的时候,自己和杨彦二人是从后门偷偷进去的,偷偷进去看热闹行,可就不能参与拍买了,现在手头上有八十万两银子,过来参加拍买,自然要光明正大进去了!
  
      可如果以现在的身份进去,参加拍卖,这么多钱从哪里来的?岂不等于不打自招!
  
      换身份?换哪个身份?
  
      聂云有些犯愁了。
  
      “吆,我以为是谁,这不是聂云堂弟吗?怎么你也想来参加拍卖会?呵呵,参加可以啊,要有钱才行,不过,我想你们分支赔了一万两白银后,就算想拿钱也拿不出来了吧!”
  
      突然身后响起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转头一看,聂云心中顿时乐了,正愁没弄到身份,现在可倒好,来了一个给自己方便的!
  
      身后这个不是别人,正是之前聂超的亲哥哥,聂宇!
  
      聂宇家族内门弟子,天生带着一种优越感,他弟弟欺负自己将自己打成重伤,这家伙非但没出手阻拦,还幸灾乐祸,大声叫好,在聂云心中这家伙早就被划到“残疾人”行列。
  
      “聂宇堂兄,我想我没得罪你,这样讽刺传到家族似乎对你也没什么好处吧!”
  
      心中虽然乐的开花,口上却说得义正言辞。
  
      “对我没什么好处?**也太高抬自己了,你算什么东西,能给我带来坏处?哼,一个落魄分支的废物而已!告诉你,如果被我查出来我弟弟聂超的伤势和你们分支有关,看我怎么收拾你!”
  
      聂宇冷哼一声,看向聂云脸上满是鄙夷之色。
  
      “聂超受伤?什么意思?聂宇堂兄在嘲笑我挨揍无能吗?”虽然心里知道聂超是被自己打的,但聂云怎么会承认,脸色一变,似乎带着恼怒之色。
  
      “哼,不是你最好!”看到眼前少年不似作伪,聂宇脸色好看了一下,同时心中疑惑。
  
      弟弟去聂天分支收罚金,谁知处罚金没得到却变成一具“植物人”被送了回来,弟弟无法开口说话,一起的聂朝星却对事情供认不讳,自己承认弟弟是因为争夺钱财被他打的!
  
      执法子弟将内门子弟打成“植物人”,这件事昨天已经在家族内门引起了不小的骚乱,只不过聂朝星承认的非常彻底,甘愿受罚,这才将事情压了下来,没造成太大的轰动。
  
      聂朝星承认,事情很快压了下去,可自己是聂超的亲哥哥,始终觉得有些蹊跷,聂朝星和弟弟聂超平常关系不是很好嘛,怎么就因为一万两白银就下如此狠手?这件事会不会和聂天分支的人有关?
  
      一连串的疑问,才让他看到聂云故意用言语挑衅。
  
      不过现在看聂云的样子,似乎并不知道弟弟聂超已经变成“植物人”的事情!
  
      难道自己想多了?算了,现在不是研究这个时候,今天来这,最主要目的是因为听说要拍卖一株疗伤圣药,分支将所有积蓄都拿了过来,要求自己务必买到,好给弟弟聂超治伤。
  
      这样做倒不是弟弟对于分支多重要,而是分支高层也觉得这件事有古怪,一定要救醒聂超查清楚真相!否则,堂堂内门分支颜面何存?
  
      “莫名其妙!”
  
      聂云自己下的手自然知道聂超的情况,不出意外能够清醒的可能性很小,见对方对自己的怀疑降低,故意哼了一声。
  
      “莫不莫名,最好不要让我查出来,否则,你们分支都要受到家族的制裁,哼,滚吧!没钱少在这里装模作样,给家族丢人!”
  
      冷哼一声,聂宇再次鄙夷的看了聂云一眼,大步向拍卖行走了过去,来到士兵护卫前,故意嚣张的一甩手取出一张邀请函“二排十七号包间!”
  
      说完顺便示威般的再次看了聂云一眼,昂首走进了拍卖行。
  
      洛水拍卖行是洛水城最大的拍卖行,一旦拥有好的物品会给四大家族发送特殊的邀请函,并安排特定的包间,有邀请函有包间是地位的象征,聂云故意举起邀请函,是在向聂云炫耀,你们分支有吗……
  
      “可恶,聂云,刚才你为什么不让我揍这小子!”他刚进去,杨彦就实在忍不住,怒气冲冲。
  
      刚才他看到这个聂宇如此嚣张的模样,就想扑过去动手,谁知还没动就被聂云阻止住了,真想不通自己这个朋友刚才对付李福的时候如此聪明,而现在却甘心受辱!
  
      “呵呵,别着急,有你的机会!”看到他如此发怒,聂云呵呵一笑“走,跟我来,咱们再化妆一下!”
  
      说完当先向一个僻静的小巷走了进去。
  
      ps:今天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