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尽丹田 > 第二十七章 父子谈话 下

  第二十七章父子谈话(下)
  “你……你说什么?”
  良久,聂啸天终于意识到什么,急忙看向眼前这个短短十分钟不到,却给他带来好几次震惊的儿子。
  自从十几年前那次事件后,洛水城第一天才不能修炼气海就像一根鱼刺横亘在喉咙间,让他食不下咽,寝不安席!
  虽然难受,可他也知道气海损伤,这辈子都别想再继续修炼了,现在突然听儿子说能让自己受损的气海恢复,轻轻的话语听到耳中却如晴天霹雳,令他难以置信。
  “或许他真能做到……”
  想到儿子身后能随手拿出皇族上品功法的师父,聂啸天不知为何异常激动,甚至有些期待!
  “只要爹爹能将灵犀炼体诀修炼到第一层大成,我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把握,能将你受损的丹田彻底恢复!”看到父亲期待的眼神,聂云知道自己就算付出再多努力都是值得的,点了点头。
  “既然你这么肯定,爹爹就赶快修炼!就算不成,我也等于练成了另外一样功法,能够再次保护家人分支了!把【灵犀炼体诀】的修炼方法告诉我吧!”
  见儿子如此肯定的回答,聂啸天笑着说道。
  “嗯!”聂云应了一声,心中不由感慨。
  看来父亲还是偏重于气海修炼,之前跟他说【灵犀连体诀】同样能修炼出极强实力,没太多惊喜,反而告诉他能够修复气海,立刻燃烧了激情!
  这也难怪,一个狙击手没了枪,告诉他修炼武术一样能杀敌,肯定义气萧索!相反如果说只要开始练武,通过考核后就把枪给他,一定会兴奋的跳起来!
  气海修炼者,六七岁就开始修炼,修炼几十年已经融入生命,再难割舍了!
  “【灵犀炼体诀】分为九层,第一层……”
  将【灵犀炼体诀】全部传授给父亲,天已经彻底大亮。
  “灵犀炼体诀第一层修炼按部就班的话,没有一年时间无法练成,我手头有师父帮我炼制的淬体液,过一会我给爹取些……”
  见父亲彻底领悟了灵犀炼体诀的诸多诀窍,聂云说道。
  自己准备的药材虽然并不一定够两个人使用的,但给爹爹用,聂云没有丝毫心疼之意。
  “淬体液?不用,呵呵,我每天吸收东来紫气,已经坚持十多年了,身体早有了质的改变,灵犀炼体诀第一层我看过了,就算什么都不用,十天内我也一定能修炼到大成!”
  聂啸天知道淬体液是儿子师父送给他的,一定非常珍贵,直接摆了摆手。
  “十天?”没想到父亲如此肯定,聂云不再强求。
  灵犀练体诀第一层是淬炼筋骨的,如果父亲说的不错,他真坚持吐纳了十多年的紫气,倒还真有可能一举突破第一层!
  东来紫气虽然在自己印象里,对人体作用不大,可要能坚持吐纳十年,恐怕也会产生不一样的效果!
  “爹,既然你不愿意说咱们分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肯定事情非常严重,你修炼的时候,最好小心一些,万一被有心人看到什么,我怕咱们还没时间反击,就被别人斩草除根了!”
  聂云嘱咐一声。
  “放心吧,爹爹能伪装这么多年,自然不是蠢人,知道该怎么做……”
  说到这聂啸天突然停了下来,看向眼前的儿子,一脸的奇怪。
  自己伪装,儿子是不是也在伪装?
  难道他以前就已经猜出了家族的事情,这才装作厌恶自己这个父亲的模样,从不喊自己“爹爹”……
  对,肯定是这样,恐怕之前自己看到的气海第三重初期实力也是伪装的,否则,怎么可能几天时间就达到第四重?
  聂啸天心中一凛。
  儿子不过十六七岁,明明猜出怎么回事,却装作另外一幅模样,这份耐心和心智,自己都远远比不上!
  “云儿,你是什么时候认识你师父的?”想到这,聂啸天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认了这么厉害的师父,心态肯定会发生变化,而自己一直都没看出来,也就表明儿子在认识师父的时候,就开始了伪装!
  “我师父……”聂云哪里知道父亲想这么多,嘴角一抽。
  该怎么说呢?总不能说这个师父其实是莫须有的,我的这些功法其实是因为我是重生者吧……
  “大概……大概半年前!”聂云随口哼了一句。
  “半年前?果然如此!”聂啸天暗自点了点头,心中感慨,儿子伪装的真好啊……
  如此心性,如此定力,以后的路肯定比自己强大无数倍,隐隐中,聂啸天有些期待起来。
  如果给聂云知道自己随口说出的时间,让父亲如此遐想,肯定会直接晕死。
  活了三百多年的老怪物,让我伪装成十六七岁的人,一天无所事事,修炼进展不大,伪装半年,咳咳,就算想,我也要有这个耐性啊……
  该商议的全部说完,父子二人这才从后院向前走去。
  .....................
  聂天分支的人今天快要疯了,因为突然看到了一件奇怪的事。
  以前整日只知道酗酒的老爷,不知为何不喝了,和整日怨天尤人的少爷走在了一起!
  少爷一直很厌恶老爷,通常二人没两句话就一拍两散,而现在却站在一起有说有笑……
  这怎么回事?没看错吧!
  “你看老爷眼神清澈一点没有醉酒的意思……他没疯吧!”
  “好像没疯,是少爷疯了吧……”
  “……”
  见二人亲密的样子,分支的人都在怀疑二人是不是有一个疯了。
  “哼,废物!”
  “你去喝你的酒吧,最好喝死才好!”
  就在众人奇怪的时候,原本走在一起很开心的父子俩,突然怒目而斥,各自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愤怒,鄙夷。
  骂完,二人就全都气呼呼的向自己房间走去,谁也没回头。
  “呃……好像既不是少爷疯了,也不是老爷疯了,而是……两个人都疯了!”
  见他们刚才还好好的,突然变成这样,众人终于明白过来,全都心照不宣的点了点头。ps:各种收藏和推荐,我需要你们,千万不要走啊。。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