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尽丹田 > 第三十一章 钱是谁的
readx();    聂天分支当年被逼迫的离开家族核心,什么东西都没带,能有现在这点基业,也都是聂云母亲的功劳,全部家当加起来恐怕也就七八千两,流动资金不会超过两千!

    正因为这些消息不是什么秘密,聂超才在打伤聂云后,动用关系制定了一个处罚一万两白银的处罚令!

    一万两他们分支肯定拿不出来,到时候只能乖乖交出洛水金盾……

    这件事聂痕虽然之前没说,却也知道一些,只是没想到聂超活蹦乱跳的过去,植物人回来,紧接着聂朝星认罪,交钱,弄得自己都有些迷惑了。

    昨夜少爷亲自审问,聂朝星承认错误,自己这才知道原来聂云根本就一分钱没拿,也就坐实了聂天分支没钱的事实!

    要是有一万两谁还会冒着得罪执法队,得罪内门弟子的危险直接动手?

    就因为心里有这个依仗,聂痕听到少年说的如此“无耻”,才忍不住勃然大怒,放声大吼。

    “你说什么?我能拿出五千两你利马给我磕头?”

    聂云没想到对方会突然来这样一句话,紧盯着问道。

    “不错,只要你能拿出五千两,不但我给你磕头,我们执法队的这些人都给你磕头,而且转身就走,再不抓你!不过,你要是拿不出来,就必须给我们磕头,并且乖乖跟我们回执法队,接受惩罚!”

    心中既然认定聂天分支没钱,聂痕认为对方那样说,是故意装模作样,冷笑一声。

    “好,你刚才说的话,我已经录制下来,难道你们这这些人也同意他这个观点!”

    聂云手中捏着一个能够记忆场景的水晶石,疑惑的向剩下的几个执法子弟。

    “我们和聂痕副队长共进退!”

    “副队长的决定就是我们的,怎么,是不是害怕了?有本事就拿出五千两白银啊!”

    “哈哈,不会连这点钱都没有吧,你拿不出来,就说明之前给聂超、聂朝星钱是谎话,不用审判,你就要承担打伤内门弟子、执法子弟的罪名!”

    几个执法子弟同时站了起来,发出一连串的冷笑。

    他们见聂云不立刻拿钱,反倒问他们话,都认定他心虚了,顿时毫无遮拦的出口讽刺。

    “好,一言为定……”聂云淡淡一笑,正想说话,突然觉得衣袖一紧,转头一,只见母亲聂玲脸色苍白的向自己。

    “云儿,是娘对不起你……”

    “怎么了,娘?”到她这种表情,聂云吓了一跳。

    聂云还以为母亲受了伤,手指搭在她的腕上,发现没有任何问题,这才松了口气。

    “你让小凤带来的一万五千两白银,我……我昨天全部用到分支商铺上了,家里……现在没钱!”聂玲脸色难的说道。

    在母亲来,儿子和对方打赌的依仗就是前几天让聂晓玲带来的一万五千两白银,谁知这些钱,昨天分支商铺出现财政危机,临时借调过去用了,现在家里能拿出来的现金别说五千,就连一千都没有!

    这样以来,儿子之所以打赌会输,不正是因为自己?

    “哈哈,露馅了吧,拿不出钱就说明你在说谎,快点跟我们走吧!堂堂洛水金盾继承者,不会是个言而无信的小人吧!”

    聂痕放声大笑,说不出的张狂。

    刚才聂云一直提出洛水金盾,让他处处制肘,现在用这句话说回来,真是太爽了!

    “哦……娘,你多虑了……”

    到母亲这样,聂云才想起来还有这么回事,无奈的笑了一下。

    诈骗聂柳那点钱,自己都忘了,没想到母亲还记着,还以为是一份巨额财产……

    “不就是点前钱吗,我有的是……”

    聂云说完伸手向怀中抓了过去,随手就取出一根金砖,不一会就轻松拿出五根!

    一根金砖十斤,也就是00两,价值000两白银,五根就价值5000两白银!

    聂云怀里自然不会有金砖,金砖都是从纳物丹田拿出来的,故意装做从怀中拿出,就是为了掩人耳目。

    “金砖……居然是金子?”

    “五根金砖,五千两白银……”

    “这不可能,五根金装五十斤,他衣服怎么撑得住,这金装一定是假的……”

    执法队众人原以为聂云这次肯定吃瘪,没想到他随手拿出五根金砖,全都脸色发绿,哇哇乱叫。

    “假的?呵呵,那这个是不是真的?”

    淡淡一笑,聂云随手扔出几张银票。

    这些银票每一个都是大面额的,一张一万两,居然有六张之多!

    足足六万两白银!

    “这些都是福运钱庄可以兑换现金的银票,不信可以去查,如果连银票都怀疑,那我真怀疑你们之前说的话,都是放屁了!”

    将银票收起来,聂云淡淡说道。

    这些银票是从聂宇手中拿到的,一共是七万,自己之前拍卖的物品总共加起来不到一万,蒂莲花、烈焰斧则是用拍卖长江三叠浪的钱抵消的。

    “金条,六万两白银,你……怎么会有这么多钱!”

    着地上黄橙橙的金条,他手中的银票,聂痕和众执法子弟全都傻了!

    说人家金条有假倒也罢了,可这带有钱庄字样的银票,可总不能假吧!

    要知道福运钱庄里也有聂家的资产,如果说这些银票是假的,岂不等于连自己家族都否定了?

    “聂云,算你狠,咱们走!”

    深吸一口气,聂痕知道今天的事,自己等人栽了,再闹下去,只会更丢人,当下一甩手大步向外走去。

    “哎,刚才不是说,要下跪的吗?怎么忘了?”

    聂云淡淡一笑,拦住众人。

    “哼,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做人留一线,不要太过分!”聂痕一甩手,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太过分?呵呵,貌似是你们过分的!怎么,之前说的话,当成了放屁?”聂云不理会对方的威胁,淡淡说道。

    “你……”

    额头上青筋迸出,聂痕拳头捏的“咯咯!”作响。

    “云儿,我就算了……”

    母亲聂玲到对方这样,生怕闹的更大,再次轻拉了一下聂云的衣袖。

    “好,既然母亲发话,你们走吧,以后有事别过来,没事更别过来,我怕我一时忍不住让你们跪下,那就不好玩了……”

    见母亲开口,聂云随意摆了摆手。

    其实要不是怕母亲担心,今天根本不会弄的这么复杂,几个执法子弟而已,换做前世的性格,敢找自己麻烦,不介意杀的一个不剩!

    反正自己和对方肯定已经没了协调的可能,与其装好人,还不如一劳永逸!

    当然,母亲为分支操劳了这么多年,自己不愿她再担惊受怕,只好用最让人找不出把柄的方式处理。

    “走!”

    见少年最后开口,聂痕虽然恨得牙痒痒,却也不好说什么,带着众人将地上的两具“植物人”搬起,快速离开了院子。

    “云儿,这些钱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会有这么多钱,不是做什么违背族规,道义的事了吧……”

    众人离开,母亲向儿子,一脸焦急。

    生怕儿子误入歧途,这才是她最担心的。

    “呵呵,放心吧,这些钱都是光明正大得到的……”聂云再次汗了一下,大言不惭的说道。

    这些钱不是骗来就是打昏聂宇抢来的,这话怎么能和母亲说,真要说出来,还不把她吓死……

    “光明正大?怎么光明正大得到的?我掌管分支这么多年,都没赚到这么多钱,你哪里来的?”

    母亲似乎没那么好糊弄,继续问道。

    “这……”聂云挠挠头,有些罩不住了。

    母亲在功法上很好糊弄,怎么这点小钱却抓得这么紧?

    聂云不知道,其实这就是慈母的心意,儿子有出息,母亲自然高兴,不会深究,可儿子突然多出一些莫名其妙的钱,害怕他犯错,自然要查的紧了!

    “聂云,刚才我到你们家族执法队的人,你是不是有麻烦?”

    正不知道怎么解释的时候,大厅前突然响起一个疑惑的声音,聂云转头一眼睛顿时一亮“啊,娘,这些钱其实不是我的,是杨彦的,你不信问问他……”

    来的正是杨彦,此时的他已经将气海第五重出体境初期的境界彻底巩固,整个人眼中精气隐隐,一举一动都带着强大的威势。

    来之前不但修为突破,心境也有了突破,这种情况,恐怕用不了多长时间,实力就能再次提升!

    “我的?什么是我的……”

    杨彦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聂云出卖,独自面对一脸疑惑的聂玲……

    ps:虽然没到一百票,还是更新了,继续求推荐,明天咱们能到一百票吗?到了,继续三更!!三更,三更,为了三更,推荐票,收藏快点过来吧。。快到碗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