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两球成名 > 第六十七章 毫不相干的事情
    一位姑娘胸前挂着个飞机模型项饰。有个军官目不转睛,看得姑娘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姑娘问是不是喜欢这架小飞机?军官说:“不,我只是嫉妒这个小东西,它有什么资格给你站岗!
  
      确认了立场之后,尤墨与刘明亮相谈正欢,不过让他们没想到的是,另一块场地上有人爆发了。
  
      李宇天!
  
      爆发的原因很简单。
  
      李娟越是默不作声地站在场边看,他就越觉得芒刺在背!
  
      就像所有心理有阴影的家伙一样,当那个让他恨之入骨的名字从报纸上走下来,在他面前大摇大摆地走过时,他就进入了敏*感易怒的状态中。可惜大庭广众之下师出无名,他一没胆量,二没主意,只能在焦躁中竭力忍耐。
  
      结果没想到,第二天对方又来了,而且堂而皇之地派人观察他的一举一动!
  
      他一开始还以为对方看看就会走,于是拿小家伙们撒气,顺便让对方知道老虎屁股摸不得。可随着时间推移,他发现对方仍然不挪窝,而且还在本子上写写画画!
  
      会写什么?
  
      能写什么!
  
      不给你们点厉害,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
  
      “谁让你们来的,你们有什么资格进来?”
  
      李宇天的个头不低,足有180的块头配上表情狰狞的脸,空中挥舞的拳头,冲刺般的步伐,形成了一股扑面而来的煞气。
  
      埋在心中的怨恨已达七年之久,早已扭曲的心理让他无视对方性别,也不管其它人会有何想法,一上来就动真格的。
  
      李娟和他不熟,一点也不熟,于是乍见之下楞住了,嘴巴张开,却没有字眼吐出。
  
      李宇天顿时变本加厉,吼完之后趁对方走神的功夫,一把夺过笔记本,两下撕了个粉碎!
  
      李娟这才反应过来。
  
      居然对女人动粗?
  
      渝庆姑娘的火爆脾气不是盖的,既然对方先动手,那就懒得说废话,先还击再说!
  
      一把推了过去!
  
      多年训练的结果此时彰显无遗,面对比她高半头的家伙,居然毫不费力地推了个趔趄!
  
      李宇天同样猝不及防,接连后退了好几步才站稳!
  
      已经粉身碎骨的笔记本顿时化作漫天雪花,一点也不浪漫地随风飘散。
  
      所有人都楞住了,目瞪口呆地看着场边剑拔弩张的两个家伙。
  
      一上来就如此火爆,实在超出他们的想象,也超出了他们的心理准备,就连原本应该过来当和事佬的少年队主教练都犹豫了。
  
      很明显,两人之间的矛盾不是一两句话能劝退的,如果出言稍有不慎,得罪哪一方都没好果子吃!
  
      主教练没动弹,少年娃们更不会有其它念头,最初的惊讶过去之后,饶有兴致地看起了热闹。
  
      不过都没敢靠近。
  
      两位当事人同样也在发呆。
  
      事情如何收场?
  
      难道真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打一架?
  
      李娟是真不虚,她的对手虚了。
  
      或者说,怂了。
  
      关键时刻,李宇天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反应太过激了。
  
      很明显,对方有官方口谕,又没有什么出格行为,他们身为基地工作人员,应该竭力配合才对,哪能不分青红皂白一通乱怼?
  
      那么多双眼睛在看,怎么堵的住悠悠众口?
  
      何况好男不跟女斗,如果他在此时动手,原本就亏的理还要再欠上三分,被人指着后背说三道四几成定局!
  
      这对他哥哥的计划会造成很大影响,也会让他的教练生涯充满不确定因素。为了出口恶气而招致如此后果,实在有些愚蠢,他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你走吧,别干扰我们正常训练。”
  
      脸面还是有些放不下,僵硬的面部肌肉抽搐了几下之后,总算蹦出几个字来。
  
      李娟一听,立马笑了。
  
      她才不会被张牙舞爪的家伙吓到,以前不会,现在更不会。
  
      “我走也行,也不为难你,把我的本子原样粘好,再当面道个歉就算没这码事。”
  
      “你.......”
  
      李宇天张口结舌,手伸出来直指对方,表情却一点也不配合。
  
      仔细瞧的话,眼角还有一丝慌乱。
  
      李娟逮个正着,声音愈发肆无忌惮。
  
      “我怎么了?要不要打个电话给汪市长,让他来评评理?”
  
      说着,拿出放在包里的手机,装模作样地拨起号来。
  
      其实她哪有汪市长的电话,连小李的都没,不过李宇天显然已经六神无主了,看都没看,连连摆手道:“等一下,我还,我还有话要说!”
  
      有什么话要说?
  
      “呃,那个,我想,你们之间可能有些误会了........”
  
      两人的身旁不远处响起了个陌生的声音,不用回头,也知道是有人来打圆场了。
  
      李家兄弟毕竟有钱有势,瞧着情况不对,自然会有人来铺台阶让他们下。
  
      谁料对方不识抬举,居然认死理!
  
      “没什么误会,有的话也是她误会我。怎么着,您是打算替他赔礼道歉?帮他把本子粘好?”
  
      这副得理不饶人的样儿让原本已经缓和的气氛又紧张起来,李宇天怒目圆睁,直直地看着她。过来劝和的少年队主教练热脸贴在了冷屁股上,一时间尴尬的说不出话来。
  
      李娟的独角戏演的正过瘾,哪肯停下来。
  
      她凭生最恨狗腿子,哪管对方是不是有苦衷。
  
      从这一点来说,她还是有些小孩子心性,把人心想的过于简单了些。
  
      “不愿意是吧,那还是老样子喽。”
  
      “其实这儿真不关您的事,别耽误训练。”
  
      “李宇天,我瞧你长的像个男人,怎么遇事就像个女人,还得别人帮你拿主意?”
  
      “告诉你,眼面前就两条道,我说了一条,另一条你掂量掂量,敢不敢对我动手动脚!”
  
      话音一落,不但两位听众目瞪口呆,不远处的少年们顿时停止议论,齐齐瞪大眼睛瞧了过来。
  
      他们何尝瞧见过这一幕,心中顿时涌起一股异样的感觉来。仿佛高高在上的教练们成了纸老虎,对方只是轻轻一戳就破了。
  
      这让他们有种心中权威瞬间崩塌的感觉,也不知是福是祸。那几个之前无故挨训的家伙算是出了口恶气,个个喜形于色。
  
      可惜好景不长,一个洪亮的大嗓门在所有人身后迅速响起,逐渐靠近。
  
      “等,等一下,有话,有话好好说!”
  
      声音气喘吁吁,显是缺乏锻炼的缘故。
  
      这人李娟都认识,更别说其它人了。
  
      杨肇国!
  
      别人的面子李娟可以不给,这人一出面叫停,她也只能停鸣金收兵了。
  
      毕竟是人家的地盘,强龙还不压地头蛇。何况她们此行的目的是为了救全兴于水火之中,一上来就把关系弄的太僵会导致事倍功半。
  
      “哼!”李宇天鼻腔出声,转过头,嘴动了几下,不过没说话,脸上冷笑不断。
  
      李娟瞧的仔细,强摁住心中火气,没再恶语相向。
  
      杨肇国人虽胖,此时跑的却不慢,一晃眼的功夫,人已经来到附近,开始说和。
  
      能凭一张三寸不烂之舌与官场中人打交道,这人显然很有察颜观色的能力。在瞧见李娟的神情之后,说客角色扮演的很成功,没几句就让局面彻底缓和下来。
  
      “小李责任心重,你这么个大名人不声不响地站在场边,少年娃们怎么能不走神?”
  
      “其实要怪还是怪我,最近实在太忙,队伍一回来就紧忙慢赶地回基地,结果还是迟了,怠慢了贵客!”
  
      “咱们的大英雄在哪,快让我瞧瞧,这么些年变没变!”
  
      听了这话,李娟忍不住笑,摇了摇头道:“他比以前壮了,您比原来更胖了!”
  
      “可不是!”杨肇国不以为意,伸手拍了拍肚皮,依然满脸堆笑,“一天除了应酬还是应酬,周末还要加班,简直不是人干的活!”
  
      说罢,朝身边两人使了个眼色,算是解了围。
  
      李娟没有再提旧事,反而一脸好奇地问道:“那么多应酬?”
  
      听到这样的问题,杨肇国仍然没有掉以轻心,绘声绘色地白话起来。
  
      “都瞧着咱们全兴出风头了,可出风头的背后,有多少人眼红,多少人想来分一杯羹?”
  
      “足协是大爷,从上到下都得伺候,否则一旦画入黑名单,你就完了!”
  
      “官老爷高高在上,得早请安晚汇报,否则出了问题怎么交差?”
  
      “球员教练也都不是善茬,得供着,否则给你出工不出力,多少钱投进去也是白搭!”
  
      李娟听的有趣,很想拿笔记下来,可遍寻不得之后,只好笑着作罢,继续听对方念叨。
  
      杨肇国原本有些演戏,可说着说着,自己刹不住车了,满肚子苦水往外倒。
  
      “今年的状况你们大概也很清楚,看着是热闹,压力大啊!我天天忙前忙后,就是为了给他们创造个好环境,省得半路掉链子。”
  
      “你别看那些裁判一上场个个脸绷的像二五八万,下来的时候一个比一个花,想着点子折腾咱们,哪边都得孝敬!”
  
      “你们女足算是功成名就了,咱们男足挨骂也是活该,不过咱们这些搞足球的企业,算是躺着挨子弹了。”
  
      说到这里,不远处响起个熟悉的声音来。
  
      “躺枪?”
  
      扬肇国的眼力不是盖的,一瞧李娟神色,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谁来了。
  
      于是立马转身,风风火火地迎了上去。
  
      又是握手,又是拥抱,口中惊呼连连,满嘴都是谄媚之词。
  
      尤墨看起来听的颇为受用,频频点头。
  
      李娟初时还觉得好笑,慢慢地觉得有点不对劲了。
  
      不是打心底不欢迎他回来吗,为何像是久旱逢甘雨一般,直把对方往天上捧?
  
      难道别有目的?
  
      “哟,说了半天没注意,这有个熟人!”
  
      尤墨听着听着,头一转,发现新大陆一般,叫唤起来。
  
      扬肇国顿时有些尴尬,满脸堆笑道:“可不是,你和小李当年是队友。不过人比人,气死人,你还是别去打扰了,省的话不投机半句多。”
  
      “哪有!”尤墨却不像之前那样频频点头,声音里透着一股不容质疑的味道,“我得谢谢他,不然多走不少弯路!”
  
      说罢,大步流星地往场地正中走去。
  
      “那不能够!”杨肇国想拉又不敢拉,只能紧忙慢赶地跟在身后,口中说道:“您是皓月,荧火哪能跟您相比。小李不如您的资质高,所幸当教练认真负责......”
  
      说话间,二人已经走到对方耳力可及的地方了。
  
      李宇天没回头,像是没听见一般,兀自大声地纠正着球员们的动作。少年队主教练毕恭毕敬地迎了上来,好一通客套。
  
      不过在瞧见尤墨身后得意洋洋的家伙后,脸上苦笑顿时浮现。
  
      “你们认识?”尤墨瞧见了,随口问道。
  
      “刚刚才认识。”李娟不是个能藏住事的主儿,闻言一五一十地把之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语气还算平静,也没有故意夸大事实,这让原本提心吊胆的杨肇国松了口气,开始加工润色,省的火上浇油。
  
      尤墨听的频频点头,直到听完,才若无其事地问道:“我记得自己好像在你的本子上记了几个重要的电话号码?”
  
      一听这话,扬肇国脸上的汗直往下淌,声音都有些哆嗦了,“那可了不得,我发动一下群众,把碎片都捡回来,拼好了再给您!”
  
      口中说着,脚步却迈的有些迟疑,中间还回了下头,显然是在观察双反应。
  
      李娟搞不懂对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配合的天衣无缝,直呼:“哎呀,我给忘了,这下麻烦大了!”
  
      说罢,又可怜兮兮地问道:“你再找重新打一遍电话不行吗,我去找支笔找个本儿来。”
  
      “英国现在已经是凌晨了。”尤墨一口否决了她的提议,摇头叹道:“也就几十万英镑的事情,找不见就算了!”
  
      “那怎么行?”李娟顿时跳脚,转身就追在杨肇国身后,嚷嚷道:“在我手里给弄没的,怎么能说算就算呢!”
  
      杨肇国在听到“几十万英镑”的时候,口中就已经骂娘了,现在哪儿有空理她。他正撅着屁股趴在地上,从沾着露水的泥土里把大大小小的碎屑捡起,悉数揣进兜里。
  
      仿佛在拼凑一张寻宝图一般,动作小心翼翼,唯恐弄坏任何一张边角余料。
  
      “几,几十万英镑?”
  
      李宇天总算回过了脑袋,一张脸上写满了懊恼,不甘,还有被痛苦扭曲的肌肉。
  
      “不知者不为过。”
  
      尤墨的声音懒洋洋地响起,丧钟般敲响在耳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