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泰瑞纳斯国王的话,安度因·洛萨先是点了点头,然后看了看大路边的原野,在那里,十几只狮鹫被栓在一起,不安分地抖动着羽毛和脖颈——看来激流堡的状况确实很紧急,竟然一口气派出了这么多的信使。
  
      “达纳斯王子在萨多尔大桥北端的防线被攻破了吗?”安度因·洛萨问出了自己的第一个问题——阿拉希高地毗邻南海镇的地方虽然也有海岸,但那里全部都覆盖着暗礁,就连打鱼都是不可能的奢求,再加上那里地处狭海,水流异常湍急,就算没有暗礁,船只也不可能靠岸,因此兽人不可能从那里登陆,这也是在制定战略的时候早有的定论,那么,唯一能够解释兽人们出现的理由,就是萨多尔大桥被突破了。
  
      “我不知道,国王陛下和库尔班客大人也不知道。不过库尔班客大人说,激流堡并没有接到达纳斯王子那里传来的任何被兽人进攻的消息,库尔班客大人认为达纳斯王子殿下的防线不可能无声无息地被兽人突破,所以他觉得兽人们是从别的地方过来的,同时他也向达纳斯王子殿下的军队发出了求援的信号。”仿佛是早就知道安度因·洛萨会问出这样的问题,那名狮鹫信使复述了库尔班客在之前教给他的说辞。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安度因·洛萨看了一眼泰瑞纳斯国王,点了点头说道——确认了没有萨多尔大桥失守的消息传来,安度因·洛萨更加坚定了自己之前的判断——要知道,萨多尔大桥北端不仅汇集了激流堡所有的精锐部队,南端更是出名易守难攻的丹莫德要塞,兽人们如果能无声无息地攻陷那里,它们第一次北上的时候也不会受阻,而是早就席卷整个大陆了。
  
      “那么兽人究竟是从什么地方过来的?”乌瑟尔抱着双臂,皱着眉头问道。
  
      “这个问题放在一边。”泰瑞纳斯国王大手一挥,然后说道,“追究兽人登陆的地方此时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立刻拟定支援激流堡的战略。”
  
      说完这句话,泰瑞纳斯国王又问那名狮鹫信使道:“兽人的数量有多少?你离开的时候,他们有没有发动进攻?”
  
      “我们的斥候并没有确切地侦察到兽人的数目,只能从远处观察估算出大概有五万人。在我离开的时候,兽人并没有发动攻击。”那名狮鹫信使如实回答道。
  
      “泰瑞纳斯国王陛下,您问完了吗?请您尽快出兵救援激流堡吧!斯托姆加德王国大部分的几乎全部的士兵都集结在萨多尔大桥的北端,我父亲现在能够动用的守城的力量,应该不超过几千人,也许就在我们说话的功夫,兽人们就已经开始攻城了!”加林手中捏着那封便笺,几乎要用手指把信纸绞碎。
  
      圣光在上,自己的父亲……加林心中的忧虑和恐惧到达了极点,他实在无法想象,只有几千宫廷侍卫,在缺乏守城器械的情况下,自己的父亲如何抵御十倍于己方的兽人的进攻;自己在这里每多耽搁一会儿,激流堡的危险就多了一倍啊!
  
      “从激流堡到这里,就算是狮鹫信使也需要一段时间……等我们赶到,激流堡会不会已经……”乌瑟尔沉吟着说道——他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按照常理来讲,兽人们看到激流堡放出狮鹫信使求援,为了稳妥起见,自然会加快猛攻城市,如果城中只有几千士兵的话……也许自己一行人策马疾驰赶到,激流堡已经易主,那时,人马俱疲的人类联军,能够在野战中战胜五万兽人大军吗?
  
      “你什么意思?”加林愤怒地向前跨了一步,瞪着乌瑟尔——之前泰瑞纳斯国王和安度因·洛萨的讨论已经让心急如焚的加林愤怒不已了;只不过这两人一位是德高望重的老国王,一位是闻名已久的勇士,加林还要指望着他们手中的军队来救援自己的父亲,所以也不好说什么;但现在,也许乌瑟尔在北郡修道院附近是被平民们尊敬的“光明使者”,可是在北方次大陆,声名不显的他说出这样的话语,自然就会成为狂躁的加林发/泄的对象。
  
      “加林,不要冲动,乌瑟尔爵士没有恶意。”泰瑞纳斯国王伸出一只胳膊,拦住了加林。
  
      洛丹伦君主的威严震慑住了加林王子,他没有进一步的行动,只是苦苦恳求道:“泰瑞纳斯国王陛下,我的父亲真的坚持不了多久,您还是快快发兵吧,我怕再晚就来不及了!”
  
      泰瑞纳斯国王沉吟了一会儿,在加林王子焦急的目光中,老国王点了点头,吩咐身边的洛丹伦皇家卫士道:“把信纸和笔拿过来!”
  
      一名洛丹伦皇家卫士从自己马鞍边的兜囊肿拿出了叠好的信纸、密封得很好的墨水和一根鹅毛笔,递给了泰瑞纳斯国王。
  
      老国王展开信纸,把信纸靠在自己战马的马背上,飞快地书写着,然后又从自己腰间的便袋中取出了自己的私印,扣在了信纸的下方。
  
      泰瑞纳斯国王把信纸重新叠好,交给了那名狮鹫信使,吩咐道:“你们分出两个人,把这封信送到达拉然,把这份信亲手交给安东尼达斯**师或者茉德拉**师,告诉他们他们想知道的一切。明白么?记住,只能交给这两人,如果找不到他们,就去寻找卡德加**师,请求他的帮助。除了这三人,不能告诉其他任何人激流堡发生的一切,懂吗?”
  
      狮鹫信使点了点头,把那封信放出自己皮甲内侧的口袋中收好,郑重地点了点头,承诺道:“我会亲手把这封信送到。”
  
      泰瑞纳斯国王点了点头——达拉然的形势比较复杂,肯瑞托议会并不能主宰一切的事务,而法师们也总会诞生些奇怪的想法,比如加林王子提到的那名背叛了人类联盟的法师,虽然事后证明真正的背叛者是布莱克摩尔本人,但难保这些法师们会为了他们所谓的研究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