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斩破虚实 > 第十三章 人生画卷

  许峰知道,自然不会是什么好梦。
  可很诡异的,明明是亲身经历过的事情,为何还会遗忘?仿佛不曾发生过一样?
  他想到了过去,是不想也像现在一样,他身上是不是也发生过很多的故事,但却遗忘了?
  说来可笑。
  他小小的身躯,又何来过去?
  可,他却有无可限量的未来。
  过去和未来,难道是同一回事?
  时间真的存在吗?
  是不是我有什么东西想要忘记,想要逃避?
  设想,如果我在未来受了伤,回望过去,第一个想要回来的是哪个时光?
  那必然了,就是现在。
  回到一切最开始的时候,也即是人的思维诞生的刹那。
  那么假设,未来的我遭受了甚至无法治愈的损伤,不得不逃回了我童年的时候。
  也既现在,我的童年,所有多元的我,所有未来的我,都会试图突破时空,来和我联系。
  这里是我选择逃避的最后的港湾。
  许峰喘息已经安静了下来,天光作亮,他靠在窗边,望着天边那逐渐泛白的云彩。
  乡野幽静,清风徐来,让人感觉到一股来自灵魂的治愈。
  的确啊。
  最好的时光啊。
  在人的灵魂诞生的刹那。
  那么人是先有灵魂还是先有身躯的呢?
  这又是一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了。
  人的身躯什么时候诞生是可查的,一查就可以知道。
  而内在的灵魂,谁也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诞生的。
  有时候他会极力回想,他的第一道思想是什么?
  他的第一份记忆是什么样的?
  他闭上眼睛,什么也想不起来。
  仿佛凭空就有了思想,突然间,世上就多了这么个灵魂。
  没有循序渐进,就那么的,仿佛旭日初开,照亮了世间万物和一切生灵。
  许峰睁开眼睛,回首望去,朝阳破晓,金光万缕。
  福至心灵。
  恍惚间,之前记不起来的那些片段,那些画面,都逐渐在记忆里浮现。
  摇篮车,咿咿呀呀,一双手,伸向了母亲的怀抱。
  母亲的脸,那么熟悉,那么陌生,将他抱了起来,阳光照亮屋内,弥漫着欢快的气息。
  他眼角有一滴泪,也不知该不该流下。
  许峰突然感应到了之前没注意到的事情。
  那就是,未来有无限个他自己,在呼喊,在彷徨,在哭泣,在绝望。
  他都听到了。
  这里是他选择逃避的最后港湾。
  用游戏里的话来说,又叫初始存档点。
  无论有多少个平行时空,无论有多少个他自己,都有一条必经之路。
  这个时间,这个地点。
  永不改变。
  永不。
  许峰眼前一亮,脚步往前一踏!
  轰!
  世界大变样!
  他回首一望,来到了一处车水马龙的十字路口。
  此时的他,手上提着一个公文包。
  早已不是小孩模样,身穿西装,脚踏皮鞋,标准身材,不显高,也不觉矮。
  是万千普罗大众车水马龙里最普通的一个。
  瞬间记忆涌入,让他不得不闭着眼睛消化一下。
  大脑的作用本来就是一个寄存器,可以储存无数的数据,他并不需要进行重录,也不需要推到从来,这本来就是他自己的记忆,而非其他人,只需要提取便可使用。
  他似乎遇到了一些职场上的问题,于是试图逃避,过个马路而已,已经起了三次轻生的念头。
  许峰一阵汗颜,没想到他内心会这么脆弱,人还是哪个人,只是心态已经有了完全的不同。
  想到那些事情,他倒是觉得无所谓了。
  没有那么多过不去的坎,
  只是,他看看这个世界,正常稳定的运转之下,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电脑上的网络游戏,更是掏空了人的最后一丝热情。
  脚步再往前一踏,天空再次变色,高楼大厦消失不见,变成了蓝天。
  他此时有些无语。
  他竟然是到了天台上,蓝天白云依然在,只是人已近深渊。
  搞什么啊。
  只不过是考研究生没考上而已,犯得着跳楼吗?啊?!
  要是劳资晚来一步,你是不是就得说拜拜了?!
  难道你们内心总是无牵无挂的吗?
  就没有一点值得你留恋的东西了吗?
  没有!?
  那是你见识不够!
  你特么见识过什么了?你就敢说对这世界一点留恋都没有了?
  年轻人你还嫩着呢!
  地球以外,还有多少光年未曾探索,对世界,对宇宙毫无留恋,你好大的口气!
  这是要笑倒宇宙吗?!
  前路注定是坎坷不平充满痛苦的,正因如此,每一点希望愉悦和收获才如此可贵!
  我操,我干什么呢,我写作文呢?
  反正一句话,劳资不能死!
  许峰就在自己脑子里留下这么多话,随后,又消失了。
  每个人或许都会奇怪,在某个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点,脑中时常会出现一个声音。
  有一个旁白,将见到的所有事物,对所有事物的见解和分析,分毫不差的告诉你。
  那么,哪个旁白是谁呢?!
  可你却听的津津有味,从未有过察觉。
  每当遇到困惑,疑虑,最终脑中得到的那段充满了理智的话语,是如何凭空出现的?
  当你回首过往,见到的往往不是自己的第一视角。
  比如你回想起自己坐在教室里,和同学们有说有笑。
  你见到了自己在和同学们说笑。
  坐在那里的人是你,但是你又如何看的见自己的呢?
  许峰此刻却突然明白了。
  当他回首过去,仰望星空,他会怀疑,十年前仰望星空的那个人,和现在的自己,还是同一个人吗?
  当他回头一看,过去的自己正在以光速远离,它们被定格在时空胶片中,成为永恒的一幅画。
  每秒三十万公里,世界上刷新最快的一幅画面,以物质为卷,以时间为轴,在宇宙中成为永恒的一幅画卷。
  ?许峰突然一惊,他望着自己身处的这个地方,没有上下四方,只有无数的定格画卷,每一幅都历历在目。
  假如有更高维度的话,他恐怕就处在这一地方。
  围绕着他的,是无数河流蜿蜒流转一般的,人生画卷。
  他可以踏入任何一段,属于他的人生。
  在短短的时间里,他去过了许多个不同的人生,都遇到了几乎同样的问题。
  精神力量太过缺乏,动不动就寻死觅活的。
  许峰眯了眯眼睛,自语道:“小伙子们,还缺乏锻炼啊。”
  某时某地,许峰身为一个宅男,天天看动画片,追各种剧集,此时看完了一个连载动画。
  他忍不住躺在床里呻—吟:“啊,为什么,为什么要让我看到这么好看的动画,万一以后再也看不到这么棒的了怎么办,啊我不行了,没有xx动画看我要死了!”
  突然,他的聊天软件响了,许峰奇怪,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人主动找他聊过,难不成是某个妹子?
  只可惜他想多了。
  只见上面打了一行字:“想不想玩个游戏?”
  接着,下面有是和否两个选项。
  许峰乐了,然后,当然是选都不选,直接就叉掉了聊天窗口,神经病。
  只可惜,他的电脑上突然弹出一行字来:“不选择视为默认,倒计时:10秒。”
  许峰当时就急了,大喊:“等等,等等!”
  按键盘完全没反应。
  等倒数计时时间一到,刷一声异响,他当时就消失不见了。
  而躲在时空深处的许峰叹了口气。
  他自语道:“实在不想承让那些逗逼居然也是我的一份子啊。简直有失身份。”
  虽然他的确就是那样一个人。
  他又自语道:“为了区分一下和那些逗逼本质上的不同,我得给自己取个代号,叫什么好呢?”
  他突然想到了之前哪个没考上研究生的自己。
  他自语:“有身份,又有内涵,又文识渊博,和研究生有显著区别……”
  “我就叫博士吧。”
  博士,一曰博通古今。
  二曰六国时有博士,秦因之,诸子、诗赋、术数、方伎皆立博士。
  三曰,古代对具有某种技艺或专门从事某种职业的人的尊称,犹后世称人为师傅。
  不巧,这三样,他都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