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赘婿 > 心若猛虎 细嗅蔷薇 三、四 作者:飞月
【飞月心语】心若猛虎,细嗅蔷薇-论王者的魄力与隐藏(3)

    接续上文…

    ***********

    二、為何主角甘心為赘婿?这样的情节何时是个头?

    关於创作思路方面问题,具体要到甚麼时候,飞月无权过问,也不想知道,那是香蕉每天该纠结的,不过在飞月通读了隐杀,看到几个女角在第七卷中与顾家明关係的剧变,第八卷中沙沙与灵静的泪水,看到薰发狂般的拼命,我就对香蕉这货下了两个定义,直到目前為止,这两定义仍然成立;那就是,

    1.对於情节的走向,人物的表现,香蕉在情感上的渲染力,一向是很到位的,在香蕉自主创作思路的合理性上,是个不需要太过担心的问题;他一直对笔下的世界观,有自己独特的安排与解释方式。

    2.不过,第一点所提及蕉大一切的优点,全是建筑於作者那近乎心理自虐式的超之自我要求的变态心理上,据可靠的小道消息称,某蕉在描写聂云竹登台前那亦喜亦忧的六百字短文,竟然就用了近三个小时…就不提某蕉在隐杀最后的那段时间,让读者等的**的万恶前例…

    (呼,不自觉中就有些激动了,还好隐杀我是完本后才看的,飞月的先见之明啥啥的很是给力,在这里也為某蕉打个小小的自我广告,隐杀是个很美萌的文,现已完本,欢迎所有看了美萌赘婿的新同学,同时也能欣赏蕉姐在隐杀中的卖萌表现…尤於那本书写的算长的原因,老同志们若订阅起来也可以出个两张每月必需的那啥子的…汗,越说越远,我们还是来讨论立桓吧。)

    以下我们一同来看,為何主角甘心作个赘婿,或著说,作者的安排有甚麼可见性的意图?

    在我们说到结论与立桓之前,飞月要读者们先有个基本观念,一个在武(类似宋朝)朝时代的赘婿,通常是会受到怎样的限制,或不公平的待遇…。

    第一,中国人讲求不肖有三,无后為大,赘婿是无权用自己的姓,為以后出生的孩子取名的,这等於是自身家系的消灭,这在数千年以来,深受孔孟教化,乾坤天地,父為妻纲之传统儒学影响的中国社会,是最不能忍受的大不敬之罪,简称之,不肖子孙,但凡稍有骨气作為者,轻易不会入赘;

    第二,入赘的男人,在家中的地位是半主半奴,对於下人们,上门赘婿算是名义上的主人,但对於妻子的主家而言,他却类似於卖身的半奴而已,无权过问女家的主体事物,顺从主家安排,这对於古时“好男儿志在四方,膝下有黄金万两”的传统思维,是对男性人格全面的抹杀,是最大的侮辱。

    第三,由於前两个主要的原因,赘婿在其社会地位上,当然也不会好到那去,天家朝堂要的是完全的体统传承,所以必然规定其不能终生不能為官,以防其羞了国家的脸面;一生所学,之乎者也,四书五经,讲性修德,十年寒窗,官身功名,一但入赘,这些尽成烟云,想都不用再想;传统的平民百姓就更不用说了,对於这样不知天地尊卑,為求一己活命或更好水平的生活,就放弃父家之姓,甘愿入赘的男人,是绝没有好脸的;

    (当然,类似主角这种娃娃亲,因主家光环败落,不得以而為之的情形,在歷史上还是很多的,而且通常会得到大家的谅解,不过真正内心是怎样想的,大家心知肚明,再者,如此入赘的,通常因為一穷二白,自己主家无甚有用的势力為其后援,妻族中的外人或内家,也不会多麼看得起这样的男人,能不口出恶言,给其穿小鞋就算是善心人家了,如同苏府这样愿意持定之前约定的,街坊之间还都会交口而赞,但这样的美名,与赘婿毫无关係,人人当他是空气,传统如此,没有办法。)

    大约就是这样…我们的立桓就是这样的设定地位了…很闷烦对吗?蕉大很无聊是吗?别急,还有下文啊…

    (飞月在这里额外说一句;所以那个苏老头真的不是啥好东西,你就是这样对好兄弟的后代的?连带伤了孙女儿的心,只是為了,保住家业大於天,其他甩一边,甚麼也顾不上了…无耻就无耻吧。)

    ***********

    飞月提醒各位读者,在这里,许多人误会蕉大设计情节的好意了,因為这里有个严重的思路误区,那就是:

    立桓是古代人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所以他会怎样想?又会怎麼作?难道会伤心难过?正面来说,答案依然还是否定的。

    这就是飞月所说的,好作者用笔力对其下人物的刻画与塑造,需要因人而异,切合该角色的实际情形,有合理的推陈,这常常是最难的点。

    立桓是谁?他是后世的商业鬼才;立桓是谁?是那个,充份经过千年后那个资讯爆炸的年代所洗礼,每天都要“当面谈笑背后刀,心中只认定钞票。”的极务实份子;立桓是谁?是那个,就在人生就当完全风光的时刻,最后被至友暗算,无奈自尽的人;

    这样的人,眼界会有多高?心胸会有多广?或者说,城府会有多深,见识会有多透?还会介意这样小小的赘婿委屈?若说会,飞月怎麼也不能相信;

    要知道,所有要在世界中,特别是在商场上站在最顶端的人,他的情绪是极度受自我强大控力所控制的,真正的喜怒哀乐绝不轻易显扬在所有人的面前,常常表现出来的是万事不盈怀,一切皆风轻的领袖风度,呃…有没有发现与立桓很像?

    读者们啊,是不是突然觉得蕉大很帅?有木有?有木有?怎麼那麼有才呢?

    ***********

    赘婿这个问题,就是个新旧观念的改换与冲突

    说白了,对於立桓来说,这个赘婿身份,根本他从没介意,

    不能传宗接代?对不起,在我来的那个年代,许多小屁孩早就无痛人流了,世界已经地球村,双方是不是男女相爱也不再重要,断背,同人,百合,S&M,早就超过这时候的固有观念,再说了,我根本就不姓寧?能不能延续,不该是我关心的事。

    家中没有权位?身份没个著落?有高房住著,有华衣穿著,有美食吃了,有老婆睡著,出外有车,行路有鞋,上个旅馆还有小婢暖床叠被,对於我这个前世有那样悲惨结局的人,这样的生活有啥子不满?心要静,意要清,一切都应心,万事皆如意,OK的。

    不能科考為官,啊,感谢啊,那最好啊,我正愁怎样脱去这狗皮臭药一样的烦恼呢,对现代人而言,真正国学的底韵有多少?那不是找死,找虐,找不痛快嘛?

    被人指指点点?笑话,那与我有一毛钱的损失?我还是寧立桓,一技在手,天下我有,你说我好就是真好吗?你说我不好我就不会好吗?别人说的话值几个钱?商人一向逐利而行,我们不要眼高手低,多说点实际的,呃…作者还没想让我发力呢,你们急个啥?

    ***********

    注意到前面说到的那些点了吗?赘婿的伤害多半是在传统观念上,加诸於这男人的心理负累,过於肉身的苦痛,而我们的立桓,却恰恰完全没有这样的认知与负重,所以活的自由,活的自得,活的自在,活的自隐,

    游戏天地间,逍遥我自得

    我是赘婿,我叫寧毅,寧立桓。

    ***********

    以下是废话,不想看的,可以不看…接著看的,那就忍受一下吧…

    呃…写完了,这是第三篇。

    至此,这个,“心若猛虎,细嗅蔷薇”的系列文,算是写成了一半…也就是细嗅蔷薇,是立桓隐的一面;接下来,就该是说到主角心若猛虎,也就是性格中,显的一面…

    我一面感激大家对飞月小文的支持,但一面又觉得极其的不好意思,这篇小文,真的好像有点长…而原先,答应香蕉是四千字的…现在光一半就已经八千了…

    自认我是一个比较心思细緻的人,常常会在看书时代入很多的自我意识去考虑,所以写评时也是这样,结果就是,必然的,我的贴常常会很长,本来没打算写这麼长的…

    不过一天天下来,写的还算顺,立桓这人,就性格来说,是我佩服且心中响往成為的人物原型,今时此刻,能看到香蕉写的这本书,真是谢谢了。

    一直以来,在起点的这些年日中,我觉得月关的书能让我完全投入,写了许多评论而欢喜与之交流;我也还是将月关放在我心中的第一顺位,谁也取代不了,因為那样原初的感动,我依然深深记得…

    但如今,幸何如之,因為赘婿这本小书,我在香蕉身上看到另外的闪光点,这也是很吸引我的,不论是香蕉,还是月关,他们是我在对文学描写追求上,可称亦师亦友的人,我很快乐。

    明天起,我们要进入下半段,飞月会尽力写出我眼中,立桓在猛虎出林般的个性里,有著怎样的考虑,我们明天再会…

    【飞月心语】心若猛虎,细嗅蔷薇-论王者的魄力与隐藏(4)

    接续上文…

    ***********

    三、是心若猛虎,还是描写失败?关於主角行事方法的争议…

    记得外祖父在世的时候,常常对飞月讲说汉末三国人物的功过成败,一位位英雄的登场与谢幕,成功与失误,一件件事件的源起与结束,发展与进程;印象中,外祖父的语气显的平淡自然,但条理清楚,他只讲说事实,却从不批评功过是非;然后,就使我在不自觉间,爱上了歷史故事,从此,详读歷史,研究人文,思想人生哲,品味前人作為,借以反省自身缺失,成就正常人格,待人接物,言谈进退,得益甚多…

    唐太宗李世民曾经就说过一段甚有智慧之语,令我佩服:“以铜為镜,可以正衣冠;以人為镜,可以明得失;以古為镜,可以知兴替。”现代的教育学者也常说,“学校之通读教育只是人格养成的一部分,其人之家庭教育,与社会教育,甚至更為重要,影响也更為深远…”

    之所以要提到人格养成,因為我们今天要来到本系列中,对寧毅的描写里,最重要,却不甚容易明白的方面,开场至心若猛虎的章节前,主角寧毅的表现可谓平平,凡事似得过且过,平和近人,温润有礼,怎知摇身一变,就暴起杀人,屠人满门,令人不解;再者,香蕉居然在文后的PS中,还提及这段不得不这样写,寧可掉点成绩也不愿委协,这本身就是一件希奇事,需要好好思量作者的创作意图。

    (也许你们都要说,飞月妹子,这是妳蛋疼了,至於这样吗?不就是香蕉让小寧子发散一下王八之气,主角光环,然后眾妖退却,诸邪皆散?还有甚麼创作意图?这话说的太重了吧?

    呃…好吧,我承认,通常我看书时,是有点自虐式的心理小阴暗的,这段我看完后,难过欲死,思索再三;因為与之看的文相比,就有如甜茗与苦丁,反差过大;飞月觉得香蕉居然那样说,必然有道理,所以职业病发作,前后读了此段数次;就连睡觉时都隐约梦见其过程后醒来,满身冷汗;还有就是我目前码字的现在,光是个怎样开场切入这个话题,就写了不下十餘次,两个小时写不到四百字,删了再码,码了又删,总算写出了自己的感觉…)

    还是希望,(也只是希望);若是能借我的文字,让所有现在坐在电脑前,看这个小贴的读者们,明白為甚麼香蕉要这样写,那对於以后在看更新的时候,就可能会多点理解,少些抱怨,并更加喜欢又期待后续的情节,飞月甚感荣幸。

    ***********

    一个人的气度,决定他的行事格局,同样,一个人的风骨,影响他的行為準则。故此;在香蕉写了这麼长的前文準备后,(约莫十三万餘字…)方才写出这样的情节,让寧毅从免子变成了猛虎,杀人满门,不留活口;之后还不离去,直等到顾燕禎出现,奋力杀其主僕后,方才算完?当然不可能只凭著这里的描写就找到所有的答案…

    当我们把事件重头再过一遍…就会发现,其实在这次血腥屠杀的背后,寧毅是非常被动的被挟持成肉票了;真正主动作出攻击的,正是那顾燕禎,顾大才子,所以,这事要从主犯的心理上,才能找出引发寧毅性格中,强势一面的答案。

    此篇开场时,所提到的人格养成;才是真正的关键所在;香蕉既然写出了,顾燕禎是有针对性目标的计画了一切,必然有他的原因…甚麼?我听到有同学在说;因為红顏祸水?哎,这是千年的通病啊,中国男人的劣性儿,甚麼负面的错都推给女人来承担,夏之亡国因為妹喜,商之灭族因為妲己,周之混乱因為褒姒;现在又来了,顾同学的变态是因為云竹的不识抬举…飞月摇头兼摊手,事情那有这麼简单?大喝一声:“妇女们啊,雄起!!”

    ***********

    正如寧毅因為前世的经歷,所以表现的万事淡定一样,顾燕禎是甚麼背景呢?来让我们一起来復习一下,

    顾鸿,顾燕禎,(,我果然很讨厌他,两个表字都这麼难打,真是三藕浮碧池…),相貌端方,仪表堂堂,二十来岁,正是人生大好年华之时;在江寧时与李频,曹冠共享才名,甚且隐然居首;会式高中,现已实发。如今回故里探亲访友。

    根据上文,这顾同学是有钱(请参照李频、曹冠的家世。),更有名,有才还有貌(宋玉之美型男也),言谈大气,温和有礼,要官身有官身,要才名有才名;如今美其名衣锦还乡,实则显摆成功来著…嘛,人家牛气啊,显摆一点没啥的。堪称必杀“雌”人,在武朝那个年代,是所有女姓梦想中最好的长期饭票,应该都是通杀的,总之软件硬件,两手都非常的硬…(这才该是歷史穿越小说的主角必备设定吧?)

    更重要的是,顾同学回来除了会好友,更是為了我们的云竹而来,深情的言语,诚恳的态度,更是让人心生好感…让所有读者都感受到了强大的威胁力度,对手的强劲啊…这是最好的才子会佳人,佳偶待天成啊!多情,重情,深情的形象,表露无遗…没有理由会失败!!

    聂云竹向来心思高洁,行事甚有灵性,甚至有点孤高脱尘之感;我们的顾燕禎同学也是这样,这麼顺利的人生一路上来,其实心中是充满了傲气与骄意的,(诸君且看其多次在文中,只凭自我的主观认定,即妄加测度别人的意思就可明白了。)照他所想来,除了眼前这位三年前的女人,才学高超,美貌知礼,不似一般烟花女子,实令其动心,“勉强”可作第一房如夫人,我顾燕禎的偏妾啊,如今在我尚未正娶前,就是我的夫人了。如此高看的机遇,一步登天的时机,还不是信手捻来?

    结果,大家都知道了,顾同学註定要杯具,因為我们主角早已名震江寧的两首诗,外加早晨跑路的相处,后期又不遣餘力的為她成立事业,云竹姐姐早就心防告破,开始沦陷了,心中此时正是,小花朵朵笑,鸟在树稍跳,眼耳鼻与口,尽皆晕淘淘;美著呢。怎会接受其实只是点头之交,甚至没有好感的陌生男人呢?

    所以没有任何意外的(对聂云竹而言),但又是充满意外的(对顾燕禎而言。)女方坚定的否定了两人发展的可能性…很好很强大;很美很狗血;读者互相庆贺,飞月低头呼气,香蕉果然够YD!

    ***********

    接著,因為人生经歷没甚麼重大挫折的顾同学,在心态上的惊愕后,先是故作大度的表示理解,实则如吃了大粪一样的恶心,怎麼可能呢?她只是个贱民般的**,就算再高洁的表样,不过就是个倚楼卖笑的**,竟然先是打了他耳光,又在心上再打一次?真是笑话!

    本身这事其实原先很单纯的,但是因為顾同学的EQ并不过硬的结果,心中的恶意开始发酵,最后当他发现,自己不是如他自己的预想里,败给一位年高德绍的高官,而只是个商户的赘婿后,发酵最终的毒素就此发作,开始一连串的报復…。

    这也就是飞月一再提及人格养成的原因,其实顾同学本质来说并不是坏人,(再怎麼说,也与顾家明同姓同宗,这里為隐杀再打一次广告,新朋蕉友都要去看喔…)但是,他有好多的地方,因為自身的傲气,发展出来的人格表现却极其可怕,诸如:

    一、其实潜意识中,顾鸿娶云竹是一个绝对的小事,他心中对她的喜欢是真心的,但是时代的限制性下,他的等次观念还是非常的重,云竹再好,再美,不过就是个**,是个破货,不可能是正妻,甚至不会是平妻,今天能要收之為妾,本身就是深情中的绝对恩典了,这是那时的地位问题,其实没有错;

    二、若是回绝后,另一个男方也是个与之相仿的士子,那也还行,不过顾同学心中深信自己的实力,所以恶心的把云竹的风骨拉低了一个等次,成了倒贴高官老头的小密,这是心态上的鄙视,他心中受不了败给同辈的人,曹冠,李频之流,还不放其眼内,这在当时的时代,考量的也不能说是错的。

    三、出手打击云竹的事业,是自身以夫婿的视角**不服小妾的态度,这是物质上的管教,让她知道何為天,何為地,何為伦长,何為尊卑,何為夫,何為妻,何為家训,何為天理…出发点是爱之深,所以责之切,这在时代的进程来说,他这样的作法,是高品的,是没有错的。

    所以我们看到了,在顾同学的思路里,他的一切是正常的,没有错的,所以作如此失身份之事,定如此失身份之策,完全心安理得,一脸秦然自若,没有任何负罪感,这是那个父权,男权至上的年代里,最正常的逻辑。

    只是,很可惜,他遇上的是聂云竹,他遇上的是寧毅。

    ***********

    立桓身处的时代是个绝对人权的时代,是个男女“平等”的时代,是个尊重个人意愿的时代,这对一心响往自由,心灵祥和的云竹,在深交后,是不能取代的特别,她已经被无形的影响了,这也就造成后来的残杀计画,带出一切的悲剧后果。

    其实,竹子儿回绝事件实际力度上,对顾寧二人之间恩怨的影响,但顶多只是个诱因,更多的则是顾燕禎為自己那无耻的杀人计画,找到了良心平安的借口而已,一切都是那个女人…啥啥的…不是我,我是正义小飞侠,我是至诚的君子,我是…一切都是你们,不受抬举的贱民啊…接受我的天罚后去死吧…之类的。

    当然啦,这是因為香蕉的生花妙笔,特意突显两个时代观念下,不同的人格养成,本身不是对错的问题,是必然要发生的冲突,也為整个立桓的心理爆发,有了合理的渲洩之处…

    一切的血腥,将从这里开始…

    我,只是想安稳的活下去而已-寧立桓

    ***********

    终於写完了心若猛虎的第一部分,主要是分折事件发生的外因。

    其实大家可以看见,我极力的想要说明一件事,顾燕禎的一切行為,在那个时代其实是没有错的,他是个好人,只是有点傲,这点与云竹完全一样,只是两人的身份不同,带出不同理解的际遇。

    虽然这样说,我仍然不能接受这样就可以定计杀人,这是对人命的无视,不过,在那个时代,人命生来就不是等值的,人的等级在那里,不论客观主观,都一直会影响整个事件的决定与进行。这是歷史的必然。

    所以我们现代人,不该用现代的思维去定罪古时人的作法,这是不公平的,也是不合理的,正如一眾读者的我们,与作者讨论情节,讲说人物的作法,常常用的都是“上帝”视角,这是不合适的。

    下一篇,我们就会来真正进入主角的述说了,我们明天见…谈谈天,杀杀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