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赘婿 > 杀熊的方式 一 作者:飞月
宁毅的厚黑,檀儿的管理,好一对极品夫妻

    ***********

    今天香蕉居然七千字,神奇啊!!哈…在看完今天的更新后,我重重的叹了口气;“不是乌家不努力,奈何敌人太精明”啊。还是没有写到真正乌家的倒台,但这已经不重要了;因為通篇,更让我战慄的是寧毅在皇商这计谋中的直白、简单,但完全不可破解…

    其实最近的讨论区很热闹了,樟脑球书友甚至在香蕉还没写出来的时候,就把针对皇商的情节都猜个八九不离十了…完全破坏了飞月享受后续情节思想时的意境。(唉,主要还是因為更新的太少,而不是太慢;以隐杀周更三千或一月两更的速度,现在的赘婿是不可理解的高速產能了)

    所以这篇本来就不是来歌颂主角的强大的,而是一个心理分析贴,為甚麼乌家会这样简单的中计,為甚麼中计后,就没法反应而直接必然的往败落的结果而去呢?

    ***********

    在讨论一切之前,让我们先来简单的列出乌家整个皇商计策的流程…

    1.苏伯庸遭乌家恶意刺杀,苏家大房失去实际当权的主事人;让苏家失去人心(欺压百姓的指控。)这是在道德上的取势。

    2.苏檀儿在皇商一事上,因為準备三年的布被偷去,而失去竞争力;让大房完全死心,(这由席同学连同其他卧底完成)这是在实情上的借力。

    3.寧立桓是一个弱书生,不足為虑,因為他不可能了解商战的规则。

    4.乌家拿到皇商,取得皇家信任,岁布倒是其次,主要是政策与官场护航的帮助,将彻底将已在江寧发展度已到饱和的企业,推向全国,更进一步开展市场。

    整个计画不可谓不,因為苏家不是真正的抱成一团,二房三房早就看苏檀儿不顺眼了,甚至连席掌柜这样应该是全然忠心的人,也因為特别的原因与乌家眉来眼去…暗算大房;

    但是理想与现实总是有落差的,这样完全的计画还是出现了意外的情形:

    1.乌家的计画中,可算是完全成功的,这第一点不用讨论。

    2.席同学知道苏檀儿作出了一种非常好的布,但他并不知道,这布会退色,(因為檀儿对消息的封锁。)这是整件计画的第一个变数与或说误算。

    3.关于立桓,呵呵,这是第二个变数,且是完全的误算,(不是因為主角的原因,绝对不是。)

    4.这个点也不需要讨论,因為谁是胜者,谁就有这点的可能性,反之则没有。

    好的,在这里其实就是因為这两个变数,檀儿与寧毅,我个人认為檀儿的实际作用,其实是比立桓还大的,至于原因,下面会开始说明:

    但是,我希望所有读者在读完这贴子后,不要简单的认為飞月只是自行的脑补而已,适当的脑补其实是必须的,是读书人必有的过程,要读出作者背后,没有明文写出来,但暗示的意思,简单的说,就是举一而反三…

    ***********

    先说主角,

    寧立桓是整个这次乌家计画的变数,但只是一个决定性的外因而已,他的思维方式,不是根据武朝的规则,而是后世的经验…也就是俗称的完全不按牌理出牌的人,而且对手还不知道他有甚麼牌,甚至不认為他会玩,这才是最大的问题;

    这就是如同围棋实力只有业餘四级的飞月,把一个围棋超一流九段高手当成是路边的十八级弱羊少年,张口就说要让他九子,可以想见最后会是怎麼死的…

    所以立桓将计就计,设了一个局中局,成功的套上了敌人,我们也再一次,先来看看这个反将一军计策的整体思路…那就是:

    放弃皇商!!

    放弃皇商的争夺;转向稳定江寧既有產业的资產,找出背后真兄,伺机而动…

    至于為甚麼立桓定出这样的计画呢?因為有个客观性的环境因素:

    布的退色;

    这是代表主力產品竞争力的失去,这才是重于一切的最根本原因,也是最大的危机,產品本身品质的变动,而且找不到解决的方式的话,基本在商战上的争夺就是致命的打击,没有真正过硬的產品表现,顾客(皇室,现代来说就是上流社会,是最大的消费主力群)不是笨人,更不需要对你忠诚,从古至今,顾客在花钱的事上永远是最精明的,不要期望混水摸鱼,那是下九流黑商為了贪一笔就跑的烂招儿,在苏家这样水平的商家是不可能的,所以既然发生了这样的事,立桓就知道,他的最终决定必然是要退出皇商的争夺,这个皇商无法再争,也不能再争。

    但是,要退出皇商并不是小孩子过家家,你要来就来,不来就拉倒那麼简单,因為这里至少產生了另外三个难处,让立桓不能把他的真意那麼早就说出来;

    ***********

    1.第一,天家的生杀皇权:

    2.第二,大房的未来地位;

    3.第三,投入的资金去向;

    1.关于皇权,在这段皇商情节的一开始,其实香蕉就写的很清楚了,苏檀儿為了这次的年会,準备了三年的时间,因為是与天家打交道,与国家机制作生意,当然要提前拿出足够的诚意,而这三年,就代表苏家大房早就拍著胸保证了投资意愿了三年,在皇权专制的年代,只有皇家可以无条件随时叫停,绝对没有商会单方面终止合约的,突然终止合约,也可能是欺君之罪,全看别人怎麼说了,福祸难料。真正的有苦说不出,还得接著走下去,

    所以苏檀儿一开始也不是直接叫停,而是让工人解决问题;后来的乌家也是如此,因為官大一级就能压死人,何况是皇帝呢?这是為了基本生命的存在而努力,不能说退就退;立桓完全能知道这是多麼严肃的一件事,国家机器动员起来的力量有多可怕,前世的他正是因為这个而死,不可能不长记性。

    2.皇商才是檀儿多年為之拼命的心血,是她的重心与动力之源,而她之所以争皇商,最主要的原因是由于要稳定大房的未来地位,父亲老迈无亲子,自己又是女人,太公爷為自己选的夫婿,又只是个文才不错的书生,没有任何的商才或刻苦的训练,所以日后,若没有国家法律与商业关照的通融,等父亲百年之后,本就根底微弱将倾的大房就有完全失势的可能,檀儿不可能不早作準备,这是為了以后的生活品质与面子之争,实力之争,在这点上,她也不可能想退;立桓当然不行武断的叫停,需要用合适的手段来显明这件事的不妥。

    3.花出去的钱如同泼出去的水,同一笔钱不可能用在两个地方,因為前两个原因,大房已将自己能动用的大部分资金投入了这次的计画,若是整体失败,就算天家不怪罪,或者地位没更变,能用的流动资金也没有餘下的了,这对于商业上的逐利与决定,是非常被动的,立桓在表面上是个外行,所以他当然不可能直白的说出退出皇商的话,这是对整件事情的不尊重,而且花掉的钱也不可能回来,需要有更建设性的利用,以图两全。

    ***********

    所以,立桓在一切的开始前,就必须有那段与苏檀儿长长的夜谈,香蕉其实在书中,并没有写的完全,根本不是為了让檀儿说出“要圆房”而已,而是為了布的拉线,这布料从后面的情节来看,必然是檀儿三年的準备,多年的筹算有了突破性的进展,所有的色牢度实验都成功,但是…

    (之所以会自然退色…呵,这其实该是时间过久.与空气接触之后,新物自然感觉陈旧后的一种正常反应,我们任何东西用久了,都会陈旧,这再正常不过了,只是因為,这次的染料不幸的会因為这样的氧化后,自然掉色,所以这也根本不是化学变化处理后,就能解决的问题,所以立桓也无法可想,没法解决。)

    因為突然的失落,檀儿自己说出“争不了了…相公,”这样的话,立桓必然在那晚,捉住了难得且可能是惟一的机会,与他说明了退出皇商计画构思…(细节不会说的,说出来也就不会顺利,因為演戏要演的像,就要连自己人都骗过。)所以檀儿与三个女婢,必然了解立桓要作甚麼,但具体的行动,能不能真正成功?只能看天意了。

    从现在起,立桓就开始展现他过人的才华,以静制动;就像经验丰富的猎人,準备杀不知道会从那里冒头的大黑熊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