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赘婿 > 知其者谓其心忧 不知其者谓其何求
作者:京城浪子脸皮厚

    缠绵月半,香蕉由暗战之池中,在彩声和骂声中一路蹒跚前行,终于走到了今天,走到了最后一个舞台的幕前,轻轻掀起了幕布的一角。回头看看,这一路赞扬声和责骂声满载,褒奖声和斥责声各半。所谓众口难调,这种情况很正常,绝大多数的书都会出现,但是,像近半个月这样混乱的状况,在香蕉的书评区之前也有,但是很不常见。

    那么,持续了近半个月的混乱,其原因何在呢?总结起来,无非是对香蕉的写法有意见和对其更新时间有意见两点而已。

    就更新时间(或者说更新速度)来说,任何意见都是无效的。一路走来的老读者应该都知道,香蕉的速度就那么慢,每天三四千字就是极限,无论一天让他写多少小时,最终的成品也只可能有三四千字(偶尔爆发除外,这个几率和中彩票差不多)或者更少,像现在这种更新频率,在香蕉的几本小说里是前所未有的高速,甚至可以用神奇二字来形容,我想一路走来的老朋友们对这种说法不会持反对意见吧。所以,更新速度对本书来说,是硬件问题,是无法更改的。

    跳过了无法更改的硬件部分,剩下的,就是关于香蕉写作方法的软件部分了,也是近半个月来书评区争论最多的一部分,针对这一部分,我们可以研究一下(ps,觉得下面的讨论可能会使自己的xx心受到伤害的朋友请直接关闭)。

    在讨论香蕉之前,先讨论一下我们自己。子曰,吾日三省乎己,我们也照着学一学,我们也先来反思一下,我们来起点看书,目的是什么?一样米养百样人,各自的目的答案肯定不同,但是,我想没有人来起点看书是本着来找茬斗气的目的吧?如果有,请关闭此帖,我对找茬斗气没兴趣,只是在分析问题,斗气找别扭别找我。那么,除去故意捣乱的人以外,剩下的书友们,我们看一本书的目的虽然各有各的不同,实际上答案是统一的,“欣赏”,我们欣赏(或者叫观赏)一本书,然后用这种“欣赏”去满足自己的具体目的,或者是发泄不满,或者是消磨时间,或者是填补空虚,或者是寄托感情,或者是学习知识,或者是充实心灵,或者是满足饥渴。无论要达到哪种目的,我们首先要做的,是“欣赏”一本书,静下心来欣赏,而不是心浮气躁囫囵吞枣的“速读”,否则,不如去看大纲(或者类大纲类书,比如xx,xxx,xxx,xxxx等),是不?

    好了,反省完毕,继续讨论赘婿。赘婿的书评区,这半个多月非常非常有趣,大家如果有闲心,可以从七月底八月初开始翻看,非常有趣。“时局”阶段那几天先不去说它,那纯粹是对时政论述方式的互相争执而已,没有参考价值,大概从“苏檀儿的一天”那章开始,部分人开始开火攻击香蕉,攻击其内容杂乱言之无物,攻击其空洞空泛,直到“想做就去做了”那几章,开火的声音渐渐小了,大家慢慢明白了,香蕉看上去杂乱纷杂的涂鸦,实际上是在从一些小细节丰满人物的造型而已。然后,到了“开端”一章之后,攻击的声音又大了起来,攻击的方向不变,依然是内容杂乱不成章法,东一笔西一笔,根本看不明白香蕉要写什么,注水现象严重等,这次一连串的攻击持续了很久,大约持续到“湍流”一章,湍流一章之后,攻势一顿,迅速转变了矛头,攻势转移到了对“皇商”的布局之上,各种批判宁毅对皇商不上心没心没肺假从容装猪真像猪或者这样根本无法拿下皇商拿下来了也如何如何的评论逐步替代了之前的攻击方向,这种现象直到“终现的黑潮”。在“新时代”一章发出之后,风向再变,攻击方向变成了思路如何如何幼稚,如何让人在多久多久之前就可以猜到,如何如何的不合情理,如何如何让人没有“爽”感成就感等。

    呵呵,前后对比一下,可笑吗?我们真的是来“看”书的吗?我们真的不是来指导作者如何写一本我“们”觉得好看的书的吗?我觉得不太像。

    实际上,说起来很简单,现在赘婿书评区的主要矛盾有几点。

    一、香蕉想要给大家画出一幅惟妙惟肖的工笔重彩画,但是一小部分人,只想看到涂鸦就好了,这就是所谓的大纲党和细腻党之间的矛盾。

    二、香蕉想给大家画出一条经过反复修改后活灵活现的龙,但是一小部分读者认为,我们只想看素描就可以了。

    三、香蕉想给大家描述一栋野外的别墅的风景,所以他由远及近一一描述别墅周围的各种风景各种和别墅的互动,但是一部分读者认为:我们只想看房子,另一小部分读者认为,我们更关心别墅的问题,风景问题要有但是可以少一些。

    四、香蕉想给大家讲述别墅里是如何如何构造,但是一部分读者说:你这么造根本不是别墅,别墅应该如何如何造才算。

    五、……………………

    看了这些矛盾,我们可以想一想,我们属于哪种?属于哪条?是多数?还是少数?我们该怎么说?或者我们该怎么做?说了或者做了,除了发泄以外,还有没有任何意义?

    事实上,香蕉的文风,从未改变,香蕉的写作节奏和恶趣味,也从未改变,改变的,也许只是你我而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