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赘婿 > 杀熊的方式 三 作者:飞月
【飞月心语】杀熊的方式(3)-檀儿的人格魅力

    唉…五堂网路课同时要求考试,紧急工作又无早晚之分的催命,完全打乱了飞月的写贴计画,这几天连更新都不见得有时间看,今早上好容易放假了,上来一看,我了个去,感觉香蕉平时更新没有那麼快的啊,怎麼一下子就完结了呢?这事情都说得比那小白花还白了,我还能写啥?泪…ing

    不多话,下面带来第三篇;(这下子必须玩命了,今天争取直接写完,管他超过多少字……真是三藕浮碧池。)

    ***********

    上篇完结时我们已经看过寧毅定计的部分,今天飞月要带大家来看,这个看起来不甚高明的阳谋,真正能以成功的关键人物,苏檀儿;并这个女人闪显出来深刻的人格-具体实化在她那,无与伦比的领袖魅力上。

    许多时候,我们必须承认,香蕉是个非常闷骚的作者,因為他常常不会把真正的意图正而八经的写出来;这次的皇商事件也是如此,真正被某蕉放上台面的,是那个前期看似无智无知,后期轻声细语,就王八之气乱射无敌的主角立桓;读者如我们,许多人只注意到了立桓这个计策是如何的无耻,厚黑又痛快;却忘了一个真正关键的思路;為甚麼这样一个明彻如水,毫无机巧的反算计能大获成功?其实整个真要说,苏檀儿才是真正让人惧怕的原因;可这原因,这个人,因為在立桓精彩的表现下,完全被隐藏了;虽然这样说,却不能否认,其实正是有了檀儿先前的数年努力,才能真正造就了后来立桓成功的基石。

    我们照例,先看看檀儿在整个事件,父亲被刺杀前,到底為了这次的皇商作了多少事前的预备。

    (这些的记录很乱,香蕉的写法是如同拼图式的,需要读的很细致的人,才能发现全貌,唉…飞月在不是自夸,只是性格使然的阅读习惯,加之我很无聊的时候,会不停重看我喜欢的书一样,就如,月关的回明已经被飞月看过不下三百遍,现在正在往400+前进ing…扯远了,我们还是回来说檀儿才是正经。)

    ***********

    1.她暗中成立了一个小作坊,除了真正心腹是不可能进去的,连事先知道结果都很难,(是的,席同学不在其内。)这个作坊,就是专门研究皇商的新布的,而这个作坊,成立的时间至少三年以上;

    2.她花了极多的钱,可说是大房所有在不伤根本性运作下的所有流动性资金,尽全力投入织机的改造,以期接下皇商后,能有足够快速的產能来应付皇家的需要。

    3.训练三个女婢进入并了解整个流程,陪养人才,為整个皇商计画可能的变局作预备,可对家人,特别是二房三房的人,一面来说,绝对是守密的,再者,却是和善亲切,心中却如明镜一样的了解每个人的情形…

    这样作的方式有甚麼可怕之处吗?事实上,很难说的清楚,正确来说,人生道路上总是有许多的变局,真正厉害的人需要知道怎样处理危机的时刻,而,苏檀儿的作法,正是在最早的时候,就积蓄力量,以求一击成功,达到自己的目的,

    现在,让我们一点点的来看一些细节:

    ***********

    关于小作坊:

    檀儿对小作坊的一切操作是,“不透明,不公开,不张扬”的三不施政方针,蕉大有明确写到,檀儿在书中现在是十九岁,也就是说,在这个作坊成立的时候,她只有不到十六岁,(因為一定超过了三年的研究与开发,中间不停的尝试不同的染色可能性。)这本身是个非常了不得的事情,一个不满十六的小女孩,已经对之后整个的未来十年,有了明确的计画。对此,非常明显的,父亲苏伯庸年轻时一定是个极得下人之心的有能人,檀儿虽然与之不亲近,但行事风格也与他如出一彻,厚待下人;她放在这个小作坊里的人,全是真正可靠的心腹,

    具体我们可以知道,就是早期成立的时候,真正关心的人必然不会多,因為,皇商当时在眾人来看,根本就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檀儿去争,是因為她没有选择;原因在上文中已经说过,但她还是隐忍了下来,整个这个作坊的工人连同负责的两个老掌柜也忍了下来,没有声张,没有叫屈;就算后来研究出了极好色调的布,也没有张扬的到处宣传,只是埋头作事,心中热切盼望檀儿真正因為得到皇商后掌权,扬眉吐气的那一天。

    所以,就算苏伯庸被意外刺杀,整个大房虽表面乱了起来,但这个小作坊却没有乱,仍然照表操课,该怎样就怎样。直到,这个作坊本身发现了致命的问题…布退色了,这个色调配方不用长久使用…檀儿才病倒了,彻底的失去了希望。

    但请我们注意,就算在在布的退色之后,檀儿要求所有工人封口不说,照后来真相大白的结果反推,这个工坊的所有人真的没有多口半句;檀儿要求找出原因试图解决,虽然他们也知道可能性极小,还是尽力实验;再到后来的配方被盗而失,(虽然是计谋)直到年会被击倒,还需生生等待近两个半月…整个过程,皇商事件至少长达近六个月的时间,真相一直不能洩漏…这件事情,究竟有多难?

    这里飞月所说的一切,香蕉最开始,还只在夜话时,让檀儿自己轻淡的提了两句,这两句如今看来,心中真有若惊雷响动;因為檀儿这里的管理手法,完全是孙子兵法中的“令民与上同意,可与之死,可与之生,而不畏危也。”的最境界;要知道,企业主若能让自己说出的话语,作出的决定,不论在任何时候都有对跟从者,绝对说服听命的控制力,这必然是在以往的过程中,体惜下人的心声,而且一切的关键性决定都证明是正确的,才有可能有后来的危机中,这样的表现。

    好吧,也许我们可以假定,这个小作坊的人数不多,从上到下,不会超过十个人,除掉三个婢女与两个掌柜,至少有四、五个工人,但要在皇商事情激化,彻底浮出水面后,仍然能低调的执行所有的命命,甚至在最高权力指向标的,从檀儿过渡到立桓的转移上,整个小作坊也没有任何的质疑,就让苏檀儿这个人,在用人的手段与个人的魅力上,显出极亮眼的成色。

    对此,在商战上如同千年老妖的寧毅,在看完帐册后,也不得不轻松下来,给出一个很中肯的评价;“这事情没有那麼糟…”本身就是对这个名义上的妻子,最好的肯定。

    战场上军心未失,虽败不乱,才是指挥官能寻求下次决战可能性的决定性因素。苏檀儿在这事上,实已经尽了她所能了。

    ***********

    再说织机

    这件事不论如何是要作的,只是甚麼时候作,要怎麼作;二房三房的人明显不是人物,看不出织机对于提升產能的庞大可能性,对后期的发展有多麼重大的意义,这完全是对皇商事件成功后,所作的早期规划,虽然现在的日子会苦些,资金会短缺,但是相比起胜利后,那时的从容有序,就一切值得;这是远谋。

    (当然这样的新织机,被我们厚黑的立桓,用在了后来对基本市场的份额大量侵吞的筹码,虽然是不同的方面,只是大致的方向仍然没变,这其实完全是檀儿的功劳。)

    最后谈婢女的训练

    这是高级管理人才的养成,也是成功企业在全面性扩张前的必要準备之一,让我们记得,立桓在所有人的认知上,一直是“战力外”的门外汉,这对于日后有计划要掌苏家大权的檀儿而言,是个不可靠的情形,自己若在皇商的事上成功,往后苏家的工作量只会多而不会少,责任的担负会更重,绝不可能还是由她全然能掌控一切,至少要有几个能在决策上分工的人,就算皇商的情形失败,多几个知根知底的下手女秘,危机处理起来总是稳妥的多,这笔帐怎麼算都是划的来的,绝对的必行,也可行。这是对事情近忧,失败后的留一手,也是合格的决策者,要有的素质之一。

    还有就是人格分析了,立桓我们就不说了,这货就是懒而已,他不是不能,他是不作,而且是自愿的不想作;可檀儿从故事的开场,香蕉三言两语,就不停的描绘出檀儿知人度事的强大,每个被她论及的人物;不论是自家里的,还是外头的人,都是八九不离十,全部言中;只有一开始看不透自家的夫君而已;然而,到了立桓為她準备洗浴之时,她也终于说出了主角的本质:“相公不实诚呢…”

    (实诚这两个字,檀儿连同蕉蕉用的实在是太贴切,举凡立桓啥都好,就是这个实诚是半点边而都没有的,对敌人如此,对自己的亲人也是这样,以后可能会有专文论之,现在先按下不表。)

    ***********

    现在我们应该能看的清楚了,

    若没有檀儿的管理力度,大房早就完了蛋了,死的透了,根本来不急立桓展现他的厚黑美学,就要被人下水汤去煮了;

    若没有檀儿的改良技术,立桓就算板回劣势,也必会在后期争夺市场分额的时候败下阵来,到时候,薜、吕、王、陈、甚麼阿狗阿猫的会一气而上,由鱼转龙飞天际,还是压的你透不过气;只不过姓氏换了,就是不姓苏而已;爷爷,这还有甚麼意义?

    若没有长年的训练女秘,哈,立桓估计这次就要惨了,他的工作量会增加好几十倍,叫人跑个腿办个事还要耳提面命,完了以后还会有人以佩服到极点的星星眼,闪亮亮的望著你?作梦吧…

    所以我们可知,整个立桓能在台前的成功,完全是檀儿实在是个不可多得的管理人才,她在这数年间打下的根基太稳,观念方向太正确,以致于这个不是那麼的应急计画,能够收获到,非常人所能想像的成功。

    (所以,请不要脑补了,说啥乌家也同样能用一样的计略,且不说立桓这样妖怪级的人会立马识破,从上到下的人员结构与预备的程度,也必然决定,若是照本宣科的用了同样的方法,别家也不可能得到同样的结果,立桓能得檀儿之助,是他的幸福。)

    不过,力量的积存是為了后来的有力释放,檀儿因為心中对皇商的机会与期待值过重,所以著相了,在具体的解决方法上,作不出正确的决定,这时立桓的出现,就是两个人最好的配合,天作之合。没有立桓的反击,檀儿也无能為力,这是因為被时代观念限制而有的必然结果;两人都很厉害,缺一不可。

    某只黑熊,在这样两个强大的猎手面前,其实命运早就决定了。

    熊肉火锅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