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赘婿 > 至《阳谋》阶段…… 作者:京城浪子厚脸皮
至《阳谋》阶段,各方势力极其倾向性分析报告,附今后发展展望

    赘婿走到“阳谋”这一章,第一个争议性剧情出现,各种关于剧情方面的讨论层出不穷。高人们各抒己见争论不休,既然如此,我也借着这个风抬举一下自己,把我自己对于本次阳谋的分析报告拿出来,博大家一笑。以下正文。

    分析态势,首先要分清现在的各方面势力都有哪些。总体来看有八个,1.苏家,2.乌家,3.薛家及各小家族,4.江宁织造局,5.内务府(皇家采买办+岁币办),6.江宁知府衙门,7.康王府,8.地方清流。总体来说,有关单位是这八个。

    了解了这个基础,下一步分析皇商大会前,各方的关系。

    1.苏家:目标是否锁定乌家未知,但可知已有一个可以确定的敌人并确认敌人已上钩。

    2.乌家:目标已锁定苏家,并成功窃取了苏家的研究成功(虽然是劣质),并经过检验,认为不使用该成果,己方无法获得皇商地位,所以决定利用赃物夺取皇商。

    3.薛家及各小家族,均对皇商有期待,但是期待不大,轻度敌视苏家,窥伺乌家,且互相窥伺,也就是说,谁有漏洞咬谁。

    4.织造局:与各家关系都还说得过去,略微偏向乌家,可能因为乌家砸钱更多,也可能有其他原因。但只能说略微偏向,因为即使乌家争皇商,也要拿出真正可以压倒其他各家的布(所以他们才会去偷配方而不是直接用自家的布,苏家把自己的布宣传的太好了),而非像如今的暗箱操作一样拿出差不多看得过眼的布就可以,由此可见,织造局只是“略微”偏向乌家(暗中调一调亮布的顺序),甚至可以说,织造局中的某个派系略微偏向乌家。

    5.内务府:如今保持中立,皇商会议之后可能已被廖掌柜打点过几个关键人物(别说什么打点过了当时就要提要求当时就定下来这种话,那太想当然了。真正的打点,一笔一笔钱送上去,那边收了,自然就等着你开口求事了,你不求事人家反而不踏实。所以,等到需要发动的时候临时再送一笔小孝敬然后开口求个落井下石,不需要发动的话也临时送一笔小孝敬随便求个其他的举手之劳,是否落井下石打击乌家,全在苏家掌握中)。至于廖掌柜的打点是否已经到位已经稳妥,按文中檀儿的淡定程度,应该已经稳妥,而以廖掌柜多年的跑关系的经验,办砸了的可能性也不大。

    6.知府衙门:基本保持中立,陈二一事乌家占得先手,不知提前布置了多久,打苏家一个措手不及。不过苏家也在不长的时间内做活了,让陈二招认出他是被买凶杀人,至于幕后真凶未知,因为“他也不知道”,这个“他也不知道”很正常,至于事后是否在继续追查,未知。由此可以看出,在知府衙门中,两家力量的对比,还算是势均力敌,可能苏家略占下风,但也仅仅是“略”占而且加上乌家的先手而已。这次皇商事件,反过来是苏家占了一个多月的先手布置,谁在知府衙门里略占上风未知。

    7.康王府:略偏向苏家(宁毅是康王府世子师),且皇商事件尤其是皇商确定的当晚,康王世子和公主基本全程跟随(仔细看新时代一章,宁毅下楼后,瞪了大家一眼然后跟着跑出去的两个跟班和小厮眼熟不),这也许是个伏笔。

    8.各方清流:提到各方清流,主要是要说康老。康老是驸马,当世大儒,但是别忘了他的另一个身份,他和他夫人周萱一起,打理着大量的“生意”,虽然不涉政界,但是在“皇室”中,其影响力不小(注意引号)。此人领袖各方清流,其倾向略微偏向苏家,虽然很难让其和宁毅配合做坏事,但是令其“秉公”“直言”,还是轻而易举的,尤其是这种事涉皇家的案件。

    好了,分析完了各方势力的针对性和倾向性,下面做进一步的分析,下面分析的,就是如果没有宁毅或者说老太公、檀儿、宁毅的这次合力布局,苏家会如何。

    如果没有这次布局,毫无疑问,因为布料褪色,苏家无力竞争皇商,又因为苏伯庸的瘫痪无力掌控大局,苏家大房实力大减,在于二房三房的内斗中落入下风。或许老太爷会弃卒保帅收回大房的权力,或许老太爷会死撑大房(这个可能性不大),但是无论如何,苏家一番内斗不可避免。这时,外界乌家由一流布商晋级江宁唯一的顶级布商,未免苏家事后报复,一定会对苏家进行一定程度的压制,而苏家自身因为内斗和皇商落空消耗的资金,难免会进入防守状态,薛家和其他小家族跟在乌家后面分吃苏家丢弃的市场,同时一起打压苏家以获取更多的利益,至此,苏家由当初与乌家薛家并立的一流,被打回二流的结果基本成为必然。这种结果,应该是苏家无法接受的,起码老太公和苏檀儿无法接受,这时宁毅出现了,三人携手布局翻盘。

    具体如何布局这里不详细讨论(实际上我还有几个关键点没有想透彻,不敢讨论),下一步分析一下,截止到新时代后,各方的倾向性(省去重复的)。

    1.苏家:敌对目标锁定乌家,全部(或者是部分)攻击性武器指向乌家。

    2.乌家:已成为皇商,并已借助此优势开始开辟新市场,同时本地内坐等苏家内讧即开始攻击,但此时发现布开始褪色。

    3.薛家及各小家族:试探性攻击已开始,但是绝大部分家族仍在坐等苏家内讧。

    4.织造局:与乌家亲密度略有上升(皇商嘛),但是立场依然不变。

    在此之后,就是宁毅的摊牌了,也是争论的焦点所在。下面分析一下,如果不摊牌,结果如何。不摊牌,就是十日后乌家向织造局申请延期。而此时苏家最大的杀手,就是让乌家延期都申请不下来。为何?只需要在乌家申请后,用苏家在织造局的关系网,在织造局内放出乌家的布开始褪色了的消息,这么大的事谁敢贸然决定,必然会要求查验货物是否真的褪色,乌家如果承认褪色还好说,织造局上书请失察之罪并说明经过,罪过不算太大,然后苏家在京城的布置发动,乌家处于极度被动状态,但还有断尾求生的可能,即使求生也会元气大伤,损伤的部分被苏家薛家和其余小家族吃掉,因为苏家占先手,所以吃掉的比较多。如果乌家不承认褪色呢?搪塞过去?好吧,即使真的骗了织造局,但是织造局的领导心中不可能没有疑虑,别忘了,皇商大会已经过去一个来月了,乌家当初献上去的样布还在织造局或者内务府备案呢,再等几天一查验就知道了。真到那个时候,乌家在贡品上以次充好并且试图掩盖的论调就坐实了,你乌家一介商贾,还差点把织造局的领导拐带进欺君之罪的大案里,织造局的领导在上书请罪的同时,不把乌家的“罪行”添油加醋才怪,结果如何,不言而喻。这仅仅是苏家最简单的一记手段,是打击面最小的一个方法,这里仅是举例,如果想扩大打击面,有更多的方法。

    接下来,重点所在,分析的是现在宁毅摊牌了,结果如何。

    摊牌之后,结果只有两个,1.乌家妥协了,2.乌家不妥协。乌家妥协了就不多说了,说说乌家不妥协。

    这里首先说说,樟脑球同学的设想,直接让织造局把苏家满门抓起来严刑拷问栽赃陷害等等,这些论调基本上来说是不可能的,织造局不是东厂锦衣卫,根本没有抓人的权利,知府衙门的人也不是傻子,你砸几十万两几百万两要灭你对头满门的事谁也不敢做,而且就算那边真是傻子,康王世子公主的眼睛可是雪亮的,人家可以什么都看见了(该让他们看见的),你真以为能一手遮天?宋朝(或者类宋朝的武朝)那个时间段,风闻奏事可是很厉害的,没事御史们还要给你折腾点事出来呢,何况有了真凭实据。

    好了,不靠谱的说完了,说说靠谱的。乌家不妥协,那么就一定要在10天内保证自己的翻盘行动完成,否则有很大可能全家死光。

    这里要提到一个问题,就是乌家不是一个个体,而是一个由几十上百人(应该还要多)组成的家族,是一个群体,不会以某个人某几个人的好恶和一时冲动做出决定的。

    继续说正事。乌家如何在10天内保证翻盘行动完成(还不到10天,表现诚意各种手续起码需要几天的时间,所以某天内乌家还没有表达诚意的反应就可以直接视为放弃了,这个某天可能是三天,可能是五天,谁知道呢)?那么,乌家可能会有如下的行为。

    1.去京城开始打点。但是这是最不智的选择,因为这种打点,几天之内,基本上可以说连主官的面都见不到,更别提让他找机会展开行动了。时间一到,苏家用出最简单的办法,在江宁织造府把消息一捅,一切恢复到宁毅摊牌前,没有任何改变,苏家没有任何损失。

    2.去织造府主动请罪。这个也很不智,套用香蕉的话,没有经过任何打点,这不是请罪,这是领死。

    3.收买苏家二房三房?苏家宗族大会已有定期,再如何收买,也很难提前了。即使开了宗族大会,大会上直接摊牌,真有人觉得那些宗族的老狐狸都是吃干饭的?会看不出哪样对苏家有利?

    4.收买其他家族联手对付苏家。这个靠谱,但是可行性不高。这么大的动作,苏家不可能收不到一点风,只要收到一点风声,苏家这边马上捅消息,其他家族躲乌家还躲不及,谁还敢跟他联手,嫌自己家族命长是吗?

    5.看了一个帖子,说嫁女到苏家二房或者三房,这个太好笑了。嫁女儿过去能改变任何问题吗?权利该交给大房还是交给大房,该给苏檀儿还是给苏檀儿,就因为嫁个女儿过来,就要把权利交给被嫁的那一房?拜托,你不是来谈判的,没有提任何条件的资格。

    现在的情况如下

    1.苏家:握着最大的杀手是时间,苏家可以让乌家连延期交货都做不到,几乎没有任何反应时间(最多十天)的面对可能会被抄家灭族的命运。注意,是“可能”会被抄家灭族,当然也可能不会,但是谁敢赌?

    2.乌家:最缺的就是上下打点的时间,有了这个喘息的机会,虽然依然可能会被抄家灭族,但是这种几率会减小很多,也就是说,苏家对乌家最大的威胁,就是可以让这个几率增加,具体增加多少,谁也说不好。

    3.薛家及其他各家:虽然隐隐觉得有点问题,但基本还被蒙在鼓里,如果有任何机会,无论对苏家还是乌家,都会高高兴兴的落井下石不手软。

    4.其他略。

    乌家现在,相当于坐在了赌桌上,一边是相信苏家,这样苏家有一定几率的可能让其被抄家灭族的几率降低(真绕嘴),另一边是不相信苏家,然后苏家一定会去提高其被抄家灭族的几率。如果你是家族掌舵人,你会如何选择?如果你不是掌舵人只是一个宗族大会的成员,只是一个亲族,你又会如何选择?跟他们拼了?说说简单,其他人会跟着你一起头脑发热吗?

    以上是我关于情势的分析,以下是几句题外话。

    首先,关于乌家是否是欺君。欺君之罪的定性很模糊,很多时候是全屏皇帝的心情或者好恶来判定的。

    现在乌家的行为摆在这里了:用一种布争得了皇商的特供权,然后转头说,我交不出这种布,因为忽然发现这种布会褪色。这种行为摆在这里了,是什么性质全凭嘴说(不要提一个月供货一次这么不靠谱的建议,给皇帝穿得衣服,不算上朝的龙袍,即使是普通衣服,各种刺绣描绘贴花,也要数百人忙活两三个月。而皇帝的龙袍,要千余人半年以上的合作才能完成。一个月,也就是一只袖子吧,这根本是说笑啊)。这种事,如果由内务府的人,在皇帝高兴的时候,当个笑话说给皇帝听,也许皇帝会一笑置之。但如果皇帝通过其他渠道已经看到了样布充满期待,或者在内务府之前,某个太监,某个侍卫,某个妃子,哪怕某个路过的宫女,相互之间八卦这件事的时候“不小心”被皇帝听到了,八卦的时候再加上什么“别是别有用心吧”“不是正缺钱打仗吗”一类的不着调的论调,或者某御史上朝的时候突然爆料义正词严,那皇帝会有什么反应,就谁也不知道喽。建设总比破坏难,建设要找专人去做专项活动,而破坏,也许只是路过的蝴蝶扇一下翅膀,吹一阵风而已,不是吗?

    其次,关于苏家能做什么。前面已经说过很多了,这里就不一一赘述了。

    最后,关于宁毅的名誉问题,完全不需要考虑。因为作为上帝视角的很多读者,都认为宁毅其实什么也没有做。而实际上,宁毅确实什么也没有做,人们会猜测,会疑惑,但是,宁毅依然是那个书生宁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