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赘婿 > 第五章 投河的母鸡

  秋日的清晨,东方的天气刚刚露出微微的光芒,乳白的雾气浮动在古老的城市当中,秦淮河上画舫缓缓行驶,掩映在一片一片的浓雾间,犹如浮于天际的玉宇琼宫。
  深秋的浓雾中,宁毅一边哼歌一边沿秦淮河边的道路奔跑着,每天早晨这样的锻炼项目已经固定下来,反正对他来说时间有的是,一路前行,道路两旁砖木结构的古朴建筑时多时少,各种各样的树木,秦淮河上画舫漂流,偶尔看见船工或是疲倦的烟花女子出现在船头。
  这个时间段,是江宁城新陈代谢最为有趣的一段时间,一夜的纷扰与繁华已然散尽,新的活力才刚刚开始,外面的城门已经开了,进门赶早集的菜农或小贩陆陆续续地进来,去往一个个的集市,能够遇上的人不多,但总归都给人绿色和活力的感觉。偶尔也能看见一脸疲倦、匆匆忙忙行走路边甚至衣冠不整的人,多半是在哪个青楼过了夜,白日有事于是赶早离开的,十拿九稳。店铺开了小半,乞丐们还没有起来。
  幸福往往来自于不幸福,繁华也总是来源于对比,对于见识过现代大城市的宁毅来说,江宁再繁华也不过是那么回事。但这些事情无需较真,总归那古朴自然的味道是真实的,生活在这里的,也总归是一些容易满足的人,收获够温饱,便能够笑逐颜开。
  宁毅偶尔也跟秦老谈起这些事情,江宁算是很好的城池了,但实际上也是乞丐到处走,成群结队,卖儿卖女的现象也不鲜见,当然这里富户也多,若能将孩子卖进某个不错的府第当了小子丫鬟,日后可不虞温饱,算是祖上积了德。托赖秦淮河一带烟花之地盛行,漂亮的穷苦女孩儿便也多了一道去处,将来若能学得诗文唱曲,老鸨也能经营有道的,或能卖艺不卖身成为名妓,运气再好一点就有可能嫁入某个大宅富户当小妾。但绝大多数运气不好的,也只能一辈子卖身,到得年老色衰时老鸨心善,放人自由,好在这等地方多了,便能形成规矩,若能守规矩,也总能不好不坏地挨过这一世,当然这里好坏也是相对而言,老了的妓女若是无钱,妓寨大多也会收留着做点打杂洒扫的事情过完之后的年月,不会直接扔出去。相处久了,这点良心和福利还是有的,若不是在江宁、扬州这样的城市,那便连这些东西都无法保证。
  也有养瘦马的,后世扬州瘦马天下闻名,是自明朝开始,但实际上这时也有类似的行当了,规模不大,但总归是与烟花之地伴生的一项投资,作为瘦马养着的女孩儿比一般卖身妓寨的女孩命好,以后有盼头,因为她们至少能有机会学琴棋书画诗词唱曲,日后也更可能跻身名妓之流。
  每到汛期总会有灾民过来,年景好一点就少,但总是有,若年景不好,例如每几年就一次黄河泛滥或是其余的天灾人祸,城里总会紧张一段时间,让军队把守了城门,不许灾民入城,知府召集了富商商议,实际上便是发动捐款,大家七拼八凑放粥施饭……冬日里总会冻死人,也是看年景,年景好死得少,若是不好那便不言而喻了,乞丐难过冬,如果下了雪,第二天总会看见抱在一起被冻死的,屡见不鲜。
  这些事情见得多了就会习惯,不过秦老偶尔也会说:“这不是好年岁啊。”好年岁也是有的,武朝最初的那些年月,算得上歌舞升平,武恒帝、武惠宗雄才大略云云,宁毅听了总有些头昏,但任何朝代都会有些歌舞升平的年岁的。这时候的武朝与北宋末期非常类似,离了江南这片相对富庶的地方,好几拨农民势力正在造反,强人土匪绝不少见,北方由耶律氏统治的名为大辽的国家数次犯边,犯边就议和,犯边就议和,前几年签了合约,彼此称为兄弟之邦,当然辽兄武弟,就算签了仍然还在打,小规模的犯边未曾停过。
  宁毅不为这个担心,靖康之耻还没来呢,虽然皇帝不同如果发生了也肯定不同,皇上也还没把首都迁到江宁来,这个国家国力还是有,如果要打,总能支撑着打下去,就算迁了都,把武朝代入南宋模式,南宋不也支撑了好长一段时间么,金国再打来,自己应该已经过完这一辈子了。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可见南宋——呃,貌似不是说南宋的,宁毅心中想了想,没什么结果,于是抛到一边——管它呢,反正南宋的生活的确过得去。
  他没有拯救中华民族或是到了古代就建立什么千秋功业的想法,早已累了,像是卸下了热血的担子,诸多不公诸多黑暗也早已见惯,现代社会也黑暗,就算世人悲苦,也引不起他的同情和共鸣——不是没有,而是不够。至于当皇帝之类的千秋功业,只能活六十年的人想着一百二十年的事情纯属幼稚。不过话说回来,另一些无聊的时候,譬如说刚刚跑完步浑身出汗站在相对僻静的秦淮河河湾边休息,宁毅倒也会不负责任地想些若在旁人看来会稍微积极点的事。
  譬如真要做些事情,赘婿的身份其实就很麻烦,但问题不大,这年头商机处处。吃菜没味精,味精的制法他多少知道,想来简单但实际上有些复杂,不过花个一年左右的时间大抵可能量产,再集合一些新菜式、现代烹饪理念弄个美食城,多少总能赚一笔。
  这年头没音乐,每一个在可以无限下载各种音乐每天可以无限听过去的世界里生活过的人多少都能想象到底有多无聊,那些青楼的表演未必好看,名妓唱歌未必好听,可如果你完全听不到,忽然听一首稍微达标的自然会觉得有如天籁,如果能弄个娱乐城什么的大有可为,歌曲啊舞蹈啊各种玩法,现代歌曲的歌词大抵不能用,但曲调唱腔本土化一番还是没问题的,含蓄一点的、符合这时风格的舞蹈理念,或者是抄些诗词出来让人唱。
  他也是无聊得久了才老想着吃喝玩乐的事情。
  至于脱离吃喝玩乐,花几十年的时间弄出枪炮给一个工业革命打下基础,造个反当个皇帝让两百年后的人可以坐上飞机什么之类的事情,无论如何自己享受不到,想想真是太傻了,不如开美食城和娱乐城来的有意义。
  晨风微凉,他这时站在石头垒成的河湾边,一边将石子往水里扔,一边在脑子里转着这些主意。
  其实暂时来说,这些也没法弄。
  入赘苏家的人,开青楼基本没想法了,可以先往后放放。苏家开布行,自己要弄家酒馆,也麻烦,譬如说,可以先给苏家的布行出几个点子,证明一下自己的价值,然后……喔,然后自己就会被发配到布行当掌柜什么的,再多证明一下,结果又变成上辈子一样的职业,接着自己可以动用资金开一家酒馆,在他们疑惑的目光下,告诉他们这个很有赚头,再接下来,需要找人弄一系列的设备,开动脑筋做各种试验,弄出流水线,而这样做的理由,仅仅是因为自己很怀念每顿饭里放不到一克的味精,这不是蛋疼么……
  口中轻哼着蓝色的加勒比海的旋律,宁毅不禁为自己的这个想法而笑了出来。做起来可能没这么麻烦,但想起来就是觉得很有趣,倒不如直接买个几百斤海带熬了晒结晶,不过海带好买,但如果做这方面的实验,一方面他们会说自己浪费,另一方面,也许会有人告诉自己君子远庖厨……
  蓝色的加勒比海哼了个开头,后面的忘记了,于是变成《两只老虎》,哼到第二遍“两只老虎跑得快”时,后面的道路上传来了鸡叫声。
  “哥哥哥哥哥哥……”
  “咯咯咯咯咯咯……”
  两种声音,一种是女人的,一种是母鸡的。回头看看,若隐若现的雾气中,一只母鸡正在那边的道路和树木间没命乱跑,随后一名穿灰白布裙的女子也出现了,手上拿了一把菜刀,锲而不舍的追杀那只母鸡,一人一鸡就在雾气里拼命打转,时隐时现。
  宁毅站在河边的树下,托着下巴看着这一幕。
  理论上来说学鸡叫是要给鸡以安全感,诱惑它过来,可现在母鸡都被吓成这样了,再叫哥哥有什么用,叫姐姐也没用啊。
  心中如此想着,看了这人鸡大战一会儿,就在他觉得那女人身材不错的时候,母鸡陡然一转方向,朝这边飞奔过来了,冲过宁毅身边,果断投河。
  那女人也是一脸焦急地紧跟而来,原本晨雾很浓,宁毅站在一棵树下就不怎么起眼,那女子应该没注意旁边的人,眼见前方就是河岸,她一菜刀就劈了下去,这一刀很用力,女子口中还发出了“哼”的一声,但根本没有劈到,反倒是菜刀脱了手,哗的飞进水里。
  宁毅被这一刀的果决气势吓了一跳,随后才发现女子的身体已经前倾出去,手臂挥舞着就要往河里掉,他下意识地喊了一声:“喂!”伸手一抓,抓住了女子的一只手,女子一回身,另一只手下意识地抓过来,宁毅手上正要用力将她拉回来,脚下的石块一松……
  “啊—咕—”短促的惊呼声。
  砰——
  然后是激烈的扑水声,扑啦啦扑啦啦,浓雾下的河面上一阵翻腾。
  宁毅上辈子水性还是不错的,可惜水性这东西带不过来。这具身体原本就是文弱书生,水性也不怎么行,体质弱之前还受了伤,虽然宁毅调理了几个月,又进行了锻炼,但几个月的时间提升终究有限,那女子似乎水性也不怎么好,两人在不算非常深的水中拼命折腾,宁毅好几次镇定下来想要说话都被对方拉进了水中。
  “你……咕噜噜……”
  “喂……咕噜噜咕噜噜……”
  “别……咕噜噜咕噜噜咕噜噜……”
  据说很多水性好的见义勇为者都是被慌张的溺水者连累而同归于尽的。
  也不知过了多久,宁毅才在几十米外河岸边的阶梯上拖着那女人爬了上来,他浑身湿透,狼狈不堪,趴在岸边吐了好几口水才缓过来,然后去看被救的女人,女子已经喝饱了水晕过去,没了动静。
  “喂!”宁毅在那女人的脸上拍了好几下,那女人长发如水藻,看来凄凉无比,没有反应。
  “三藕浮碧池……你住在秦淮河边不会水啊你……”宁毅有些无奈地叹了几口气,随后将女子的身体摆平,开始按照以前学过的步骤做急救。
  就算对方是女人,这急救也未必是什么美差,又不是什么泳装美女,此时这女人身上皱巴巴的,看一头乱发就像是传说中溺毙的水鬼一般,狼狈不堪。宁毅心中焦急,做了连续做了几次胸外按压,让她吐出好些水,然后去拍她的脸,发现仍旧没反应,捏住对方的双颊做起人工呼吸来。
  做了好一阵,那女子迷迷糊糊地醒过来,宁毅正要俯下身去,脸上啪的一巴掌响起来,晨风中这耳光清脆无比。那女子带着哭腔,嗓音凄凉:“登徒子,你……咳……你干什么……”抱住胸口拼命后退,她此时全身衣裙贴在肢体上,修长的双腿在地上蹬着,凄凉单薄,到有几分楚楚可怜的感觉。
  如果这时有其他行人路过,说不定得因为这一幕将宁毅给打上一顿。
  “就知道是这样……”宁毅偏着头好一阵,垮下肩膀,长长地吐出一口气,随后坐到后方的路面上。两人在河边大眼瞪小眼好一阵,宁毅抬了抬手:“没事了吧?”
  女子瞪着他,不说话。
  “没事就行了。”自顾自地做了回答,用力从地上爬起来,宁毅撇撇嘴,转身往来的方向走去,凉风吹来,真是好冷。
  后方,那女子也是缩着身子坐在那儿,目送着他的身影消失逐渐在了道路的那头……
  那女人真可怜,丢了母鸡又折刀,一边浑身湿透地往回走,宁毅一边幸灾乐祸地想着。这种情况下吹冷风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不过,想到别人更可怜,他的痛苦就稍稍减弱了一些。
  对于小事,他一向有自己豁达的方式,既然事情无法改变,也就只好用这样的方法,暂时让自己开心一些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