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奇门医圣 > 的话
readx();    不错,他就是这样想的,他认为女人就是用来哄的,即使你前一刻要卖了她,下一刻对她温柔一点,她还能对你百依百顺,但事实证明,他错了。
  
      他嚅嚅道:“唐冰,我只希望我们能从头再来。”
  
      “够了,什么从头再来,可能吗?”叶皓轩开始了,“唐冰现在是我女朋友,你们从头在来,我怎么办?你堂堂诸氏的掌舵人,会缺女人?诸少,何必呢,大家何必闹得这么不痛快呢?”
  
      “叶医生,我好象没有跟你说话。”诸炫明神色如常,“我只希望我能和唐冰从头开始,与你无关。”
  
      叶皓轩心里暗骂,诸炫明这货绝对不是个简单人物,自己两口子对他冷嘲热讽,他竟然还能保持风度,诸氏的掌舵人,果然不是一般的人,要换了普通的纨绔大少,早就恼羞成怒了。
  
      同时诸炫明的死皮赖脸也让叶皓轩有些吃惊。
  
      他忍不住道:“你口口声声的说从头再来,这可能吗?”
  
      “没什么不可能的。”诸炫明豁出去了,打算死缠烂打到底,虽然他知道这已经不可能,但是总得有个台阶下。
  
      “那我问你,如果你母亲当初把你生出来以后,突然觉得你太丑了,不想要你了,还能把你塞回去吗?”
  
      现场瞬间冷场了起来,就连唐冰,也忍不住用吃惊的眼光看叶皓轩,这句话,好毒……
  
      就连诸炫明身后的两个保镖也吃了一惊,整个清源,敢这样对诸炫明说话的人,叶皓轩还是头一个,心想这哥们儿是哪家的大少,真生猛。
  
      就连诸炫明,脑海中也是一片空白,他从小受到的都是良好的家教,加上身份不一般,还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么狠毒的话。
  
      “叶皓轩……你说什么?”诸炫明心里直在发抖,他努力的保持着镇定。
  
      叶皓轩不得不佩服这货的心理承受能力真强大,自己都说出这么恶毒的话了,他竟然还能保持这样一幅风度,果真能忍。
  
      “哦,这句话的综合意思就是,你,诸家大少,就是一个堕胎失败的典型例子……”
  
      周围死一般的寂静,诸炫明彻底被风寂尘的话惊呆了,世上,竟然还有这么恶毒的话。
  
      “叶皓轩,你说话最好注意一点。”
  
      回过神来之后的诸炫明面色如常,只是话语中多了一丝寒意。
  
      “走,我不想让这败类影响到我们的孩子。”叶皓轩一手揽着唐冰,一手轻轻的在她小腹上抚一起,那轻柔的动作,让唐冰自己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怀孕了。
  
      唐冰没有反抗,任由叶皓轩动作轻柔的扶着她坐上了车,叶皓轩转身向诸炫明叫道:“诸总,我们去领证,等结婚了你一定个大红包,先谢谢了。”
  
      叶皓轩一踩油门,车子呼啸而去。
  
      看临走时诸炫明吃憋青紫的脸,叶皓轩忍不住放声大笑,诸炫明这厮,老是装出一幅情圣的样子,早看他不爽了,能让狠狠的骂他一顿,心里真爽。
  
      “我今天才发现,你骂人,好经典。”唐冰忍不住笑道。
  
      “褚炫明这种人一向自以为是,你就不能给他好脸色看,你把他骂怕了,以后他就不敢在来骚扰你了。”叶皓轩微微笑道。
  
      “说,你那位小姨子是怎么回事?”唐冰突然问。
  
      叶皓轩猛的一踩刹力,车子猛的停顿在当场,因为惯性唐冰向前猛的一冲。
  
      “你干什么?”唐冰吓了一跳。
  
      “刚才前面有鸭妈妈领小鸭子过马路。”叶皓轩认真的说。
  
      “哪里呢?我怎么看不到?”唐冰诧异的问,向前面一看,路面上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走了。”叶皓轩说着发动了车子。
  
      “你在故意岔开话题是。”唐冰脸色微微一沉。
  
      “孩他妈,你在说什么呢?”
  
      在这个节骨眼上,叶皓轩除了打马虎眼,还能说什么呢,嘴上无毛,办事不牢,唐进那个混蛋,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他。
  
      “谁是你孩***,讨厌死了。”唐冰大羞,忍不住捶了叶皓轩一拳。
  
      不过还好,他成功的把这个话题岔开。
  
      唐冰的老家距清源有几百里,出了清源,绕上高速,几个小时后,两人来到了一个偏远的山村。
  
      这里就是唐冰的老家,一个依山傍水的小山村,走过一段能把人颠得散架的石子路,又开过一片泥泞的泥土路,两人总算达到了目的地。
  
      只是叶皓轩那辆以速度见称的豪华法拉利,现在已经彻底的成了一个泥巴车了。
  
      从后备箱里提出两瓶十五年的茅台,叶皓轩拉着唐冰走入村子,唐冰说她二爷爷平时没什么爱好,只是喜欢喝酒。
  
      由于刚下过去,村子里的泥土路有些高低不平,唐冰一双高跟鞋走路显得有些笨拙,她整个人几乎是贴在叶皓轩的身上走。
  
      “在哪里呢?我还是背你比较好。”叶皓轩看唐冰艰难的样子,有些心疼的说。
  
      “我小时候在这里呆过一段时间,时间太久了,我忘记了,等会儿找个人问问。”唐冰四下看了一下。
  
      刚好一个村民背着箩筐出门,叶皓轩连忙上前摸出一包烟递上去笑问:“老乡,请问这里有一名姓唐的老神医没有?”
  
      叶皓轩拿出的来的是一包玉溪,那人吓了一跳,问个路出手就这么好,真是有钱人,他连忙向路边一指:“前面左拐,有一家诊所,就是老神医住的地方了,你们找老神医看病?”
  
      “算是。”叶皓轩点点头。
  
      “哎,那我可告诉你们,你们今天来晚了,排不上号了,老神医今天的号已经排完了,明天早点来。”村民摇摇头道。
  
      “一天还限号啊?”叶皓轩诧异的问,这在乡下,很少见的。
  
      “不是限号,是他一天只能看那么多了,不限号就算是看通宵也看不完的,现在快中午了,上午的号快完了。”村民说。
  
      “那好,谢谢老乡了。”叶皓轩点点头,拉着一脚深一脚浅的唐冰向前走去。
  
      到了指定的地方,叶皓轩微微一愣,只见在一个简易的由铁皮房搭成的小诊所前面,有二十多号人在那里排队,只是人们秩序进然,自觉排队。
  
      “走,进去看看。”唐冰和叶皓轩一起走进去。
  
      铁皮房子空间并不大,里面除了药柜就只有一个诊桌,一名上了年纪的人老人在诊桌前在给病人搭脉,另外一边的药柜前三名学徒模样的人在忙得团团转的抓药。
  
      老人跟唐渊有些相象,正是唐渊的弟弟,唐昭。
  
      “二爷爷,你还记得我吗?”唐冰微微一笑。
  
      那老人抬头一看,从满脑子的医理中回过神来,愣了一愣,才有些迟疑的问:“你是唐冰?”
  
      “是的,二爷爷,好久不见了,我今天是特意来看我的。”唐冰笑道。
  
      “呵呵,真是二丫头,好久不见了,越长越漂亮了,哈哈,还记得我这个老头子。”唐昭是单身,在这里无亲无故,骤然见到唐冰,他甚是欢喜。
  
      “二爷爷,你好,我是叶皓轩,是你的孙婿。”叶皓轩把两瓶陈年茅台放到桌子上。
  
      “孙女婿?”唐昭诧异的扫了叶皓轩一眼,看他相貌堂堂,倒不辱没了自己的孙女,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唐冰大羞,暗地里掐了叶皓轩一把。
  
      “去后面等会儿,我忙着呢,那个小赵,去买点酒菜来,中午好好喝一杯。”
  
      一个抓药的学陡应了一声,然后就匆匆的赶了出去。
  
      这个铁皮房子后面才是主宅,叶皓轩让唐冰到后面休息一会儿,自己则是找了把凳子全神贯注的看唐昭给人看病。
  
      唐昭的医术相当不错,唐冰曾言比他爷爷还要略胜一筹,他给人看病的速度也极快,只是在手中稍稍的一搭脉,然后问了几句,之后便拿药开方,收钱走人。
  
      只是他收钱仅仅是保本状态,根本赚不了多少钱,看来这老头子的医德还不错。
  
      “小叶,你也懂医?”唐昭一边搭脉一边问。
  
      “略通一点,跟二爷爷比起来,还差远了。”叶皓轩笑道。
  
      “恩,现在喜欢中医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了,如果喜欢,可以找唐渊那老东西去请教,他的医术还可以。”
  
      叶皓轩苦笑,这两老人家不合,没想到怨气竟然深到这种地步,直接叫自己的兄长是老东西了。
  
      “说,这次来肯定是有事。”唐昭一边拿笔开方子一边道。
  
      叶皓轩一怔,都说人老成精,一点也不假,他还没有说话,唐昭已经猜到了自己的来意。
  
      “是这样的爷爷,我名下有一间中医馆,现在人手不够,我想请爷爷去坐镇。”叶皓轩诚恳的说。
  
      “不去。”唐昭想也没想就拒绝。
  
      “爷爷,你年纪大了,一个人在这里终究是不行的,去清源,唐冰我们也好照顾着你。”叶皓轩苦笑。
  
      “我的医术是为了医人,不是为了钱。”
  
      “我的医馆也是医人,不是为了钱。”叶皓轩道。
  
      “你们城里人,唯利是图,不为钱?打死我也不信。”唐昭扫了叶皓轩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