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奇门医圣 > 第33章 字画治病
readx();    回想起叶皓轩所说的话,他心中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他的病,连同林建业的运道,都是因这幅画的影响?
  
      听叶皓轩这样说,沈秀英直觉得脊背处一阵寒意扑来,她有些害怕的说:“从,要不这幅画就丢了。”
  
      林从一怔,但他的性子极拗,一昂头说道:“我林从一身正气,怕什么。”
  
      “叶皓轩,你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林建业问道。
  
      虽然说是不信这些东西,但林从却也是信了七八分,叶皓轩这么一说,他也觉得背上一阵寒意。
  
      叶皓轩笑道:“办法是有的,很简单,直接丢了这幅画就行了,但伯父喜欢这幅画,那便有另外一个办法。”
  
      “还是丢了,听小叶说这幅画上有古人生前的怨气,在家里也不吉利。”沈秀英说道。
  
      而林从一摆手说道:“听听小叶怎么说。”
  
      叶皓轩道:“在这幅画上题几个字,用现代墨香之气镇住便可。”
  
      林从奇道:“这又怎么说?”
  
      叶皓轩说道:“这幅画是出土的古物,因数千年不见天日,以及那书生生前的怨气一起,这才导致林建业的运道及伯父的身体有恙,用墨宝题字,便名使这些东西消散,由此便可。”
  
      林从笑道:“那这简单,去取房四宝来。”
  
      沈秀英点点头,起身便去取笔墨。
  
      林从又问道:“既然这幅画对人有影响,为什么只影响了我和林建业,你伯母怎么没事。”
  
      叶皓轩笑道:“这便是伯母的生辰所致,如果我没料错,伯母生辰在正午时分,而这个时候用迷信的说法阳气正旺,所以这些东西影响不了。”
  
      话说间沈秀英已经拿着笔墨过来,她笑道:“小叶还真说的没错,我出生的时候正是正午。”
  
      叶皓轩微微一笑接着说道:“而伯父与林建业则又不一样,如果没错的话,伯父和林建业出生在子时已后,因这个时候是凌晨,所以阳气不旺,且阴气升腾,这才导致被这画上的气息所影响。”
  
      叶皓轩一说,林从马上拍手叫好,他笑道:“小叶,我算是服了,这你都能猜得出来,不错,我跟林建业正是凌晨时出生。”
  
      话音未落,他一声痛呼,双手抱头,汗水大颗大颗的淌了下来。
  
      显然是他头疼的毛病又犯了,林建业跟叶皓轩连忙扶着他躺到沙发上。
  
      林从脸色苍白,冷汗直流,如果不服用镇定剂,他头疼的毛病一疼就是一两个小时。
  
      而叶皓轩边忙将这幅画在桌子上铺好,右手自衣服内取出一玫金光闪闪的铜钱。
  
      林建业眼皮一跳,心道这叶皓轩果然不是一般之人,他依稀记得这铜钱正是叶皓轩之前在拍卖会上所得的金钱剑中的铜钱,记得他说过这是法器。
  
      叶皓轩将铜钱竖放在画上,然后右手轻轻的一拔,只见铜钱急速的转动了起来。
  
      只是令人惊奇的是这铜钱自行围绕着这古画的四周旋转,最终平躺在画的正中央。
  
      一丝丝只有叶皓轩才能看得到的煞气被铜钱吸入其中,他不动声色的将铜钱收回。
  
      然后取过毛笔,蘸饱墨汗,挥笔而书。
  
      “弄月吟风”四个大字一气呵成,只见叶皓轩笔力混厚苍劲,颇具大家之风。
  
      而这幅仕女图上一轮圆月正挂于空,凉亭莲塘中,一群仕女拂琴而动。
  
      正好符合了弄月吟风这四个字的意境。
  
      大字一成,林从立时从沙发上起来,他的面色渐渐的恢复了正常,刚才还头疼欲裂的脑袋现在清醒的很,竟然果真一点都不疼了。
  
      “好,好医术,好字。”林从缓缓的站起来,拿过画,看着那苍迈的四个大字,对叶皓轩惊叹不已。
  
      “伯父过奖了。”叶皓轩谦虚道。
  
      “小叶的医术果真不一般,尤其这字,我自愧不如。”林从感觉头脑清醒,一阵轻松,心情大悦。
  
      林从向来喜爱书画,对自己的字与画也颇为自负,而今天见了叶皓轩的字,他也不觉间一阵汗颜,叶皓轩年纪轻轻,这笔力竟然比他还要苍劲,这让他叹为观止。
  
      殊不知叶皓轩在继承祖先术法医道传承的时候,顺道将祖先那一手飘逸的毛笔字也继承来了。
  
      而林建业印堂处那丝缠绕的煞气也不觉间消失了,他只觉得一阵神清气爽,当下对叶皓轩的敬佩又增加了几分。
  
      在林建业家里又坐了一会儿,叶皓轩便提出告辞。
  
      在林从夫妇的感激下,叶皓轩驾车而去,而林从临走时留给叶皓轩一张名片,上面写着林从的私人电话。
  
      要知道林从是清源几个商业巨头之一,其背景身份都不一般,能得到他一张名片,这便说明了林从以后不把叶皓轩当做外人看。
  
      叶皓轩走了之后,林从当即向林建业问起叶皓轩的身份。
  
      林建业也不隐瞒,当下便将如何认识的叶皓轩说了一遍,然后又拿出了那只几乎支离破碎的玉观音。
  
      林从的面色疑重,之前他一向不相信风水玄学之说,但今天叶皓轩所带给他的震憾着实不小。
  
      虽然方才叶皓轩解释那画的时候用上中医的说法,但多多少少有些牵强,林从夫妇是何等人物,马上便想出了其中的关键。
  
      他们的想法与林建业几乎一致,那就是这些高人一向不喜欢高调。
  
      出了林从的字,叶皓轩直接驾车来到别墅处。
  
      只见别墅里的家电家具已经安顿停当,只是缺一些小东西,拒绝了赵富霖要为他请佣人的好意,当下叶皓轩便驾车来到一处商场处开始购买一些生活用。
  
      刚刚出门,蓝琳琳的电话便来了。
  
      “忙完了没有?”蓝琳琳在电话里有些柔情密语的说道。
  
      “完了,现在想去买些家当,有事没?”
  
      “没事,想你了,”蓝琳琳羞涩的说道。
  
      “等着,我马上去接你……”叶皓轩说着便掐断了电话。
  
      不多时便赶到蓝琳琳的宿舍楼下,只见她已经站在楼下等了。
  
      见到蓝琳琳,叶皓轩的眼前不由得一亮,只见蓝琳琳今天打扮得格外漂亮,一身淡蓝色的长裙加身,细致乌黑的长发,松散的披于双肩之上,略显柔美,有时松散的数着长发,显出一种别样的风采。
  
      昨天的蓝琳琳一身打扮显得高贵大气,今天又显得小巧柔顺,又是别样的一番风情,让叶皓轩看得一阵失神。
  
      “讨厌,盯着人家看什么呢。”蓝琳琳被他看得一阵羞涩。
  
      “看美女呢。”叶皓轩哈哈一笑。
  
      赶到了家购物广场叶皓轩与蓝琳琳便一起乘坐电梯上二楼去,电梯刚走到二楼,他不由得一怔,只见眼前站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
  
      这小女孩生得极为可爱,皮肤水嫩,一张脸就象瓷娃娃一样白,只是她的双眼略显空洞,与她可爱的形象格格不入。
  
      她右手抱着一个洋娃娃,空洞的双目看向上方的开花板,露出一丝好奇惊讶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