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奇门医圣 > 第38章 百解消灾平安咒
readx();    赵富霖年过半百,前半生顺风顺水,这才有了这么一个身家,但前半生的运数好,后半生运道便会弱,他多半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麻烦,有这个咒法加持在观音象上,可何他后半生无忧。
  
      赵富霖此时已经从医院回到家里,约叶皓轩去他家中做客。
  
      做为清源店里产大佬,赵富霖的家里只能用富丽堂皇而形容。
  
      停好车,刚走下车门,赵富霖便亲自迎了上来,笑道:“老弟,总算把你给等来了。”
  
      叶皓轩笑道:“让赵哥久等了。”
  
      说着两人便一起走到客厅里,一个佣人送过一杯咖啡,而一个漂亮的少妇从一边走进来:“富霖,家里来客人了。”
  
      叶皓轩从沙发上站起来。
  
      赵富霖笑道:“不用拘礼这是你女子,邹雨虹,这是叶老弟,前天就是叶老弟救了我一命。”
  
      “原来你就是那个小神医啊,多亏了你,老赵才没事。”邹雨虹一惊,连忙伸上手。
  
      叶皓轩笑道:“没什么,都是应该了,嫂子客气了。”
  
      邹雨虹的气质很出众,显然是出自大家闺秀,而叶皓轩隐约的觉得邹雨虹的样子有点熟悉,但究竟是在哪里见过,他也记不清楚了。
  
      几个人寒喧了一阵,得知赵富霖有一儿一女,都在国外读书。
  
      聊了一会儿,叶皓轩便取出银针,为赵富霖行针。
  
      赵富霖的心脏病是先天性的,困扰了他十几年,他几乎就是一个药罐子,而且身体也一年不如一年。
  
      行了一遍针,叶皓轩说道:“赵哥,你病的太久,又终年吃药,身体亏损的严重,我先开个方子给你,你吃半个月,身体以后会慢慢的好起来的。”
  
      赵富霖点点头说道:“都听老弟的。”
  
      拿过纸笔,叶皓轩在纸上写了一个方子,方子上是调理补气的作用,然后加上几味中药,是治疗他心脏病的。
  
      将方子交给保姆,叶皓轩交待道:“按照这个方子抓药,三碗熬一碗,一天两次。”
  
      保姆接过药方,用心将叶皓轩的话记下,然后便带着药方离去。
  
      而邹雨虹则有些不放心的问道:“叶老弟,老赵真的能治好,不用吃药?”
  
      叶皓轩笑道:“嫂子,你就放心,不出一个月,赵哥肯定跟正常人一样。”
  
      “那就先谢过叶老弟了。”邹雨虹感激的说。
  
      赵富霖的这个心脏病不同于别人,不能搭桥,只能靠吃药输液维护,而且一年比一年严重。
  
      这几年他身体透支的厉害,如果在这样下去,身体一定会吃不消了,而如今叶皓轩能将他这病治好,对于赵氏夫妇来说,无疑是他们的大恩人。
  
      “我听说老弟还在上学?”赵富霖问道。
  
      “是的,我现在是清源市医科大学大三的学生,本来是在医院实习,后来出了点问题,就不在那实习了。”
  
      从叶皓轩的话中不能猜出来些什么,赵富霖笑道:“以老弟的能力,留在那医院真是屈才了,不干也罢,今天中午就在这儿,咱们哥俩好好喝上一杯。”
  
      “好,”左右也无事,叶皓轩便爽快的答应了。
  
      “叶老弟,趁着你在这儿,看看你嫂子身体有大碍没有,她最近老是失眠。”赵富霖说道。
  
      一边的邹雨虹也叹气道:“是啊,叶老弟,劳你帮我看看,我几个月都没有睡过安稳的觉了。”
  
      叶皓轩笑道:“好的,先搭个脉。”
  
      邹雨虹伸出手腕,叶皓轩便将三根手指搭在她的脉膊之上。
  
      片刻之后,叶皓轩便即收回手笑道:“嫂子没什么大碍,只是脉象上来看嫂子郁气颇重,看样子是有心事,这事情在心里久了,便成病了。”
  
      “叶老弟,你真神了,这都能被你看出来,不错,你妹子这些天来的确是有事情烦着呢。”
  
      叶皓轩笑道:“无妨,开个方子调理一下就好了,没什么大碍,只是嫂子不管有什么事都要看开一点,病好了如果压抑的久了还会在犯的。”
  
      邹雨虹微微的点点头,随即心念一动说道:“说起来我的心事还是跟病有关。”
  
      听她话中有话,叶皓轩便问道:“怎么说。”
  
      邹雨虹叹道:“我有一个小外甥女,今年八岁了,就是不喜欢跟人说话,喜欢一个人闷在屋里,还经常说一些奇怪的话,去医院检查也检查不出灭什么毛病来。”
  
      邹雨虹倒了杯水道:“后来去京城诊断,说是自闭症的表现,为这事,我妹妹都快急坏了,小姑娘才八岁,我这个做姨妈的心里也不好受。”
  
      赵富霖眼前一亮说道:“叶老弟,不知道你会不会看精神方面的病?不知道我这外甥女得的是什么病?”
  
      叶皓轩沉吟了一下说道:“不好说,具体要看了才知道,一般来说如果是小孩的话问题不大。”
  
      “真的?那我打电话过来让他们夫妇带我外甥女过来,叶老着帮忙看看行不行?”邹雨虹又惊又喜。
  
      叶皓轩点头说道:“可以,不过我可不包治,听你说的话病情,只有六成把握。”
  
      “六成够了,哪怕只有一成,也请叶老弟务必出手试一下。”邹雨虹连忙拿出手机,走到一边打电话去了。
  
      “呵呵,又麻烦叶老弟了。”赵富霖笑道。
  
      “没关系,我是医生。”
  
      趁着这会儿闲着的功夫,叶皓轩送重的从车中把这尊观音取了出来。
  
      “老弟,你这是……”看到这一尺多高的玉观音,赵富霖有些疑惑。
  
      “赵哥,这尊观音,是经过人开过光的,避邪驱邪,万事平安!老哥前半生顺风顺水,后半会怕是会有些小灾小难,有这个,可保万无一失。”
  
      赵富霖夫妇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尺高的观音,只见其玉质倒也普通,只是不知为何在观音象的身上有种丝丝凉意涌出,让人觉得极为舒坦。
  
      “老弟,那就多谢你了。”明显的感觉到这玉观音的不简单,但赵富霖却也说不上来哪里不简单,或许叶皓轩说的开光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