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奇门医圣 > 第45章 惊艳
readx();    叶皓轩趴在花眼砖墙上向里面看了一眼,一瞬间,被院落内的惊艳所惊动。
  
      他所指的惊艳,自然不是满院的花,而是一名提着水桶浇花的女孩。
  
      这女孩二十五六岁,正是花一样的年纪,一件鹅黄色的衬衫加身,下身穿着一条黑色短裤,一双修长的腿纤细光滑,而那微微侧在一边的脸漂亮的不象话,虽然只是半边脸,但却也是倾国倾城之姿。
  
      在加上院落之中诧紫千红,百花争艳,另有峰蝶飞舞,而女孩露出半边恬静的脸,提着花洒仔细的为院落中的花浇水,更是业出一幅沉静自然的情形。
  
      虽然是远远的看着,但叶皓轩善于观气,已经知道这女孩身体健康,根本没有一点病,经方才唐老所说,这女孩是他的亲孙女唐冰。
  
      难道,唐老有意撮合我们?叶皓轩心中想入非非的说道。
  
      而正在**时,女孩已经发觉到了墙边的动静,随即喝道:“谁在那里。”
  
      叶皓轩一惊,连忙正襟危坐,走到大门口处,轻轻的叩了叩那古香古色的大门。
  
      “吱”一声轻响,大门被从里同打开,唐冰站在了门口。
  
      “你好,我是……”
  
      叶皓轩正待自我介绍一番,介绍自己的来历时,却猛然的一惊,在也说不出话来。
  
      门口的女孩那张倾国面容呈现在他的眼前,只见她的气质不凡,行动飘然自若,就好象是仙女下凡一般。
  
      只是令叶皓轩吃惊的不是她的美貌,而是她的双眼,她的双眼冷清无比,不含一丝表情,看在人的身上,让人有种如坠冰窖的感觉。
  
      他总算明白唐老为什么唐冰有病,不错,她的确有病,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不会有着如此冰冷的目光。
  
      “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唐冰语气如她的目光那般冰冷,不含一丝感情。
  
      “是这样的,我是唐老的朋友,我叫叶皓轩,是来这里帮你看病的。”叶皓轩在她冰冷的目光注视下感觉到混身不自在,一紧张,竟然将自己的目的说出来了。
  
      “你才有病”唐冰砰一声将大门紧闭而上,给叶皓轩一个闭门羹。
  
      叶皓轩有些尴尬的摸摸牌子,要是唐老或者唐进跟着就好了,但如此一来,他就不好的观察唐冰的病情,她的病显然是情绪心理上的原因,中医确实不好下手。
  
      思索了片刻,叶皓轩在度叩响了门。
  
      门在次打来,冷冰冰的声音在度响起:“你在不走,我马上就报警了。”
  
      “我真的是唐老的朋友,要不你打电话问下……”叶皓轩苦笑道。
  
      “砰。”
  
      没等他说完,大门在次重重的关上。
  
      叶皓轩不死心,在次敲响了大门。
  
      岂料这次他刚敲一下,大门忽然开了,满脸冰冷的唐冰端着一盆水甩了出来。
  
      叶皓轩大惊,连忙闪开,这才没有让自己变成落汤鸡。
  
      “砰。”大门大次重重的关上。
  
      这反倒把叶皓斩的倔脾气激了出来,他绕到大门的一侧,然后猛一蹿,顺势爬上了围墙,纵身从一米多的墙上跳入院落之中。
  
      而此时唐冰恰好把电话挂了,并没有做出过激的举动,显然是已经打电话证实过,叶皓轩确实是跟爷爷认识。
  
      只是依然不待见叶皓轩,又是冷冰冰的向他扫视一眼,然后便提着小水桶弯下腰细细的浇着花。
  
      夏天衣服本来就穿得少,她这一俯下身去,白嫩的脖子以下**骤然现,让叶皓轩只觉得鼻子间一片温热,几乎要流下鼻血来。
  
      “好看吗?”冷看着叶皓轩目不转睛的目光,唐冰冷冰冰的站起身来。
  
      “好看……”叶皓轩下意识的点头,但话到口边,猛的止住,他有些尴尬的笑道:“花真好看。”
  
      冷冷的瞥了叶皓轩一眼,然后她转身走向一边的水池,将小桶放到水池边,然后打开水龙头,静静的看着水龙头中的水哗哗的向下淌。
  
      叶皓轩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因为眼前的唐冰太冷的,尤其是双目,几乎不含一丝感情,人名其名,即使是火热的夏季,她冰冷的双目也让叶皓轩感觉到一阵寒意。
  
      “那个,我能帮你把下脉。”叶皓轩说道。
  
      “我没病……”
  
      “我是医生,你有没有病我有发言权。”叶皓轩说道。
  
      “我也是医生,中医院主院医生,我自己的身体有没有病,我比任何人都清楚。”唐冰依旧冷冰冰的说道。
  
      “呃……”叶皓轩神色一滞,倒感觉自己有些班门弄斧了,自己虽然懂医术,但还是一个医师资格证都没有学生。
  
      “我指的不是身体上的,而是精神上的。”叶皓轩说道。
  
      “你才有神经病……你整个人上上下下都透着精神不正常。”
  
      “我不是说你有精神病,而是……”叶皓轩有些越描越黑。
  
      唐冰的面色始终是冷冰冰的,而且双目之中不含一丝感情,看她的目光,似乎是对世间一切都绝望了一般。
  
      从她的表情已及精、气、神上判断出来,她有感情抑郁症的倾向,而且病情还不是一般的严重。
  
      大凡这种人,是精神上受过打击,或者感情上受过挫折,也难怪中世医家的唐渊都没有办法,只得向叶皓轩求助。
  
      “那好,你既然没有病,那昨晚,为何服用‘安眠汤’?”叶皓轩问道。
  
      唐冰万年寒霜的神色不由得一凝,他是怎么知道自己服用安眠汤的?
  
      但随即她又恢复了冷冰冰的表情“我睡眠不好,这点病,不劳驾别人来帮我看,况且,这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你是这恐怕不是单纯的失眠,你内心无助,对身边的一切人都感觉到恐惧,你焦燥,对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不感兴趣,你就象是一扇完完全全封闭的门,把自己和这个世界分开。”
  
      “你胡说。”唐冰神色上显出一丝愤怒。
  
      “除了你爷爷和弟弟之外,你不接近任何人,你讨厌世界上的男人,甚至是自己的父亲,你也不接近女人,只觉得世间的男男女女都虚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