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奇门医圣 > 第47 失魂症
readx();    只是按以往的经验,这小孩针后最多五分钟便会停止哭泣,而且发热的现象会渐渐的退去,而今天不知道为什么等了半个小时,小孩非但没有停止哭泣,反而越哭越严重了。(百度搜索更新最快最稳定)
  
      唐老眉头有些微锁,正待仔细看时,唐冰突然说道:“用安神醒脑汤试试。”
  
      唐老微微的摇摇头道,那个功效与针灸是一模一样的,奇怪了,明明这孩子就是受了惊吓,为什么针灸后没作用呢。
  
      年轻夫妇见唐老出马都不能解决问题,登时吓得六神五主,年轻的妈妈更是哭了起来,而爸爸则是一个劲的求唐老想想办法。
  
      “孩子不是单纯的惊吓,而是失魂症。”一边的叶皓轩淡淡的说道。
  
      “失魂症?”在场的人立时大吃一惊,唐老的眉头皱得则是有些更紧了。
  
      唐老喃喃的说道:“若真是失魂症,那就麻烦了。”
  
      “失魂症,只是迷信说法,你是医生,”唐冰对叶皓轩的好感登时大减,声音冰冷的说道。
  
      “小叶,那你有什么好的办法没有?”唐老有些疑惑的问道。
  
      那对年轻的夫妇满脸期待的看着叶皓轩,希望他能有办法。
  
      叶皓轩点头笑道:“这个简单,用土方找一个十字路口,抱着孩子过去,一边走一边喊小孩的名字,说我们回家,马上见效。”
  
      “你这是救人还是喊魂,有这么治病的?”唐冰瞥了一眼叶皓轩,令叶皓轩有些不大自然。
  
      “有时候中医本来就是玄之又玄,眼下这孩子这样,唯有用这个方法试一试了。(百度搜索更新最快最稳定)”叶皓轩说道。
  
      “可是……”年轻的夫妇有些犹豫。
  
      叶皓轩若是说打针吃药,怎么都行,只是这个方法一来太过于简单,二来听起来太过于匪夷所思,这样都能治病的话,小孩也不用吃药打针受这么多的罪了。
  
      叶皓轩见两人有些犹豫,微微笑道:“这位大哥,前天晚上回来的晚了,最少是十二点以后。”
  
      那男的忙不迭的点头说道:“对对,我回来的是比较晚,而且晚上还喝了酒。”
  
      叶皓轩点点头说道:“那就对了,孩子的失魂症正是因为这个,用中医的说法来主说,晚上地气拢聚,加之上你晚上又喝了点酒,所以会多多少少沾一些外边不好的东西到家里。”
  
      “小孩子的抵抗力比较弱,你在外面沾的气息导致他受惊吓,以后若是回家太晚了,最好是在外面坐会儿,抽根烟进去,或者干脆第二天早上在回去,这样比较好。”
  
      “你是医生,还是神棍?”听叶皓轩越说越玄,唐冰有些不可置否。
  
      “起不起作用,试试便知。”叶皓轩说道:“你要是不信,大可以跟我一起去看看。”
  
      “呵呵,你们去试试,这位叶小友的医术出神入化,我老头子都不如,”唐渊笑呵呵的说道。
  
      “那好,我们去试试。”年轻夫夫说道。
  
      唐冰家出门后左拐便有一个十字路口,她与叶皓轩一起出去验证。
  
      年轻夫妇抱着孩子走到十字路口,一边走一边轻声的呼唤:“小宝,我回家了,小宝,我们回家了……”
  
      慢慢的走过了这一段路,待她们走过这大概几十米的路段之后,孩子果然不在哭闹了,路灯下看时,只见孩子已经安稳的睡着了。
  
      夫妇又惊又喜,连连向叶皓轩道谢,要知道这些日子来她们夫妇二人为了这孩子的病没少折腾,孩子哭得精疲力尽,从来没有这么安静的睡过。
  
      在摸摸孩子的额头,惊喜的发现孩子额头已经渐渐的转凉,不在发热了。
  
      “医生,谢谢你,真的太谢谢你了。”年轻夫夫感激的向叶皓轩说道。
  
      叶皓轩微微笑道:“不用谢。”然后走上前去,为孩子把了一下脉,说道:“孩子没大碍了,天热,不要把孩子包这么严,回家后睡一觉就没事了,记得以后不要回去这么晚。”
  
      “我记住了,谢谢医生。”孩子的父亲感激的向叶皓轩说道。
  
      这对夫妇千恩万谢的向叶皓轩道谢,然后欢喜的带着孩子主开。
  
      看着这对夫妇离开的身影,唐冰若有所思。
  
      “你所谓的失魂症,用中医显然是无法解释的。”她的声音及表情依旧冰冷,只是语气已经有些缓和,显然是认同叶皓轩的医术。
  
      “无法解释,就是失魂,孩子找不到家而已。”叶皓轩面对这种科学无法解释的东西,第一次说了实话。
  
      “我在问很正经的问题,希望你正经的回答。”唐冰冷声说道。
  
      “我一直很正经。”叶皓轩一本正经的说道,只是他的双眼扫过唐冰胸前,露出一抹惊艳。
  
      “好看吗?”唐冰依旧面无表情,不知为何,心中竟然有一丝窃喜,生平第一次,她对爷爷以及弟弟以久的男人不感觉到厌恶。
  
      “好看……人挺漂亮的。”叶皓轩笑道。
  
      “没胆的色鬼。”唐冰有些嗔怒的说,然后转身便离开。
  
      叶皓轩一怔,明显的感觉到她语气中的轻松,这对她这个抑郁症来说,是一件好事,当下他追上前去说道:“让我帮你治病。”
  
      “我的病,我心晴清楚,是心结,治不好。”唐冰有些失神的说道,生平第一次,她对一个男人说这么多话。
  
      “我是医生,只要是病,我都能治好。”叶皓轩笑着说道。
  
      “我这样挺好,不需要。”唐冰依然冷声道。
  
      “你需要,你需要融入这个社会,你需要朋友,你需要谈一场恋爱,你也需要结婚生子,然后老了坐在轮椅上,翻着照片,回味着以前的生活。”
  
      “人这一生短暂无比,你需要努力让自己不在这短暂的时光中留下遗憾。”叶皓轩突然抓住她的手道:“让我试一试,好吗?”
  
      双目依然冰冷,冷冷的注视着叶皓轩,而叶皓轩也注视着她,在叶皓轩的目光中,她看到一种偏执,最终,她将目光别向一边。
  
      “好,我可以让你帮我治病。”良久,唐冰方才缓缓的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