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奇门医圣 > 第50章 在遇华老
readx();    一边的护理连忙接过药方急急忙忙的去煎药去了。
  
      为冯苑博诊治完,天已经擦黑了,拒绝了冯致远请客的好意,叶皓轩便要离开医院。
  
      刚走出包厢的门,迎面一个老头走了过来,却正是那天晚上有过一面之缘的华老。
  
      “叶皓轩?”华老已经从院长那里得知了叶皓轩名字,他满面惊喜的走过来说道:“总算又遇到你了。”
  
      叶皓轩笑道:“原来是华老,不知道华老有什么事?”
  
      华老敬佩的说道:“叶医生的医术真的是举世无双,那晚走的匆忙,想跟你探讨一下医术方面的问题也没有机会。”
  
      叶皓轩笑道:“华老说笑了,华老在清源可以说是权威,我一个实习医生,怎么敢当。”
  
      华老摇摇手说道:“小叶,你也就不要谦虚了,那晚的情况我也了解了,就算那个手术让我来做,我也只有两三成把握,而你就这么轻易的做成功了,真是艺高人胆大,哈哈。”
  
      想起当晚的情形,叶皓轩也感叹道:“当晚也是没有办法了,病人的情况危急,如果在不出手,怕是性命都保不住,做为医者,于民不忍。”
  
      华老也感叹道:“哎,都怕担责任那,对了小叶,你这一身医术是从哪里学来的,年纪轻轻就有这么高的医术?”华老突然想起来。
  
      叶皓轩说:“是我外公教的,我外公世代行医,只是我几个舅舅都不喜欢,但传承不能断,所以便从小逼着我学医。”
  
      “哦,那你外公肯定是一个大国手,有时间要认识一下。”华老说道。
  
      叶皓轩叹道:“我外公已经过去近十年了。”
  
      “这样啊,可惜了。”华老一怔,随即有些惋惜。
  
      “小叶,有个病例我想咨询下你的意见……”
  
      两人就在走廊里探讨起医术了,不知不觉天色已经晚了,临行前华老拿出自己的名片说道:“小叶,我在中医大学授教,有时间,我想请你去讲两节课,怎么样?”
  
      叶皓轩苦笑道:“华老,我就是一个学生,怎么会能你的学生们讲课呢?”
  
      华老说道:“医术不分年龄,就这样定了,开学后我给你打电话。”
  
      华老说完,又向叶皓轩要了电话,这才离开。
  
      叶皓轩回到之前呆过的实习科看看,而以前带他的大夫徐医师还没有下班。
  
      之前徐医师对他不错,叶皓轩便上前跟徐医师打个招呼。
  
      一看是叶皓轩,徐医师马上热情的站了起来。
  
      跟徐医师闲聊了几句,得知刘主任因生活做风问题以及收受病人红包,已经被开除。
  
      恶有恶报,不可一世的刘主任终于自食其果。
  
      离开了医院,已经时晚上九点多了,叶皓轩驱车转悠了起来,不知不觉的来到清江边上。
  
      只见江边微风拂面,给人一种清凉的感觉,江边的人行道上,摆满了烧烤的小摊。
  
      不得不说烧烤是夏季的标志,吃着美味的烤串,喝着清凉的啤酒,在感受着江边的凉风,那感觉一定清爽。(百度搜索更新最快最稳定)
  
      找个地方停好了车,叶皓轩来到一家露天烧烤店中,只见这家烧烤店的生意极为红火,几十张桌子上坐满了客人。
  
      看了一下,恰好江边处有一张桌子上的客人离开,服务员收拾好了桌子。
  
      叶皓轩便举步来到这张桌子前面坐下。
  
      刚刚坐下,一个老头走了过来,见叶皓轩一个人坐在那里,便笑道:“小朋友,方便坐下不?”
  
      叶皓轩微笑道:“我是一个人,老先生请便。”
  
      老头点点头,便坐在了叶皓轩的对面笑道:“小伙子是个直爽人,这样,今晚我请客。”
  
      叶皓轩见这老头虽然年纪大,但精神极好,谈笑及举手抬足间都透着果断之意,显然不是普通人。
  
      于是他也不客套,便笑道:“那好,就沾沾老先生的光了。”
  
      老头哈哈一笑说道:“好,小伙子性子直爽,吃什么请随意。”
  
      叶皓轩说道:“我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不太了解,老先生随便点些什么就可以了。”
  
      老头点点头,然后随手点了十几串羊肉,以及一些青菜类的,丢过菜单,老头说道:“喝什么酒呢?”
  
      叶皓轩想了想说道:“看老先生气度不凡,应该之前是军人,军人性格直爽,性烈如火,嫉恶如仇,喝酒当然也是烈酒为好,二锅头。”
  
      老头一怔,随即大笑道:“好小子,眼光不错,这正合我意,来两瓶二锅头。”
  
      其实当时正在夏季,一般人都会选择清凉消暑的啤酒,就算是喝白酒也多半不会先度数高的,二锅头酒劲极烈,在这夏天,一般人还真抵受不住。
  
      而那服务员提醒道:“老先生,二锅头太烈,您老还是少喝点为好。”
  
      老头不在意的一挥手说道:“没事,我自己的身体心里有数,好不容易出来一趟,还不让我老头子喝个痛快。”
  
      “那好,请两位稍等。”服务员说着便离开了。
  
      老头看着四处热闹的场景,感叹道:“这样才是过日子的样子,整天被闷在一处,没病都要把老头子憋出病来。”
  
      叶皓轩笑道:“老先生说的是,要多出来走走,这样对身体好。”
  
      老头点点头,又说道:“现在生活条件好了,哪象以前,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想想那年月,真不知道怎么熬过来的,而在的人啊,真享福。”
  
      自顾自的感叹了一会儿,老头这才问道:“小伙子不象是本地人。”
  
      叶皓轩点点头道:“不是,我是外地的,是来这里学医的,老先生对这里很熟悉,想来在这里住了很久了。”
  
      老头点点头说道:“离家了十几年,老了老了念家,就回来了,谁想到回来了一些老家伙都不在了。”
  
      老头的话里透着一丝孤寂。
  
      话说间,几十串烤串已经上来,服务员托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两瓶二锅头。
  
      老头一看到酒,几乎眼都绿了,招呼了一声叶皓轩,然后拧开瓶盖,仰天就是一通猛灌。
  
      一仰脖子就是小半瓶酒进去了,老头这才放下酒瓶,大笑道:“这感觉真爽快,好久没这么痛快的喝过酒了。”
  
      话未说完,他胸口一阵起伏,接着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叶皓轩眉头一阵,从老头的肺音中,他明显的听出一丝不对,在看看老头脸红脖子粗的神色,他神色一变,马上将老头的酒瓶拿过来。
  
      叶皓轩说道:“老先生这病,是不能喝酒的。”
  
      老头咳嗽了一阵,这才摆摆手道:“是不能喝酒,可是我老家伙都这把年纪了,生平又只好这一口,不让我喝酒,还不如让我死了算了。”
  
      说着便又拿过酒瓶要喝。
  
      叶皓轩叹道:“老先生这病有些年头了,听这肺音怕是有几十年了,好似是年轻时候受过伤寒,伤了肺部,这才导致肺气不顺,如果严重的话会咯血的。”
  
      老头灌了一口酒说道:“是的,这那从当年说起了,那冰天雪地的,穿了一件薄衫……”
  
      话未说完,他猛然警醒问道:“你怎么知道我肺气不通,我记得找过一个国手看过,他也是这样说的,只是没办法根治。”
  
      叶皓轩笑道:“我懂一点中医,老先生这个病还是不要饮酒的比较好,年轻时候还无妨,但现在老先生年纪大了,这样下去,身体容易吃不消的。”
  
      老头摇摇头说道:“不喝酒,还真不如让我死了。”
  
      叶皓轩笑道:“老先生要为家人想想,如果我没猜错,老先生的家人不让你喝酒,你偷跑出来的。”
  
      老头哈哈大笑道:“就是这样,那群小的看着太死,喝酒还得偷偷的喝,后来被他们发现了,竟然把酒都收走了,这不是要我老头子的命吗?”
  
      叶皓轩苦笑,都说人越老越象小孩,这老头还真逗,他沉吟一下说道:“老先生这病没去看中医吗?”
  
      老头说道:“看了,这些年年纪大了,身体越来越差,越咳越厉害,中西医都看了,甚至一些普通人请不到的国手都请来了,结果谁也没办法。”
  
      叶皓轩说道:“其实老先生这个毛病治起来也不算很难。”
  
      “怎么,难道你能治?”老头眼一瞪,看向叶皓轩,心道这小子在吹牛皮呢,这病连那些国手都没办法,这小子怎么会有办法?
  
      叶皓轩笑道:“我的确能治,而且治好后老先生在怎么喝酒都没有问题。”
  
      本能的不相信叶皓轩,但叶皓轩最后那句喝酒没问题让老头一阵犹豫。
  
      他说道:“真的?”
  
      叶皓轩笑道:“当然是真的,只要老先生相信。”
  
      老头一咬牙,一拍桌子说道:“好,信你一次,反正老骨头了。”
  
      而在这个时候,一个服务员端着一盘烤好的菜向叶皓轩这张桌子上走来。
  
      而此时一个嚣张的声音传了过来:“**,把这个先端到这里来。”
  
      老头回头一看,只见五六个小混混走了过来,坐到一张空的桌子上,嚣张的对着那服务员喝道。
  
      服务员犹豫了一下说道:“您稍等一下好吗,这是这张桌子上的客人的。”
  
      一个小混混大怒,劈手一个耳光便抽了上去,大喝道:“妈的,我说端这里就是端这里,你没听见吗?没看到眼镜哥在这里吗?”
  
      服务员一声尖叫,手中的盘子落在地上,脸上已经多了五个红红的掌印。
  
      “眼镜哥?”叶皓轩一怔,抬眼看去,可不是吗,那位头头模样的小混混一脸猥琐,戴着一幅眼镜,不就是那天在公车上猥亵少妇被自己痛揍一顿后扭到派出所的眼镜哥吗?
  
      没想到这货这么快就出来了。
  
      叶皓轩还未说话,老头已经是大怒,猛的一拍桌子喝道:“混账,你们这些败类,怎么可以出手打人。”
  
      “老东西,管你屁事,老子就是出手打人了,你又怎么样?”一个小混混叫嚣道。
  
      “你们眼里没有王法了?”
  
      “王法,眼镜哥就是王法,不服气,你报警啊?”小混混嚣张的叫道。
  
      而此时烧烤店的老板跑了过来赔笑道:“原来是眼镜哥大驾,呵呵,我这就为眼镜哥去准备,这小姑娘刚来不懂事,冲撞了眼镜哥,请眼镜哥不要见怪。”
  
      老板转身喝道:“还不向眼镜哥道歉?”
  
      “对,对不起。”小姑娘吓得面无人色,战战兢的叶出这低不可闻的几个字。
  
      “大点声,妈的,没吃饭吗?”眼镜哥大叫。
  
      小姑娘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显然是暑假来这里帮忙的,没见过什么世面,被眼镜哥一吓,眼泪簌簌的流了下来。
  
      只是那一幅梨花带雨的样子,让眼镜哥眼前一亮。
  
      这货原本就是一个色坯,他淫笑道:“小姑娘,不要怕,来陪哥哥喝几杯。”
  
      说着一双毛毛的大手就伸向这小姑娘。
  
      一边的老板暗暗叫苦,他连忙赔笑道:“眼镜哥,这是我家亲戚,还小呢,在读书呢,您就高抬贵手,好不好,今天我请客。”
  
      说着老板档在眼镜哥的前面。
  
      眼镜哥大怒,一耳光抽过去喝道:“给老子滚开,妈的,老子看上她了,是她的造化……”
  
      店老板被嘴角直冒血,但还是得赔笑说道:“眼镜哥,您抽得过瘾的话就多抽几下,求求您放过她,她还小呢。”
  
      眼镜哥在这一带很有势力,他一个小大排档的老板根本都惹不起。
  
      一边的小姑娘吓得面无人色,脸色苍白。
  
      叶皓轩眉头一皱,上前喝道:“眼镜哥是,记得我不?”
  
      眼镜哥一怔,疑惑的看向叶皓轩,片刻后便认出了叶皓轩,他大怒道:“妈的,是你这个小子,兄弟们把他给我废了。”
  
      上次被叶皓轩一通狠揍,眼镜哥吃尽了苦头,现在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原来就是这小子打了眼镜哥你,妈的,小子你不想活了。”一个小混混上前指向叶皓轩。
  
      叶皓轩抓住那小混混的手指,那小混混只觉得手指处一阵钻心的疼痛,他一声痛叫,喝道:“妈的,你这个杂种,敢打老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