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奇门医圣 > 第53章 出大事了
readx();    冷眼扫了一眼陈所,那汉子快步跑到那老头的跑前,警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大声道:“领导受惊了,尖刀特战大队包宇宏向您报道。(百度搜索更新最快最稳定)”
  
      紧接着,特警大队,武警中队,接连几个武装部队近千号人将这里围个水泄不通。
  
      一辆黑色轿车吱的一声停了下来,林成宇匆忙的从车上下来,他的神色阴沉无比,而另外一边市局局长毛从几乎是同时到达。
  
      “爸,你没事。”看到老爷子似乎是没什么大碍,林成宇这才松了一口气。
  
      老头冷哼了一声,他大喝道:“林成宇,这就是你治理下的清源?”
  
      林成宇低头头,一言不发,任由老头发泄。
  
      “爸,您消消气,我知道是我管理上的疏忽,您放心,我会处理好,您回去休息一下。”
  
      老头猛的一阵剧烈的咳嗽,一块纸巾上沾了一丝殷红。
  
      “爸,您怎么样了,马上叫救护车,快。”林成宇大惊。
  
      老头摇头示意无事,然后看了一眼叶皓轩说道:“小伙子不错,改天我请你为我治病。”
  
      叶皓轩点头说道:“老先生放心,你的病不成问题。”
  
      老头点点头转身说道:“这小伙子刚才救了我,不要为难他。”说着转身大步离开。
  
      一边的眼镜哥早被吓傻了,他充其量就是一个有着一百多号的小混混。
  
      平时里带着这帮小弟收点保护费,敲诈敲诈一下外来户,然后**一下良家,小日子过得挺滋润的,而今天算是踢到铁板上了。
  
      几名士兵走了上来,将不可一世的眼镜哥拖到车上,然后包宇宏走上来,对着这货就是一阵拳打脚踢,妈的,今天就是这个小混混,差点让老子扒了这身军装。
  
      至于其他闹事的小混混,全部带到市局严加审核,有案底的全部重判,该三年的判八年,该八年的判无期,该无期的,吃花生米去,一时间,清源的小混混人人自危。
  
      由于之前林老打过招呼,所以警察也没为难叶皓轩,甚至连问都不敢多问,只是象征的问下姓名和联系方式便放叶皓轩回去了。
  
      而江边看热闹的人几乎炸翻了天,事情虽然已经过去了,但还是一个个讨论着刚才刺激的场。
  
      “妈的,太刺激了,武警、特警、军队全出动了,那老头身份不一般。”
  
      “岂只不一般,你没见市委书记都被他训得那样。”
  
      “咳,你这就不懂了,老头跟市委书记有几分象,估计这老头是市委书记他爸。”
  
      “应该他自己也有身份的,不然军队为什么都出动了,操,直升机都来了。”
  
      然而最兴奋的,还当属这些江边大排档的小老板们,一个个拿出鞭炮来庆祝。
  
      之前眼镜哥那一众人在这里胡做非为,这些大排档的老板又大多数是外地人,敢怒不敢言。
  
      现在好了,社会少了一个大毒瘤。
  
      接下来的几天,整个清源震动了,武警大队、特警及部队全部出动,带起了一轮打黑的行动。
  
      在雷厉风行的行动中,无数黑帮和社会的毒瘤被除却,而这次打黑持续的时间很久,而且不管是有身份还是有背影的全部被揪了出去。
  
      而这些黑恶势力被揪出去的同时,还夹杂着一大批充当这些黑恶势力的保护伞。
  
      市委书记已经发话,这次的严打是长久持续的,只要他一天还在清源市委这个位子上,那就一天不允许这些黑恶势力死灰复燃。
  
      清源这边的打黑跟叶皓轩没有什么关系,只是这几天感觉街上清净多了,平时打扮得花里胡哨的小混混少了很多。
  
      这天左右无事,想起了唐冰的病情,当下便开车来到清源市中医院处。
  
      清源中医院是与清源第一人民医院,以及仁爱医院并驾齐驱的三大医院之一,这里的医疗条件以及医疗水平在全国都是一流的。
  
      虽然挂着中医院的牌子,但事实上这里除了几个镇场子的老中医之外,其余的医生皆是半中半西的医生。
  
      这在国内都是普遍的现象,中医式微,况且中医全凭经验,若是没有几十年的行医经验,单凭中医的望闻问切,怕是那些刚毕业的小年轻们看不出什么病来。
  
      所以这里的医生大多数是中西兼修,自身西医的水平要远远的高于自身的中医水平。
  
      中医内科诊室之中,唐冰一身白大褂,与对面的医生一同是坐诊医师。
  
      而对面的那医生有些魂不守舍,不为别的,就为今天坐在他对面的唐冰。
  
      今天他与唐冰一起坐诊,早上他习惯性的打了一声招呼。
  
      其实唐冰是医院里出了名的冰山美人,平时即使是你打招呼,她多半也不会理会你,而今天他习惯的打了个招呼之后,岂料唐冰竟然冲着他点点头。
  
      这让这位年轻的大夫吃了一惊,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什么时候,这位冰山女神,开始融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