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奇门医圣 > 第60章 你不适合练这个
readx();    “为什么不适合?”林雨彤问道。(百度搜索更新最快最稳定)
  
      叶皓轩说道:“八极拳刚猛并济,大开大阖,原本就不适合女孩去练,况且你的体质特殊,时间久的话会有暗伤的,虽然你的身体眼下无恙,但到以后暗疾会慢慢的展现出来的。”
  
      “啊,这么严重?你不会是在骗我。”林雨彤有些疑惑的问道。
  
      叶皓轩摇摇头道:“我怎么敢骗你林大小姐,刚才我帮你按摩的时候已经帮你把身上这些年年留下的隐患去除,以后只要停止练八极,不会有事的。”
  
      林雨彤一怔,这才想起刚才身上舒服的样子,原来是叶皓轩帮她治病,他疑惑的问道:“叶皓轩,你会内功?”
  
      “内功?”叶皓轩怔了一下,随即笑道:“算是,不过只是行针治疗时用到的,没什么用。”
  
      “啊,真的啊,能教教我吗?”林雨彤登时兴奋了起来。
  
      叶皓轩摇摇头道:“不能。”
  
      “为什么?”林雨彤脸色一觉问道。
  
      叶皓轩说道:“这个没什么用的,你起步太晚,根本学不会,况且……”
  
      “况且什么?”
  
      “祖上规定,只传男,不传女。”叶皓轩无奈的说道。
  
      “什么狗屁规定啊,就是重男轻女。”林雨彤不悦了。
  
      叶皓轩无语,他苦笑道:“林大小姐,我说你一个堂堂市委千金,大家闺秀,学什么不好,偏要学武术?”
  
      “我就是喜欢,你管得着吗,”白了叶皓轩一眼,想起刚才叶皓轩握着自己脚的感觉,她的脸上又是一阵发烫。
  
      她突然在次坐下,伸出修长的双腿道:“在帮我按按……”
  
      “啊,不是已经好了吗?”叶皓轩问道。
  
      “没好,还有一点疼……”林雨彤有些心虚的说,说实在的,叶皓轩刚才按着她的脚,让她感觉非常好,只想让他在帮忙按下。
  
      “好”叶皓轩无奈的说道。
  
      “只许按,不许乱看,要是在象刚才那样,我挖了你的眼。”林雨彤恶狠狠的说。
  
      “好……我保证,不会在有下次了……”叶皓轩说。
  
      说着又摸上了那双修长的小腿,叶皓轩在次轻轻的按了起来。
  
      “喔……”又是一阵令人血脉贲张的**声响起。
  
      叶皓轩无语,真想提醒一下林雨彤,你能不能不要叫的这么**,怎么听声音感觉象是在上演着一个爱情片一样。
  
      “这是在干什么?”林老晃晃悠悠的走了过来,眼前的情景让他吃了一惊。
  
      “啊,爷爷……”林雨彤大羞,连忙站起来。
  
      “林老好。”叶皓轩打了个招呼。
  
      林老点点头,有些疑惑的问道:“刚才是在干什么?”
  
      “啊,我脚扭了,让他帮我按按。”林雨彤羞红着脸说道。
  
      “哟,这是谁家的闺女啊,竟然跑到这里脸红了起来。”林老笑呵呵的从外边走了进来。
  
      “爷爷,你去哪里了?”林雨彤仿佛被人撞破了心事一般叫道。
  
      “啊,原来是雨彤啊,奇迹啊,什么时候我这个跟男孩一样的孙女竟然会脸红了?”林老故做惊奇的说道。
  
      叶皓轩笑道:“林老好。”
  
      一见到叶皓轩,林老立时来了精神,他笑道:“小叶啊,总算是把你盼来了,呵呵,你看我的病,什么时候可以治?”
  
      叶皓轩说道:“随时都可以,林老,保证治完后你可以痛快的畅饮一番。”
  
      “哈哈,那敢情好,事不宜迟,现在就开始。”林老大喜。
  
      而此时,一边的一个保键医生疑惑的问道:“林老,治疗什么?”
  
      林老笑道:“还能有什么,当然是我那老毛病了,这伙子说能治好我的病,所以今天我就请他来了。”
  
      “林老,您在开玩笑,”那保键医生吃了一惊,他急急的说道:“当年您的肺叶被冻伤了,留下的病根是不可能根治的,而您年纪又大了,不能手术,只能保守治疗。”
  
      保健医生看了看叶皓轩又说:“况且,您老的这病找专家国手都看过,都束手无策,这小伙子可能懂点医术,但毕竟太年轻……”
  
      言下之意,是说叶皓轩的医术不行。
  
      林老一摆手说道:“试试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小叶也是医生,不会乱来的。”
  
      “医生?”那保健医生冷冷的看着叶皓轩说道:“这么年轻,有医生资格证吗?”
  
      叶皓轩一怔,随苦有些苦笑了起来,短短几天,两例病号都问这个问题,看来以后要把这个问题解决了,刚好陈杰明是卫生体系的,改天有时间找他问问。
  
      叶皓轩说道:“我学的是中医,暂时没考这个?”
  
      “中医就更离谱了,一般老中医或许会有些治疗经验,可你这么年轻,行吗?”保键医生的话也不客气了起来。
  
      “况且林老这个病只要不碰酒,是不会有大问题的。”
  
      林老不由得苦笑,不让他碰酒,这可比要他的命还要难受,可他的身体在那里摆着,就前几天喝了那半瓶二锅头,结果吐了几天血。
  
      在医院里住了几天,又是抢救又是输液的,现在虽然出院了,但身体虚弱不堪,大不如以前。
  
      而且他这病受不得一点凉,偶尔天气变凉,或者吃些生冷的东西都会受不了。
  
      他说道:“就这样,不让我喝酒还不如让我死了呢,让小叶试一试又无妨,是乖孙女?”
  
      看了叶皓轩一眼,又想起刚才叶皓轩为她治病的情形,林雨彤不由得脸色一红,对叶皓轩的一种信任油然而起,她直接说道:“我相信叶皓轩。”
  
      “哈哈,果然是我的好孙女,平时没疼你。”林老大笑道,但随即看到林雨彤娇羞的小女孩状,不由得一愣,寻思这丫头一向大大咧咧的,什么时候有过这种女儿态?
  
      一眼看见孙女的眼光不时的瞄向叶皓轩,林老若有所悟,不由得苦笑一声,女大不中留,心道叶皓轩这小子倒有些门道,难道这么一会儿,就把从来不近男生的林雨彤搞定了?
  
      “叶老,您老要慎重考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