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奇门医圣 > 第61章 治病
readx();    “爸,你身体没事了?”随着说话声,林成宇从外面走了进来,而他的身后,还赫然跟着林从。
  
      “叶皓轩,你怎么在这里?”看到叶皓轩林从一怔。
  
      “伯父?”叶皓轩一怔,但随即看到林从与林成宇的几分相象之处,心中立时明白了怎么回事,敢情这两人是亲兄弟。
  
      “怎么,你们认识?”林成宇有些诧异的说道。
  
      林从大笑道:“当然认识,我那破头疼的毛病,不还是叶皓轩给治好的。”
  
      说着,林从便简要的把叶皓轩为他治病的事情说了一遍,直到现在他还在感叹的说道:“叶皓轩以笔墨治病,这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就凭这一点,叶皓轩被称做神医也不为过。”
  
      听得林从这么夸张的说法,那保健医生一怔,心中越发越觉得叶皓轩象是神棍。
  
      而听二儿子这么一说,林老立时对叶皓轩的信心大增,他笑道:“好了,不用多说了,就让叶皓轩帮我老头子治一治,不会有事的。”
  
      既然有林从的保证,叶皓轩的能力才得到别人的认可,当下叶皓轩便给林老治疗。
  
      眼下已经八点多了,太阳高照。
  
      正是盛暑时期,虽然时间还早,但众人已经是热得受不了,叶皓轩让人搬来一张躺椅,请林老坐下。
  
      待林老坐定之后,叶皓轩便取出针袋,然后拿出十几根细入发丝的银针来。
  
      他说道:“林老,待会儿可能会有所不适,你稍做忍耐便行。”
  
      林老点点头说道:“尽管来,当年三八大盖在我身上钻个眼我都没吭一声,哪里会怕这些小针。”
  
      叶皓轩点点头,深吸一口气,快速的将手中的十几根银针刺入叶老的身体内。
  
      那保健医生在一旁边,惊异不定,叶皓轩的银针极细极软,根本不可能刺入人的皮肤中的,也不知道叶皓轩用的什么方法,竟然能将这么细的银针刺入人的身体内。
  
      叶皓轩右手化掌,轻轻的在这些银针上一拂。
  
      一阵柔和的气息自银针送入林老的身体内。
  
      然后他在度取出一根银针,刺入林老有肺部。
  
      轻轻一捻,银针上一种柔和的气息发出,叶皓轩随即松开手,而令人惊奇的是银针的尾端依然在微微的颤抖。
  
      林老只觉得一阵寒意从针尖处传来,随即他有肺部之中也泛出一阵寒意,他觉得肺部就好象是要被冻僵了一般。
  
      他咬紧牙关,强自忍受着刺骨的意。
  
      虽然对叶皓轩的医术信任,旁边的人还是紧张的出了一身冷汗,那保键医生更是担心,在一边神经紧绷,只要一看到形势不对,他马上就把那银针给拔下来。
  
      过了五分钟左右,叶皓轩缓缓的伸出右手拇指与食指,在银针的针尾处稍稍一捻。
  
      颤动不已的银针缓缓的静止,就那样在林老的身上摇头晃脑了起来。
  
      林老只觉得一阵舒适,但过了片刻他又突然觉得热了起来,这一热起来就象是在火炉里一般,热得混身直冒汗。
  
      那保健医生心都提到嗓子眼了,这一冷一热下来,人岂不是要生大病?
  
      终于叶皓轩治疗完毕,将林老身上的银针都拔了下来,然后说道:“可以了。”
  
      “就这样,好了?”林老坐起来,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叶皓轩。
  
      叶皓轩笑道:“是好了,只是叶老之前病根太久,伤了肺叶,我开些中药调理一下,以后就没事了。”
  
      说着叶皓轩又笑道:“林老若是不信,可以试试?”
  
      林老站起身来,只觉得身体内热烘烘的,就好象是一股热流在动一般,而现在又是正在夏季,虽然体内舒服,但身上的汗流不止。
  
      他摆手道:“拿些冰镇酸梅汤来。”
  
      “林老,您是不能吃这些生冷东西的。”保键医生大惊,他记得因上一次林老因吃了些西瓜,结果呕了好几天血。
  
      林老一摆手说道:“没关系,大不了在去医院躺几天。”
  
      看林老说话中气十足,而且脸色红润,林成宇便点点头,吩咐人去取些酸梅汤来。
  
      过不多时,冰镇的酸梅汤便被端来,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还冒着丝丝寒气。
  
      林老端过酸梅汤,一饮而尽。
  
      然后放下碗,感觉了一下,并没有感觉到肺部和胃里有不舒服,他大笑道:“痛快。”
  
      为了防止意外,保健医生还是提心吊胆的在一边观察,结果大半个小时过去了,林老依然没有不舒服的现象。
  
      要知道以前林老只消沾一点凉东西,便会马上咳嗽不止,而眼下却相安无事,这让一些大国手都束手无策的病,就这样治好了?
  
      “哈哈,小叶,你果然神了,这老毛病缠了我这么多年,让我苦不堪言,就这样被你治好了,好,果然是神医。”林老的心情格外舒畅,哈哈大笑道。
  
      叶皓轩笑道:“虽然好了,但以后林老还是要注意些生活习惯,酒尽量少饮,毕竟年纪大了,身体机能不比年轻人。”
  
      说着叶皓轩便取出纸笔,写了一个补气益神的药方,交给那目瞪口呆的保健医生说道:“一天两次,半月便可。”
  
      那名保健医生这才如梦初醒,接过药方,向叶皓轩说道:“佩服,佩服。”然后便去抓药去了。
  
      “小叶,刚才是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到身体里一阵冷一阵热?”林老问道。
  
      叶皓轩说道:“由于林老的肺部有寒气,所以我以寒针法将林老肺部的寒气逼出,然后在以阳针针法将寒气化解,就这么简单而已。”
  
      其实叶皓轩所用的针法名叫太乙神针,寒针为透心凉,阳针为烧山火,一阳一阴相辅相成,这才将林老肺部的寒气化解。
  
      说了众人也不懂,林成宇说道:“小叶,今天多谢你了,中午留下来一起吃饭。”
  
      叶皓轩笑道:“不用了……”
  
      “不用什么,别把我当市委书记,就当是你一个长辈算了。”林成宇笑道。
  
      “小叶不要客气了,等下林建业那小子也就来了,留下。”林从也上前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