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奇门医圣 > 第66章 京城叶家
    虽然此时逝者如斯,太祖早已经不在,但只要有这本书在,就仿佛太祖一直在他身边一样。

    “父亲,有件事,我想有必要向你说一下。”叶兴国走进房门,有些犹豫的说道。

    “你都是家主了,什么事都有自己决断的权利。”叶老虽然嘴里这样说,但还是缓缓的合上书,小心的擦拭了一遍,放在一边。

    “说吧。”他是知道这个儿子的脾性的,虽守诚有余,但魄力不足。

    “刚才林建业业从清源打过来电话,说认识一个年轻人。”林兴国简要的将话说了一遍。

    叶老缓缓说道:“查清楚了没有?”

    叶兴国说道“还没派人去查,但林学文既然那样说,我估计**不离十。”

    “既然是我叶家的子孙,那就要让他回到叶家来。”叶老的话斩钉截铁。

    “可现在庆辰又在关键的时刻,而我们与杨家已经十几年相安无事,如果在因为这孩子触怒了杨家的神经,反而会不好。”叶兴国小心翼翼的说道。

    “那你觉得该怎么去做?”叶老说道。

    “此事可暂先缓一缓,待庆辰的事情稳定了下来以后在说,爸,你看怎么样?”叶兴国说道。

    “你现在是家主,既然你已经有了决断,那便按你的意思做便是,不过,如果这事是真的,我叶家亏欠他们母子太多,这件事上,绝对不能在让他们母子受一点委屈。”

    叶兴国点点头说道:“爸,我知道了。”

    叶老点点头,缓缓的闭上双目,叶兴国便小心的退出门去,关上了房门。

    刚刚送走了林雨彤,驱车离开。

    林老的庄园在龙山脚下,离市区有一段路,而且一边则是奔腾不已的江水。

    刚刚离开林老的庄园,叶皓轩神情一凛,明显的感觉到身后有一辆车在远远的跟着他。

    叶皓轩不动声色,将车开到一处江水沸腾的地方,停下车来。

    他打开车门走下去,然后沉声喝道:“这位朋友,一直跟着我干什么。”

    车门一车,一名身着黑色西装的男子走下车去,只见他抽出一根雪茄,点着叼在嘴中说道:“你就是叶皓轩?”

    叶皓轩点点头说道:“不错,正是我,有什么指教吗?”

    男子邪邪的一笑道:“有人出钱,让我取你两条腿,你是自己解决,还是让我帮你弄断?”

    叶皓轩一声冷笑:“那就要看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男子吐出一个烟圈说道:“这根烟抽完,你要是在不动手,我就要自己动手了。”

    “你好象很自信?”叶皓轩颇有兴趣的说:“我想知道是谁雇了你。”

    男子摇摇头说道:“不好意思,这是客户的**,我们做打手是有职业道德的,不能随便透露雇主的信息。”

    叶皓轩笑道:“我不是说这个,我只是想知道是哪个傻逼,雇了比他还傻逼的人事对付我。”

    “小子,你很狂妄。”男子将手中的雪茄丢入江中,他说道“本来只要你两条腿的,但是我现在改变主意了,你必须要为你的狂妄付出代价,我决定打断你的四肢”

    “是吗,那就来吧。”叶皓轩冷笑道。

    男子一声大喝,猛的扑了上来,半道中双足一顿地,高高跃起,向膝盖向叶皓轩的胸口处撞击。

    这是泰拳中的招式,泰拳招式猛辣刚劲,一不留神就会被放倒。

    叶皓轩身子一侧,躲过了男子的这一提膝,然后一脚飞出,轰的一声,男子自身的冲力加上叶皓轩这一脚,足足飞出七八米远,脸上重重的扑倒在水泥地上。

    “妈的。”男子站起来,只见他被擦得头破血流,他吐掉一口血沫说道“大意了,原来是个硬点子。”

    说着他在度猛起,半空中一个漂亮的回旋,连人带脚向叶皓轩的脖子处踢去。

    “跆拳道?”这货学的倒是五花八门的。

    叶皓轩冷笑道:“都是些花架子,中看不中用。”

    他一跃而起,右足重重下落,正中男子的腰部,男子一声惨叫,重重的趴在地上。

    叶皓轩顺势将他的双手一拧,然后冷笑道:“说是幕后主使人,不然的话我拧断你双腿。”

    男子摇摇头说道:“算我栽了,但我们是有职业道德的,绝对不会出卖雇主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是吗?”叶皓轩两手呈爪状,重重的落在男子的肩膀上。

    男子一声惨叫,只觉得肩膀上的骨肉都要分离开一般,他疼得脸色苍白,大滴大滴的汗水流下。

    “这是小分筋错骨手,只是让你受点苦,并不会伤害你的身体,但大分筋错骨手就不一样了,能让你半残,要不试试?”

    只是这男子倒也硬气,他依摇摇头说道:“你杀了我也不会说的。”

    叶皓轩大怒,这货真的是一幅油盐不进的样子,倒真有几分职业道德,如果不是天道不允许他几乎都要施展搜魂术来看看这货到底是谁派来的。

    他一声冷笑,将这男子摔倒在地上,他冷笑道:“是吗,我就不信,你的嘴有那么硬。”

    他将自己一身随身携带的针袋取了出来,取出十几根大大小小的银针来。

    “你……你要干什么?”一看到叶皓轩手中的银针,那男子登时头皮一阵发麻,吃惊的看着叶皓轩。

    叶皓轩笑道:“我是一个医生,准确的来说是一个中医,既然你这么嘴硬,那我便让你尝尝中医的手段。”

    说着内息一运,手中几根柔软的银针立时竖立了起来,叶皓轩手起针落,片刻那十几根针便刺入这男子身上的几处穴位来。

    叶皓轩顺手封住了他几处穴道,令他动弹不得。

    叶皓轩坐在一边的一块石头上,笑道:“这针法的名字叫‘极乐针’想必一会儿你就会知道这针为可叫极乐针了,要是抵受不住就叫我。”

    “极乐针?”那男子诧异的看着叶皓轩,不明白这句话的含义。

    突然间,他觉得小腹处一阵热流涌起,紧接着他身体便有了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