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奇门医圣 > 第70章 你欲望太强了
readx();    她几乎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叶皓轩说道:“你的身体现在处于危险状态,稍有不慎身体便会垮掉,而你的身体这些年又亏空的太多,一旦垮掉,就在也不会健康起来。”
  
      叶皓轩见她不相信又说道:“如果没猜错的话,你的身体近来不好,每次发泄后就会感觉到腰部酸痛难忍?这就是身体垮掉的信息,在不处理,那主不来不及了,到时候你的身体会加速衰老……”
  
      莉莉一个颤抖,用哀求的目光看着叶皓轩,其实她的身体确实如叶皓轩所说,一天不如一天,尤其是近来,每每发泄**之后,身体便酸痛难忍。
  
      叶皓轩随手拿过一个纸笔说道:“我开一个药方,你煎好每天服两次,半个月就会没事的。”
  
      刷刷快速写好药方,交给莉莉。
  
      莉莉也顾不上四周火辣辣的目光,连忙抓过药方,急急的跑了。
  
      叶皓轩在身后提醒道:“记着,以后想男人的时候要克制下,不然的话身体还是会受不了的。”
  
      众医生又是一阵轰笑,莉莉哪里还敢回头,她逃一般的跑了。
  
      莉莉走后,四周安静了许多,众医生这才算是感觉清净了一点,同时看向叶皓轩的目光也不一样了,叶皓轩虽然看起来年轻,但能力还是不错的。
  
      萧海媚看着叶皓轩,双目中一阵放光,她笑着伸出手道:“你好,我是萧海媚,费恩先生的病情,就拜托叶医生了。”
  
      叶皓轩伸出手与她握了一下笑道:“萧总放心,费恩先生的病没有大问题,马上就可以下**。”
  
      虽然承认的叶皓轩的能力,但在场的医生还是吃了一惊,就连华老也疑惑的说道:“小叶,这个病真的不严重吗?”
  
      叶皓轩笑道:“不严重。”
  
      此时费恩先生已经醒来,看到叶皓轩又拿着针走了过来,立时大叫了起来,无奈他的身体没法动弹一下,不然的话早跳起来跑了。
  
      而萧海媚连忙上前去,用法语说道:“费恩先生,这位叶医生是为你治病的,你不要怕。”
  
      费恩嚎叫道:“不,我不要打针,奥,上帝,我会晕针的,全针的都是恶魔。”萧海媚不由得苦笑,没想到Givechy的堂堂业务主管,竟然会怕打针。
  
      一时间她也颇有些无奈的看向叶皓轩,叶皓轩说道:“你告诉他,不想一辈子躺在**上,就让我扎几针,很快就好的。”
  
      萧海媚点点头,然后又用法语说了几句。
  
      然后费恩犹豫了一下,又滴滴咕咕的用法语说了几句。
  
      萧海媚说道:“费恩先生问,他的病要扎几针才能治好。”
  
      叶皓轩沉吟了一下说道:“只需要几针便好,你告诉他,就象蚂蚁叮了一下一样,不会疼的。”
  
      萧海媚又向费恩翻译了一下。
  
      费恩犹豫了一下,然后这才点点头,闭上了眼睛。
  
      萧海媚向叶皓轩点点头,退到了一边去。
  
      叶皓轩走上前去,深吸了一口气,将身上的真气贯穿到手中的针银上,然后他手中柔软如发丝般的银针瞬间绷直,他手起针落,片刻便将手中的几根针刺入费恩的身体内。
  
      叶皓轩缓缓的在一根针上一弹,只见一抹寒气顺着银针进入了费恩的体内,银针顺着他的身体片刻便转过奇经八脉。
  
      费恩一个颤抖,只感觉到身上一阵寒冷,那感觉几乎要将他冻僵了一般。
  
      叶皓轩紧接着又在另外一根针的针尾上一弹,一抹灸热的气息在度从那根针的针尾处传遍了费恩的身体内。
  
      “太乙神针……”一边的温老神色大变,看向叶皓轩目光都有些不一样了。
  
      叶皓轩凝神细视着费恩身上的针,只见一阴一阳两股气体在费恩的身上不住的乱窜,然后缓缓的汇集在费因的小腹上,形成一个肉眼不可见的阴阳鱼。
  
      等了片刻,叶皓轩这才将费恩身上的针一根一根的拔了下来。
  
      费恩啊了一声,然后睁开双目,混身上下**的,就象是刚刚从水里捞出来了一般。
  
      他猛的坐起,大口大口喘首粗气。
  
      在场的医生吃了一惊,就这几针,把他们用无数精密仪器都检查不出来毛病的费恩给治好了?
  
      当下,众人看向叶皓轩目光中便不一样了,全部是一幅佩服的神色。
  
      而院长又松了一口气,这下他屁股下的位置就保住了,同时心里还大骂刘主任,骂那隔壁的,害老子损失了这一个人才,不行,明天让他去火房烧锅去,管后勤便宜他了。
  
      喘息了片刻,费恩才又叽里咕噜的说出一串法语。
  
      萧海媚翻译道:“费恩先生说,他刚才就象是掉到火炉里,又好象是被压到冰山下。”
  
      叶皓轩点点头说道:“刚才我的针法名子叫做太乙神针,有烧山火和透心凉之分,有这种现象是正常的,你让他下**试着走走。”
  
      萧海媚点点头,然后又翻译了几句。
  
      费恩一惊,这才发现自己此时已经能坐在**上了,从下午他倒在地上之后他一直是全身僵硬,连动都不能动,真是痛苦不堪。
  
      而这小年轻医生短短几针,竟然就将他的病治好了。
  
      当下他试着下**走了几步,感觉身体挺好的,只是在**上睡的太久了,依然会感觉到一丝僵硬。
  
      当下他向叶皓轩伸出大拇指,说出一串法。
  
      萧海解释道:“他在向你道谢,说中医真的很棒。”
  
      叶皓轩点点头,转身对华老说道:“他的病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我开一个方子吃几次,然后休息几天,应该就没有什么事了。”
  
      华老点点头说道:“小叶,费恩先生的病因是什么?”
  
      这话一出,余下的医生全部竖起耳朵,想听听这是什么原因,毕竟几千万的精密仪器都检查不出来病因。
  
      叶皓轩笑道:“费恩先生是因为旅途劳顿,而现在的天气热,吃了凉东西,因气脉不活才导致全身僵硬的,这与水土不服也有一定的关系。”
  
      听了这话,那些西医的医生依然是一幅迷惑的神色,而华老和温老则是恍然大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