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云游在诸天 > 第二十五章 看相

  “不知这位老人家如何称呼?”
  看着面前这个老头,陆陵疑惑道。
  “哈哈,老夫周一仙。”
  这老头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在了陆陵面前,笑吟吟道。
  “果然是周一仙。”
  陆陵见到来者,也是心中一惊。
  周一仙,一个和“风云”中的泥菩萨算是同道中人的家伙。
  都是大忽悠。
  不过周一仙活得可比泥菩萨舒服多了。哪像泥菩萨,因为“因为“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九霄龙吟惊天变,风云际会浅水游”这二十八个字,先是脸上长了毒疮,必须以火猴吸取脸上毒汁,苟延残喘,后来又被雄霸给干死了。
  在整部《诛仙》中,要论见识,他周一仙老爷子自称天下第二的话,就没人敢说第一了(不算鬼先生的话)。
  南疆鱼人族偷偷潜入西方大沼泽,他不费功夫地就认出了来历;鬼厉练过四卷《天书》他也是轻描淡写的说出,并且说是“从古至今的第一人”;普智偶获乾坤轮回盘,就算是天音寺也只有那么几个普字辈高僧知晓,还由一位高僧贴身保管,这件事周一仙也知晓;甚至在西方大沼泽与鬼王的交谈,可以看出他对魔教也有所了解,并且与鬼王关系还行。
  此外,周一仙的实力,在诛仙也是堪比扫地僧一般的存在。
  原著里,鬼厉夜晚,和周一仙论道的时候,周老头拍鬼厉肩头,鬼厉凭借多年修道经验,身体本能地想避开过去,却发现面对这一掌身体竟是动弹不得,只得接受。
  更别说他居然还会连青云门都失传了的,青云子行走江湖时的符文咒术。
  他虽活在世外,心神却是片刻不离天下局势的。
  虽然这货平常多行坑骗之事,但也并非伤天害理。鬼厉杀心重,他也时常开导,提供一些帮助。所以说,周老爷子其实人挺不错的。
  好呀!居然来的是这位老大爷,陆陵倒想看看他究竟有何不凡之处。
  于是,陆陵便冲着周一仙点了点头,道:“那感情好,我也闲得无聊,正想打发打发时间,既然如此,就让老先生给我算上一卦吧。
  说着,从怀里摸出一锭约莫十两重的白银,拿在手里掂了掂,直把周老头的目光吸引了过来。
  周一仙先前见陆陵气度不凡,还能出入山海苑这种高档场所,便断定陆陵是有钱的公子哥,将他当做了大肥羊,想要宰一次。
  “唉!既然如此那老道就勉为其难,给公子看上一看,看看有没有解救之法。”
  周一仙也不愧为一个大忽悠,此刻脸上满是为陆陵担忧的神情。
  “客官,你的菜来了。”就在这时,店小二端着陆陵点的菜上来了。
  “老先生,不如先吃饱了,再给我看上一卦?”陆陵指着桌上的菜肴,笑道,“不用担心,我请客。”
  “嘿嘿,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周一仙见陆陵要请自己吃饭,顿时两眼放光。河阳城最好的酒楼莫过“山海苑”,能来这里吃一顿可要花不少钱,如今又有一个蹭饭的好机会,他有这么能错过?
  周一仙也不讲究,拿起筷子就大口大口的吃起了菜,看的陆陵都有些无语了。
  这货难道是几天没有吃饭?
  酒足饭饱,周一仙拿起一张布绢擦了擦有些油腻的嘴,呵呵一笑道,“公子,既然饭也吃了,那就让老夫我给你算上一卦吧。”
  “那好呀。”
  陆陵笑眯眯看着周一仙,他倒想看看周一仙能看出些什么来。
  ……
  周一仙眉头皱起,脸上露出些许苦恼的神色。
  看着半天不说话的周一仙,陆陵便知道这货肚子里,其实没多少货。真正算命的乃是周小环,小环的相术那可是实打实的干货,是真正能算出卦术的人。
  不过现在小环还没有出生,所以全靠周一仙胡掐。
  不过陆陵却是如同常人一般装出一副紧张的神色,毕竟这个老头虽然相术实在不咋滴,但是来历和实力却是神秘莫测,就像“风云”里的笑三笑一样。
  面相上看不出来,周一仙也又看了陆陵的手相,但依旧没有丝毫的收获。
  不过这也不奇怪,原著里,周一仙的本职工作,那就是装逼,也可以说是骗人。
  周一仙看完陆陵的手相,语重心长的说道:“这位公子,我看你天庭饱满,定然是出自大富大贵之家,但印堂发黑,怕是最近遇上了些烦心事,应该和门派之争有些联系。”
  哟,没想到这老头居然走了狗屎运,居然还说对了一半。看来这货虽然相术不咋滴,但是逻辑推理和口才还是有的。
  “老先生,那晚辈这灾劫是不是很严重,难道就没有一点解救的办法吗?”陆陵“忧心忡忡”的说道。
  “唉!请公子恕罪,在下修为浅薄,实在是没有什么办法!”
  本来以为是一只肥羊,但却看不出一点究竟,这钱也就不好收了,这一刻的周一仙感到自己很心痛,好似被刀割一般的痛。
  “哼,如果不是因为金手指,老子早就挂了,”见周一仙吃瘪了,陆陵在心中冷笑道,“按照这个世界原本的轨迹,我应该在睡梦中被洪水淹没。可惜我活下来了。一个本来就该死去的人,你能看出来就怪了。”
  “天色也晚了,晚辈也该回房休息了,告辞。”陆陵对着周一仙起身行了一礼,便将银锭放在桌子上,轻声道,“此外,老先生最好以后再找个懂相术的人带在身边。”说完,陆陵转身便离去了,只留下一脸惊喜的周一仙。
  周一仙见到面前的银锭,心中大喜,连忙大袖一挥,把银锭收入手中,笑道,“还真是个不差钱的小鬼,天下要是再多几个这种人那就好了。”
  “也不知道这少年是什么人,我居然看不透,算不到。”摩挲着手中的银锭,周一仙口中喃喃自语,“此人来历莫测,所谓天机不可泄露!”
  摇了摇头,周一仙又摆出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笑道:“这些关我周一仙何事,我还是继续我浪迹天涯的生活,‘造福’百姓去吧。”
  说完他右手拿着“仙人指路”的竹竿,大摇大摆的离开了“山海苑”,消失在了夜色中。

Ps:书友们,我是老老炮儿,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