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逆天邪神 > 第2章 情不自禁

  此时,他一身大红的喜袍,房间也到处挂满着“囍”字和红布。这是昨天晚上,他的爷爷萧烈和小姑妈萧泠汐亲手布置的。这里是他平时居住的房间,也是他这次大婚的新房。
  门在这时被推开,一个轻灵的身影急急的走进。萧澈马上站起,微笑着喊道:“小姑妈,是爷爷回来了吗?”
  萧泠汐是萧烈中年得女,虽然是萧澈的小姑妈,但今年才刚满15岁,比萧澈还要小上一岁。年纪虽小,却已是生的娇美动人,玄力已踏进初玄期六级,虽然不能和夏倾月相比,但也已相当不错,在萧门很受重视。
  “呵呵,澈儿,你醒了啊。”
  一个温和的声音传来,萧烈缓步走进,看着已经下床,脸色也相当不错的萧澈,他的神色顿时松弛了几分。他的身后跟着两个人,一个是照顾他起居的管家萧鸿,另一个则是流云城人人皆知的第一医师——司徒允。
  “醒了就好,脸色看上去也没有大恙,不过还是让司徒大师给你检查一下,今天是你成婚的日子,不容出半点差错。司徒大师,有劳了。”萧烈一边说着,让开了身体。
  把一直提在手中的药箱放在桌上,司徒允坐在萧澈对面,手指点在了他的脉搏上,少顷,他的手便从萧澈身上移开。
  “司徒大师,小澈的身体状况怎么样?有没有很严重?”萧泠汐连忙出声问道,紧张担忧之色溢于言表。
  萧烈目光看着司徒允,虽然没有说话,但神情间同样有着一丝凝重……他又怎么会察觉不到,之前萧澈的忽然昏迷绝不正常。
  司徒允却是缓缓起身,轻然笑道:“萧长老不必担心,令孙的身体状况绝佳,别说大恙,小病都没有。之前的昏迷,或许是心情过于激动而气血冲头,毕竟,令孙今天可是要娶夏家前千金,我们流云城的第一美女啊,呵呵呵呵。”
  虽然司徒允极力掩饰,但言语间还是透露出些许惋惜的意味。天之骄女嫁给一个一无是处,更无前途的废柴,实在是让人无法接受。
  “那就好。”萧烈舒了一口气,点头道:“真是辛苦司徒大师大清早被我拉过来,老鸿,送司徒大师到会客厅休息。”
  “不用了。”司徒允一摆手,提起药箱:“既然令孙没事,我也就不留了,恭喜萧长老马上.将迎得这流云城最优秀的孙媳妇,不知该有多少人艳羡,呵呵,告辞了。”
  “记得一定要来喝杯喜酒。老鸿,送一下司徒大师。”
  “澈儿,你的身体真的没事?有没有感觉不适的地方。”司徒允刚一离开,萧烈就皱起眉头,依然不放心的问道。之前萧澈忽然昏倒,体温骤降,生机溃散,这些绝不可能是过于激动所导致。但看萧澈现在的样子的确是安然无恙,让他心中顿时疑惑起来。
  “爷爷放心,我真的没事。”萧澈一脸轻松的说道。看着萧烈担心的神色和满头的白发,他的鼻尖不自禁的酸涩了一下。
  萧门共有五大长老,萧烈虽为五长老,却是萧门玄力最强者,早在五年前就已进入灵玄境十级,现在更是达到了灵玄境十级巅峰,只需一个契机,便有可能突破灵玄境,达到无数玄者梦寐以求的地玄境。
  萧烈今年只有五十五岁,又有着灵玄境巅峰实力,却已是满头白发苍苍。每次看到他的一头白发,萧澈都会心中酸涩。
  萧烈中年白发的原因,整个流云城无人不知。他唯一的儿子,也就是萧澈的父亲萧鹰,当年堪称是流云城的第一天才,十七岁突破初玄境,二十岁到达入玄境五级,二十三岁直接突破入玄境,达到真玄境,震动了整个流云城,成为了萧门的骄傲,更是萧烈的骄傲。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萧鹰人至中年后,必是最有资格继承萧门门主之位的人。
  但可惜,或许是天妒英才,在萧澈出生后仅一个月,萧鹰忽然遭遇刺杀,而刚好在那个时候之前的几天,萧鹰为了救夏家之女,玄力大耗,遭遇刺杀时连平时一半的实力都发挥不出来,最终亡命。他的妻子也悲伤之下自断心脉殉情。如此巨大的打击之下,萧烈一夜间白发,九个月后,萧泠汐出生,她的妻子也在长久丧子之痛的折磨下,在萧泠汐出生一个月后抑郁而终。
  丧子之后妻子也永远离去,可想而知那几年萧烈是怎么走过来的。那苍雪般的头发里,深蕴的是无法言喻的痛苦、哀伤,还有仇恨。
  而直到今天,萧烈依然没有查到当年究竟是谁杀死了萧鹰。
  后来,他便将所有的希望都倾注在了萧澈的身上……但天生玄脉受损的残酷事实,再次成为了他人生中的一道晴天霹雳。
  但是,面对这个毫无希望的孙子,萧烈却从来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失望与怨怒。反而对他关心有加,几乎到了溺爱的程度。因为在他看来,天生玄脉受损已是命运对他的不公,他最不应该受到的,就是谴责、漠视和嘲笑,而是应该以更多的关爱去弥补。这些年,他一直在想法设法的寻求着各种可能修复玄脉的丹药,但玄脉破损,就像是折了玄力的命脉一般,又岂是那么容易修复。
  有这样一个爷爷,萧澈虽然是在别人漠视,甚至嘲讽的目光中长大,他依然觉得是自己是幸运的。
  看着萧烈的苍苍白发,萧澈的目光逐渐变得凝实……既然上天给了我一次重生的机会,还让我拥有了两世的记忆,就算是为了让爷爷多几分欣慰,我也要活的轰轰烈烈!玄脉破损又怎样!我可是医圣的传人,只要被我找到了合适的药材,短短三周时间,我就可以将玄脉完全的恢复。
  “没事了就好。”看着他的样子,萧烈总算放心,他看了一眼外面的光线,道:“时辰也差不多道了,澈儿,你好好的准备下,我去安排一下迎亲队伍……对了,你是想骑马前往,还是……坐轿?”
  如果是昨天的萧澈,必然会回答“坐轿”。他虽是长老之孙,但除了这个身份,可说是一无是处,与夏倾月的差距可谓是天壤之别。这迎亲路上,毫无疑问会遭到无数的指指点点,承受无数的嫉妒嘲讽惋惜,若是露脸人前,那滋味可想而知。但如今的萧澈却是微微一笑:“当然是骑马!爷爷你放心,夏倾月她再高贵,也早已注定是我们萧家的媳妇,我会光明正大,堂堂正正的把她娶回来,绝不丢爷爷的颜面。”
  萧烈的神情顿时一滞,似乎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随之,他的脸上露出温和的微笑,微微点头:“好。”
  短短一个字,透着久违的欣然。萧烈抬步走出房间,轻轻带上了房门。
  萧烈刚一走开,萧泠汐一下子站到萧澈面前,唇瓣弯翘,眸光里带着些许的不高兴:“原来居然是激动的直接昏掉,白白害我担心害怕这么久。你和夏倾月明明都没见过几次,原来一直都这么喜欢人家……也是哦,她可是我们流云城第一大美女呢,哼!”
  萧澈连忙摆手:“怎么可能!夏倾月虽然很漂亮,但小姑妈比她漂亮多啦!如果我是因为她昏倒,那小姑妈天天陪在我身边,我这辈子都不知已经昏过去多少次了。”
  “嘻……”萧泠汐好不容易才绷起的脸色顿时垮掉,嫣然而笑:“就知道你会说这种话哄我开心。不过呢,小澈就算因为马上要娶她而激动的昏倒也没关系啦,毕竟夏倾月那么漂亮,还是流云城公认的第一天才,夏家又是流云城第一巨富,不知有多少人做梦都想娶她当老婆呢。不过,最终还是嫁给了我家小澈。”
  说到这里,萧泠汐的脸上露出了自豪的神色,随之,她的眼神又逐渐变得游离,声音也轻缓了起来:“只是感觉好快……小澈马上就成家了呢……”
  “咚咚”,敲门声响起,门外紧接着传来萧鸿苍老沉稳的声音:“少爷,吉时马上就到了,该去夏家迎亲了。”
  “啊……这么快?”萧泠汐看了一眼萧澈的装扮,顿时有些焦急起来:“鸿叔再稍等一小会儿,马上就好。”
  说完,她已到了萧澈身前,一双柔夷开始快速的整理起他的喜服:“这个衣服好麻烦,出了刚才的事,又全部乱掉了。先站着不要动,马上就好。”
  一双雪白细嫩的手儿开始在匆忙中抚平他翻起的衣领,重新系好松掉的衣带……她的动作很是生涩,但却是无比的认真专注。萧澈默默的看着她,眼神逐渐迷蒙起来……
  他今天就要娶夏倾月过门,但夏倾月是不是真心愿意嫁给他,他心里一清二楚。如果不是他的父亲萧鹰和夏倾月父亲夏弘义当年的约定,夏倾月不要说嫁给他,连看都不一定懒得看他一眼。这个世界上真正对他好的人,也唯有爷爷萧烈,和眼前的小姑妈萧泠汐。
  在他年幼之时,萧泠汐整天就如一块牛皮糖般粘在萧澈身上,他走到哪里,萧泠汐就跟到哪里,想甩到甩不掉,一时半刻见不到他就会哇哇大哭。在萧澈十岁被确认玄脉破损时,萧泠汐仿佛一夜间长大,她知道玄脉破损会是什么后果,也知道了自己“小姑妈”身份的概念,她开始苦修玄力,只为能保护一生都只能处在天玄大陆最底层的侄儿萧澈。
  经历了苍云大陆二十四年“南柯一梦”,萧澈无比真切的感觉着萧泠汐对他的好是多么的奢侈与珍贵。
  夏倾月虽然马上就会成为他的妻子,但也只会如天空冷月般只可见而不可近触。
  如果能娶到小姑妈这样的女孩子,该是多么完美的事……这样的想法不受控制的出现在萧澈的脑海之中。
  复杂的喜服终于整理完毕,萧泠汐小舒一口气,踮起脚尖,伸手整理起萧澈额前微乱的头发。随着她脚尖的踮起,粉雕玉琢般的嫩颜与萧澈的脸顿时近在咫尺,眼眸,还有神情之中都清晰的印着一抹少女才会有的娇嫩与柔弱,让人不由的产生爱怜呵护的欲望,两瓣芳唇微微弯翘,粉嫩欲滴。
  鬼神神差的,萧澈的头部忽然倾下,嘴唇轻轻的点在了萧泠汐的粉唇上……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