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抗日之将胆传奇 > 第六十三章雨中伏击
胡斌通过鬼子城门没有开,判断鬼子那边肯定是在等支援,要么是弹药的支援,要么就是兵力和弹药一起来支援,所以现在胡斌要到前面去堵着鬼子去。

    哪怕是不能弄到那些弹药,也会毁了它,而这里,离鬼子占领的县城太近了,在这里抢,那是找死,鬼子很快就会出动兵力的,所以还是离远点好。

    很快,他们就到了三叉路口那边,一边是通往另外一个县城的,而且是往太原那个方向,另外一个就是通往八路那边的,胡斌到了三岔路口,马上就开始找到伏击的地方,开始等着鬼子过来。

    鬼子什么时候来他不知道,但是他知道,鬼子肯定是会过来的,所以胡斌需要等着。

    而在八路那边,胡长贵忙完了自己的事情以后,正想要走走,就走到了胡斌住的地方,发现胡斌家里大门紧锁,没有人在家。

    “又出去了?”胡长贵皱了一下眉头说道,本来想要过来看看胡斌是不是在看书呢,现在居然又出去了,看到了这一幕,胡长贵转身往家里面指挥部那边走去,然后找到了昨天晚上执勤的班长,询问他情况。

    “是出去了,3点多走的,我们也没有问,不过,肯定是去打鬼子去了。”那个班长对着胡长贵说道。

    “又出去了,那两个小子?”袁宇在旁边听到了,也问了起来。

    “可不是吗!行了,你先去忙吧。”胡长贵抱怨的说了一句,然后让那个班长出去,而袁宇听到了,坐在那里想了一下,然后试探的问着胡长贵。

    “长贵,我有个想法啊,想要跟你探讨探讨。”

    “什么想法,说来听听!”胡长贵此时已经掏出了烟袋。

    今天这个天气,还是像昨天那样闷的慌,本来以为昨天晚上就会下雨,但是根本就没有,而今天,早上的时候还能够看到太阳,到了现在,太阳已经是昏沉沉的了,天上也在形成云层了。

    “我想给胡斌配几个人。你看看钦伟这个小子,当初来的时候,是一个愣头青,现在你看看,跟着胡斌,战功不少了,以后肯定是要培养的。而且这个小子,还是有文化的,我想弄几个认识字的人,跟着胡斌!”袁宇看着胡长贵说道。

    “不行,我问过了,当然我问的李钦伟,我问他是不是可以给他们几个人,李钦伟说不行,就胡斌的训练办法,没有点能力的人,是坚持不下来的,普通的士兵,根本就没有用,还会拖累他们!”胡长贵对着袁宇说道。

    “啊,还有这样的说法啊,我还寻思着,弄点有功劳的战士过去,让胡斌帮着培养一下,你还不要说,这个小子带着李钦伟确实是不错,根据我知道的情况,很多战士都想要跟着胡斌,可是胡斌不开口,没有人敢说这个事情。

    现在战士们对于胡斌有种非常复杂的心里,佩服他,也怕他,这个你要说说他,他基本上很少和战士们交流的。”袁宇对着胡长贵提议道。

    “恩,这个是,今天晚上回来了,我要说说他,他也是个兵,哪里能高高在上的。”胡长贵听到了点了点头,心思全是想着,胡斌这次出去到底是干啥去了。

    一方面,他担心胡斌的安全,另外一方面,他也希望胡斌能够带来好消息,不管是什么好消息,哪怕是弄了点武器弹药回来,也是好的。

    现在他们连队,已经在开始再次招兵了,目标是到300人,这个上面根本就不管,你有本事,弄一个800人的连队出来,上面不但不会责怪你,还会鼓励你,所以,现在各个部队,只要有了武器弹药就招兵。

    而他们连队,现在有了胡斌,每次都能够弄来很多武器,虽然大部分都要交上去,但是多少要留点在连队的。没有哪个团长敢把那些武器全都拿走,这个不合规矩的。

    “想什么呢?”袁宇看到胡长贵坐在那里发呆,马上问道。

    “啊,哦,没什么,也不知道这个小子到底在干嘛,这几天天天出去,虽然出去是好的,能够杀鬼子,但是总是担心他的安全。”胡长贵被袁宇惊醒了过来,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这个我看你就不要担心了,这个小子灵活的很。”袁宇听到了,笑着宽慰胡斌说道,胡长贵听到了,也没有多说,只是点了点头。

    而此时,在三叉路口的胡斌,看着天上的那些云层,感觉有点郁闷了,他们今天早上出来,根本就没有带任何的雨具。

    “斌哥,要下大雨了,估计是暴雨呢,咱是不是找个地方躲一下?”李钦伟对着胡斌问道。

    “不用,你去找些干的木柴,弄到后面山头那个废弃房子里面去,现在就去,我们必须要在这里等那些鬼子。”胡斌看着天空,摇了摇头说道。

    “好嘞。”李钦伟马上就下去了,去找木柴,附近的地形情况,他们两个早就摸的相当清楚,之前胡斌训练李钦伟的时候,差不多把整个北面的山区都摸遍了,知道什么地方有什么东西。

    胡斌趴在那里,继续等着鬼子,他坚信,鬼子肯定会过来,可是没有到一个小时,天上的雨点就开始落下,接着就是大暴雨夹着冰雹,下的胡斌马上就往山下跑,然后找了一颗小树躲着。

    山顶上不敢待着,天上闪电不断,一旦落到了山顶,那就麻烦了,而且大树下面也不敢躲,大树也招雷的,甚至胡斌把枪都放到了,另外一个地方,不敢带着身上,李钦伟的枪也被胡斌要求放远点。

    李钦伟虽然不理解,但是还是照做,两个人躲在小树下面,那些冰雹砸在树上,再落到他们两个人的身上,两个人都是抱着头蹲在那里,冰雹砸在手上也疼啊。

    “玛德,这个天下冰雹,真是要命啊!”胡斌蹲在那里抱怨的说道。

    “斌哥,撤吧,不被鬼子的枪打死,都会被冰雹给砸死了。”李钦伟抱着脑袋对着胡斌喊道,雨声很大,所以他的声音也提高了不少。

    “等等在说,冰雹总不能一直下。估计十多分钟就好了。”胡斌蹲在那里喊道。

    然而,在他们10多里外,一队鬼子也被突袭而来的冰雹打乱了队形,现在那些鬼子大部队都是趴在了车身下面,躲着冰雹。

    “八嘎,这个老天,一会儿热死人,一会儿下冰雹,真是!”一个鬼子少佐坐在驾驶室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