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要做首辅 > 第9章 一笑泯恩仇
readx();    许添才眼珠转了转,还别说真想出一个点子。
  
      “大师仁慈,弟子心知,可是供奉灵牌也要花费不少钱财,身为人子,理应自己承担起来,大师能帮着念经超度,已经是天大的恩典,岂能让贵寺破费!”
  
      了真微微一笑:“算不得什么,念经修行本是僧人的职分。只是施主所有也有道理,但若是变成了价格者得,岂不是违背了本意。哎,都怪老僧欠考虑了!”
  
      “不!”许添才来的时候,虚辰领他从偏殿过来,供奉着地藏菩萨,打扫的一尘不染,香烟缭绕,摆放着鲜花香草,钟声渺渺,好似极乐世界。两旁还有精巧的红木架子,若是能把老父的灵牌放在上面,要不了多久就能进入极乐世界,他绝对是最孝顺的儿子了!
  
      “大师,弟子有一个主意,不妨将位置分成两部分,七成留给善男信女,他们供奉越多,礼佛之心也就越诚,理应有奖励。至于另外三成吗,若是真有孝子却拿不出银子,大师不妨大行方便之门,岂不两全其美!”
  
      了真听完故作思考,实际上他早就想到了,不过是想让许添才说出来而已。唐毅在窗外忍不住伸出了大拇指,放在后世,这就是参与理论的典型啊!
  
      许添才的建议被采用,既得到了尊重,又满足了当孝子的愿望,看着吧,香火钱绝对少不了!
  
      “施主的办法高妙,老衲佩服。你的办法就算做布施,老衲立刻让人给令尊制作灵牌,放在首位。”
  
      “多谢大师!”许添才几乎哭了,激动道:“弟子岂是光靠着一张嘴的,听闻贵寺正在修整,弟子愿意献上两万块砖瓦,五十跟木料,再加上二十石粳米,五斗香油。”
  
      几样东西加起来,少说值二百两银子,简直赚大了!
  
      了真勉强控制激动的情绪,淡淡说道:“虚辰,带施主去降香。”
  
      “是,师父。”
  
      “好一招欲擒故纵,请君入瓮,大师真是厉害!”唐毅从外面笑着走进来。
  
      了真翻了翻眼皮,淡淡说道:“小檀越,慧极不寿啊!”
  
      “彼此彼此!”唐毅毫不在乎,了真也早就看透了,这小子脸皮比城墙都厚,说什么都不会在乎。
  
      “小檀越,你有何事?”
  
      “没什么,大师可不要忘了咱们的约定,五五分账啊!”
  
      “呵呵,出家人不打诳语,今天收了多少香火钱,都会有小檀越一半的。”
  
      唐毅笑着拱拱手,说道:“还望大师言而有信!”
  
      眼看着唐毅走出静室,了真的脸上露出了浓浓的笑容。
  
      “小家伙,道行还是不够啊!”
  
      从早上开始,唐秀才就坐在偏殿的角落,视线几乎没离开过几个功德箱,其中靠着拜垫的愣是被装满了两次!就算都是铜子,那也不是个小数目,折成白银,怎么也有二三十两。
  
      发财了,真的发财了!
  
      日落西山,随着最后一个香客离开,唐秀才晃了晃僵硬的身躯。急忙向后面走去,唐毅这些天最喜欢去的地方就是“通番事迹碑”,经常一坐就是好几个时辰。
  
      果然,唐毅又在这里,望着斑驳的文字发呆。
  
      “毅儿!大喜事啊!”
  
      唐秀才拍了拍屁股,拉着唐毅坐在了石阶上,兴奋地手舞足蹈,说道:“毅儿,爹算过了,香火钱至少有二百两银子,分一半给咱们,也有一百两,一百两啊!”唐秀才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要是以后每天都有这么多,咱们爷俩就什么都不用干了。”
  
      唐毅不以为然地笑笑:“会有这么一天,不管不是现在。”唐毅笑道:“今天是七月十五中元节,一年当中,能比今天香火钱多的,恐怕只有春节和端午寥寥几天了。再说了,爹,您老以为光凭着一个主意,就能换来一棵摇钱树吗?”
  
      “怎么?难道了真大师会撒谎?”唐秀才不解地问道。
  
      唐毅没有回答,只说道:“您看着吧!”
  
      正说话之间,虚辰气喘吁吁跑过来,对唐毅说道:“师父找你。”
  
      “嗯,前面带路吧!”
  
      唐毅快步来到了静室,旁边的一间屋子里,几个小沙弥汗流浃背,正在数钱呢。在他们面前,铜子几乎堆成了小山。小沙弥们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一个个眼睛瞪得溜圆,生怕被猫叼去了一个。
  
      “大师,香火钱收的还不错吧?”唐毅笑着问道。
  
      了真坐在桌子前面,从虚辰手里接过了账册,笑道:“小檀越,这是账册,还有些散碎的铜子没算完,就按照五十两计算,意下如何?”
  
      “还算公道。”唐毅笑道。
  
      “那就好,今天香火钱加起来就是四百三十一两七钱,其中有一位施主赏了五十两,两位施主三十两,还有几位五两十两不等,更多的则是铜子碎银子,详细的账目都在这里了,小檀越请过目?”
  
      唐毅扫了一眼账本,突然笑道:“大师功力深厚,不至于在账目上做文章,我信得过您!”言下之意,其他的就不好说了。
  
      从唐毅的淡然之中,有种特别的超然,仿佛一切都被他看穿了,了真自然不舒服,可也没有办法。
  
      “小施主,往年中元节,也有百十两银子香火钱,今年老衲苦心经营,增加一些也属于正常。因此这些银子不都是小檀越的功劳,取个整数,留下三百两分配,你看如何?”
  
      唐毅手指敲着桌面,突然微微一笑:“大师,据我所知,有不少人施舍了粮油砖瓦,木料沙石,这些东西折成银子,也有二三百两吧?”
  
      了真错愕一下,突然呵呵笑道:“小檀越,施主们的善心无价,老衲不好折成银子,要是你需要,就搬一半走吧!”
  
      真是好大的人情,唐毅差点喷血了,他和老爹两个人,要砖瓦木料干什么,再说了,大动干戈,从庙里搬东西,就不怕别人戳脊梁骨啊!唐毅敢说,要是让善男信女知道,光是吐沫星子就能淹死人!
  
      “大师好手段,小子认栽了,您还有什么说辞,都搬出来吧!”
  
      “到底是年轻人,真有魄力。老衲当初和小檀越说的时候,用中元节作为实验,所得香火钱对半分成。”
  
      “没错,大师有什么高论?”
  
      了真突然笑道:“老衲觉得小施主的办法不好,合作到此为止!老衲已经让人把你带来的东西收拾好,小施主都带回去吧!”
  
      什么?不好?
  
      是不是我的耳朵出问题了?凭白多了三百两香火钱,还有那么多的米面砖瓦,怎么不好了?
  
      和别人玩欲擒故纵,我可不吃那一套!
  
      唐毅豁然站起,“大师,您不是开玩笑吧?”
  
      “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
  
      唐毅盯着了真,脑袋飞快转动,俗话说出家人不爱财,越多越好,了真可不像例外的人。那为什么他要拒绝。
  
      等等,他刚刚说合作到此为止……明白了!
  
      唐毅瞬间平静了下来,喝了口茶,感叹地笑道:“大师好手段,您是想撇开小子,自己弄,对吧?反正功德箱不值钱,香烛饰品更容易,只管山寨就是,何必要让我分走一半的银子!”
  
      被戳穿了心思,了真脸色涨红,索性闭口不言。静室里一下子安静起来,唐毅一口一口喝茶,突然不经意间笑道:“大师,其实不用这么麻烦!我可以只要中元节一天的。”
  
      “哦?诚如是,老衲可要谢过小檀越了。”
  
      “别忙。大师,您要答应我一件事,无论到了什么时候,都不能说出去!”
  
      说实话靠这种手段来钱可不光明正大,一旦抖出去,唐毅的名声就毁了,别说当官,就算科举都有麻烦。因此唐毅只想弄到第一斗金,而不想当做长期的摇钱树。
  
      了真闭目寻思,其实他也是同样思考,事情传出去,他的名声也毁了。
  
      “小檀越放心,老衲守口如瓶!”
  
      唐毅潇洒地拱拱手,“多谢大师。对了,日后贵寺肯定还需要这些香烛饰品之类的,我托付给了朱家夫妻做此事,他们老实厚道,就是挣一点辛苦钱,就当给穷人一条养家糊口的路子。”
  
      在了真的印象里,唐毅就是个机敏透顶,疯癫偏执,甚至有些忘恩负义。换成任何人,谁会想到用上告僧纲司威胁自己,虽然唐毅的办法灵验了,皆大欢喜,了真的心里却很不舒服,要不然他也不会这么算计唐毅。
  
      “小檀越,你倒是让老衲刮目相看了,你让朱家人过来谈谈,只要合适,老衲继续用他们。”说着了真拿出了一百五十两银子,想了想,又加了一锭五十两的大元宝,一共二百两,送到了唐毅的手上,而后长叹一声,语带凄凉:“小檀越,老衲蹉跎几十载,一事无成。从普济寺来的时候,就发下愿心,要光大山门,兴旺佛法,这也是老衲一生能做的最后一件事。有些操之过急之处,还望小檀越谅解。”
  
      唐毅点点头,笑道:“大师,小子家贫如洗,我爹又不善经营,才会出此下策,得罪之处,也请大师见谅。他娘唐毅飞黄腾达之时,一定不忘大师的好处!”
  
      “彼此彼此!”一老一少,一僧一俗,一笑泯恩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