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要做首辅 > 第25章 破绽
很多人都听说有位神童和万公子比对联,竟然不落下风。大家早就好奇不已,有人想要见识一番,有人则不怀好意,想要拿唐毅刷声望。尤其是那些不敢和万浩硬碰的,就把唐毅当成了软柿子(小唐咆哮道:姥姥,老子才不是软柿子!)。

    想得挺好,可是突然唐神童没了踪影,还以为他跑了呢,没想到躲在了门旁的雅座,大家都往前看,谁能想到这里,真是失误啊!

    “唐神童,我这里有一联……”

    “你玩去!”

    唐毅丝毫不留情面,冷笑道:“在下的对手是万浩万公子,你们哪个自认比万公子还有才华,只管挑战就是了!要是没有,赶快让开。”

    唐毅声音洪亮,楼上楼下都听的清清楚楚,那些跃跃欲试的家伙一听,全都缩了脖子。他们不敢找万浩,才找唐毅的,让唐毅这么一说,谁还有胆子。跳出来的家伙直接抱着脑袋滚回去了。

    前面再也没有人敢阻拦,唐毅昂首挺胸,一步三摇向着主位走去,简直雄赳赳气昂昂,要跨过鸭绿江。

    王世懋在后面看着,不由得伸出大拇指称赞,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和这些小喽啰打交道有什么意思,不如直取万浩。表弟年纪比自己小,可是够聪明,够成熟,有韬略。

    王二公子拼命的给唐毅带光环,如果他要是知道唐毅真正的盘算,只怕会吐血。

    明清的诗词出名的本就不多,有些还不能说,唐毅敢保证,他要是吟出: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不用第二天,官府就会把他抓起来,咔嚓了脑袋。

    既然可用的不多,就更不能浪费,必须一击必杀。一旦纠缠不清,自己的底儿没准就暴露了。

    唐毅想到这里,已经有了主意,暗暗咬牙。

    “万大公子,你就等着承受十万点暴击吧!”

    唐毅自从站出来,就承受着各方的目光,尤其是知州陈梦鹤大人更是目光炯炯,饶有兴趣打量着唐毅。

    和后世数字出官一样,大明朝的地方官也追求政绩,只是他们的政绩不是经济发展,甚至税收弄多了,就会有人说你搜刮地皮,与民争利。

    对地方官来说,谁的治下科举成绩好,文教兴盛,就代表教化有功,是升官的一大资本。有些等不及的干脆把神童也都算了进去,神童天授,老天爷都给我作证,谁敢说没有政绩!

    如果这个唐神童真能胜过万大公子,绝对是文坛佳话,自己脸上也有光。只是以往怎么没有听说过什么唐神童啊?

    正在疑惑之时,唐毅已经走了过来,虽然一百个不愿意,他也撩袍下跪,可是没等他跪下去,王世懋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

    就听陈大人笑道:“唐神童,本官微服而来,不要多礼了。”

    “多谢大人。”唐毅由衷的说道。

    “本官听闻你刚刚和万公子对对联,而且还旗鼓相当,可有此事?”

    唐毅笑道:“有,不过是万公子让着我。”

    “万某没有让着你!”万浩也是个不会说话的,直接就给否认了。陈大人一阵错愕,哪知道唐毅也是个极品,微微一笑:“我就是客气客气而已,要论起真正的才华,万公子还未必是我的对手!”

    “好一个狂妄的小子!刚刚比试还没尽兴,不妨接着开始!”

    “没问题,不过我有一个要求。”

    “讲!”

    “万公子,刚刚在门外的时候,比试的方法是你选的,过程中也是你出上联,我对下联,占尽了先机和便宜。这一次不知能不能让我先出题,你再接招。”

    万浩多骄傲的人,哪里会在唐毅面前示弱,哈哈大笑:“小子,你先出招就能胜过本公子,那是痴心妄想,只管放马过来!”

    “好。”

    唐毅冲着陈大人和魏良辅拱拱手,笑道:“刚刚听到琉莹大家唱的曲子,若是没猜错,应该是《长生殿》吧?”

    “嗯,唐神童好耳力!”魏良辅抓着胡须,笑道:“正是唐明皇和杨贵妃的故事,小神童有什么高见吗?”

    “呵呵,不敢,我只是感慨二人感情波折,想到了一首词,还请诸位大人品评一二。”

    魏良辅呵呵一笑,说道:“唐神童,自古以来,关于杨贵妃的诗词戏曲可不在少数,在场诸位怕是不少人都做过,你想取胜怕不容易啊。”

    老头当然是好心提醒,只是唐毅全然不领情,只是笑道:“老大人不妨先听听,或许有一二可取之处也说不定。”

    说完唐毅清了清嗓子,朗声念道:“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唐毅念完了,却猛然发现全场寂寂无声,吓了他一跳。这可是词中的极品啊,历代穿越前辈居家旅行,杀人放火的必备之物。只要念诵出来,文人赞叹,女人投怀,百试百灵,怎么到了我这里不管用了?

    我苦心准备的暴击大招啊,可别成了哑炮,老天爷,不能和我开玩笑啊!

    唐毅一着急,额头都冒汗了。正在恨天怨地的时候,一声苍老的叹息,给唐毅送来了救命稻草。

    “痴儿,何故拿这种词惹人的眼泪啊!”

    魏良辅眼圈发红,不由得拿起袖子,沾了沾浊泪。

    知州陈梦鹤还沉浸在词的意境之中,仿佛想起了年轻时候的初恋,不停叨念:“人生若只如初见,人生若只如初见啊!本官先失陪了。”

    两位大人都被击倒了,在场的文人也纷纷清醒过来,曹大章晃着头,思索再三,颓然笑道:“就凭这一首词,唐神童就足以和徐渭分庭抗礼了!”

    徐渭何许人也,那可是名留后世的大才子,把唐毅和他相提并论,评价不可谓不高。王世懋则是不停拍手,得意地看着万浩,此时万大公子的脸色都黑了,拳头攥得咯蹦蹦作响。

    他真想站起身,让在场的人不要鼓掌,可是民心不可违,好就是好。在场的文人不停摇头晃脑,品评词中的高妙,渐渐的赞美之声渐渐汇成了掌声,一浪高过一浪,更有人跳上了桌子,忘情地叫好。

    “唐神童才情无双,求您再说一遍,我,我把词记下来。”

    “你写算什么,还是请唐神童写吧!”

    有几个坐在前面的士子捧起笔墨纸砚,含着泪向唐毅跑来。那架势简直好像女兵见到了金三胖,弄得唐毅心里发毛。

    他这一炮不但不是哑炮,还炸出了超级战果,唐毅霎时间就成了全场的焦点,大家都涌上来,想要和这位唐神童结交,全然把万大公子抛在一边,气得他直翻白眼。

    万浩狂妄、小心眼、自高自大,但是他并不笨。自从唐毅念出了第一句,他就知道自己完蛋了,无论如何,也休想做出更好的词!他万大公子竟然要败在一个乳臭未干的少年手里,他的脸往哪里放!

    不行,我绝对不能认输!

    可是众目睽睽之下,不是想赖就能赖掉的。既然不能超过你,我就毁了你!

    万浩眉头紧锁,突然一闪念,朗声笑道:“好一个唐神童,好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见。我问你,这首词到底是谁做的,你可敢承认?”

    就等着你呢,唐毅敢抛出这首词,就想好了应付之法。

    “万公子,我刚刚说得明白,是有感于唐明皇和杨贵妃之间的爱情故事,才即兴作词一首,你难道听不明白?”

    “哈哈哈,我当然听明白了,可是你的鬼话连三岁孩子都骗不了!”万浩冷笑道:“什么叫做人生若只如初见,什么叫做故人心。你今年才几岁,你的故人怕都是一群光腚娃娃。薄幸郎,比翼鸟,你离着谈情说爱还远着呢!”

    连珠炮似的质问,让胸中怨气缓解了不少,万浩仰头长出口气,冲着魏良辅和陈梦鹤抱拳,大声说道:“这个所谓的唐神童,根本就是欺世盗名之徒。陈大人,你的治下出了此等宵小,还不拿下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