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要做首辅 > 第37章 出其不意
治下出了通倭大案,陈梦鹤愁得一夜之间,差点白了头,尤其是当孙雅芳告诉他唐毅和通倭之人有牵连的时候,陈梦鹤几乎昏倒,第一反应就是绝不可能。

    “唐毅聪明机智,又是魏老大人的学生,前途无量,他怎么会和倭寇扯上关系,绝不可能,绝不可能!”陈梦鹤连连摇头。

    孙雅芳人老成精,叹道:“堂尊,卑职也是这么看的,只是历来通倭的案子都非同小可,不能不慎重!”

    “唉!”

    陈梦鹤深深吸了口气,五官都扭曲到一起了,怕麻烦,怕麻烦,还来了一个**烦!

    “孙老,你在太仓最久,经验丰富,这类的案子应该怎么办?”陈梦鹤认真地问道。

    孙雅芳暗暗高兴,别看陈梦鹤是翰林出身,你科举考得再好也没用,不还是要听老夫摆布。

    把得意藏在心头,孙雅芳妆模作样,想了半天,说道:“大人,卑职以为必须快刀斩乱麻,把案情厘清。巡按大人就要到了,若是他来之后,您把案情弄的清清楚楚,人犯都绳之以法,上报朝廷,也是功劳一件。”

    言下之意,你要是办不好,巡按大人没准就要弹劾您了。

    别看巡按御史只有七品,但是上至封疆大吏,下至末品小吏,都要受其监督,权柄重的很。

    陈梦鹤果然点头同意,说道:“就按你说的办,立刻升堂,不过本官还觉得唐毅是冤枉的。”

    “那就更好了,堂尊正好给他洗清冤屈。”孙雅芳嘴上说道,可是他的心里却不是这么想的。

    为什么要快刀斩乱麻,就是不给唐毅反应的时间,一个小娃娃再厉害,能有多大的本事,这么短的时间,根本不可能翻案,他们已经挖好了坑,就等着唐毅跳进去。

    一旦这个所谓唐神童和倭寇牵连起来,陈梦鹤和魏良辅怕是都要吃不了兜着走。到时候太仓知州的位置就空了出来,说不定还能高升一步呢!

    孙雅芳算盘打得噼里啪啦,不过他也留了一手,并没有亲自冲在第一线,而是把主攻手的任务交给了胡彬。

    “威……武……”

    大老爷升堂,陈梦鹤端坐在中间,左右陪伴着同知孙雅芳,判官胡彬,还有吏目、班头等人,一个个拧眉瞪眼。两排皂隶手里握着水火棍,敲击着地面,堂口摆着老虎凳、夹棍、皮鞭等等刑具,看起来真令人毛骨悚然。

    “师父,我这两条腿怎么不好使了啊!”吴天成苦着脸说道。

    唐毅轻笑了一声,在他的耳边说道:“告诉你,我的腿也软了!”

    “啊,师父都没招了,我还有什么咒念啊!”吴天成不停哀嚎,带着一肚子苦水,唐毅,老爹,还有吴天成三个都被押上了大堂。

    两旁衙役用力敲着地面,胡彬朗声说道:“罪犯见了大人,还不下跪!”吴天成就要跪下,唐秀才却来了脾气,反正都这样了,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老子有什么好怕的!

    “启禀老父母,学生有功名在身,不必下跪,而且还请老父母将学生刑具除去,坐下问话。”

    没等陈梦鹤说话,胡彬就冷笑道:“好一个唐秀才,你勾结倭寇,罪不容诛,还想坐着,真是做梦!堂尊,卑职以为罪犯顽劣成性,理应先打二十大棍,杀杀威风!”

    衙门的水火棍,一头方的一头圆的,有胳膊粗细,别说唐秀才那么单薄的身体,就是五大三粗的汉子,挨二十棍子,也受不了啊。

    陈梦鹤摇头说道:“不好吧,还没有定罪,士林尊严要紧,先除去他的刑具,再给个座位。对了,唐神童也一样的待遇。”

    胡彬还想争,却发现孙雅芳微不可查地摇头,他索性闭上了嘴。

    差役遵照大人吩咐,给唐毅和老爹去了手铐,又拿来了条凳,让两个人坐下,至于吴天成,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只能跪在地上。

    陈梦鹤示意胡彬,让他发问,胡彬迈步站出来,盯着唐毅父子,仿佛像猎人看到了猎物。

    “启禀堂尊,卑职奉命调查雷七杀妻一案,昨日在雷七的城南别院发现一处地窖,其中藏匿刀剑武器三百余件,另有书信十余封,根据下官查证,都是雷七和倭寇之间的通信,证据确凿,无可辩驳。”

    “至于唐毅吗……”胡彬冷笑道:“他曾经帮着雷七做事,还拿过银子,卑职怀疑他和倭寇同样有联系。尤其是此人又混迹士林,居心叵测,一旦给倭寇通风报信,太仓必定危险,到时候大人的安危也怕不保啊!”

    什么叫阴险,这就是阴险!

    近几年来,倭寇在东南沿海越闹越大,烧杀抢掠,无所不作,罪行累累。上至官吏,下至百姓,对倭寇都是又恨又怕。只要和倭寇扯上了关系,不说宁可错杀一千不放过一个,也差不了许多。

    胡彬这么说,就是想把唐毅至于死地!

    “真够狠的,想要小爷的命,就看咱们谁能斗得过谁?”此时的唐毅浑身上下燃起来熊熊斗志,他不等陈梦鹤说话,直接开口道:“老父母在上,小子认为胡大人不愧姓,胡说八道的胡!”

    “小子,你敢辱骂本官!来人,掌嘴!”胡彬怒吼道,两旁的衙役就要动手,陈梦鹤急忙摆手,拦住了他们。

    陈梦鹤语带着犹豫,问道:“唐毅,你和雷七之间,可有关系?”

    “小子不敢欺骗老父母,雷七曾经让我帮他算过账目,不过五天时间而已。”唐毅知道这事情知道的人不少,瞒着也没用。

    “只有五天时间,雷七岂会把要命的事情告诉他?胡判官,你可有别的佐证?”陈梦鹤也不傻,疑惑问道。

    胡彬急忙拱手,说道:“启禀堂尊,卑职有两个证人。”

    “把他们带上来。”

    不多一时,衙役押着两个人走上来,前面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壮年汉子,体格雄健,只是眼眶发青,眼圈泛红,纵情酒色的样子。身后跟着的是方账房,两个人上来之后,就跪在了堂上。

    “说吧,你们都知道什么?”胡彬问道。

    “启禀大人,小的张环,曾在雷七手下做事,听他提起过,曾经给一个叫唐毅的年轻人二百两银子。”

    二百两啊!

    一听这话,在场都吸了口冷气,知州陈梦鹤一年的俸禄不过五十两,二百两可相当于四年啊,唐毅这小子何德何能,能值二百两银子!

    看着大家疑窦丛生,胡彬得意地笑道:“方账房,你也说说吧。”

    方账房上了堂两腿发软,颤抖着说道:“启禀大人,小的见过唐毅在码头和雷七见面,往来频繁。”

    陈梦鹤眉头紧皱,问道:“唐毅,他们说的可都是真的?”

    “是真的,可是……”

    “还想狡辩吗?”胡彬用手一指,得意道:“唐毅,你小小年纪,有什么本事,能让雷七给你二百两银子?肯定是替他充当眼线,探听消息,你还敢抵赖不成!”

    唐毅此时后背都湿透了,他总算是领略了胡彬的厉害。张环和方账房所说都是真的,只是这个真的都是打折的,张环只说唐毅拿了二百两,方账房只说唐毅见过雷七,就造成了唐毅和雷七有不可告人的勾当的嫌疑,有时候打了折的真话比假话更可怕!

    当然了,唐毅也可以反驳,指出他们的漏洞,只是……唐毅偷眼看了看胡彬,这家伙一脸智珠在握的模样,骤然警觉。

    只要反驳,必然说出雷七求他算账的事情,又涉及到杀妻的案子。偏偏那个案子已经判了秋后问斩,光凭着自己一张嘴,想要推翻绝对不可能。

    如此一来,今天过堂就没有任何成果,事情就会拖下去……

    原来如此,胡彬要做的就是把案子拖下去,由于自己涉嫌通倭,肯定会被关在监牢里面,胡彬就可以从容制造罪证,甚至暗中下手,总之自己就成了砧板上的肉,任凭他摆布。至于知州陈梦鹤,他这种空降官员,不食人间烟火,根本不是地头蛇的对手,只会被玩得团团转。

    奋起反驳也是输,不反驳还是输,当真是好手段!

    不行,绝对不行!

    唐毅脑筋急速旋转,你打你的,我打我的,绝对不能被敌人牵着鼻子走!

    突然唐毅眼前一亮,高声说道:“胡大人指责在下有通倭嫌疑,我这里正好也有一份证据,可以证明通倭之人不止我一个。”

    ————————————

    新书榜吊车尾,求大家票票支持,小唐要爆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