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要做首辅 > 第43章 都醉了
readx();    雷七因为腰上伤口太大,只能悲催地趴着,唐毅凑到近前一看,脸上都是紫红色,牙齿紧咬着,胸腔里发出嘶嘶的声音,好像破风箱。
  
      在雷七身边,站着唐秀才、王世懋,还有个老者在不停摇头。
  
      “唉,雷七大小也是个爷,真是没想到,竟落了这么个下场!”
  
      唐秀才眉头紧锁,问道:“难道就没有一点办法吗?”
  
      满头白发的老大夫摇摇头,叹道:“唐相公,老夫在江南也算小有名气,什么疑难杂症都能应付。只是雷七受伤太重,邪气入体,阳虚则外寒,阴虚则内热,如今雷七内热外热齐发,表里之症并作,伤口化脓,神志不清,病入膏肓,倘若我的师弟在,或许还有救,其他人……唉!”
  
      唐秀才也懂点医术,知道雷七情况很糟糕,急忙问道:“令师弟是哪位,能不能把他找来?”
  
      “唉,老夫的师弟叫李时珍,他的本事远在我之上,只可惜如今远在京城。最快也要一个月才能回来,雷七只怕连三天也撑不过去了……”
  
      唐秀才不由得眼圈通红,好人不长命,刚刚洗刷冤屈,就要死了,老天爷就这么无情吗!
  
      “爹,别听他的。”唐毅和吴天成从外面走了进来,几步到了雷七身边,用手背摸了摸额头,滚烫,又扯开了他的上衣,检查伤口。雷七身上伤口众多,不过由于体质强壮,多半都愈合了。唯有后腰的一大片,流着黄色的脓水,散发着恶臭,唐毅忍不住一皱眉。
  
      唐秀才急忙问道:“毅儿,你有办法救雷七吗?”
  
      “孩儿不敢说能救,至少试一试吧!”
  
      雷七的状况简单说就是伤口感染引起了发烧,神志不清,昏迷,进一步发展,甚至会演变成败血症。在没有抗菌药物的时代,大面积受伤,并且引发感染,基本上等于判了死刑。
  
      不过雷七身体底子好,如果施救及时,或许还有活下来的可能。
  
      当务之急就是清洗伤口,防止感染扩大。而清洗伤口最好的就是酒精,唐毅敢说,找遍大明朝,也弄不到足够度数的酒精。
  
      看来小爷要用我的金手指啊,雷七啊雷七,你当初给我二百两银子,小爷前后救了你两次,天底下就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偷着笑吧!
  
      唐毅一会儿拧眉,一会儿瞪眼。可把那个老大夫气坏了,他忍不住咳嗽了两声。
  
      “小子,不懂医术就不要添乱,老夫已经开了药,让他服下去,还有三成救活的把握。”
  
      唐毅轻笑了一声:“老先生,你怎么看出我不懂医术?”
  
      “那还用问吗,你连脉象都不摸,如何知道病情?”
  
      “哈哈哈,望闻问切四门方法可不一定非要切脉才行啊!”
  
      这两位斗上了嘴,唐秀才咳嗽了一声。
  
      “毅儿,你真有办法,就赶快救人。”言下之意,没有办法就滚蛋,毕竟唐秀才也不信自己的儿子懂医术,吴天成和王世懋都是一个德行,全都不看好唐毅。
  
      唐毅拧巴的劲头还来了,思索一下说道:“雷七我救定了,表哥,你马上去弄些蜂蜜和花粉来,调好给雷七服下!”
  
      “蜂蜜?论起滋补,还是用人参吧!”王世懋晃着脑袋说道。
  
      唐毅不悦道:“表哥,你能救人,还是我能救人?”
  
      王二公子还能说什么,“成了,表弟,我都听你的。”
  
      王世懋转身离开,唐毅又把吴天成叫了过来,吩咐道:“天成,你去街上买几十桶烈酒,越烈越清越好,全都送到家里头。”
  
      “师父,你要喝啊?”
  
      “你才喝呢!我是救人!”唐毅凶巴巴说道:“你记着,花多少钱都不怕,到时候让雷七出。”
  
      这还没救活呢,就想着敲诈雷七啊,师父您可真行!吴天成撒腿就跑,唐毅把老爹叫了过来。
  
      “爹,孩儿接下来要弄的东西,不光能救雷七,还能给咱家开辟一条财源。您立刻回家,按照我的吩咐准备,您一定记着,绝对不能让外人知道。”
  
      儿子说的这么郑重,唐秀才急忙点头,唐毅在他耳边把蒸馏酒需要的东西说了一遍。唐秀才去准备了,他刚到门口,就和王世懋撞在了一起,王世懋正捧着一坛子蜂蜜,后面还有个衙役捧着蜂花粉进来。
  
      “表弟,这是我管陈大人要的,你看够不够?”
  
      足有十几斤的一坛子,能不够吗!
  
      “放着吧,不光雷七,咱们都能来点了。”唐毅笑着取了一勺,放在嘴里。甜腻之中,透着花草的香气,不用问,一定是上好的百花蜜。
  
      说起来别看小小的蜜蜂,生产出来的东西全是宝贝,蜂蜜能通便滋润,花粉能美容养颜,蜂王浆营养丰富,蜂胶更是能杀菌防腐,传说中木乃伊就是用蜂胶做防腐剂。
  
      唐毅本想着给雷七服用蜂胶,奈何蜂胶需要酒精溶解,只能退而求其次,把蜂蜜和花粉调在一起,加好了温水,敲开了雷七的嘴巴。
  
      先灌进去一点,渐渐的雷七似乎被香甜的味道刺激,闭着眼睛,不停吞咽,一连喝了三碗,肚子里发出咕噜噜的叫声,也不知是不是错觉,脸上的颜色竟然好了不少。
  
      王世懋夸张地瞪大了眼睛,低吼道:“表弟,不会一点蜂蜜就把雷七给救了吧,这也太容易了!”
  
      “你要是觉着容易,那你来。”
  
      王世懋嬉笑道:“我怎么好意思抢你的功劳呢!”
  
      救人当然不会这么简单,唐毅叹道:“雷七身体衰弱,蜂蜜和花粉都有滋补作用,吸收容易,恢复体质,最关键是能够抗菌,减轻感染,要想真正救活他,还差着远呢!”
  
      王世懋傻愣愣听着,唐毅也没心思解释,冲着老大夫拱拱手,说道:“老先生,你可能不信小子的手段,不过还请以病人为重,你看护好他,如果饿了,就喂他一些蜂蜜,我去准备些东西,一天半天就会赶来。”
  
      老大夫黑着脸,点点头,“老夫会照办的。”
  
      唐毅急匆匆回到了家中,王世懋好奇跟着过来,一口气跑到了后院,这时候东西都准备好了,一个头号的铁锅,竹筒几根,大小木桶几个。
  
      朱掌柜的正在那里撅着屁股,领着两个儿子把灶台垒好。救人要紧,唐毅也不废话,立刻行动起来。
  
      蒸馏酒并不算是复杂,把铁锅支好,放上一个带着竹筒的锅盖,竹筒烤弯,通向一对套在一起的密封木桶,两个木桶之间装满凉水,用来冷却。然后再用一根竹管通到小木桶上方,引导冷却的酒精流出来。
  
      朱掌柜的心灵手巧,很快就弄好了装置,在朱家四口人的帮助下,不到一个时辰,灶台就烧起火,渐渐的酒水沸腾起来,没有多大一会儿,清冽的酒水就从竹管缓缓流出,唐毅急忙接了一点尝尝,嗯,差不多三十多度的样子。
  
      “还要继续蒸!”唐毅正摇头叹息,却没有看到身背后已经多了几双冒着蓝光的眼睛。
  
      不由他们不发疯,还从来没有闻过如此浓烈的酒香,王世懋艰难地咽了下口水,试探着问道:“表弟,我能不能尝尝?”
  
      唐毅一愣,眼珠转转,大方地笑道:“自便。”
  
      王世懋拿过酒碗,清澈的酒水,散发着醉人的香气,迫不及待地喝了口,好像一团火,从喉咙烧到了胃里。一口酒咽下,霎时间脸涨得通红。
  
      “浩,真浩……”王二公子的舌尖都不利索了。
  
      吴天成接了一碗,嬉笑着给了唐秀才,然后自己又接了半碗,捧着清澈浓香的酒水,就仿佛琼浆玉液般。吴天成以前就是个酒鬼,只是没钱喝不起,这回终于能喝个够了。没一会儿他就直挺挺躺在了地上。
  
      此时唐秀才扶着墙艰难往屋里挪动,还不忘大着舌头嘱咐唐毅。
  
      “儿啊,给,给爹多留,留点!”
  
      看着他们喝得爽快,朱掌柜的抽空也喝了起来,他的酒量好,可是两碗下肚,也趴在灶台边会周公了。
  
      面对着一地的醉鬼,唐毅脸都青了。
  
      搞没搞错,这是救人的东西啊!
  
      唐毅好像饿了十天的野兽,凶巴巴盯着朱家兄弟。
  
      “在酒精蒸出来之前,你们敢喝一口,我就让你们醉死!”
  
      朱山吓得急忙放下酒碗,苦兮兮看着唐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