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要做首辅 > 第47章 酒精的妙用
readx();    陈梦鹤是翰林出身,进士当中的极品,清贵里的战斗机。按照道理,三年学习结束,成绩优异者,会继续留在翰林院,如果做到这一步,那么恭喜你,就成为了大明朝的储相,如果在其后的十几年里,没有在一轮一轮的斗争中折戟沉沙,就有幸能爬到大学士的宝座,入阁拜相,成为帝国最有权势的几个人之一。
  
      就算没有留在翰林院,前途依旧光明,或者进入六部做主事,或者外放知府,然后一点点的熬资历,一切顺利,也会爬到部堂一级。
  
      毫不客气地说,翰林就是真正的天之骄子。不过那里都有倒霉蛋,咱们的陈大知州就是一个。
  
      这里要说明,大明朝的州分成两种,一种是直隶州,隶属于省,知州的地位和知府平级。另一种就比较坑爹,是属州,隶属于府,比如太仓州,就隶属于苏州府。知州的品级和直隶州一样,都是从五品,但是悲催的是待遇和实权只相当于知县。
  
      顶着市长的名头,干着县长的活,该有多憋屈,从陈大知州的惫懒就知道了。当然凡事都有原因,陈梦鹤的老师是礼部尚书徐阶,被首辅严嵩视作潜在的政敌,作为政敌的学生,受到压制也就不奇怪了。
  
      “老大人,若是我把案子如实报上去,牵连到万镗,势必惊动严党,可不上奏,难道就任由贪官横行无忌?实在是对不起恩师的教诲,老大人,您经验丰富,还请指条明路吧!”
  
      魏良辅一听,眉头紧锁。
  
      翻开了几封信,缓缓说道:“哎,光是几封书信,又没提到万镗,其实还不要紧,最麻烦的是万浩偏偏闯了进来,黄土泥落到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魏良辅说的不错,最早的一封信可以追溯到五个月之前,那时候万浩还在江西老家,根本扯不上关系。可是好巧不巧,事发的时候,万浩搅了进来,加上前后的冲突,不由人不多想。
  
      “老大人,我虽然在朝廷时间不长,可是也明白,凡事牵扯到党争上,就再没有是非对错,偏偏严党势力庞大,冒然攻击,蚍蜉撼树,不自量力啊!”
  
      魏良辅皱着眉头,说道:“子羽,能不能从胡彬身上下手,让他别胡说八道。”
  
      “老大人,这是最后的救命稻草,胡彬怎么能答应啊!”陈梦鹤两手一摊,显然他已经用过了,可是没灵!
  
      好不容易抓到了把柄,却没法下手,简直比美女在前不能提枪上阵还难受,抓狂!唐毅看在眼里,心中也不停盘算。万镗虽然贵为吏部尚书,可是天高皇帝远,还不用担心。可一旦胡彬和孙雅芳逃脱了,这两位可都是地头蛇,随便报复一下,就够自己喝一壶的。
  
      杀人不死反成仇,所以胡彬必须死!
  
      唐毅眉头微蹙,脑筋快速转动,突然笑道:“恩师,陈大人,或许事情没有这么麻烦!”
  
      “哦?快说,你有什么想法?”陈梦鹤焦急问道。
  
      “大人,胡彬恶行累累,罪证确凿,想怎么收拾他就怎么收拾,无非是忌惮牵连到万镗,那您不牵连也就是了。”
  
      “不牵连?别忘了雷七的案子可是因为财产而起,不牵连怎么说得过去。”
  
      唐毅眼珠一转,笑道:“索性连雷七的案子也别管。”
  
      “那,那还有什么罪证?”
  
      “败坏伦常!”
  
      陈梦鹤还没反应过来,可是魏良辅已经拍手赞叹,开怀大笑。
  
      “妙啊,如此一来,胡彬是必死无疑啊!”
  
      陈梦鹤抓着头发,苦着脸看向魏良辅,“老大人,我还是没明白。”
  
      “呵呵,让他和你说说吧。”
  
      唐毅急忙笑道:“陈大人,胡彬的二子胡恍和胡氏本是亲堂兄妹,却搅在了一起,胡彬身为朝廷官员,治家不严,教子无方,出了此等丑事。大人把他拿下,打入大牢,等待朝廷处置,还有什么不妥吗?”
  
      陈梦鹤想了想,点头道:“的确没什么不妥,可是,光凭这一条,可治不了胡彬的死罪啊!”
  
      唐毅心中暗笑,这位陈大人还是太嫩了!
  
      “大人,您以此罪上报,朝廷必定派人前来调查,到时候再把他买官、诬陷、行凶的事情借由调查的官员说出去,您不就撇清关系了吗!”
  
      陈梦鹤一听,顿时也大喜过望。唐毅的办法把本来混在一起的案子给巧妙分开,尤其是先上报治家不严,胡彬的道德就彻底破产,胡家就变成了蛇鼠一窝,身败名裂,谁也不敢给他出头。
  
      再把其他罪证抛出去,板上钉钉,万劫不复。而且假借其他人之手,陈梦鹤就不用承担后果,也不会引起党争,实在是再好不过。
  
      唐毅年纪不大,出的主意竟然比起久历官场的老油条还要稳妥,简直就是天生玩政治的料!
  
      不过这个主意有也漏洞,陈梦鹤想了半天,担忧地问道:“老大人,若是朝廷派来的是严党的人,包庇胡彬,岂不是白费心思了吗!”
  
      “不会的。”魏良辅笑道:“老夫有个主意,你立刻给徐华亭写封信,顺带把东西送给他,令师足智多谋,他一定会把握好火候的,如果那位能帮忙,严党也会忌惮三分,到时候就等着看好戏了。”
  
      对于身居高位的大臣,习惯用祖籍称呼他们,比如严嵩就被称作严分宜,徐阶被叫做徐华亭,至于唐毅,若是有一天也能进入内阁,则会被叫做唐太仓——好像还不算难听。
  
      自从嘉靖二十一年壬寅宫变,伟大的嘉靖皇帝差点死在一群宫女的手里,嘉靖皇帝就避居到了西苑,除了少数亲信重臣之外,不见任何人。这些重臣里面,就包括首辅严嵩,大学士李本,礼部尚书徐阶,还有锦衣卫太保陆炳等寥寥几位。
  
      徐阶还没有入阁,不过深得嘉靖宠信,给他在内阁值房的旁边也安排了一间,毫无疑问徐尚书在不久的将来,也会被尊为徐阁老!
  
      在外人看来,红得发紫的徐大人也是一脑门子官司,嘉靖皇帝一心修炼长生,祭天打醮,烧铅炼汞,一刻不停,对于青词的需求量大的惊人,这种专门沟通鬼神的狗屁文字,在几十年前,只有老道懂得,如今却成了在京官员的必修课,每天搜肠刮肚,大半的精力都用在了讨好皇帝上面。
  
      徐阁老也不例外,到了二更天,他才写好了两篇青词,揉着酸胀的眼睛,正准备休息,突然房门大开,一个红脸长须的大汉,穿着蟒袍笑吟吟走进来。
  
      “徐大人,还没睡呢,真是为国操劳啊!”
  
      “哎呦,陆太保,您怎么有空,陛下那边不用护法了?”
  
      “哎,陛下这些日子因为财税的事情,闹得心绪不宁,没法打坐入定。这不让我过来,看看徐大人有什么高招。”
  
      徐阶一听,不动声色,谦虚地说道:“理财无非是开源节流两途,我要是有好主意,早就献给陛下了。”
  
      “呵呵,徐大人客气了,朝臣们都说你胸藏锦绣,可不要让陛下失望啊!”陆炳起身,就要告辞,徐阶连忙笑道:“太保您等一等。”
  
      陆炳站住,徐阶急忙捧出了一个小坛子,送到了陆炳的面前。
  
      离着老远,就闻到一股刺鼻的酒味,陆炳为之一振。
  
      “好香醇的酒啊!”
  
      “太保好眼力,不过这东西不叫酒,而叫做酒精!”徐阶笑着把坛子打开,浓烈的味道弥漫在值房中,陆炳探头看去,只见坛子里清澈无比,香气浓郁。
  
      “徐大人,这酒精有什么神奇的,也能喝么?”
  
      “太保,酒精之烈,十倍于烧酒,只怕一般人是承受不了。这东西还有更重要的用处。”
  
      “什么用处?”陆炳好奇地问道。
  
      “可以用来清洗伤口,据说受了外伤之后,就会有毒素留在伤口,进而引起感染化脓,最终伤者丢了性命。如果能用酒精清洗伤口,就可以避免感染,功效甚是惊人啊!”
  
      陆炳闻听,突然把眼睛瞪大了。
  
      “徐大人,你没有骗我吧!”
  
      “老夫哪里有胆子欺骗陆太保,这里有一封信,上面详细写着制作和使用的关键,太保一看便知。”
  
      “哦!”陆炳用力点了点头。
  
      “徐大人,实不相瞒,锦衣卫有三个兄弟正好都受了伤,生命垂危。不管能不能救活,陆文明都欠你一份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