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要做首辅 > 第58章 天大任务
readx();    “天下有道,则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这是唐顺之出的一道题目,四平八稳,没有任何歧义。和圆圈完全不是一回事,唐毅打起了十分的精神,这句话是孔老夫子所说,天下有道的时候,礼乐战争是天子做决定,下面还有一句,天下无道的时候,礼乐征伐是诸侯做决定。
  
      想了半晌,唐毅终于下笔破题:“道隆于一世,权柄勿分多人。夫政出多门,则乱之始也。”
  
      破了题目,又搜刮肚肠,按照承题,起讲,入题,起股,中股后股,束股的顺序,一路写下来,差不多半个时辰,一篇不到三百字的八股文总算是写完了。唐毅又小心翼翼看了一遍,虽说不算花团锦簇,但是也用词考究,排比得当,看起来应该不差。
  
      他这才双手奉上,送到了唐顺之手里,战战兢兢等着这位大家的点评。
  
      唐顺之接过只扫了一眼,就随手放在一边,微微含笑,看着唐毅,弄得她浑身发毛。
  
      “荆川先生,是晚生做的不好?”唐毅试探着问道。
  
      “呵呵,先不说这篇文章,我问你,朝廷为何要用八股取士?”
  
      当然是为了钳制思想,愚弄天下,让读书人一辈子皓首穷经,没有功夫添麻烦……唐毅经过刚刚的教训,已经学会了深沉内敛,摇头说道:“晚生不知,请先生指点。”
  
      “唉,自古以来,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有人喜欢酸的,有人喜欢甜的。天下读书人何其之多,大江南北,黄河两岸,光是江南之地,读书人怕是就有百万吧?”
  
      唐毅不明白唐顺之的意思,还是点头,江浙两省都是最富庶的地方,文风鼎盛,只要有点银子,就会送孩子去读书,百万读书人绝不是夸张。
  
      “这就对了,这么多读书人,全靠着一篇文章定好坏,不说决定生死,也差不了许多。若不定下严格的规矩,全凭考官的喜好,其中会有多少弊端,你能想象吗?”
  
      轰!
  
      唐毅脑中闪过一道惊雷,顿时脑洞大开。
  
      唐顺之果然一下子点到了问题的关键,如果不限定考试范围,不规定作文的格式,任由考官发挥,任凭他们的喜好录取,其中会有多少猫腻,用脚趾头想也明白。
  
      譬如某位考官从非常偏门的书中出题,大多数考生都没见见过,又怎么考好。若是这位考官心怀不良,提前把书籍透露给自己中意的人,考试还有什么公平可言!
  
      把出题范围限定在四书五经,不过就是九本书而已,任何人咬咬牙,都能卖的下来,实在不行,还能手抄,总有解决的办法。
  
      仔细想想,八股文和后世的高考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有无数攻击的点,但是不可否认,保证了最大限度的公平。如果自由录取,因材施教,会有多少关系户变成“特殊人才”挤进校园,霸占本就不够的资源,农村子弟怕是再也没有出头天。
  
      其实推而广之,很多看似不合理的东西,都是出于维护大帝国的需要,就比如重农抑商,种下种子,收获粮食,这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道理。可是商业却不同,必须要有地理区位的限制。
  
      假使鼓励商业发展,江南必定一骑绝尘,到时候帝国南北失衡,超出了掌控,国家就要不稳……
  
      唐顺之的话确实让唐毅从全新的高度来看待八股文,同时对这位荆川先生的洞察力越发佩服。
  
      唐毅的变化都被唐顺之看在眼里,心说要镇住这小子,还要拿出点真本事才行。他拿起了唐毅的文章,笑道:“你这篇文章不能算是不好,可是放在考场上,考官第一眼就会黜落,你可知道原因?”
  
      “晚生不知。”
  
      “八股之题从经义上截取,只能针对题目,不能侵上,也不能犯下。”
  
      “啊!”
  
      唐毅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他犯得错误再低级不过,破题的时候,明显犯下,也就是把后一句的意思用上来。
  
      在后世的时候,解读文章讲究联系上下文,通盘考虑,可是八股文可不行,让你讨论什么,就是什么,决不允许过多发挥。要是遇上了肆意发挥的学生怎么办,很简单,直接打落不取。
  
      可以想见,唐毅这篇只认不错的文章考官都懒得看第二眼。想到这里,唐毅的脊梁沟一阵冒寒气,整个人都不好了,封建取士,真他娘的残酷啊!
  
      看唐毅想明白了,唐顺之笑着站起身,拿起毛笔,不假思索,在文章下面写了几句,唐毅凑到近前看去。
  
      “道隆于一世,政柄统于一人。夫政之所在,治之所在也!”
  
      看人家这几句,直接讲权力归天子的好处,而唐毅的写法则是说明分给诸侯的坏处,看似一体两面,放在科举上,就是中与不中,天堂地狱的区别!
  
      这其中的差别怕是只有高手才能品味,唐毅想到这里,深深一躬。
  
      “荆川先生,晚生搅扰学堂,心中惭愧。先生不计前嫌,提点晚生,感激不尽!若是……”唐毅小脸通红,有些说不出口。
  
      “呵呵,不就是想学八股制艺吗,有什么说不出口的?”唐顺之笑道。
  
      唐毅顿时眼前一亮,急忙问道:“先生,您可是愿意教晚生?”
  
      “不。”唐顺之摇摇头,随即笑道:“八股文说白了就是格式而已,凭你的聪明才智,一天半天就搞清楚了,关口是要想真正杀出重围,在百万士子当中独占鳌头,光靠着你现在的学问还不成。”
  
      “请先生指点。”唐毅谦卑地说道。
  
      “八股文格式严谨,堪比床板下面抡大斧,螺蛳壳里做道场。最讲究积累,失之毫厘谬以千里。光会背四书五经,朱子集注,可差得远呢!”
  
      “请问先生,还要学什么?”唐毅两眼冒光地问道。
  
      “八股的基础在于诗词文赋,所以还要被楚辞、乐府、汉魏六朝文赋、古诗、唐诗、宋词、元曲、还要涉猎诸子百家、尤其是天子笃信道家,还要把老庄的学问吃透,不经意间融入文中,殿试的时候才会让天子满意。光是这些还不够,《史记》总要看过,《资治通鉴》《贞观政要》历朝的实录,都要烂熟于心……天文地理,农业水利,医卜算术,琴棋书画,样样需要涉猎。尤其是如今狼烟四起,鞑靼和倭寇作乱,更要学习拳脚兵器,强身健体,还要懂得兵书战册,必要的时候,能指挥千军万马,纵横沙场……”
  
      唐顺之说一样,唐毅就记一样,渐渐的脑袋就像气球,越来越大,简直要爆了。把这些玩意都背下来,少说要几百万字,再融会贯通,简直就是天大的任务。
  
      “荆川先生,兵法还要学啊?文官不用上战场吧?”唐毅哀嚎地说道。
  
      “怎么不用,本朝以文御武,若是没有两下子,那些骄兵悍将会听你的指挥?”
  
      也有道理,唐毅皱着眉头,咬了咬牙,要相当人上人,就要下苦功夫,不就是背书吗,难不住老子!不过——这么多的东西,该找谁学啊?
  
      正在迟楞的时候,唐毅突然发现了唐顺之嘴角高深莫测的微笑,分明再说:小样儿,还不上钩吗?
  
      唐毅思索再三,毅然撩起衣襟,给唐顺之行了大礼。
  
      “晚生恳请先生不吝赐教!”
  
      “嗯,从今天开始,上午到我这儿背书练武,下午去学堂听经义,赵闻的功底还算扎实,晚上呢,好好练字,每天交三千字上来。再有啊,每十天去上泉公那里,跟他学三教九流,听他讲朝廷掌故。”唐顺之说的顺口,显然早有预谋。
  
      唐毅点点头,为了科举,为了幸福,拼了!
  
      “先生,还有吩咐吗?”
  
      “有。”唐顺之促狭地笑道:“听说你的厨艺不错,去给我做几个下酒菜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