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要做首辅 > 第67章 临阵突击
readx();    “散了散了,他都要饭了,还能指点你们,有功夫去码头扛包,浪费时间做啥!”
  
      真别说,经过挫折之后,徐三沉稳了不少,说出话来都颇有道理,看热闹的人顿时一哄而散。
  
      看在老道的眼里,这个心疼啊!煮熟的鸭子都飞了,想翻脸,一看唐毅身边跟着三四个大汉,顿时就没了动手的心思。哭丧着脸说道:“小兄弟,贫道都三天没吃饭了,好歹给人留条活路啊!”
  
      “别装蒜了,你不是饿了吗,看到我啊,你就看到窝头屉了。”
  
      也没什么好吃的,老道一下子成了霜打的茄子。
  
      唐毅使了个眼色,徐三和朱山一起动手,带着老道就走。走出几十步,老道突然停住了。
  
      “哎呀,贫道的法器还没带呢!那可是姜太公所留,斩将封神,所向睥睨……”
  
      “闭嘴,信不信大爷现在就斩了你!”徐三一瞪眼睛,凶光毕露,老道还来了倔脾气,伸着脖子,气呼呼道:“那是道爷吃饭的家伙,到哪都带着。”
  
      “行了别跟他废话。”
  
      唐毅一摆手,让吴天成跑回去,没多大一会儿,吴天成夹着沙盘,乩笔,还有一个不知道是谁的破神像,一股脑送到了老道的手里。
  
      老道看了看,突然瞪大了眼睛。
  
      “贫道的铜,额不,是法剑,哪去了?那可是文王演八卦时候用的啊,准是让你给藏起来,当传家宝了。”
  
      吴天成气得直翻白眼,“呸,就一串狗屁铜钱,还什么法剑!”
  
      “铜钱就铜钱,那可是贫道最后的家底儿了,饿了三天,都没舍得换馒头。”老道执着地说道。
  
      “哎,让你那个小徒弟拿走了,估计是买糖人吃了。”
  
      “徒弟,是那小子!”老道失声叫道,顿足捶胸,嚎啕大哭,“小没良心的,昨天还被狗咬呢,贫道就是心善,怎么不咬死你啊!”
  
      唐毅算是看明白了,这老道扶乩是假的,徒弟也是假的,不对,没准他根本就不是老道!
  
      “我问你,叫什么名字,可有师承门户?”
  
      提到师承,老道来了精神,晃晃肩膀,挺了挺胸膛。
  
      “你们是不是当贫道是野路子,道爷告诉你们,我可是崂山上清宫的弟子,我的师父是大名鼎鼎的孙玄清孙真人,怎么样,怕了吧?”
  
      孙玄清,我知道他是谁!
  
      唐毅心中鄙夷,可是听到崂山上清宫五个字,他突然想到了一个人,一个很不寻常的人!
  
      “你知道一位姓蓝的道长?”
  
      “蓝?哈哈哈,贫道还真清楚,上清宫只有一位姓蓝的,叫做蓝道行蓝仙长。”
  
      还真有这个人,唐毅眼前一亮。记得若干年之后,就是一位精通扶乩之术的蓝道行,在嘉靖面前说了严嵩父子的坏话,最终扳倒了严嵩,传说中蓝道行还是心学中人!‘
  
      等等,上清宫,扶乩,心学……
  
      唐毅紧紧盯着破老道,咬着牙说道:“你别告诉我,你就是蓝道行!”
  
      “哈哈哈,想不到贫道竟然如此有名气,小朋友,你是想求官还是求子,是想发财,还是救人,我蓝道行功力通玄,本事无双,只要你说话,保证有求必应!不过你要先请贫道吃一顿,肚子饿得法力都没了。”
  
      “我求你把嘴闭上!”
  
      唐毅狠狠瞪了他一眼,唬得蓝道行一阵害怕,嘟囔道:“干嘛瞪眼啊。”
  
      ……
  
      徐三和朱山带着蓝道行,走在前面,唐毅在后面看着,怎么看,这个破衣烂衫,大大咧咧,迷迷糊糊的家伙,也不像是能忽悠精明过人的嘉靖皇帝的蓝神仙。
  
      或许真应了那句话,装傻是最高明的骗术,连皇帝都能骗,对付一个小小的沈良,肯定十拿九稳。
  
      想到这里,唐毅突然高兴了起来,带着蓝道行往家里走,迎面正好碰上了疾步而来的唐顺之,只见他上身不动,胡须不摇,还是风度翩翩的样子,可是脚下速度极快,一眨眼就到了唐毅的面前。
  
      唐毅一见,突然大笑起来,“先生您不来我还要找你呢,有要事相求!”
  
      拉起唐顺之就往里面走,本来唐顺之憋了一肚气,想要找唐毅算账,却被这股热情给堵住了嘴巴,到了大厅之上,没等落座,唐毅就把话匣子打开了。
  
      唐顺之精通儒释道,学问大得吓人,让他指点两句,蓝道行保证能装的更像,更容易让沈良上当,至于会不会走漏风声,唐毅对荆川先生的人品还是有把握的。
  
      将情况草草说一遍,然后唐毅笑道:“沈良这家伙背后站着织造局,不能硬拼,只能智取。最好让他自己滚蛋,我已经给他添了点乱,这家伙应该心神不宁,疑窦丛生,这时候再让一位活神仙出面,动摇其心,不动声色之间,就能把瘟神送走,先生以为如何?”
  
      听完唐毅的一番话,唐荆川一肚子的怒气早就跑到九霄云外,心里只剩下四个字:匪夷所思,匪夷所思啊!
  
      这小子真的只有十三岁吗?一桩牵涉到宫里,牵涉到万千百姓,牵涉到霸占民田的泼天大事,他竟然能用四两拨千斤的手法化解,亏自己苦读书这么多年,办事的本领还比不上一个孩子,难怪自己蹲冷板凳呢,真是咎由自取!
  
      唐毅不知道唐顺之正在三观毁灭和重建的漩涡里挣扎,自顾自地说道:“现在的关键就是蓝道行,一天之内,要把一个江湖骗子,变成道貌岸然的有道全真,难度真不小。”
  
      “交给我吧!”
  
      唐顺之踌躇满志说道:“这些年来,我著成左、右、文、武、儒、稗,六编,阳明公教导致良知之学,姑且在蓝道行身上一试吧!”
  
      把前因后果弄清楚,魏良辅忍不住一拍大腿,笑眯眯说道:“不愧是我的弟子,明明是一件简单的小事,何至于牵动朝局,弄得心惊肉跳的,怎么样,义修,牛刀杀鸡的滋味不好吧?”
  
      “哼,站着说话不腰疼,还不过来帮忙!”
  
      “好,这么好玩的事情怎么少得了老夫啊。”
  
      魏良辅搬了一把椅子,和唐顺之,唐毅,三个人一起把蓝道行给围了起来。这三个家伙,一个学问无双,天下闻名的大才子,一个精通三教九流,人老成精的神级官僚,再加上一个思维跳脱,见识过人的穿越者,可谓是强强联合,三个人不断向蓝道行传授装逼,额不,是装神真经。
  
      最初蓝道行听得颇为认真,努力记着,可是渐渐的麻烦事也来了,随着内容深入,三位老师的意见没法统一了,唐毅有物理化学知识,建议蓝道行走技术流,用神奇的法术折服沈良,唐顺之则是嗤之以鼻,变戏法的还少吗,要讲道理,要用玄而又玄的东西唬人。魏良辅又不同意,干巴巴的道理谁愿意听,还是要溜须拍马,把沈良哄高兴了……
  
      这三位越说越激烈,干脆都忘了教学的事情,直接吵了起来,也不管蓝道行了。一个个口若悬河,说出来的理由一套一套的,排山倒海,无懈可击。蓝道行只觉得脑袋都要炸了,这三个家伙简直比得上十万只鸭子!
  
      终于到了极限,忍无可忍!
  
      “啪!”
  
      蓝道行猛地一拍桌子,六只眼睛齐刷刷落在他的身上,眼神里面充满了昂扬的斗志。蓝道行艰难咽了口吐沫,问道:“你们谁给人算过命?”
  
      “没。”唐顺之摇摇头,看了看老魏,魏良辅倒是玩过类似的游戏,只是没有真正弄过,至于唐毅,同样摇头。
  
      好啊,让三个外行给坑了!
  
      蓝道行见他们摇头,鼻子都气歪了,敢情你们就靠着想象忽悠人啊,说的还振振有词,也不知道害臊!
  
      蓝道行怒吼道:“道爷在山东的时候,天天上门算卦的排出去二三里。你们三个要是上街,一分钱都挣不来,还敢教训道爷,惭愧不?”
  
      当然惭愧,三个家伙这才清醒过来,他们是在教人,不是开辩论会,最狡猾的魏良辅先打着哈欠,叹道:“老夫是尽力了,能领悟多少就看你的本事了!”
  
      他转身溜了,唐毅挠挠头,嘿嘿笑道:“啊,劳逸结合,劳逸结合,我去歇着了!”
  
      “你们都走了,我还留着干什么!”唐顺之也走了。
  
      教学工作虎头蛇尾,只剩下孤零零的蓝道行。
  
      “自以为是的臭屁文人,等着看明天道爷怎么大显身手吧!”他的头一歪,靠在椅子上,鼾声如雷,自顾自大睡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