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电影世界逍遥行 > 第四十七章 赌王洪光

  叶玄只是看着阿星胡闹了一会儿便叫上他一起赶快离开这里,毕竟刚刚比利在打斗的时候砍了几个人,留在这里要是被警察碰到了,那可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也说不清,这个时候的香港人,上至富豪,下至贫民,都很不待见他们这些刚刚到香港的大陆人。
  ……
  就在叶玄和阿星一起朝家走回去的路上,一栋别墅内,一个双脚瘫痪的中年人和一个白白胖胖的中年人相对坐在赌桌前,如果有资深赌徒在这的话,一定会认出他们正是有着香港与台湾赌王之称的洪光与陈松。
  赌桌之上放着一堆的筹码,两人正赌着梭哈,赌局已经到了最后阶段,洪光此时的牌面是黑桃10、j、q、k,还有一张盖着的底牌,而陈松的牌面则是红心10、j、q、k,也一样盖着一张底牌。
  这个时候,赌局轮到洪光说话,洪光不仅双脚瘫痪,而且连喉咙都有问题,想要说话都要靠助讲器,只见洪光拿起助讲器,笑着对对面的台湾赌王道:“就算大家都是同花,我也比你大!”
  “好,五百万!”说着,洪光拿起桌上的筹码,很是自信的放到赌桌中间。
  那边的台湾赌王陈松很没有形像的抓了抓脑袋,嗤笑一声对洪光道:“可是你要知道,我可能是同花顺!”
  “如果是,你又何必伤脑筋呢?”洪光很不客气的道。
  “我不信你也是同花顺,好,我再加500万!”洪光一把推开筹码,怒声道。
  “大我500万,那还不能摊牌,你桌上还有多少?”洪光看着陈松推上来的筹码,突然问道。
  “800万左右!”陈松吸了口烟,似乎有些苦恼的道。
  “好,就大你800万!”听到陈松的回答,洪光很是豪气的将筹码丢在赌桌的中间。
  看到洪光将筹码放下,原本看似很苦恼的陈松的嘴角突然浮起一丝奸计得逞的笑容:“洪爷,这回你棋差一招了,我真的是同花顺!”
  说着,阿松笑着将底牌一掀,赫然是一张红心a。
  “真的那么巧?”洪光看着陈松掀开的底牌,似非常惊讶的道。
  “洪爷,冤家路窄啊!输牌往往就是输在冤家牌上,你说是不是?哈哈哈……”陈松将红心a拿在手上,很是得意的笑着,站起来便要去拿桌上的筹码。
  “慢着!”看到陈松得意的想要去拿筹码,洪光陡然出声道:“你说得没错,最惨就是撞上冤家牌了,嘿嘿嘿!”
  说着,洪光伸手拿起自己那张盖着的底牌掀开,竟然是一张黑桃a。
  “他妈、的!”看到洪光掀开的底牌,陈松原本脸上得意的笑容一僵,怒骂一声,一脸怒色的坐回椅子上。
  “松哥,真是不好意思。”洪光嘴上虽然说着不好意思,但脸上却没有半点不好意思的表情。
  “这次算你福星高照,下次就没这么走运了。”陈松一脸不爽的道。
  “下次我不是靠好运,我靠的是实力!”洪光毫不似弱的回道,“下个月的赌王大赛,我不会留手的。”
  “骄兵必败,世界赌王大赛的冠军,一定是我!哼!”陈松站了起来,冷哼一声,一脸不爽的看了一眼洪光,走出了赌室。
  就在陈松走出赌室,比利和绮梦也从外面走了进来,陈松在看到绮梦的时候,脚步顿了顿,眼中闪过一丝精芒,随后若无其事的走了出去。
  “洪爷,潺仔强那件事,绮梦搞定了!”比利走到洪光的面前,一脸恭顺的道。
  旁边的一个女助手仿佛知道洪光想要说话,想着助讲器抵在他的喉咙上,洪光看着绮梦,洪意的点了点头:“你做得好!”
  “小事而已!”绮梦很是谦虚的笑道。
  “对了,刚才在大档……”比利突然想到了什么,低头附耳在洪光的耳旁悄悄的说了几句话。
  “真的有这样的奇人?”听到比利说的事,洪光的双眼中闪过一丝精芒,眼皮微阖,不知在想着什么。
  ……
  不知自己已经被惦记上的阿星,此时正与叶玄朝着达叔的家里走了回去。
  一路上,叶玄便发现阿星的神情有些异常,手中拿着绮梦留下来的丝巾闻着,嗅着,一脸的陶醉,似乎丢了魂一般,更有几次险险的差点走上马路,要不是叶玄在他的身旁看着,只怕已经被撞到了。
  摇了摇头,将阿星送到达叔住的大楼前,叶玄便跟他说明天会到他家去看他后,便转身离开。
  这个时候,叶玄认为自己并不适合送阿星回去,之前自己在路上遇到阿星就让达叔对他有了猜疑,或是自己再表现得对阿星很是清近,难保不会弄巧成拙。
  ……
  房间之内,达叔一边拿着冰块在眼睛上敷着,一边一脸担心的掀开窗帘朝楼下望着。
  “医生说,芝女的病要十几万才能开刀。”一旁,盛哥三人站在桌旁,六姑脸色发苦,声音有些哽咽的道。
  “那几万块就不够了?”盛哥皱了下眉,沉吟了一下,突然双眼一亮,想了个嗖主意道:“不如拿去马场博一博,我有独家内幕消息!”
  “喂,你的消息准不准啊?”一旁正抽着烟的萍姐听到盛哥的嗖主意,担心的道。
  “我认识马主的。”盛哥也有心吃不准,但还是硬着头皮道。
  这个时候,房门陡然开了,阿星头上绑着绮梦的那条丝巾,整个人如同梦游般的走了进来。
  “回来了,你这臭小子终于舍得回来了?阿叔四周围……”达叔看到阿星回来,想到刚才这臭小子竟然丢下他跑来,不禁想训叱他几句。
  “绮梦……”阿星双目发直的道。
  “这个时候了你还什么绮梦?”达叔看着阿星训道。
  阿星看了一眼达叔,也没理他,直接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明天进马场,帮阿叔想条六串六十三!”达叔在后面对着阿星的背影叫道。
  …………
  第二天早上,达叔与六姑他们正在吃早饭,突然听到门铃响起。
  “是谁,这么早?”六姑看了一下挂在墙上的表钟,才九点多,放下手上的饭碗,走到门前打开门,却看到叶玄手上拿着一大堆东西站在门外。
  “六姑,早!”叶玄看到开门的六姑,微笑的道。
  “呃,早上好,你……”六姑认出了叶玄,但那是几天前见过了,却已经忘了他的名字。
  “谁啊,六姑?”盛哥探着头问道。
  叶玄对六姑笑了笑,走进门来,看到他们都坐着吃早饭,先打招呼道:“早啊,达叔,阿星,萍姐,盛哥。”
  “早,早……”看到竟是叶玄,而且手上还提着一堆东西,都连忙站起身来。
  “玄哥,这么早啊!”一个晚上,阿星不似昨晚那般如丢了魂,看到叶玄,热情的道。
  “叶先生,那么早啊!”达叔也走上前来,笑眯眯的道。
  “不早,不早,达叔,来,这是我一点小心意,昨晚多谢你们的照顾了。”叶玄笑着将手中的东西递了过去。
  “不用,不用,阿玄你真客气!”达叔一边说不用,一边却笑着将叶玄手中的东西接了过来。
  “哇,燕窝,这是鲍鱼,这个是西洋参……”一旁的盛哥看到达叔接过来的礼物,不禁瞪大了双眼。
  六姑、萍姐她们也瞪大了双眼,像他们这些底层的人哪买过这么高级的东西,这些东西加起来至少要好几万块,看到叶玄竟然拿这些东西来送礼,纷纷猜想着他的身份。
  “来,阿玄,坐,别客气!”见到那些礼物,达叔对叶玄越发的客气了。
  “玄哥,今天有事吗?等下我们要去马场,要不要一起去?”阿星突然插口道。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