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日轮盘 > 第一章 重回
readx();    第一章一梦十年
  
      “啊!”
  
      潜行者冰冷尖利如钢铁般坚硬的触手穿透身体的刹那,让叶钟鸣不可抑制地喊了出来。
  
      朦胧间,入手处却是一片温润滑腻,还有喷涌过后的极度快感。
  
      有些熟悉的喘息声从耳边传来,一双莲臂紧紧地裹着颈部,间断的还有阵阵夹杂着汗味的香气涌入鼻孔。
  
      叶钟鸣的视线渐渐有了焦点,他看见了一张曾经熟悉的美丽脸庞。
  
      她?
  
      她不是很久前就死了吗?
  
      仿佛要确认什么似的,叶钟鸣想要从这具无比熟悉的身体上挺起,可却被女人用四肢紧紧地环住。
  
      “别,别出去,呆一会。”
  
      还有着些许气息不稳的娇柔声音急急地响起,像是要失去了什么一样。
  
      叶钟鸣有些茫然得停止了动作,只是在目光扫视中,恍然明白了一些事情。
  
      画着卡通图案的水杯、夜光的电子闹钟、挂在台灯上的蕾丝内裤、撕开了包装却依然留在里面的杜蕾斯,还有怀中女人光滑身体带来的熟悉触感和某个连接两具身体的地方同样熟悉地律动,都把叶钟鸣带到了一个曾经经历过的场景。
  
      2020年,9月10日下午。
  
      那场旷世之灾发生的一个小时前。
  
      不应该是出任务了吗?之后被那些该死的虫子袭击,好不容易冲了出去却被潜伏者偷袭,从地下伸出的触手刺穿了身体,以自己的经验那绝对是致命伤。
  
      可是现在······这场记忆深处的白日激情,一切仿佛都回到了十年前,那个灾难来临前最后的美丽下午。
  
      常年养成的冷静让叶钟鸣迅速地思考着,只用了十秒钟,他就确定了,这不是什么仿佛回到十年前,而就是回到了十年前!
  
      看了一眼闹钟上的时间,2020年9月10日,15点35分钟,距离那个刻骨铭心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零5分钟。
  
      2020年9月10日16点40分,一件恐怖的事情将会发生,之后,地球就彻底陷入了冰冷的末世。
  
      叶钟鸣呆滞半响,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这是上天给的眷顾,还是对自己的另一次惩罚?
  
      叶钟鸣趴在赤,裸的女体上,慢慢的抬起自己的双手,白皙而细腻,掌中的纹路清晰,肤色健康,和十年后的自己大相径庭,这是一双握笔翻书,敲打键盘的手,而十年后的这双手,则满是长久握枪留下的老茧,还有无数次搏斗后留下的疤痕和血腥。
  
      重活了吗?叶钟鸣有些木然,不是每个人都会觉得重活是一种幸运,就像叶钟鸣,经历了噩梦一样的十年,如今又要重活一次,真的难说是幸运。
  
      重过十年血腥杀戮感觉不到一点温暖和希望的冰冷生涯?叶钟鸣苦笑,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在早就体会过那种绝望生活的情况下还能重新坚持一遍。
  
      至于还如八爪鱼一样抱着自己的女人,叶钟鸣并不能如‘十年前’那样感到温暖,反而心生排斥,因为重活过的他知道,下一刻,自己这位女朋友就要提出分手。
  
      白诗诗,叶钟鸣的女朋友,他租住的小屋最常光顾的人,从大二开始恋爱,算了算,如今已经快要两年了。
  
      对于已经没有了父母的叶钟鸣来说,他把这段感情看得很重,任何一个人,一个正常的善良的不滥情的人,都会对初恋格外看重,更何况,恋爱的对象还是白诗诗这样的美女。
  
      只是这种看重在恋情无法继续的时候,伤的也会格外得深。
  
      上一辈子,叶钟鸣最初是恨她的,他以为她背叛了他,可是这辈子早已知道了原委的他却没有恨意,或许,她的移情别恋带着几丝残忍,但他知道,直到昨天,白诗诗才答应和那个横刀夺爱的人在一起,到现在为止,至少身体上,她还对叶钟鸣保持着绝对的忠诚。
  
      “其实,我挺感谢这两年你对我地照顾,我是个粗心大意的人,很多时候没有顾及你的感受,我要道歉。”叶钟鸣有些强硬地从白诗诗近乎完美的身体上爬了起来,脑袋里开始飞速地思考一些东西。
  
      刚刚恩爱之后的男人突然离去,白诗诗不可抑制地产生了一丝空虚感,这种感觉让本来就有的歉疚之意更加得浓厚了几分,一场她主动发起带着补偿心理的疯狂性·爱,并没有让她感到好过。不过当白诗诗听到叶钟鸣的话,迷人的眼睛微微睁大了些,这是她感到意外时的下意识动作。
  
      “也很感谢,你这样的好学生不上课却跑回来和我做·爱,只是这种临别类似于施舍的东西,效果也仅仅是满足一下你要离开的歉疚而已,对于我,没有任何作用。”
  
      “钟鸣你······”
  
      摆摆手,叶钟鸣打断白诗诗的话,赤着身子来到窗边,看向了不远处阳光下的学校操场,几个精力旺盛的牲口正在踢着足球,旁边的看台上坐着一个白衣服的少女,拿着水瓶和纸巾,温柔地看着她的恋人。
  
      “你说,爱情或许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绝不是全部,我认同,也真心希望你能记住这句话,现在……或许一切还好,但万一变了,这个世界变得到处是危险,人命贱如草芥的时候,我希望你能放弃爱情,因为那份爱情,可能……并不如你想象的那般美好和忠贞。”
  
      “你什么意思?”白诗诗突然有些看不懂这个在一起两年的人了,他的话,是在暗喻什么吗?
  
      “如果一直是现在这个样子,我不否认秦军是个很优秀的人,或许也会是个很不错的情人和丈夫,可是他……”叶钟鸣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直接告诉白诗诗那个让她移情的秦军会在危急关头放弃她,为了几块面包就把她送了人?在遇到异种袭击的时候还把她推出去当诱饵以换取他自己逃命的时间?她会信吗?之前的自己在灾难发生半年之后看到的一幕,现在毕竟还没有发生,说出来只会被当成笑话。
  
      在叶钟鸣低头沉思的时候,白诗诗却彻底地震惊了,她知道叶钟鸣很快就会听说她和秦军在一起的消息,可绝没想到仅仅一个晚上,好像叶钟鸣就什么都知道了的样子,之前她可是绝对保密的啊,他,他早就发觉了?
  
      想到这白诗诗的脸色不免有些苍白,好像干了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被人发现了一样。
  
      事实上,也确实见不得光。
  
      “你···你知道···知道他?”
  
      叶钟鸣点点头:“每个晚上放在你寝室楼大厅中不署名的99朵玫瑰,生日夜小广场上千颗蜡烛做成的爱心,每天一次频率不高却持之以恒的关心短信,还有音乐会的门票,园艺会的入场卷,咖啡馆的会员卡,牛津大学教授的讲课视频,呵,即便是同为男人,我也不得不承认,秦军不仅仅长得帅气,家世优越,做事也同样漂亮,他很了解你的喜好,难怪你会动心,和他相比,我的确太不了解女孩子了。”
  
      窗外的校园中传来了一阵响动,应该是休息时间到了,回头看了眼满脸都是惊讶甚至带着一丝惊恐的白诗诗,叶钟鸣很可耻的产生了不亚于刚刚的爽快感觉,因为这表情有些熟悉,和他第一次进入白诗诗身体时她的样子很像。
  
      “最后,不管你怎么想都好,我还是要说,对于秦军,你要慎重,他是个可以同甘却不可以共苦的人。当遇到关乎他切身利益事情的时候,他可以抛弃一切,包括爱情,包括你。”
  
      说完,叶钟鸣拍了拍还处于发懵状态中的白诗诗肩膀,入手处那份滑腻让他的脑海中闪过了很多两人赤,裸纠缠在一起的画面,有喘息有汗水有欢愉,然后砰然一声,消失的无影无踪。
  
      放弃的总归要放弃,白诗诗自己做了选择,那么他就不会因为十年一梦而刻意去改变,因为叶钟鸣连他自己能活多久都不知道,又有什么资格去管别人?更何况,除了自己十年末世养成的冷酷性格,还有因为自己重获而产生蝴蝶效应的可能性,一切都发生了改变以至于秦军会带着白诗诗好好的活下去也说不定呢。
  
      叶钟鸣快速的穿上衣服,和白诗诗简单的谈话这段时间,已经足够他接受很多事情,十年生死边缘的生涯让他容易稳定住自己的情绪,接受了重活这种神奇的事情,于是叶钟鸣很快的在自杀以逃避那该死的末日和重新活过之间进行了一次选择,前者被他迅速的排除脑外。
  
      既然重活了,那就好好得活着吧。
  
      打开抽屉,里面有他的银行卡,里面是父母车祸后的补偿,是双亲用生命留给他的东西,这么多年,叶钟鸣没用过一分,他一直坚持着自己赚钱养活自己,这些钱,更多的被看成是一种纪念。但是现在不同,他知道父母如果天上有灵,也一定会赞同把这些钱换成以后活命的本钱。
  
      “你干什么去?”
  
      白诗诗拽过被单,挡住她的身体,带着惶恐地看着像是要离去的叶钟鸣。
  
      她知道自己是爱这个男人的,只是毕业将至,一个没有父母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何去何从的男人,给不了她一个光明的未来,这也是她之所以选择离开的原因,只是当这种离开突然变得不在她掌握之中时,难免产生了一种不甘。许在白诗诗看来,即便是分开了,这个男人也一样应该属于她,至少短时间内是这样的。
  
      穿戴整齐的叶钟鸣又看了看时间,15:50,距离灾难来临还有五十分钟,想了想要做的事情,明显时间已经不够,微微沉吟了一秒钟,叶钟鸣立刻做出了对他来说最重要的选择,面对白诗诗的询问,不由得产生了厌烦。
  
      “出去办些事情,在我回来之前,你赶紧离开,去找秦军吧,既然你已经做出了选择,就坚决一点,平时的你不也是这种性格吗。”叶钟鸣微皱着眉头,边向外走着边说,只是想到这个跟了自己两年的女人,终究还有些不忍,于是提醒了一句:“最好快些,秦军身边暂时应该会更安全,一旦有什么事发生,那里也是政府最先考虑援救的地方,在那里,或许······你可以更好的活着。”
  
      说完,叶钟鸣穿上鞋迅速离去,留下床上还在发呆的白诗诗。
  
      叶钟鸣现在要做两件最紧迫的事情,一,去买必须的药物。二,购买战斗用的工具。
  
      {新书不易,求大家多多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