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日轮盘 > 第十二章 变异柳树
readx();    虽然因为末世刚刚开始就成为了一星进化者而有些自大,以至于没有对危险进行预判,但终究现在的叶钟鸣是有过无数生死经验的进化者,在遭遇到危险的瞬间,还是做出了最正确和及时的应对。
  
      他腰部一拧,身体就诡异地后倒去,那呼啸而来的攻击贴着头皮就抽在了叶钟鸣刚刚翻越的墙上,发出啪的一声,一些瓷砖和水泥的碎屑四溅,其中好几块都打在了叶钟鸣的身上,让他疼的闷哼了两声,并且感觉到有热流淌过,显然伤口处出了血。
  
      反击几乎是本能,砍刀瞬间就挥了出去,平滑自然,如果有国术大家在这里,一定看得出叶钟鸣的刀法已经登堂入室。
  
      可这一刀却没有达到应有的效果,叶钟鸣感到砍刀被什么东西夹住了。这个时候,他才看清楚攻击自己的是什么。
  
      竟然是一株种在院子里的柳树,一条明显要长上许多粗上许多的柳条正在剧烈甩动,想要摆脱叶钟鸣手中的砍刀。
  
      刚才一刀,正好砍在了这根柳条上,没有砍断,反而让砍刀卡在了里面。
  
      叶钟鸣心中一惊,变异的柳树?!
  
      刚刚遇到了变异的昆虫,现在又遇到了变异的植物?
  
      这运气,也太不好了吧。
  
      毕竟,无论是昆虫还是植物,它们从开始变异之时,实力就要比丧尸强,对叶钟鸣的威胁自然也更大。
  
      可无论怎么说,叶钟鸣的反应是一等一的,他瞬间就放弃了卡在了里面的户外砍刀,伸手掏出了身上那把得自于末日轮盘的五四手枪。
  
      砰!砰!砰!砰!砰!
  
      连续五枪,除了第一枪失准了之外,其余四枪全部击中了十米外的变异柳树主干上的一个部位。
  
      后面跟着的女人此刻正好爬到了墙头,她看到那颗明显比普通柳树粗壮了不少的柳树树干上,流下了深绿色的液体,并且整棵树都在剧烈的抖动,这让它看起来更像是一个人,而不是一棵树。
  
      叶钟鸣开了几枪之后并没有停手,瞬间就蹿到了柳树前,背在身后的消防斧此刻已经被他提在了手中并且高高举起,朝着那个地方就猛然砍下。
  
      嘶!
  
      变异柳树竟然发出了嘶吼,虽然声音很低,但是确确实实的出了声,这吓得还骑在墙头的长发女人浑身一抖,直接摔了下来,心中有种陷入恐怖片的感觉。
  
      不过在嘶吼之后,这棵变异柳树猛然静止了下来,本来还嫩绿的枝叶瞬间变得枯黄,枝条都无力地垂下,任谁都知道,这棵柳树死了。
  
      叶钟鸣挥舞着消防斧再次在树干上砍了几下,树皮之下竟然露出了一块灰色的一级魔晶。
  
      变异的植物和变异的人类动物不同,它们的魔晶都在它们的体内,并且除了根部之外,它们并没有明显的弱点,而和大地连为一体的根部,又是最难攻击的地方,这造成了变异植物的相对强大。
  
      如果不是叶钟鸣有经验,知道这种刚刚变异的树木魔晶还未完全收入体内,并且利用自己一星进化者的眼力敏锐找到了已经被树皮遮蔽了大半的魔晶反射的一丝反光,那么等待他的结局,要么是落荒而逃,要么是被柳树杀死成为它的肥料。
  
      长发女人这个时候已经站了起来,小心翼翼地来到这棵变异柳树前,突然发现在树后竟然躺着两具尸体,只是此时这两具尸体全部都干干瘪瘪,就如同沙漠里被风干了的木乃伊。
  
      她吓得想叫,可是看到叶钟鸣的背影后又不敢,只能死死咬着手,挪开目光,任凭身体在恐惧中瑟瑟颤抖。
  
      两根吸管一般的树根插在干瘪尸体的脑袋里,再笨的人也知道曾经发生过什么。柳树吃人,这彻底颠覆了长发女人的世界观,在这样飘着血腥味的黑夜里,她深深地陷入到了惊恐当中。
  
      “过来帮忙!”
  
      叶钟鸣的声音钻入了女人的耳朵里,让她下意思地就凑到了这个刚刚甩了她一个耳光的男人身边。
  
      在这恐怖的世界中,这个男人是她目前为止发现的,唯一能够给她带来安全感的人。
  
      “看到这里了吗,拿斧子砍断。”
  
      叶钟鸣把手里的消防斧递给了这个女人,指了指那根变异柳条和树干连接的位置。
  
      变异植物和动物普通比同级别的丧尸强大,如果一旦杀死它们,所得也是更多。它们身体的很多部位都是非常优秀的材料,可以制造强大装备,或者入药,制作出功能各异的药剂。
  
      就比如这棵变异的柳树,除了魔晶之外,它那根变异的柳条可以制作成武器,威力不错,相当于轮盘中的普通级别的武器。
  
      可惜的是,这棵柳树刚刚变异,只进化出一条变异柳条,如果整棵树的柳条都进化了,即便是放在重生之前,那也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看着这个女人咬着牙开始用消防斧朝着比她还高一些的树干部位笨拙而奋力地砍着,叶钟鸣默默感慨了一声环境改变人,这么漂亮的女人,应该是穿着露出香肩的晚礼服出席灯红酒绿的晚宴,在流光溢彩的灯光之下成为全场的焦点,但此时,却只能用嫩得能够捏出水每周都要保养几次的芊芊玉手,挥舞斧头砍树,为的只是一份根本就没有得到承诺的保护。
  
      这就是末世,这就是地狱。
  
      欢迎来到地狱,叶钟鸣在心中默默对这个女人说了一句,转而就开始用已经拔下来的砍刀去剥这棵大树一个部位明显颜色较深的树皮。
  
      这是除了魔晶和变异柳条之外另一个有用途的东西。
  
      这些树皮本来是覆盖着魔晶的,坚硬却又有韧性,普通人即便是拿着刀剑也很难砍得透,是制作护甲的良好材料。今天这棵变异柳树的运气实在不怎么好,遇到了已经是一星进化者的叶钟鸣,不仅熟知它的弱点,先用手枪重伤了它,还直接劈开了这块树皮,斩断了它的魔晶和树身之间的联系,生生杀死了它。
  
      只是让叶钟鸣有些遗憾的是,这棵柳树变异的时间太短,以至于变异的树皮只有脸盆大小,还让他砍成了两段。
  
      收好取下的树皮,又帮助长发女人砍断了柳条,叶钟鸣带着捧着柳条的女人迅速离开了这里。而因为枪声被吸引过来的丧尸群,这时已经突破了食堂的后门,露出了它们狰狞的面目。
  
      同一时间,在不远处的一栋教学楼上,一群人正从窗户看着叶钟鸣两个人,脸上露出了希翼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