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日轮盘 > 第十四章 跳楼
readx();    “咔吧。”
  
      行进当中,叶钟鸣把轮盘上得到的五四手枪另外一个满弹夹换了上去,代替了已经打出五发子弹的那个。
  
      这是他多年末世生涯养成的习惯。
  
      后面的长发美女脸色苍白,因为她怀里捧着的变异柳条时刻散发着一股血腥味道,刺激着她脆弱的神经。
  
      柳树根部两具被当成肥料的尸体是被柳条抽死之后拽过去的,现在柳条上面还残留着一些血肉。
  
      变异之后,柳枝柔韧坚固,柳叶锋利如刀,在奔跑的过程中,甚至已经有几片柳叶划开了她娇嫩的肌肤,可是她不敢吭声,她怕前面的男人扔下她不管,那么她除了成为身后丧尸的美食之外,没有第二种可能。
  
      前面的叶钟鸣带着路绕过了食堂,又从一侧钻入了一片户外健身器材区,轻易地摆脱了丧尸的围堵。
  
      这得益于他丰富经验带来的准确判断和一星进化者出色的视力听力,要是其他人,此刻估计早已经被闻声而来的丧尸围住了。
  
      躲在楼角的阴暗角落,叶钟鸣确定着方向,他刚才只是在小区里看到了秘境钥匙从天而降,可是那道亮光在降落到一定高度之后就被一些高楼挡住了,以至于现在叶钟鸣并不能准确的掌握着陆地点。
  
      这让他有些焦躁,毕竟秘境钥匙不是丧尸,对人类可没有什么威胁,如果被别人先得到了,他无论如何都心有不甘的。
  
      一阵嘈杂打断了叶钟鸣的沉思,他发现对面一栋楼的四楼,正有人顺着绑在一起窗帘绳向外爬,只是窗帘绳的长度有些短,到了二楼附近就没了,这让这些向下顺的人不得不在二楼跳下来。
  
      开始的时候应该还好,一切进行的很顺利,但是当一个学生到了窗帘绳子的尾部正准备向下跳的时候,二楼的窗户比例突然被撞碎,里面伸出了数个丧尸那干瘪瘪灰黑色的手臂,这让那个学生毫无准备摔下来的同时,下意识地开始大喊大叫。
  
      无疑,这样的分贝对于听觉嗅觉都很发达的丧尸来说,就如同黑夜中的一盏明灯,这一个区域的丧尸都向着那里围拢了过去,特有的如同野兽一样的低声嘶吼响成了一片。
  
      闪着些许灯光的黑夜中,丧尸那腥红的眼睛和代表死亡的嘶吼形成了巨大的压力,让那些刚才还可以保持纪律开始逃跑的学生们彻底崩溃。还在四楼的人有些想要向回缩,有些却想要赶快下来逃出绝地,在窗口挤做了一团。
  
      而还在窗帘绳子上的学生也乱了阵脚,纷纷直接跳了下去,可是这几个人学生几乎都在三四楼之间,这个高度摔到下面的水泥地面上,就算不死也要骨折,那声声哀嚎,代表了他们几乎成了最惨的人。
  
      还有之前已经到了地面的那些人,则用尽了吃奶的力气,朝着叶钟鸣的方向跑了过来。
  
      你妹啊!
  
      叶钟鸣咬着牙暗骂,他就不明白了,重生后一切都还算顺利,但怎么老是碰到这种情况呢。刚才的长发女人是这样,现在这帮学生是这样,难道自己重生之后头顶带了自己看不见的红十字标志?否则怎么都朝着自己来?
  
      他非常肯定这些学生的目标就是自己,因为很多人已经开始向着自己躲藏的方向挥手呼喊,什么救命,快来帮忙之类的话不绝于耳。
  
      叶钟鸣本能的要离开,他对这些非亲非故遇到事情除了慌乱和背弃同伴的人没有丝毫好感。
  
      但他看了看那扇这些学生逃出来的窗户,又对应了一下刚才那道亮光落下的角度,立刻就改变了注意。
  
      这帮人,如果一直呆在窗前,应该有人看到了秘境钥匙落下的位置!
  
      “在这等我。”
  
      对长发女人吩咐了一声之后,叶钟鸣提着刀就迎了上去。
  
      看到有人过来,这六七个学生面露喜色,但当发现只有一个人的时候,脸上的希望就变成了愣然和痛苦,甚至还有一丝埋怨。
  
      怎么就只有一个人的?!一个人能干什么!?
  
      “去那边的楼角!”
  
      叶钟鸣看都没看这帮学生,和他们侧身而过的时候扔下这句话后就向着丧尸迎了过去。
  
      相对来说,这种陆陆续续的丧尸对叶钟鸣的威胁并不大,他惧怕的是很多很多丧尸在同一时间聚集在了一起那种情况。
  
      叶钟鸣提着的砍刀虽然有些破损,但是经过了这几场砍杀,用的很顺手,虽然因为成为一星进化者之后感觉有些轻。
  
      丧尸们发现有人朝着它们跑来,开始兴奋躁动,可是迎接它们的却是死亡的刀光。
  
      叶钟鸣六倍于常人的体质此刻发挥了极致的作用,他的速度飞快,快到稀疏的丧尸群根本碰不到他的衣角。他的力量巨大,出刀精准,每一头丧尸都被一刀毙命,不同的只是它们死亡的方法。有些被捅进了眼窝,有些被砍断了脖子,有些被刺穿了太阳穴……
  
      当那些学生跑到了叶钟鸣所说的位置,见到了一个有些面熟的长发美女后,他们纷纷回头。这并不是关心那个人的安危,更多的是看一看危险和他们自己的距离。
  
      可是眼前的一幕把他们惊呆了,那个本来应该被丧尸吃掉提刀男人非但没死,还杀进了丧尸群中,砍起那些对他们来说是世界上最恐怖东西的怪物如同杀鸡屠狗般容易,仅仅这么片刻的功夫,竟然已经十多头死在了他前进的道路上!
  
      “这怎么可能!?”
  
      一个跑得满面汗水的学生怔怔呢喃,他不敢相信看到的一切。
  
      虽然末世刚刚降临几个小时,可是对绝大部分的人来说,这几个小时就如同几个世纪那么漫长。他们见证和经历了人类从世界之巅跌落的过程,同时人类特有的适应能力也让他们意识了一个道理——自己,变成了食物,而这些同类变成的怪物,则成了猎人。
  
      可是现在,刚刚形成的认知就被颠覆了,他们一时间难以接受。
  
      当然,更难以接受的是,这种颠覆是别人的,而不是他们自己的。
  
      叶钟鸣把一个丧尸的头颅揭了盖之后,发现距离自己最近的丧尸还在十多米之外,他立刻开始反身向回跑,并且抽空挖出了这一路上被他杀掉丧尸额头的魔晶。
  
      他迅速跑回到这些人的面前,并且迫不及待地问道:“刚才从天而降了一道光芒,谁看见落在了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