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日轮盘 > 第二十七章 地黄丸
readx();    在任何一座城市,都有流浪猫狗。
  
      这不是这些动物的错,而是人类的。
  
      在很多人厌烦流浪猫狗的时候,这些几乎全部是被人收养后再丢弃的可怜生命,对人类的感情或许只有它们自己最清楚。
  
      但有一点却可以肯定,当有人重新照顾它们的时候,它们会信任你、亲近你。
  
      或许吧,这是生命趋利避害的本能,但不能否认的是,它们会记得恩情。
  
      在这座城市,同样有很多很多这样被人抛弃的动物。
  
      叶钟鸣住的小区附近就有不少这样的流浪狗,平时在家的时候,每天他和白诗诗都会下楼来喂喂它们。
  
      他们没有钱去买狗粮,只能用一些剩饭剩菜,但这些流浪狗并不嫌弃,每一次都吃的精光,然后对着两个手拉手的情侣摇头摆尾。
  
      这样换来的结果就是每一天两个人下楼从家里去上课,或者从学校出来回家,总是会有流浪狗跑过来伴着他们,前蹿后跳非常亲热,把两个人送回家或者送到学校,这些流浪狗又会撒着欢跑开。
  
      叶钟鸣在末世之前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场景,只是十年的末世生涯让这些片段已经有些模糊。
  
      此刻,当他看到这条土狗的第一眼就有些熟悉,却一时想不起来,毕竟他是重生的人,他的意识距离今天已经过去了十年,很多东西已经淡忘。
  
      可当这条狗过来对他表现出了亲昵和讨好,叶钟鸣终于记起,这就是一条他和白诗诗经常喂养的流浪狗,经常伴着两个人上课下课。之所以叶钟鸣还记得起,是因为有的时候他回来的晚了,也能在街角看到它等待的身影。
  
      “真的是你吗地黄丸?”
  
      这个名字是白诗诗给起的,因为它一身的黄毛,因为流浪整天又灰土土的。
  
      叶钟鸣蹲了下来,大手摸着土狗的脑袋,露出了重生以后第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
  
      地黄丸显然也很高兴,微闭着眼睛享受着叶钟鸣的爱抚,接着身体顺势一倒,四肢朝天露出了它的肚皮,叶钟鸣也习惯性地用手指轻轻挠着那里。
  
      这是一条狗对你信任的表现,它把最柔软的地方暴露了给你。
  
      这种情况让后面的四个人看得目瞪口呆,本来应该是一场厮杀的,怎么变成了主宠相认?
  
      女警的枪口下意识地对准了蹲在地上的叶钟鸣后背,这是她心中狐疑这一人一狗真正关系的表现。
  
      本来享受叶钟鸣挠痒痒地黄丸突然跳了起来,对着女警就开始低吼,如果不是浴室门太窄,并且被叶钟鸣堵住了,恐怕此刻这条大土狗已经冲了上去维护恩人。
  
      形势的转变让叶钟鸣也很意外,他回头看了一眼女警官,缓声道:“这条狗我认识,以前喂过它,没有危险,你可以把枪放下了。”
  
      说完,看了看女警,然后就朝着角落里的银光走了过去,这才是他今天的目的。
  
      “等一下!”
  
      那个鼻音男出声阻止,快走了两步来到浴室门附近,看到一脸凶相的地黄丸才止步,有些畏惧地小退半步后才道:“你干什么?这东西是我们发现的,是属于我们的东西。”
  
      “是啊,那是我们的,你赶紧带着这条狗离开这里。”
  
      死者的哥哥在一边帮腔,显然对那团闪着银光的东西非常觊觎。
  
      另外一个叫做林力的人也站在了两个人身边,有着和他们同样的想法。
  
      只有那个女警皱了皱眉头,不过也没有说什么。
  
      叶钟鸣转过身,看着三个人沉声道:“如果我没有来,你们能够如此轻易的进这个门?因为我和这条黄狗有些缘分让危险解除了,现在就变得和我没关系了?”
  
      提着刀如山般站在那里质问的叶钟鸣很有气势,这种带着血腥味道的气场让三个男人顿时就是一滞。
  
      “没有你我们也能对付这条狗,别忘了我们有枪!”
  
      还是那个鼻音重的男人说话,他看了女警一眼,又看了看叶钟鸣,就有了些威胁的意味,枪这个字,足以吓到绝大多数的普通百姓。
  
      叶钟鸣一声嗤笑:“那我提出走到前面到时候你们怎么不反对?真不需要我,你们怎么不走在前面?”
  
      鼻音男摇着头,一副你很愚昧的样子,“谁知道你和这条狗是不是一伙的?我们还追究你纵狗杀人呢!”
  
      “对,警官,把他抓起来,他是个杀人犯。”
  
      死者的哥哥在一边声色俱厉地指责叶钟鸣,目光却不时地瞄向那团银光。
  
      “先把这条狗打死!”林力指着地黄丸就想让女警官开枪。
  
      叶钟鸣冷冷一笑,这些人表情和语气中的贪婪在末世之中太常见了,现在仅仅是末世开端情况还不算太糟,等到这样的人以后慢慢强大,这种贪婪就不仅仅只会表现在表情和语气中,而是拳头和武器上。
  
      “这个……没有证据证明这一切和他有关。”女警官皱着眉头,坚持着职业操守,这赢得了叶钟鸣一些好感。
  
      可对于秘境钥匙志在必得的叶钟鸣不会把这一切寄托在对一个不认识女警的好感上,他的手轻轻一钩,就在他手边的浴室门呼的一下就关上了,同一时间叶钟鸣的身体一侧贴在了浴室门侧墙上,躲开了门外女警射击的角度。
  
      颇有些意外的是,地黄丸也做出了和叶钟鸣同样的动作,只是它躲去了门的另一侧,这更加肯定了他关于这条土狗马上就要变异的猜想。
  
      门外的人对叶钟鸣这样突然的动作没有丝毫准备,手里有枪的他们本以为大势已定,谁能想到在枪口之下还会遇到反抗。
  
      叶钟鸣蹲下身体,用手拽住了尸体就挡在了浴室门下,没有听到枪声的他又迅速向前一扑,抓住了银色光团下的长条状物体,接着对地黄丸打了一声口哨,并把右腿曲了起来,示意了一下腿上方的天花板。
  
      那里,有一个大洞,是秘境钥匙落下来的时候砸的。
  
      地黄丸马上明白了过来,粗壮的四条腿一瞪地,就踩着叶钟鸣的腿跃了上去,两只前爪勾住了大洞的边缘。
  
      叶钟鸣轻轻一跳,在地黄丸身上一托,这条因为马上要变异变得聪明的土狗就被托了上去。
  
      砰的一声,浴室门被撞开,女警带着三个人男人冲了进来,可迎面一团黑影呼啸而至,啪的一下打在了女警握枪的手上,这四个人最大的依仗瞬间飞了出去。
  
      《谢谢书友1505……191的打赏,老幻拜谢,顺便再求个收藏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