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兵王 > 第1章:边哨惨案

  
      黄昏时分,西南边陲国境。
  
      一颗带着草环的脑袋从山顶不起眼角落探出来,阴冷的目光搜索着什么,满是油彩的脸庞挂着冷漠的表情,对生死的冷漠,很快又缩了回去,不一会儿,探出一把suv狙击枪来,狙击镜套在眼睛上继续观察,就像隐蔽在暗处观察猎物的野狼,没多久,这个人缩了回去,再也没有了动静。
  
      阴凉的风吹过半沙漠化的山峰,卷起漫天的黄沙,枯草打着卷也上了天,乌云压顶,气温骤冷,给这片荒芜的山野平添几分肃杀,眼看入秋的第一场雨就要降临,几只山鹰尖叫一声,带着不屈和狂傲,窜入云霄,很快不见了影子。
  
      延绵起伏的山岭,一处相对平缓的山腰开阔地,飘扬着一面耀眼的红旗,红旗旁边是一片低矮的营房——华夏国西北国境线古道哨所驻地,山腰下面是一处峡谷,方圆几百里唯一贯通东西的古道,这条古道在古代非常活跃,是走私分子的黄金通道;在和平年代的今天,杳无人烟,只有这座不起眼的岗哨默默的守护者这条古道,防止有人偷渡。
  
      古道哨所只有一个班的人,除了广场上瞭望台放哨的人外,其他人都缩在房间里准备晚饭,荒无人烟的哨所,日子过的百无聊赖,除了做饭,放哨,巡逻,娱乐就只剩下数蚂蚁,追野兔之类的事情了。被安排到边防哨所的兵,基本都失去了憧憬和希望,就等着退役回家。
  
      班长吴凯是个老兵,冀北人,性格豪爽,为人仗义,深的战友们的爱戴,如果没什么作为的话,还有半年就退役了,在这片荒无人烟的山野,平时连只鸟都难以看到,哪来的作为?军队没有功劳,升迁就是奢望。
  
      “马上就要下雨了,这该死的老天,怎么不下黄金,海子,你是班副,你走一趟,带上雨衣,罗铮那个臭小子差不多该回来了,第一次去营部领补给,别迷了路,被野狼叼走了,那就成咱们西北军第一大笑话了,老子可丢不起这个人。”吴凯一边和面一边说道,怎么看都不像是一名班长,哨所最高指挥官。
  
      “得嘞,”正在烧火的一名士兵随口答应一声,将一截柴火丢下,起身来,足有一米八的个头,面容消瘦,身体壮实,军服很干净,熨烫的也很平整,虽然远处边境,军人的血并没有冷。
  
      “班头,你还不知道罗铮?别看是新下来的兵,发起狠来,别说狼,就是老虎也得退避三舍,手底下硬着呢,不会是传说中祖传的武功吧?”旁边一名士兵笑呵呵的说道。
  
      “别管是什么,那是人家的私事,谁没点秘密,我警告你们,他不愿意说,你们可不行瞎打听,免得大家尴尬,来日方长,罗铮兄弟要是愿意说就说,柱子,你小子还有半年也退了吧?打算回去干点啥?”班长吴凯问道。
  
      “回家种地呗,在部队别的没学到,倒是长了一把子力气,种地最合适。”叫柱子的随口说的,眼睛里却闪过一丝苦涩,当兵的谁不想轰轰烈烈一番?谁又甘愿默默无闻的回去?
  
      吴凯没说什么了,厨房里,大家默不作声,都在想自己的心事。
  
      “嘭!”一声清脆的枪响。
  
      “哪里打枪?”大家大吃一惊,纷纷放下手上的活,看向班长吴凯。
  
      “是95式5。8mm口径自动步枪。”班长吴凯竖着耳朵说道,忽然脸色大变,喝道:“不好,是咱们的制式自动步枪,有情况,大家听我命令,从后门过去,操家伙就地防御,不许出营房,小心狙击手。”作为一名哨所老兵,吴凯没有参加过战斗,但代代相传的经验听说不少,敏锐的感觉到出事了。
  
      大家答应一声,纷纷向厨房后面冲去,厨房后面连着武器库房,大家平时武器不离身,这会儿饭点,哨所几年都没有出过事,大家有所松懈,做饭的时候把武器集中存放起来,这个疏忽却要了所有人的命。
  
      还没等大家冲出厨房,外面一排排猛烈的子弹扫射进来,厚重的布帘、玻璃窗户根本挡不住子弹的攻击,瞬间支离破碎,紧接着两枚手雷扔了进来,发出两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响,厨房内的几名士兵倒在血泊之中,无一幸免。
  
      从听到枪响到遇袭身亡,前后不过两秒钟,刚才还谈笑风生的几名战士变成了尸体,都睁着眼,死不瞑目。
  
      硝烟很快散去,一名身穿虎纹通用型迷彩作战服的人走了进来,这款作战服号称是山地丛林作战伪装效果最好的迷彩服,来人侧着身体,脸上抹着厚重油彩的人进来,头戴插满枯草树枝的钢盔,戴着一副战术墨镜,手上平举着m16a4自动步枪,头侧低,做着随时击发的姿态,脚穿防爆军靴。
  
      这个人身后跟进来两个人,同样的打扮,单腿跪姿,平举着枪快速瞄准搜索房间里面的情况,一边通过耳麦说着“安全、无可疑发现”的话,慢慢起身来,往前两步,让开房门,让一名彪悍的壮汉进来。
  
      壮汉身高一米八五左右,和其他人同样大半,枪口朝下,身上透着一股野兽般狂暴的气息,冷静的扫了一眼房间,眼光落在了厨板上还没有完全和好的面粉上,嘴角闪过一抹不屑的冷笑,换换摘下战术墨镜,露出如鹰隼般锐利的眼睛。
  
      “报告队长,击毙七人,加上哨兵一人,换防兵一人,一共九人,无其他可疑发现。”最先进来的人检查完厨房、后院情况后,马上转身回来敬礼报告。
  
      “九人?”被称之为队长的人脸上闪过一丝疑狐,一股爆裂的气息从全身毛孔散发出来,喝道:“不好,据可靠情报,这个哨所一共十人,还少了一人,看来,我们打下哨所修养一晚的计划得调整了,通知兄弟们打扫战场,补给弹药物资后马上撤离现场,该死的,鬼手,查找周围,看能不能找到那个人。”
  
      “是。”旁边一人喝道,转身冲了出去。
  
      “把目标带过来。”队长冷冷的喝道。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