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兵王 > 第3章:热血罗铮
    老马好像听懂了年轻人的话,继续朝前赶路,老马识途,倒是不用担心走错路,年轻人将马鞭扔到马车上,从马车麻袋下面抽出一把开山刀来,刀长两尺有余,宽八寸,刀背略厚,刀身略有点弧形,刀把用红包缠绕,无鞘。
  
      开山刀在手,年轻人的气势为之一变,少了刚才邻家少年般亲和,多了一抹刚毅和冷峻,双眸凝视呈针芒状,冷冷的看着野狼,单手握紧了开山刀,手背青筋毕露,身体微曲,如临大敌般。
  
      饿狼的残忍和疯狂,只有体会过的人才能够感受到,吃饱了的野狼对食物要求不高,遇到人类都不会主动进攻,但饿狼没有这个概念,为了生存,无所顾忌,或许是被年轻人的挑衅刺激了,饿狼疯狂的奔袭过来。
  
      看到饿狼奔跑的速度和幅度,年轻人脸色更加凝重起来,这是一匹有着丰富经验的饿狼,奔跑的时候保持匀速,直线,这有利于缩短攻击距离和时间,看上去并没有出全力,说明对方还没有饿到脱力。
  
      年轻人没有动,以逸待劳,冷冷的看着扑过来的饿狼,双目精光闪烁,手上自然下垂的开山刀转了个方向,刀刃超前,眼看着饿狼越来越近了,年轻人还是没有动,面对饿狼,慌乱只会加速死亡,显然,年轻人有着搏杀饿狼的丰富经验。
  
      饿狼转眼间扑了过来,相距五六米的时候,猛然起跳,高大的身体高高跃起,张开了血盆大口,前肢锋利的利爪在黄昏余晖下散发着寒光。
  
      高高跃起的饿狼在空中无从借力,不可能再变招,年轻人等的就是这个时候,面对凶悍扑杀过来的饿狼,不动如山,动如脱兔,爆喝一声“杀——”,脚下猛然用力一蹬,身体不退反进,朝饿狼反扑过去。
  
      眼看就要和饿狼相撞在一起的时候,年轻人脚下用地侧蹬,身体诡异的下蹲,朝侧面躲闪过去,手上的开山刀顺势朝前面撩杀过去,噗的一声,锋利的刀刃直接刺入饿狼腹部,鲜血狂飙。
  
      “噗通!”饿狼高高跃起的身躯重重摔在年轻人脚下,悲愤的呻吟起来,不甘的看着年轻人,身体蜷缩,挣扎,试图站起来。
  
      年轻人超乎寻常的冷静目光锁定饿狼,飞起一脚,直接命中开山刀刀把,开山刀噗的一声,刺进去更深了,饿狼嗷嗷惨叫起来,昏黄的眼睛紧紧盯着年轻人,很快变得暗淡起来,没了生气。
  
      看着死去的饿狼,年轻人暗自庆幸不已,擦了一下额头上的冷汗,刚才的拼杀可谓险之又险,如果不是饿狼高高跃起攻击,没有了回旋余地,如果不是沉着冷静的等待反击一刻,鹿死谁手还真不一定,年轻人拔出开山刀在饿狼身上擦拭干净血迹,长嘘一口气,见老马已经走远,拎起死透了的饿狼快步追去。
  
      有着丰富战斗经验的饿狼绝对不好对付,刚才的搏杀,无论早一刻还是晚一分反击,饿狼只要不是身在高空无处借力,都有回旋余地,结果未可知。
  
      年轻人将饿狼尸体丢在马车上,笑嘻嘻的说道:“老马头,兄弟我身手咋样?这狼皮给你做坎肩肯定不错,披着狼皮的马一定很拉风,会有很多母马主动倒贴,千万别感谢我,谁让咱俩是好兄弟呢,当初我中暑荒野,要不是你,我罗铮早成为一钵黄土了。”嘻哈玩笑的样子,已不复刚才的冷峻和肃杀。
  
      老马长啸一声,算是回应,撒开蹄子继续奔跑起来,年轻人笑骂道:“听到母马就来劲了,你这匹老不死的色马,别到时候拉稀。”说着追赶上去。
  
      一人一马在荒野上奔跑着,天黑时分,暴雨如注,倾泻下来,打在脸上,生疼,年轻人赶紧抽出马车上的帆布盖好麻袋,一边催促老马加快速度,眼看前面哨所在望,松了口气。
  
      待跑进些,叫罗铮的年轻人闻到一股异常的血腥味,再看?望台上哨兵不见,不由大惊,警惕的抽出开山刀来,双目精光闪动,锁定营房方位,将身体藏在马车后面,小心的前行,没多久,就看到广场上躺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这个人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周围雨水变得猩红起来,叫罗铮的年轻人大惊,快步跑上去,浑然忘了这么过去有可能成为狙击手的目标,翻看地上的人一看,罗铮脸色大变,是班副,再熟悉不过的战友,半边脑袋都被掀飞,已经死透。
  
      “班副?”罗铮惊慌起来,不敢置信的看着怀里的人,昨天还一起吹牛打屁,音容笑貌历历在目,没想到自己出去一天回来,最亲密的战友居然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猛然想到了什么,罗铮抱起班副尸体朝营房狂奔过去。
  
      罗铮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方寸大乱,将基本战术躲避丢到九霄云外,浑然不知这么干会暴露自己的位置,还好敌人已经撤离,否则死多少次都够了,脑海中只有担忧和愤怒。
  
      来到营房,罗铮看到厨房已经被烧焦,厨房周围的房子也烧的不成样,要不是暴雨下来,只怕整个哨所都会化成灰烬,罗铮疯狂的冲进房间,房间里什么都没有,一间间查找,最后在厨房看到几具烧焦的尸体。
  
      “班长?”罗铮脑子唰的一下懵了,身体一软,坐在地上,抱在怀里的班副尸体也掉在了地上,脑子一片空白,眼睛愣愣的看着满地焦黑的尸体,浑然不觉空气中弥漫着的恶臭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已经隐约猜到发生了什么事的罗铮脸色变得狰狞起来,强忍着伤痛,默默的跪下磕头,脑海中满是战友们昔日一起玩闹,一起疯狂,一起吹牛的影子,一行虎泪滚落下来,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咚咚咚!”三个重头磕下,额头一片血红,罗铮脸色悲戚的说道:“班长,兄弟们,你们在天之灵一定托梦告诉我真相,不报此仇,誓不为人。”庞大的杀气冲天而起,周围空气仿佛燃烧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