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直播之乱世三国 > 第一百七十章 袁熙苏醒后的对策
    “胡说,你一定是在胡说,本公子怎么可能干那样的龌龊事?”
  
      袁熙在愣了一秒之后,突然飙,右手死死地勒住张南的脖子,直到许攸等人见情势不妙,赶忙上来劝解之后,他缓缓松开手。..
  
      “不,这不是真的。”袁熙转过身,双手牢牢地抓住许攸的肩头,一边剧烈地晃动,一边咄咄逼人地说道:“许先生,告诉我,这不是真的,告诉我……”
  
      许攸铁青着脸,任凭袁熙怎样晃动,他都一言不,只是静静地沉默着。
  
      “二公子,这张将军说的话,都是事实,那天你们到底在房间里做了什么,我们不清楚,可是我们再回到地字一号房时,情景是这样的……”
  
      淳于琼将当天事,一五一十地说出来。
  
      袁熙听完之后,脸上的神色变得复杂起来:有诧异有愤怒有尴尬,总之很难br/>
  
      “这……这不可能。”
  
      袁熙缓缓地从嘴中吐出一句话,这句话仿佛带用尽了他全部的力气,说完之后,他就软倒在床榻上,双眼无神,眼白上布满血丝。
  
      “二公子,你没事吧,二公子?”
  
      淳于琼唤了两声,见袁熙没有搭话,和许攸张南二人交换个神色,摇摇头,正要推出去时,却听床上的袁熙说道:“此事定有人故意设计害我。”
  
      许攸闻言,眼前一亮,他拱手道:“二公子,此言极是,在下和淳将军张将军,在二公子昏迷的时候,认认真真地将整个事件的过程滤了一遍,现这事的确是有人谋划好的来设计二公子。”
  
      袁熙猛地坐起身,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许攸,再无半分的迷茫,他问:“许先生,你说这事最有可能是谁做的?”
  
      许攸毫不犹豫地说道:“江公子。”
  
      袁熙一反常态的没有替袁江辩护,而是赞同地点点头,“许先生说的很对,我也怀疑这事是他做的,毕竟那些放进来的狗,除了他,没人能带到望仙楼。”
  
      许攸道:“二公子,一语中的,关于狗的事,我曾向店小二打听过,他说是个黑脸大汉带进来的,想来就是江公子手下的将领--陈到。”
  
      袁熙脸上突然浮现出疑惑的表情,“只是我不清楚,这袁江是如何知道我在他的酒里下毒,又如何将那杯酒换给我呢?”
  
      “二公子,这也是我们想问你的,毕竟当时只有你和袁江还有小悠在那个房间中,要说这事,你应该最清楚。”
  
      “让我想想。”袁熙以手抚头,想了一会,脑海中灵光一闪,他拍手道:“我想到了,他应该是在那时候换的酒。”
  
      望着面露疑惑之色的许攸等人,袁熙解释道:“当时,小悠不小心将我的酒杯打翻,酒水溅上我的衣衫,小悠便亲自给我擦拭,而我当时的注意力全部放在小悠身上,袁江有可能就在那时候换的酒,可是他如何知道我在酒里下毒的呢?”
  
      许攸接过话茬,“这事只有我们几人知道,只要没人泄密,他就不可能知道我们在酒里下毒?”
  
      淳于琼道:“有没有可能是小悠泄的密?”
  
      袁熙听他这么一说,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道妩媚的身影,可是他很快摇摇头,将那道身影抛之脑后,嘴里还念叨着,“不可能,不可能是她。”
  
      许攸见着这情况,不由地好奇问道:“公子,你说不可能是谁?小悠吗?”
  
      “啊!”袁熙幡然醒悟,见到许攸三人都在盯着他好意思地捎捎头,“我说的就是小悠,她那天尽心尽力地服侍我之后,就一直待在房间里没有出来。”
  
      说这话时,袁熙突然想起来,他离开主屋去自己房间拿极乐药时,好像就有遇到小悠,不过她那时候说是去厨房找吃的。
  
      “嗯,她肯定是去找吃的。”
  
      袁熙这样安慰自己。
  
      许攸也知道小悠是袁熙的禁脔,所以也没在这事上做过多的纠结,“这座府邸乃是袁术赐给我们的,有袁江的细作也很淡定,希望大家以后多注意。”
  
      袁熙点点头,又道:“这个袁江真真是可恶至极,害得我做那样龌龊的事。不能轻易就饶过他。”说到这,袁熙将目光落到许攸的身上,“不知许先生有何计策,可报此仇?”
  
      许攸正要说话时,门外传来一叠声的通报,“江公子前来拜见。”
  
      闻言,许攸赶忙将到嘴边的话咽下去,走到袁熙的身旁,小声在其耳边说道:“二公子,待会袁江来了,你切莫表现出愤怒的模样,只说些别的事。”
  
      得知自己居然在望仙楼啪狗之后,袁熙是满肚子的怒火,正要找袁江泄时,此时,听许攸这么一说,不由地有些怔,继而怒道:“许先生,袁江那厮胆敢如此对我,以我的脾性不杀了他都是好的,又怎能对其好言好语?”
  
      袁熙的分贝特别高,吓得许攸赶忙做个噤声的手势,“二公子,小声些,可别被有心人听到了。”
  
      袁熙没好气地翻个白眼,“你怕他,我可不怕他。”
  
      许攸干笑着给袁熙给解释,“二公子,你误会了,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
  
      “那是啥?”
  
      “我这叫缓兵之计,二公子,你要是现在就和袁江翻脸,一来这里是他的地盘,我们肯定不是对手;二来,他有了准备之后,我们不好在背后下手。毕竟,我们现在处于弱势,只有躲在阴暗处蓄力,给他致命一击,才能翻身。”
  
      袁熙想了好久,这才勉为其难地点点头,“那一切都照先生说的吧。”
  
      袁江进来之后,望着已经苏醒的袁熙,眯着眼笑道:“二哥,身体还真是杠杠滴,昨天疯狂了一天,今天竟然就生龙活虎,小弟实在是佩服至极。”
  
      闻言,袁熙脸色顿时阴沉下去,他正要爆时,许攸不动声色地接过话茬,“江公子,关于昨天的事,我家公子,还有一事要请你帮忙。”
  
      袁江挑了挑眉,“何事?”
  
      许攸嘴角掀起一抹神秘的笑意,“我们怀疑昨天的事,乃是别人蓄意谋害我家公子,还请江公子帮我们查出此人,我等必将感谢不尽。”
  
      (未完待续。)公告:笔趣阁APP安卓,苹果专用版,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