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国之主 > 第75章 生存下来的方式

  面对再次夸奖,邢山抓着自己的后脑勺,呵呵的笑了起来,行为还是和一位孩童一般。
  林晨曦见他不好意思了起来,也就不再说一些无关紧要的话来,询问起他找到自己到底有什么目的,“有什么问题?你就问吧!”。
  邢山放下了手,对着面前敬佩的林晨曦说道,“林哥之前我按照你的指点,才能走到今天。我就是想问你,接来下,我该怎么走?又该怎么做?。”
  “噢……!”,林晨曦明白了他找自己的目的。
  同时也猜想道,这邢山可能就是那种实践能力特别强的人,可是对于谋略和规划,他可能一点都不懂。
  接着说道,“你先告诉你现在是个什么情况?然后我在回答你的问题!”。
  邢山明白的点点了头,开口讲解道,“在城中大大小小的帮派又几十个,最大的帮派当属牛家兄弟的牛帮,他们控制着大半的妓院和码头以及赌坊,是人多钱多,势力非常大。其次是一群乞丐组成的丐帮,不过他们这伙人严格说起来,也不算什么帮派,就是一群人聚在一起商量这怎么要饭,不过丐帮人特别多,在城中只要是个要饭的都加入了丐帮,只要不去招惹他们,也就没什么事。然后就是烈山堂,为首的是一个叫田虎的男人,主要的生意就是帮人押送货物。听说早年间这人做过匪,功夫了不得,和城外许多匪头都相识,所以城中只要是想陆运,都会找烈山堂押运,不过那价钱可是相当昂贵,曾经也有人因为费用昂贵,而没有让烈山堂保护,不过出了城就被匪给劫了,之后就没有人敢不找烈山堂了。同时烈山堂也是唯一一个敢和牛家兄弟脚板的帮会,因为烈山堂晚白龙会几年,所以这几年为了赌场和码头,田虎没少和牛家兄弟干过架,不过多半吃亏的都是烈山堂多一点。其次的都是二线小帮小会,跟我们差不多。林哥,目前城中的情况就这样了!”。
  林晨曦听他分析完城中的势力后,看着邢山的面孔,看来这小子没少下功夫,把城中的势力了解的很清楚啊。
  于是接道,“我想听听你的想法?”。
  “我的想法?”,邢山不明白的看向林晨曦,不过不明白归不明白,他还是如实道,“这两天,白龙会和烈山堂的人,都有和自己有过些接触,它们都想着把我们这伙人给变成分支,也就是要拉我入伙的意思。都开出了很诱人的条件。不过牛家是决定不可能,父亲的独臂之仇,我早晚会让牛家兄弟用命来偿还。而烈山堂承诺,只要我们成为他们的分支,就让出另外一个大码头,让我们管理。我的想法就是,不做任何人的分支,我想自己单干!”。
  “不,你要把自己变成分支!”,听完的邢山法后,林晨曦指引道。
  邢山还是不明白,这次问了出来,“为什么?难道我们自己不行吗?”。
  林晨曦回答道,“不是不行,是完全没有希望!另外一点是,时机未到”。
  “完全没有希望?时机?”,邢山惊恐,怎么会一点希望都没有呢?
  见他不明白,林晨曦解释道,“烈山堂和白龙会已经在城中盘旋多年,相比根基肯定非常牢固,像要撼动它们两个帮会的地位,凭你现在的基础,再给你十年时间,那也还是绝对一点希望都没有。因为你的黑社会才刚刚成立不久,是要钱没有,要人也没有。你想想看,这样的你,如果同时拒绝了这两家的提议你会怎么样?答案是,你会被本来互相是敌人的白龙会和烈山堂给活活夹死知道吗?因为对他们来说,既然不能为之所用,那么就不会让你去帮助对手,面对这么两大帮会,你觉得你能单干吗?。所以要是这个时候有个靠山,你会省去很多麻烦,你们就会活下来,然后等待最佳时机!”。
  听见林晨曦的解释后,邢山终于明白是什么意思了,面对这两个大帮派,凭自己现在这点实力,对方肯定一下就把自己给灭了。
  于是接着问道,“那我加入谁好?”。
  林晨曦见他明白了,看着他道,“烈山堂!”。
  邢山很怕林晨曦说出牛家的牛帮,他是打心里抵触,可听完是烈山堂,他放心了不少。
  “你刚才也说了,城中只有烈山堂这一个帮派,敢和白龙会竞争,说明双方实力悬差不大,而且互相各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就目前你说的形势来看,可能现在的烈山堂稍微弱那么一点,可要是你们黑社会一旦加入进去后,双方就可以达到一个平衡的地步。可别小看了这个平衡,之前就是因为不平衡,烈山堂才没有大展拳脚,而白龙山才这么肆无忌惮,可要是有了这个平衡,那么烈山堂就都有了足够说话的权利,同时也拥有了和牛帮来个一争高下。到时候烈山堂就可以在明面上和白龙会来硬的了!”,林晨曦解释了加入烈山堂的用意。
  “林哥你快告诉哦,那我该怎么做?”,邢山焦急的问道。
  林晨曦看着他脸上急切的表情,认真的指引道,“首先第一点,找烈山堂做你的暂时的避风港,然后隐忍起来,表面上加入烈山堂后,老老实实听从安排,装成一副听话的小绵羊不会有二心。而私底下,稳定发展,不断扩大自己的势力,切记,一定要低调下来,做到让人完全不会在意你们这伙人,更不会去留意你们的实力。我之前说过了,烈山堂和白龙会在城中盘踞多年,手下的分支也不一定每个人都忠心,肯定有些二心之人。这第二点,你要在这两个帮会中,找出那些与烈山堂和白龙会过节很深又值得信赖之人,拉拢他加入你们或者买通他们,让他们在内部不断制造麻烦。这最后一点,伺机挑起烈山堂和白龙会之间的矛盾,这两个帮会现在积累的仇恨一定很深,肯定是互相看对方都是肉中骨,鱼中刺,都想除掉对方。不管多大的事情,对这两个帮会来说都是大事,都会搬到台面上来解决,所以你要不断制造双方的矛盾,把矛盾偏激化,让烈山堂和白龙会互相争斗,更加激烈。直到有一方败下去。这个时候,你们黑社会站出来,我相信,整个城中,已经再无对手了!”
  邢山听完林晨曦的指导后,是血脉膨胀,一脸的激动。
  此刻,他已经迫不及待像看到他们互相争斗的场面。
  “林哥,你说烈山堂和牛帮,最后谁会走到最后……!”,一脸激动邢山对着那佩服不已的林晨曦好奇道。
  听着他好奇,林晨曦像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反问道,“你觉得呢?”。
  邢山低下头,深深的思考起来,半盏茶后开口缓缓道,“我觉得应该是烈山堂,那田虎可是匪出生,手下的弟兄,那个人手中没有几条人命,要是真的火拼起来,田虎联合外面的匪友,牛帮不会是对手!”。
  听完他的解释,林晨曦开口道,“错了!”。
  “什么?又不对?”,邢山无奈道。
  林晨曦微微一笑,说出了原因,“烈山堂虽然与城外匪徒有勾结,但是毕竟是城外,城内的事情,他们根本插不上手。相比那白龙会盘踞城中多年,人脉非常复杂,根基非常扎实。一旦双方正式开始争斗,那么活下来的肯定是牛帮!”。
  “牛帮吗?这样也好……就由我亲手来解决!”,听完林晨曦的解释后,邢山的两个眼睛瞳孔放大,脸上的表情透露出一股凶横。
  林晨曦看着邢山的脸上的表情,他明白,这小子走到今天,一小半的因素是因为邢叔断臂的这件事上,给他的打击。
  而占据更多的,是他那颗躁动不安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