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御毒道 > 第二十六章.拒绝?

  出乎韩秋的意料,寒渊犹豫了一阵,竟然缓慢地摇了摇头。他拒绝了!
  “你拒绝?为什么?”韩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定了一下神,平静道:“你是觉得这样出手吃亏,是吧?没关系,我可以许诺,覆灭韩家后,除去徐宜与徐家的报酬外,库房中所有的材料宝物都由你和另外一位筑基修士平分,我与文彬一分不取。我知道你与韩辉一脉有仇,到时他会交给你处置,你就算想让他尝尝当药奴的滋味也是可以的。”
  然而寒渊依旧拒绝:“这不是报酬的事情,我自有我自己的考量。”
  寒渊这话全是真心,他不但不穷,而且富得流油。虽然之前在九珍阁消费了一把,但是只要他把从郝强与韩莹手中得来的法器一出手,灵石是绝对少不了的。他跟韩家的仇怨,也不是灵石能解决的问题,他拒绝韩秋的邀请确实是有自己的想法。
  然而听在韩秋耳朵里,这就是纯粹的托词了。她秀眉一挑,面上虽然没有表现得太过明显,然而语气里已经隐约带了点鄙夷的味道:“寒渊我原以为你一路从韩家逃出来,必然是个有骨气的,不料也是个软骨头!既然你自己都不以为仇,那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
  寒渊表情淡然,全然没有为韩秋的讽刺动怒的样子:“韩教习,你不必拿话激我,我既然能活到现在,就不是受激将的人。”
  “你......”韩秋的脸色有点难看,严文彬在边上拉了她一把,歉意地笑了笑:“失礼了,大仇得报就在眼前,不免有些激动。我明白你的心思,你是觉得不能亲手覆灭韩家,不算报仇吧?”
  寒渊愣了一下,沉默地点点头。不得不说,严文彬说到他心里去了。他不想灭掉韩家吗?当然想!他做梦都想夷平韩家为爷爷报仇。可是依靠着韩秋等人灭掉的韩家,还算是他的复仇吗?他梦想中的复仇,是有朝一日/他实力强大,一剑斩去韩辉头颅,再一剑削平困他十二年的药山,御风而行,快意恩仇,这才不枉他修行一回!然而眼下由韩秋牵头,金丹期的徐宜为主力,他只是个打下手的,有他无他都不要紧——这算什么复仇呢?
  看见寒渊的反应,严文彬也清楚自己说对了。他又给寒渊续了一杯茶:“寒渊,你修炼的速度太快,这才半年就已经筑基,即便是单灵根的弟子也不过如此了。然而你要知道,你只是筑基,背后又无师父家族依靠,要修炼到金丹少说还要十年时间!十年,你等得起,韩家可等不起。此次徐宜与徐家都已答应出手,再加上我们三名筑基,韩家必灭无疑!你现在不愿意出手,只怕以后就再没有你出手的机会!”
  寒渊闻言,不禁也迟疑了。严文彬的话没说错,现在已经有一名金丹三名筑基,这份实力已经不比韩家弱了。何况徐宜背后还有一个徐家在,加上徐家自身的力量,几乎就是两倍于韩家,想要灭掉韩家实在是轻轻松松。徐宜这个人寒渊见过好几次,他手里还有一块徐宜的身份玉牌,自然知道徐宜的实力非凡,只怕在精英弟子里也是不弱的。徐宜出手,对付一个连晋升金丹都要依靠坑杀女婿的韩泰河,还不是手到擒来?韩秋为了这一天准备了十年,失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他如果此时不参加,只怕以后当真就没有报仇的机会了。
  寒渊着实沉默了一阵子,最后还是摇摇头,拒绝了这个有些诱/惑的提议。
  他是想报仇,但是他想的是亲手报仇。而且要说起来,寒渊跟韩泰河这个人没什么仇怨,反倒是他从毒窟里拐走了寒璃还坑了韩泰河一把,韩泰河恨他还差不多。跟他有仇的是韩家,最重要是韩辉这一脉,而自韩莹被杀韩辉被废后,他的仇其实也报了一大半了。他最希望的还是一剑削平了药山,让困在药山一辈子死不瞑目的爷爷看看,他的孙子终于也有本事了,再也没有人能够禁锢他的自由。这才是寒渊心底最深的执念!
  看见寒渊的表态,严文彬摇了摇头:“寒渊,有毅力是好的,然而太过固执,未免就过了。”寒渊不说话,严文彬和韩秋也明白了寒渊不是能够说服的,无奈地起身离开。不过就如他们所说的那样,这件事已经定下,寒渊参加自然好,他不肯参与也无妨,韩家的仓库还少了一人来分润呢!
  看见韩秋二人离去,寒渊也无奈地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自己做出的这个决定是对是错,但是既然已经决定不参与,那也没什么好后悔的。而且......他隐隐感觉,韩秋这一次的行动并不会顺利。
  这种感觉没有什么缘由,纯粹就是直觉而已,甚至寒渊自己都觉得不太可能,韩秋准备得如此充分,实力上又完全占优,有什么理由失败?然而直觉如此,寒渊一向很相信自己的直觉,所以思来想去,他还是拒绝了韩秋的邀请。
  事情过了也就过了,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朝阳/峰的倒影渐渐与深蓝的夜幕融为一体。
  寒渊按照陆奇给的路线找到一个隐蔽的山洞,两名练气十层的弟子看了一眼他衣上的一颗星,又感受了一下寒渊筑基期的修为,表情就有些犹豫,拦他的动作也显得很没有底气:“这位师兄,入门三年以上的才能进。”
  听陆奇说过鬼市的规矩,寒渊对此自然早有准备:“既然你们都要叫我师兄了,莫非你们进得,师兄还进不得吗?”
  这就是赤/裸裸的以修为压人了,魔门中从来不讲资历,只讲实力。寒渊虽然入门晚,然而他是筑基期,单这一点,就足够让所有的老弟子低头叫一声师兄。既然老弟子们都能进,师兄还进不了吗?
  一时间,两名守门的弟子也是语塞。一名机灵点的弟子连忙拉了一把同伴,亲自给寒渊带路:“师兄修为不凡,地位尊贵,自然没有不能进的!师兄请!”
  寒渊抬脚往山洞里走,顺便也给这两位弟子一个台阶下:“是陆奇告诉我的,他说就报他的名字。”
  “原来是陆师兄介绍的!难怪师兄屈尊来此。”引路的弟子听见陆奇的名字当即恍然,又顺手拍了寒渊一记小小的马屁。
  寒渊倒是有点惊讶,陆奇的名气这么大?看起来不过是个普通的弟子,怎么显得人人都认识一般。他这么想着,顺口问了一句。那名弟子解释了一下,寒渊才知道,陆奇就是所谓的外门万事通,在外门消息灵通无比,据说连精英弟子都能搭上线,人缘非常好。这样一个人物,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求到他头上,是以大家都愿意卖他几分面子。
  寒渊恍然,也没有在意。他抬眼看向前方,迈过弯弯曲曲的隧道,眼前出现了一抹柔和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