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上大宗师 > 第三十五章 寒林城外

  “是谁?”
  听到有人开口嘲讽自己,这羞辱秦守的神秘人倏然惊心,沉默片刻之后,方才缓缓问道:“是哪位道友?”
  石独秀与软红娘两人张大嘴巴,向秦守所在的方位看去,却见不知何时,刚刚还站在他们对面的杨显已经出现在了秦守身边。
  如果说刚才的杨显身融天地,毫无半点存在感的话,如今的他却如奇峰突起,神树撑天,就在他站到秦守身边的一瞬间,他自身的存在已经超过方圆几十里的所有事物,他就像一轮大日,在这寒林城中倏然生升起,照亮半边天空!
  一股极其宏大涵盖诸天的无匹气势从他身上升腾而起,天空中风起云涌电闪雷鸣,地面寒林城摇晃不休。
  杨显此时面露奇光,浑身流露出苍茫混沌的古怪气息,他走到秦守面前,慢慢伸出手掌向秦守肩头拍去,“啵”的一声轻响,笼罩在秦守外面的无形气劲应掌而破,消散一空。
  杨显手掌在秦守肩头轻轻拍了拍,笑道:“你很好!”
  他看向已经成了一个血人摇摇欲坠的秦守,“你虽然口无遮拦,但这骨气却还是有的,不枉我救你一场!”
  杨显说到这里,面向南方虚空,嘿嘿冷笑,“藏头鼠辈,你也配秦兄一跪?”
  他舌绽春雷,声如雷霆,厉声大喝:
  “滚!”
  “滚!”
  “滚!”
  他第一个“滚”字喝出之后,对面的石独秀与软红娘的身子同时一颤,齐齐软到在地。
  第二声“滚”字出口之后,方圆几里之内地面晃动不休,不远处的寒林城城墙轰然倒塌,翻起滚滚烟尘。
  待到第三个“滚”字出来之后,虚空如同水波般震动荡漾,“轰轰轰”的惊雷声响彻周天,这种情形当真是骇人之极,几不是人力所能为之。
  在杨显发声大喝之时,身边的秦守却起了极为奇妙的变化,一道古朴厚重而又带着几分轻灵的“嗡嗡”声响从他体内传出,如击铜钟,如敲玉磬,他整个身子极小幅度但又极为快速的颤动,腥臭的黑色血液从他周身毛孔中滚滚流出,一时间血人有了变为黑人的趋势。
  杨显这三声大喝,如同三条大龙在方圆百里之内来回游动,搅动的漫天风云变急速幻,良久方息。
  这喝声停止之后,四周变得静悄悄再无一点声息。
  杨显眼望虚空,负手而立,默然不语。
  过了好久好久之后,神秘人的声音又重新响起,与刚才相比,祂此时的声音极其干涩,“浩然正气?儒门清音!可是隐学一脉的道兄在场么?”
  杨显一声冷哼,并不回答。
  神秘人语气变得小心翼翼,“道兄与梅先生是什么关系?”
  杨显对此人的提问无动于衷,根本不做回答,只是将双手提在胸前,如同鲜花绽放般幻化出层层印诀,每变化出一个印诀,周遭虚空便震荡一下,天空便有一声炸雷响起。
  “轰轰轰”
  伴随着这巨大的声响,杨显的气势越发的高涨起来,在石独秀与软红娘眼中,似乎杨显变得越来越高,越来越大,压迫的他们两人呼吸不畅,思维停滞,目光也变的呆滞起来。
  就在杨显手中印诀在身前上下翻飞之时,神秘人的声音接连响起,“道兄,是你灭了我的分身么?”
  祂似乎对儒门中人忌惮非常,他见杨显不答,又感受到这边越来越高涨的气势,语气由初始的高高在上变的客客气气,“好,既然有隐学道友在此,我便饶了这个小子罢!”
  便在此时,杨显手中印诀忽然变成剑诀,向着南方虚空倏然点出!
  “咻!”
  一道白色劲气从杨显手指指尖发出,刹那间破开虚空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道劲气点出之后,杨显身子脸色忽然变得惨白,站立当地寂然不动。
  一道沉痛的闷哼声似乎从极远极远的地方响起,随后再无声息。
  现场诡异的安静下来。
  在这残破的寒林城外,杨显站立当场,一动不动,石独秀与软红娘软倒在地,昏迷不醒,而秦守似乎进入了一种极为奇妙的状态,身上黑血不断从毛孔中流出,满头乱发时而竖起时而倒下,脸上露出极为痛苦的扭曲表情,身子不断颤抖,最后归于平静,静静站立,不再动弹。
  过了良久之后,沉重的吸气声从杨显口中忽然响起,一道白气从他头顶缓缓冒出,慢慢的形成一道白色气柱,随后气柱迎风一抖,化为三朵小云,成品字形在他头顶沉浮不定,不断收缩变化。
  这三朵白气形成的小花在杨显头顶悬浮好长一段时间之后,开始慢慢回缩,化三为一,重新变回白色气柱,气柱开始从杨显顶门下降,渐渐消失不见。
  待到白色气柱沉降没入顶门之后,杨显睁开了眼睛,两道精光从他双眼中冒出,剑芒般吞吐伸缩,过了好一会儿方才消失不见。
  “呼!”
  杨显长长嘘了一口气,“终于将他骗过去了!”
  他在灭掉那人的鲜血分身之后,就料定此人定然会前来查看,于是身溶虚空,与天地合,完全隐去了自己的气息,待到此人将秦守一番折磨,将秦守全身骨骼压的松散,气血也全部调动之后,他才从合道天地的状态中醒来,挟天地之力,发出一道剑气,虚张声势的将这名大敌吓走。、
  其实,若是这名大宗师真人在此,杨显便是再怎么合道,也不会有什么用处,人家一掌压下,杨显就不得不逃命。
  但此人远在万里之遥,“看”人全凭气息感应,又加上杨显所流露出来的气息实实在在是一种身合天地的大宗师的气息,使得此人对杨显的身份难以产生怀疑。
  身份可以造假,但气息骗不了人。
  尤其是大宗师这种独有的参悟天地合道内外的气息,也只有同境界的大宗师才能流露出来。
  但这名大宗的却无论如何没有想到,世间竟有杨显这等随时都能与天地相合的怪胎,又兼杨显刚才发出的那一道剑气,却时不亚于大宗师的手段,导致此人杨显的身份再无怀疑。
  大宗师与大宗师之间,根本就很难分出胜负,而此人对儒门弟子又极为忌惮,一番思量之下,便自认倒霉,懒的再来理会这青州寒林城中的事情。
  他却不知道,这寒林城中的“大宗师”,其实只是一个十来岁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