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州缭乱梦长生 > 第十三章:九月初九

  九月初九,重阳佳节。
  当天一早,玉衡便受邀前往武林盟拜访盟主夫人柳氏。
  柳夫人原是扬州人士,家里世代经商,于六年前嫁与当时还不是盟主的凤渊,两人相遇于江湖,据说是柳夫人救了当时只身一人在江湖闯荡又受了重伤的凤渊,两人日久生情,互相表明心意后,告知双方父母,不到一年便成了亲。
  成亲三年来,柳夫人一直不曾怀有身孕。直到三年前好不容易有了身孕,信佛的柳夫人便想去迦叶寺还愿,却没想到在半路上遭到了劫杀,护送的二十人无一生还;若不是当时在路上凑巧遇到外出的玉衡,恐怕这一大一小两条人命就要遭到毒手了。
  后来,柳夫人平安生产出一男孩,可孩子先天身体就不好,找了好多大夫都不管用,武林盟情急之下发布了榜文,说若是能救治得了小公子,必有重谢!
  也是凑巧,当时玉衡就在洛阳城内,花了大半个月的时间才将孩子的身体调理好,但短期之内药是不能断了。
  于是,玉衡每月都会派人送药去武林盟,直至现在有近两年的时间了。
  柳夫人是位很温柔贤淑的女子,说起话来也是轻声细语。
  孩子起了名字叫凤暄,暄儿暄儿这么对他叫着,倒是对谁都会笑,一点都不认生。
  说道好笑的,那便是这个孩子对她的称呼。
  也不知是孩子天生如此灵敏还是如何,暄儿开口第一次叫她,喊的是姑姑二字。
  当时便把玉衡愣在原地,柳夫人和众丫鬟在一旁捂着嘴巴含笑,生怕笑出声来她面子上挂不住,反倒是暄儿不管他人如何,继续朝她喊着姑姑。
  很好,这下她倒是被笑了好一会儿。
  柳夫人说孩子还小,口齿不清楚,听着她们称呼玉衡为公子,估计也是想叫公子的,却不知怎么的就变成了姑姑。
  于是,玉衡也就不去纠正这个称呼了,等暄儿长大了自然会改回来。
  还记得有一次,刚好凤渊也在,一听暄儿叫她姑姑,当时那个表情别提多精彩了。
  聊了大半个时辰后,凤渊派管家来请,玉衡也就告辞了。
  随着管家一路走往前院,发现在场的只有四大世家和八大门派的人。
  玉衡不动声色的落座,另有丫鬟在旁端上一杯好茶。
  端起茶杯,掀起茶盖,捋了捋浮在面上的茶叶,轻轻的抿了一口,盖上茶盖,放下茶杯。
  抬头一瞥,众人均是望着她。
  这是...怎么了?
  不自在地眨了一下眼睛,下意识的把目光投向在旁桌的蓝忘笙。
  察觉到她的目光,蓝忘笙只是对她轻微的摇了摇头。
  玉衡的心沉了一下,这是要出事啊。
  大厅出奇的安静。
  轻咳了一声,凤渊在众人注视的目光下开口对她问道:“不知玉衡公子前天是否收留了两个孩子?”
  眉头皱起,玉衡作势想了一下回问道:“盟主指的可是苏沪的两个养子?”
  “正是!”凤渊一口应道。
  “我的确是收养了那两个孩子。”
  “那公子可否在两孩子身上找到什么东西?”略有点急切的语气。
  玉衡看向那人,是璇玑坊主慕容长宜,四大世家中唯一一位女性家主。
  “找?慕容前辈为何要用‘找’这个字?”
  慕容长宜脸色微微一变,没有答话,反倒是一旁的百里齐回道:“既然公子收养了那两个孩子,想必也查过苏沪,应该知道苏家被灭门是出自罗刹鬼君之手。”
  玉衡点了点头。
  “初五那天各位都在场,都知道了十年前有关于罗刹鬼君所发生的一连串事情,这次苏家被灭门,恐怕不简单。”
  “是因为‘长生诀’吗?”玉衡毫不掩饰道。
  “你知道?”百里齐诧异道。
  玉衡垂眸,从怀中拿出了那张牛皮纸说道:“这是那两个孩子给我的,说是苏沪临死前交给他们的。”
  八大门派几位掌门均是神色大变,慕容长宜见她手中拿出牛皮纸便想起身直接拿过去。
  可惜,玉衡收回了手。慕容长宜只差一点便没拿到,慌忙抬首看去,一双清澈泛着凉意的双眸毫无波澜。
  慕容长宜脸上泛红,干咳了一声,只好落座。
  “那两个孩子也甚是可怜,所以我才收留了他们。”
  众人不知为何玉衡会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
  “想必盟主不会为难两个孩子吧?”说着,便把手中的牛皮纸递给凤渊。
  这两句话听起来简简单单,却字字暗含深意。
  接?还是不接?
  凤渊深思了一下,随后开口道:“即是如此,我们自当不会为难两个可怜的孩子,那两个孩子能蒙玉衡公子收留也是三生有幸了。”
  玉蘅笑了一下,把牛皮纸递到凤渊伸过来的手里。
  随后,端起茶杯啜饮。
  四大世家,八大门派,纷纷讲述起了苏沪这人以及十年前的种种,七家灭门如何凄惨,当下该如何联手对付罗刹鬼君之类的。
  一杯茶,越品越苦。
  究竟是茶苦,还是心苦,这也只有玉衡自己知道。
  重阳佳节,又逢老盟主六十岁寿诞。
  众人逗留到了傍晚,准备在晚上给老盟主贺寿。
  武林盟一入夜,到处都是喜庆的气氛。给老盟主贺完寿,送完贺礼后,玉衡叹了一口气没带竹溪竹韵一起来是她失策了。
  找了一处偏僻安静的桌子,玉衡刚落座,左手边就接着坐下了一个人。
  不用去看她都知道是谁。
  “咦?大哥,你怎么在这里啊?这里那么偏僻,怎么......”‘不和我们坐一起’这七个字卡在了蓝丞堇的喉咙里。
  惊讶的看着坐在蓝忘笙身边的人,标志性的紫纱白衣,头戴玉冠,这不就是长生一品堂的玉衡公子吗?速度够快的啊?什么时候勾搭上的?啊不不不!是什么时候结交上的啊?
  “玉衡公子,在下蓝丞堇,久仰大名!”蓝丞堇上前抱拳道,一副兴致高昂的样子,能结交到玉衡也是不枉此行啊!
  玉衡点了点头道:“不敢当,我听忘笙说过你。”
  这两个字一说出来,听得蓝丞堇目瞪口呆,诧异的看着蓝忘笙,一脸的表情都充满了“你到底是怎么能让人家叫你名字的快告诉我!”以及“你居然会跟人家说过我难不成是说我坏话吗?”。
  而蓝忘笙则是一怔,从小到大,玉衡都只有叫过他忘笙哥哥,这是她第一次叫了他的名字,还说他有跟她说起过蓝丞堇。
  她为何这样说?
  不明所以的把目光投向玉衡,只见她端起茶杯轻抿一口,嘴角扬起。
  也罢。
  你高兴就好。
  蓝忘笙如此想道。
  “丞堇,你怎么这么慢啊?”来人衣着华丽,一身的金灿灿。
  玉衡一愣,随后低头一笑。
  也是,到把他们给忘了。
  四大世家齐聚,怎么会没有他们,是她忽略了。
  十年已过,他们都长大了。
  不知蓝丞堇说了什么,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这桌已经坐满了人。
  碧海蓝天阁蓝忘笙、蓝丞堇,明月山庄云峥、璇玑坊慕容白、云镜阁百里且容、药王谷柳思娴、花韶棠,一桌刚好八人。
  客气的相互打了招呼后,玉衡便观察起了柳思娴。
  韶棠的师妹她曾见过一次,还是在小时候,是个十分可爱的小姑娘,如今也长大了,跟韶棠站在一起还挺般配的。
  柳思娴原本有些不安,因为在这些人当中,她认识的也只有师兄花韶棠一人,所以落座后,眼睛都不知道往哪里看。
  当她感觉到有一股视线看着她的时候,微微抬起头,就撞进了一抹幽凉的双眸中。
  展颜一笑,以示好意。
  脸颊微红,回以一笑。
  那位便是众人所谈论的玉衡公子吧?真是公子翩翩,温良如玉。
  柳思娴小女儿家的心思自然是逃不过蓝丞堇这个老道的不能再老道的人的眼里,抿嘴一笑,胳膊肘戳了戳坐在身边的蓝忘笙,凑过去低声说了句什么。
  蓝忘笙皱起了眉,抬眼望去。
  脸颊的温热还未褪去,便被一股寒意侵袭。
  看着一双与之前天差地别的双眸,柳思娴慌乱的低下了头,轻咬着唇瓣,那是一双凶狠冷厉含着杀意的双眸。
  她知道那人是谁,她也知道师兄和那人的关系很好,可是...那人为何如此看她?
  玉衡的心沉了沉,余光中她看到了蓝忘笙看柳思娴的眼神,这正是她所担心的。
  她知道,蓝忘笙对她的心思。她也担心,他对她的这份心思到头来会坏了她的事。
  怪不得夏侯苍那天会提及蓝忘笙,他的担心倒真不是多余的。
  玉衡没想到的是,最懂她的居然不是她自己,而是夏侯苍。
  她该说什么好?该说夏侯苍不愧是夏侯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