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圣传 > 第五十八章 死也要死,不死也要死
    李青山正义凛然的斥责着,滚滚魔气猛然收缩凝结,已化作魔帅的姿态,叛魔剑在手中,一颗魔眼直直的盯着黄思秦,目不转睛。
  
      “这他妈的谁才是魔修!”
  
      所有白狼卫士都在心中破口大骂,一般来说,魔修只是一个笼统的称呼,修行魔功邪法是魔修,行事违逆道德律法的也是魔修。而李青山无论是施展的功法,还是行事风格,简直就是为“魔修”这个词,所做的经典注释。
  
      而这样一个人,竟然指责别人是魔修!饶是在场的没有一个是良善之辈,也都有一种想骂娘的冲动。
  
      黄思秦算是看明白了,这厮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让任何人好过,根本就是来砸场子。
  
      “李青山,你自恃有两个人,就敢不把我放在眼中吗?我渡过二次天劫的时候,你们还没出生呢!”
  
      黄思秦的声音一开始还苍老沙哑,到后来已变得洪钟般响亮,气势恢宏。
  
      他身形暴涨,口中獠牙暴突,浑身生出白毛,身后伸展出一条尾巴来,片刻间,就从一个瘦小老头,变成半人半猿的姿态,两只粗壮的手臂,支撑在地面上,杀气腾腾的望着李青山。
  
      他竟然有妖族血统!
  
      雾州百族杂居,不似青州那般,人族与妖族泾渭分明。妖族与人类,乃至异人与人类,繁衍出子嗣的情况时有发生,以至于许多人类体内都混杂着妖族血统。
  
      一些人父辈乃至祖辈都是人类,但在危急关头竟也会激发出妖族血脉。这就是祖上有人与妖族通婚,将血脉传承下来,随着一代代的繁衍,而潜伏隐藏下来。所以便有一种说法,雾州南部已经没有纯粹的人类了。
  
      根本不会产生清河府那样,人族与妖族的大规模战争,或者说战争从未停止,但只有生存之战,利益之争。
  
      而拥有妖族血脉,在雾州不但不是一种耻辱。反而是一种骄傲。能与人类产下子嗣,至少也要是妖将以上的强大妖族,他们的血脉,能让一个凡人。迅速拥有强大的体魄。甚至一些奇妙的力量。
  
      黄思秦发出一声狂吼。混杂着妖气的强大气息冲天而起,树冠千万翠叶都随之摇曳,哗哗作响。
  
      “两位若要争斗。请换一个地方,莫要伤了树城!”
  
      正在这时,一道虹光从树冠飞下,化作一个头戴高冠、衣着华贵的中年男子,这身打扮让李青山有些眼熟,想起了如意候姜赋,虽然在细节上有许多不同,花纹装饰都更具有南疆气息,但整体设计却是大差不差。
  
      “阁下便是南海郡守,澄海侯?”
  
      李青山道,这是大夏王朝所分封的王侯们的统一服饰,类似于鹰狼卫的制服,既是彰显身份,也是表达臣服,但是光看其对衣服的修改,便可知这臣服之意,已经没剩下多少了。
  
      “不错!”
  
      澄海候冷冰冰的道,原本他在树城高处的侯府中看热闹,有人能让黄思秦吃瘪,心中也觉得快意,但听李青山口出狂言便大皱眉头,现在见其态度如此无礼,心中越发不快。
  
      他不单单是南海郡名义上的统治者,也拥有相当的实力根基,才能坐稳这个位置。数千年前,圣祖皇帝分封天下王侯,本就是挑选各地能够镇得住场面的强者,再经过几千年的绵延传承,都是雄霸一方的世家。
  
      作为一片领地的主人,哪能容许别的野兽在自己面前咆哮。但他也并未将李青山放在心上,说是天才,也不过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小子,难怪会被贬到这里来。
  
      反倒是在一旁沉默不语的小安,更令他上心一些,如此绝色简直闻所未闻,天赋修为更不用说,若能取之为妻,必可大涨我家声势,倒是可以想想办法。
  
      “你不用担心,我很快的,你到一边看着就是了。”李青山的弧形面具上,幻化出笑脸模样,赶苍蝇似的摆摆手。
  
      “你!”澄海候气得一楞,已经开始怀疑他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了。
  
      “侯爷,我们联手诛杀了这个狂徒!”黄思秦巴不得将澄海候拖下水来,虽然对自己的力量充满了自信,但以一敌二仍是个麻烦。
  
      “你们二人的是非,是鹰狼卫自家的事,我也无从评判,你们尽管到别处分个高下,任何人都不得插手!”
  
      澄海候才不会傻到帮黄思秦顶缸,但念在平日的关系,也当助他一臂之力。表面上做出一副公正的样子,说是不让任何人插手,却是隐隐将小安阻挡在外,让李青山失去了一个强援。
  
      黄思秦心中一喜,不枉他平日花了那么多心思结交,只可惜此子来的太快,发作的太猛,根本来不及召集帮手,否则定能将这李青山吓出尿来。
  
      “你堂堂澄海候,也敢勾结魔道?这可是死罪啊!”
  
      李青山回过头去,有些惊奇的道,杀机悄无声息的弥漫开来,
  
      澄海候目瞪口呆,这是什么人,竟然不留一丝转圜余地,直接就是威胁,不,这已经不是威胁了,而是**裸在问他“你想死吗?”
  
      等到回过神来,便是出离愤怒,已经有多少年没有人敢对他这样说话!
  
      “你杀那个,我杀这个。”
  
      小安平静开口,指了指黄思秦,又指了指澄海候。仿佛不是说两个名震南海郡的大人物,而是两只随手就可以捏死的阿猫阿狗!
  
      澄海候怒发如狂,杀气不断攀升,在下一刻,攻势便要似惊涛骇浪一般发动。
  
      “不用了,我正要拿他们磨练一下剑道!”
  
      这些天来,李青山没少参悟尹销愁交给他的玉简,对于剑法又多了几分心得,正缺少实战呢!
  
      这句话仿佛一桶冰水,浇在几欲出手的澄海候头顶,浇灭了他的怒火,神智为之一清。
  
      他竟然拒绝了同伴,要以一敌二,对抗我们两个,要么他真的是个疯子傻瓜,要么就是对自己的实力有着绝对的自信。而就凭他能在这个年纪修到如此境界,显然是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我跟他们无冤无仇,何必趟这趟浑水!就算是杀了他们,也只是惹一身骚!”
  
      于是澄海候浑身气势一收,“道友妄言了,我受朝廷之命,世世代代镇守南海,怎么会与魔道勾结?”温言对小安道:“敢问道友怎么称呼?”仿佛方才的杀机全是假的一样,摆明了立场不会出手。
  
      李青山遗憾的咂咂嘴,黄思秦也感觉到不对劲了,心中对澄海候破口大骂,嘴上却长叹一声:
  
      “好你个李青山,我看你年幼识浅,不与你一般见识,方才那些话我就当没听过。我们同为鹰狼卫中人,还是要化解矛盾,精诚合作,你说是……”
  
      李青山打断道:“那要不要我在说一遍,你这魔道老猴!废话少说,今天你死也要死,不死也要死!出手吧!”
  
      “你莫要逼人太甚!”
  
      黄思秦向天狂吼,他想退一步海阔天空,等召集帮手后再下狠手,但李青山根本就不给他这个机会,今天就是非要杀了你不可,我还急着当白鹰统领呢!
  
      在不知不觉间,黄思秦原本的自信荡然无存,没有了任何必胜的把握,甚至有了先退一步的打算,还未出手,气势已经被李青山完全压过。
  
      李青山手掐剑诀,将手一指,叛魔剑化作一道匹练似的剑光呼啸而去。
  
      黄思秦也取出一柄绿油油阴测测的大刀,刀柄处刻着一个狰狞鬼头,一刀挥下,狠狠斩在剑光之上。
  
      铛!一声锐利之极的鸣响,叛魔剑旋转着倒飞回去,在半空中由一化三,又飞射而回,在李青山的神念催动下,不断斩向黄思秦。
  
      铛铛铛铛!
  
      黄思秦将鬼头大刀舞成一轮刀罡,不断将叛魔剑荡开击飞,根本无法近身,他心中一松,“这小子口气虽大,原来实力也不过如此,差点被他唬过去!”
  
      李青山聚精会神,不断催动剑诀,叛魔剑时而化作剑光游走,时而吞吐剑气,显然已用上了全部心力,并不是有意示弱。
  
      旁观的澄海候也舒了一口气,“御剑的手段倒是很不错,对于剑道的领悟也堪称精湛,相对于他的年纪来说,已经算是天才了。但可惜剑只算得上一件法器,翻来覆去就那几种剑诀,凭这点手段就想杀黄思秦,简直是痴人说梦。”
  
      “小子,纳命来!”
  
      黄思秦确信李青山的手段不过如此,一刀荡开叛魔剑,纵身一跃,幻化出一头巨鬼手持十丈碧绿刀罡,向着李青山斩下。
  
      这一刀不但迅猛绝伦,封死了李青山所有闪避腾挪的余地,且巨鬼同时发出嚎叫,荡人心魄!
  
      李青山失去了剑,一时间似也受到影响,有些茫然的样子,
  
      眼看这一刀快劈到李青山的头上,黄思秦反而犹豫了,倒不是突然起了善心,而是担忧,虽然天龙禅院的势力到达不了南海,但若有僧王出手,认准了他这个目标进行追杀,就算能够活下来,他在雾州建立起的一切,也都会土崩瓦解。
  
      “本来还想留你多玩一会儿,连亲手杀我的决心都没有吗?如此软弱的对手真让人扫兴,给我死吧!”
  
      李青山手掐剑诀,信手一指,龙吟声乍起,盖过鬼嚎。(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说梦者,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