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圣传 > 第十章 混蛋
“寡人有太上公主殿下护佑,你敢伤寡人一根毫毛,她老人家是不会放过你的!寡人已在太庙中向她老人家发讯求援,她马上就会到来……哎呦!”
  
  白鹿国主大声威胁,李青山怒意更胜,“啪”的一耳光打下去,打得这昏君高冠跌落、披头散发,“哼,伤你一根毫毛?你想得倒美!”
  
  白鹿国主好似被这一巴掌打断了骨头,浑身都软了下来,又赶紧乞求:
  
  “前辈,前辈!我们才是同道中人啊,你何必为了那些贱民同我发火。等到太上公主殿下来了,我帮你在她面前说几句好话,请她赐你一根青玉签,好让你也加入万象宗中,以后咱们就是同门师兄弟了。”
  
  “谁跟你是同道中人,你有青玉签?”
  
  李青山扬眉,朱英才的是玄木签,白鹿国主的是黄铜签,那么若按修为来算,他就需要一枚青玉签,方能当做那“升仙令”来用。
  
  “青玉签何等珍贵,我区区一个筑基修士,怎么会有?以前辈三次天劫的修为,想要加入万象宗,必须要一根青玉签方能参加考核!前辈若肯帮忙杀败城外那些逆贼,太上公主殿下一定不吝赏赐!这白鹿国可是因她老人家而得名,可是她老人家的母国!”
  
  白鹿国主终于忍不住道出本来目的,城外乱民如火,围城已经持续近月,城中乞丐遍地,随时都会引发大乱,一旦破城,后果不堪设想。
  
  而他早就向万象宗那位太上公主传讯求援,却迟迟没有回音。此番召集众位术士大摆筵宴,已经在准备潜逃出城,直接投奔万象宗。又怕见到了那位太上公主不好交代。
  
  正如他所说,这白鹿国乃是他太上公主的母国,如今被他治理成如此德性,谁知会受到什么惩罚。
  
  故意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继续大摆筵宴,一则是自信凭自己的修为可以逃出城来。二则是为了掩人耳目、稳定人心。
  
  当见到了李青山这位元婴大修士,心中便起了念头,准备先好好宴请他一顿,待到酒酣耳热,不好推辞的时候,再拜求李青山出手,击溃城外的叛军,那他就可以从容脱身了。
  
  谁知道李青山的脾气如此暴烈,和表面看起来完全不一样。听到万象宗的大名,还敢对自己下手,昂然坐在正位。
  
  “你这昏君,本就想让我帮你解围吧!哼,你想得倒美!”
  
  李青山心中发了杀性,一双眼眸就要透出红光来,忽然想起什么,又悄然敛去。将白鹿国主一屁股坐在下面。
  
  这时候,新的美酒佳肴被宫人们送来。宫人们见国主被人抓在手中,都吓的面无人色、不敢近前。
  
  李青山感觉肚子饿得厉害,喝道:“拿肉来,不然我挖了你们心肝下酒!”
  
  白鹿国主在他屁股底下喊道:“都愣着干什么,还不把酒菜给前辈送过去!”
  
  李青山酒来便干,菜来便吃。旁若无人,却陷入沉思。
  
  自家一心想要行麒麟之道、以德服人,怎么搞来搞去全都起了杀性,《麒麟长生策》简直没半点进步,比当初的《凤凰涅槃经》还要难搞。莫非我天生便不是良善之辈,修不得什么善果,只能杀人放火?
  
  待到吃饱喝足,心中已有定见,必须到万象宗一行,唯有接触更多更强的修行者,才能真正了解人间道的全貌,找到通往归墟的道路,为进一步的修行积累资源。
  
  唯一的问题是,他手中虽然有从龙潭洞府得来的青玉签,却不好拿出手,毕竟要比玄木签要珍贵的多,若是万象宗盘问其来历,还真不好回答,说不定会露出破绽来,那可就是自投罗网了!
  
  朱英才忽然道:“前辈,晚辈有一事相求!”
  
  “什么事?”
  
  李青山斜觑了他一眼,看他一脸纠结的模样,就猜出他心中在想什么,无非是想让自己带他到万象宗去,又怕因为自己的缘故被那位太上公主记恨。直到现在才拿定主意,却还是十分恐慌。
  
  “前辈若是也要加入万象宗,能否带晚辈一程,这路上实在太多山水强盗,若要晚辈自己走,恐怕一辈子都走不到。”
  
  李青山道:“好!”
  
  朱英才大喜过望:“真的吗?”又磕了几个响头:“多谢前辈大恩大德!”
  
  白鹿国主在李青山的屁股底下叫道:“前辈,能否也带晚辈一程?”
  
  现在要离城可是大为不易,他虽然能御风飞行一段距离,但最多也不超过十里,一旦落入乱军之中,那可就危险了。那些乱贼对他恨之入骨,怕是会不惜一切代价杀了他。
  
  李青山被他的无耻惊呆了,拍拍他的脑袋:“多谢款待,昏君,你且好自为之!”
  
  抓住朱英才,破空飞驰而去,白鹿国主从桌子下爬起来,怨毒的道:“你给我等着,等我到了万象宗,定要将此事禀报太上公主殿下!”
  
  夜风呼啸,李青山自高空望下去,城中灯火阑珊,街上人影稀疏,大都已经歇息,只有一些乞丐游魂一般徘徊,翻找着垃圾。
  
  深沉的夜色反倒凸显出四周流民营地的篝火,犹如一片野火包围了孤城,正在慢慢焚烧着,不知何时烧破。
  
  朱英才飞了两次,已经变得大胆许多,大声问道:“前辈,我们这就去万象宗吗?”
  
  “你在这等我。”
  
  李青山将朱英才丢在一座高塔顶上,无声无息的落在花香楼前,这喧哗热闹的风流场此时也安静下来,大门已经紧闭,灯火也已黯淡,只留两行大红灯笼,映照出一片树影婆娑。
  
  李青山来到桃树下,又一次轻抚树身,桃花落尽,碧叶枯萎,树已枯死。
  
  他一下激发出它的全部生机,却也耗尽了它全部生机,或许成全了一群乞丐一顿饱饭,但杀生还算是麒麟吗?
  
  杀死那昏君,固然是心中畅快,且不考虑什么太上公主、万象宗,这昏君一死,城中必然陷入大乱,流民破城之后,又会做什么好事!
  
  难免又是一场烧杀抢掠,将这座白鹿城化作一片人间地狱,而城中百姓又有何罪?正是:“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忽然发现,麒麟之道原来没那么简单。并非有一颗仁心、些许慈悲就够了,诸多时候反而因为顾虑太多,而不能快我胸臆,连想要行侠仗义都受约束。
  
  这么长时间过去,《麒麟长生策》一直未能练成第一重,或许是我并未领悟其中精义,一心想要以德服人,但从进入人间道以来,所做的哪件事又算是以德服人呢?
  
  他在桃树下盘膝而坐,默默运转《麒麟长生策》,来到人间道的种种经历,历历从眼前闪过。
  
  麒麟乃是至仁神兽,仁便是行善积德吗?但什么又是善?救人而杀树,弑昏君而杀满城,因那一念仁慈,却造下无数杀业。
  
  不,这绝非麒麟之道。如果我以牺牲爬天藤为代价,来救下整个九州生灵,也是不可能成功的。
  
  杀蝼蚁而救一人,麒麟不为。杀一人而救万人,麒麟不为。
  
  李青山心思明净,开口道:“生死枯荣,自有天命。一树是如此,一国也是如此!”
  
  这白鹿国原本早就应该覆灭,却因为修行者的力量而延续了千年,国君全都以修行为目标,哪还有心思治理国家,任由天下大乱、民不聊生,最后不得不扑向这座白鹿城,但在一位人皇的守护下,哪怕有百万大军也不可能攻破城池,只得化为遍地饿殍。
  
  残存的人多半靠食人存活,再也没有力气反抗,遭城中军队驱赶回土地上,永生永世不得翻身,直至下一次天下大乱。
  
  “那个太上公主真是个混蛋啊!”
  
  “是吗?”一个柔和的女声,忽然在李青山身后响起。(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说梦者,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