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圣传 > 第四十章 自杀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不好!”晁天骄心中一沉,一股暖意弥漫整个背脊,银甲仿佛不存在,肌肤紧贴着他的胸膛,怒道:“混蛋,卑鄙!”
  
  若论正面对决,李青山决不是他的对手,便是祭出灭世神火也是白搭,且真武之道充斥着肃杀灭绝之意,非常克制魔头之类。
  
  然而当年他们在冷血关中伏,他是通过双修,牺牲了阳神,才助她凝炼出玄武元神。这就留下了一个破绽,一扇只向他开启的“后门”。
  
  本来李青山实力不足,即便是潜入进去,也要被暴打一顿。
  
  现在渡过六次天劫,总归是站在了同一个境界,那情况便随之逆转。
  
  “哈,你倒有脸说!”李青山邪笑:“贱人,你忘了这些年来,你是怎么对我的吗?”
  
  晁天骄怒道:“你再骂一声‘贱人’,我就……”
  
  “你就怎么样?”李青山的手穿过甲胄,放在她的胸前。
  
  “住手!”晁天骄又羞又气:“别在这里!”
  
  “好啊,那就换个地方!”李青山嘿然一笑,往她身上一扑。
  
  晁天骄眼前一阵恍惚,不见了玄武斗场,眼前的景色无比熟悉,小河潺潺,杨柳依依,耳畔传来熟悉的声音:“还记得吗?这是我们的‘老地方’!”
  
  这是他们第一次双修时的幻境,不过这一次,她清楚的知道被他拖入了梦魇中,反而略舒了一口气。
  
  又发觉手中无刀、身上无甲,身上只有一层薄纱,若隐若现的勾勒出完美的胴体,被紧紧搂在怀中。
  
  她愤然一巴掌打回去,却是软弱无力,被他随意握住,笑道:“我们再来,双修一场吧!”
  
  真传弟子们从混乱中清醒过来,天空之上,那个不可名状的怪物已经消失不见,天上只留下晁天骄一人,面无表情,双眸紧闭,仿佛陷入了沉睡。
  
  他们相顾骇然,情知李青山方才那一招,并非以他们为目标,只是受了波及而已。否则他们已经走火入魔,甚至发狂而死。
  
  “人仙的力量着实可怖!或者说,不愧是大师兄,无论何等恶劣的境况,都有翻手为云的本事!”
  
  他们不约而同望向悬崖上的李青山,却见他脸上非但没有得意之色,反而神情凝重,如临大敌。
  
  因为他也受到了波及,以及,来自于另一个自己的深沉恶意。
  
  得益于灵龟血脉,天然镇压一切魔念,所受的影响不大,却清楚的看到,当那怪物消失,另一个自己又化为人形出现在晁天骄的身后,口中说着:“别忘了,我可是你的心魔!”的时候,望着的却是自己。
  
  凝视碧空,深渊一般沉寂的内心也在微微波动,局面压倒性的不利,那不是什么寻常敌人,而是拥有着最完整的记忆“自己”,关于《神魔九变》的一切,对方全都了然于胸,不仅极其擅长争杀,且有着可怕的决心和意志。
  
  现在,最好的办法是退回玄冥洞府,他已经重构了玄冥大阵,足以抵挡一般人仙。
  
  然而,他只是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一份不属于灵龟的倔强,让他留在原地。
  
  目中灵光绽放,决然的一挥手,一片片灵龟玄甲凌空飞舞,重重叠叠的构建起一座坚不可摧的堡垒。
  
  并不指望这种防御能起到多少效用,不过是避免被突袭,留下足够的反应时间,紧握三座大山,沉声道:“决一死战吧,李青山!”
  
  今天,只有一个人,能接着使用这个名字!
  
  这时,晁天骄的气息迅速衰弱下去,仿佛被吸进了一个看不见的黑洞中。
  
  梦魇里,李青山肆意的征服着、掠夺着,她并没有多少抵抗,仿佛完全沉浸在欢愉中,只是偶尔会用奇怪的眼神望着他。
  
  无论放多少狠话,这场决斗终非生死搏杀,他们也不是什么不共戴天的仇敌,反而有“道侣”的名分,这样的云雨之欢也有过不知多少次,这次不过是给他“翻身做主人”罢了,简单点说就是,换个姿势。
  
  否则即便是利用破绽,也没这么容易得逞。即便是能够得逞,他也不敢为所欲为。凭晁天骄的性情,宁可玉石俱焚,也不会平白受辱。
  
  晁天骄忽然问道:“你真要杀了自己?”
  
  李青山没好气的道:“不用你管,这是我‘自己’的事!”
  
  “呵,我该承认你们哪一个呢?”
  
  “无论是哪一个,都不需要你承认。”
  
  “真好奇,你都经历了什么,似乎吃了不少苦头!”
  
  晁天骄忽然伸出手,轻抚李青山的脸颊,仿佛有一丝怜惜。
  
  这么多年的打打闹闹——当然,主要是她打他——若是无情,又岂会留下破绽。
  
  此时心意相通,更有一抹淡淡的哀愁。唯有极大的痛苦,才能将一个人变得如此强大。
  
  “不要同情我!”
  
  李青山皱眉,抓住她的手腕,又按在地上。尽可能的通过双修汲取着力量,来暂时弥补没有肉身的不足,即便如此,依然怀有深沉的戒惧。
  
  “你难道还怕赢不了?”晁天骄很奇怪。
  
  “我从来不会小瞧我自己。”
  
  李青山有一种清晰的直觉,在“自己”的手中一定有能将他置之死地的大杀器,那很可能是来自于归墟,来自另一位大圣。
  
  “既然如此,何不放自己一条生路?就此分道扬镳……”晁天骄舔舔嘴唇,故意用玩笑来掩饰忧虑:“……我还可以换换口味,同归于尽可就不好玩了!”
  
  “放心吧!无论如何,李青山都会活下来,否则这条九天之路,谁来走下去呢?那个人也不必一定是我!”
  
  如果真到了必须同归于尽的地步,他不会犹豫。如果牺牲自己,方能成全自己,那便牺牲吧!
  
  哪怕被自己亲手杀死,只要将这份来自无间地狱的珍贵讯息传达出去,一切就算不枉。
  
  走下去!不惜一切的走下去!
  
  晁天骄怔了一下:“你真是个疯子!”
  
  李青山微笑挥手:“再见了,贱人!”
  
  悬崖上的李青山心中一凛:“来了!”
  
  天空陡然暗了下来,一尊靛青肤色,三头六臂的狰狞魔神,屹立于中天之上。
  
  天魔之姿,忿怒之相,周身缠绕着黑色的气息升腾如火,充斥着前所未有的大破坏与大毁灭的意念。
  
  毁灭敌人,毁灭世界,毁灭自己!
  
  额头蓦然张开一只竖目,下一瞬,灭世神火便烧尽了万丈悬崖,摧毁了那座灵龟玄甲结成的堡垒。
  
  在毁灭一切的神火的包围中,另一个李青山亦高高举起了移山令!
  
  这移山大圣亲赐的法宝,足以对抗魔神,轻而易举的分开了灭世神火,三座大山,蠢蠢欲动。
  
  天空之上,现出天魔之相的李青山瞳孔骤缩,顿时感觉到致命危机:“这就是‘我’从归墟中得到的宝物!果然厉害!”
  
  虽然搞不好他会是第一个死在这玩意下面的人,但既然这是他选择的道路,便不在乎命运的嘲弄。
  
  “来吧!”
  
  然而下一刻,“我”却放下手中的移山令,向着天空张开双臂。
  
  李青山先是愕然,然后暴怒,他从未想过有一天,“我”竟会放弃抵抗,任人宰割!哪怕那个人是自己。
  
  这龟孙子不配用“李青山”这个名字,却绝不会放过这个天赐良机,一下扑进那具神魔之躯,开始夺舍。
  
  一开始,还谨慎的防备着“我”是不是有什么诡计,可是“我”没有丝毫反抗,更没有任何同归于尽的打算,沉默着任凭他接管一切。
  
  李青山怒不可遏的质问:“为什么?!”
  
  难道跑了一趟归墟,就能把“我”变成了这幅熊样,“我”的意志就这样的不堪一击。
  
  “我”闭上双眼,往事历历在目,除了那片黑暗的归墟,便是她的容颜。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就像是刚出生了几个月的婴儿,脑海中除了残留的“前世记忆”,就是与她相处的那些昼夜,那些眼泪和笑语。
  
  “如果我杀了你,她就永远失去李青山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Ps:书友们,我是说梦者,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