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圣传 > 第三十三章 重逢
    玄冥洞府
  
      皮阳秋已领命离去,独留下李青山一人,舒展四肢平躺在水面上。X23US.COM
  
      从这个角度看来,玄冥洞府像一口深井,井口是一片圆形的灰色天空,高悬于黑暗之上,又落入他漆黑的眼眸,细雨在耳畔荡开一轮轮涟漪,浓密的黑色长发也铺展开来随波浮动。
  
      他已成神明,一切神像中都寄居着他的神性,万象城外发生的一切,他几乎是亲眼目睹,心情亦久久无法平静。
  
      他从未觉得对谁有什么恩惠,也从未期望过如此回报。正如他从未期望过,有那样一座雕像屹立在万象城外。
  
      所以被毁了就被毁了吧!又有什么所谓。纵然被昔日同袍拔刀相向,他也不觉得惊讶或愤怒,只是难免有几分喟叹。
  
      毕竟大势所趋,毕竟天命难违……说白了,他从未要求别人要像“李青山”一样。
  
      “真是太自大了!”他忽然笑了,充满了自嘲,却又十分快意,“别人为何不能像李青山一样,李青山又有什么了不起的!”
  
      一股热血在胸中涌动,像是地表下奔涌的岩浆,是许久不曾感受过的热烈,他似乎已经在这黑水之上浮沉了太久,听够了魔域众生的哀叹与祈求。
  
      于是他坐起身来,轻声说道:“同袍们,再一次与我并肩作战吧!”
  
      声音从他垂落的黑发间传出,仅在洞府中回荡,但神明的意志,必将传至阿修罗道,再一次召回他的将士。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岂曰无衣,与子同仇。
  
      “这个仇,我马上就替你们报!”
  
      李青山的身影消失在玄冥洞府中,那些将力量与威压施加给他们的人,必将感受到更大的力量与威压,那将是来自神明的烈怒。
  
      ……
  
      百草园
  
      日升日落,戴梦凡所限定的日期,一点一滴逼近。园外的万剑锋愈发锋芒毕露,已随时准备杀入园中,擒杀李凤元,或者还有“她”。
  
      此时正值黄昏时分,红日未落,弦月初升。
  
      百草园内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沉寂,没了弟子们忙碌的身影,独留下一道倩影在园内徘徊。
  
      唯有草木依旧欣欣向荣,对这人间悲欢无知无觉。
  
      阮瑶竹纵已下定决心,仍不免一点点收紧心弦,渐渐感受到晚风中的凉意。
  
      这将是她在百草园中最后的时光。她不像戴梦凡那样贪生畏死,但或许只有在离别之时,才觉时光短暂、千年易逝。
  
      她索性放下了一切杂念,专心致志的给予这些草木最后的照料。
  
      九色鹿在她身后默默陪伴,温柔湿润的鹿眸中满是怜惜,这代价对她来说实在太过沉重,一切都是为了“那个男人”。
  
      九色鹿又昂首遥望小山坡上,李凤元又在菩提树下结跏趺坐,一脸毅然决然之色,仿佛是个准备舍身殉道的高僧,已将生死完全置之度外。
  
      “唉,你小子倒是放得下!”
  
      九色鹿也不再责怪“那个男人”,却不由回想起许多年前那个秋夜,与“那个男人”的邂逅,觉得“一饮一啄,莫非前定”。
  
      白鹿城中,他大大咧咧的带着一群乞丐去喝花酒,用一树桃花换了乞丐们一顿饱饭,却又在夜深人静之时,慨叹桃树之死。
  
      也许正是在那一刻,他撩动了瑶竹的心弦。所以她才会在入门考核中,破例赌了一次,赌了他的善恶。
  
      那一次,她赌赢了,还小赚了一笔。只是这一次,赌注是她自己,而且无论胜负,对她都已无意义。
  
      叛门之罪,有死无生。
  
      这样必输的赌局,就算是乐天那样的赌徒都绝不会参与,所以她终究不能算是个真正的赌徒,她只是像许多年前一样,执着的相信“那个男人”而已。
  
      相信“那个男人”,纵然暴烈,纵然决绝,心中却永怀仁善,不会与魔民为伍。
  
      忽然间,菩提树下的李凤元睁开双眼,向着远方挥了挥手。
  
      九色鹿向他挥手的方向望去,不禁睁圆了眼睛,连忙用角蹭了蹭阮瑶竹,低呼道:“木头,木头!”
  
      “怎么了?”
  
      阮瑶竹正埋头在花木间,不由抬起头来,也一下呆住了。
  
      在红彤彤的夕光中,一个高大身影正大步走来。
  
      几步就走到她面前,脸上带着熟悉的笑容,叫了一声“瑶竹”,便张开双臂将她紧紧抱在怀中。
  
      一切发生的太突然,她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却觉得心弦一下放松,肩头放下了千钧重担,浑身再没有半点力气,眼眶却一下红了。
  
      九色鹿也顾不得把他们分开了,只觉得绝处逢生。她们都毫无理由的相信,只要这个男人出现,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九色鹿叫嚷道:“李青山,你小子……你小子终于回来了!你知道吗,归海灵尊已经宣布你叛逃魔域了!为了保住你这倒霉儿子,瑶竹把百草园都封闭了,我们都差点被你害死!”
  
      李青山笑而不语,但他神色如常、仪态祥和,身上哪有半点魔气,至仁至善的麒麟也不过如此,望向阮瑶竹的时候更是充满了柔情。
  
      “我就知道你不会……”阮瑶竹喃喃细语,脸却又红了,轻轻想要挣脱李青山的怀抱。
  
      李青山却更用力的将她抱紧,眸中掠过一抹痛惜,他本不该再让她受任何委屈。
  
      李凤元心中一声叹息,站起身来,认真审视着李青山。
  
      李青山若有所觉,也回头望来,上下打量着李凤元。
  
      这父子二人,此时竟像是素不相识,又像是在确认着什么。在分别的时光了,他们身上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九色鹿道:“你们爷俩能不能别对眼儿了!万剑锋马上就要杀进来了!”
  
      “万师弟!呵,他的胆子倒是不小,敢来欺负我们瑶竹!”
  
      “万师兄也是奉命行事,你不要怪他。”阮瑶竹柔声道,她素知李青山杀性极重,只怕他伤了万剑锋,坏了同门之情。
  
      “奉戴梦凡的命吗?”
  
      “戴师姐也是迫不得已,灵尊一定要让她做大师姐。”
  
      “这么说来,一切都怪那只老乌龟喽!”
  
      “灵尊他也只是奉行宗门律法。唉,他定是老糊涂了,才会卜错了卦,以为你堕入魔域,只要解开误会就好了。”
  
      “你啊你!还是这样。”李青山不禁摇了摇头,向着万象宗的方向遥望:“我这就去找归海灵尊解释清楚!”

Ps:书友们,我是说梦者,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